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侯爷紧箍咒 第二章

作者:井上青

么如意原先只想倚着床头小憩片刻,不知不觉竟睡着了,睡梦中,忽地听见有人敲门。

“小姐、小姐,妳找我?”

么如意张眼细听,门外那声音,是石大哥!

原先她爹也想跟娘亲一起到侯府来,表面是来看女儿,实则是想和侯爷商讨她大哥当官一事,侯爷许是防到这一点,特别申明只邀请她娘亲来。

她爹无法同行,又想她娘肯定舍不得催促她向侯爷提此事,遂派了么家护院石峰明同行,表面上是护送老夫人过来,实则是来提醒她,外加观察侯爷都与哪些高官国戚来往。她猜得到爹在盘算什么,他应该是想若侯爷还是不应承此事,他便要以侯爷岳丈的身分向那些高官国戚讨情面,让他们为大哥谋个一官半职。

可惜,侯爷今日有事出门不在府,一整日无外人来访,她爹的如意算盘又打错了。

“小姐,妳在里面吗?”

么如意下床,拉整衣裳,急步前去开门,门开,见石峰明转身欲离开,她出声唤住他,“石大哥。”

石峰明和侯爷年纪相仿,但他明显成熟稳重些,他十六岁便凭一身武艺进么家当护院,四年来,他一直把么家当自己家,她也将他视为自己兄长般对待。

听到她的声音,石峰明回头,见到她,敛下心头情意,规规矩矩的问:“小姐,妳找我是有要事交代吗?”

么如意一脸不明所以,“我找你?”

“方才有位仆人端茶给我喝,说妳有事找我。”低着头的石峰明,忽然感觉身体有些怪异,眉心突地一蹙。

么如意迟疑了下,以为可能她爹希望她为拔擢大哥一事给个确切的时间和答案,石大哥不想逼迫她,才会婉转的问她有无要事交代。

“我……”她正踌躇着该怎么说才能让石大哥对她爹有个交代,却忽地见他一脸痛苦。“石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小姐,那茶、茶有问题……”脸涨得通红,全身发烫,石峰明紧握拳头,似在压抑着什么。

“茶?什么茶?”她倏地想起方才他说有个仆人倒茶给他喝,“有人在茶中下毒?”难不成是侯爷发现他来此真正的目的,所以暗中派人下毒欲置他于死地?不可能,石大哥只是来观察侯爷交友情形,就算任务被识破,侯爷也没必要下此重手,何况,侯爷并不在府里。

“水,给我水。”

“屋里有水。”

她转身进屋,石峰明却已等不及的尾随进入,伸手抓起茶壶便往嘴里灌。

“你这样不行,我赶紧唤人给你请大夫。”

以为他是想藉茶水来稀释体内的毒,担心这样下去他中毒身亡,么如意急得想跑出去喊人,却被他一把抓住。

“小姐,别喊。”压抑住想抱住她的欲念,为了保全她的名誉,石峰明咬紧牙关,忍住焚身欲火,据实以告,“我不是中毒,我是,被下药了。”一定是方才那个仆人端给他喝的茶水有问题。

“下药和中毒有什么不同?”她情急的喊,对上他布满的充血双眼和扯乱的上衣,她忽地意会过来他说的被下药所指为何。她惊诧地瞪大双眼,“你、你被下药”谁这么大胆敢做这种事!

“小姐,快离开!”他欲将她往外推,免得他无法控制自己发生憾事,但在混乱中他未将她推离,自己反倒往后弹倒在地。

见他跌倒,么如意反射性的蹲想扶起他,他却忽然发狂似地抱住她,反身将她压倒在地,粗喘气息喷拂在她脸上……

意会到将发生的事,么如意急得想起身离开,免得遭误解,只是为时已晚,他太有力,她被箝制住,压根动弹不得。

“石大哥,放开我,你走开!”她试图想唤醒他,她清楚石峰明的为人,他绝不会伤害她,可现下他被下药,怕是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

石峰明原就喜欢自家小姐,只是知道自己的身分配不上她,一直将情意压抑在心中,现下,在“迷情散”的催化下,情意和欲念加乘,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一俯首,他狂烈的吻她……

“石大哥,不……不要……”

两人在地上纠缠之际,兴匆匆回府想向娇妻索取甜吻的谷少川迈着大步走进凤鸣院,隐隐约约听到屋里有声响,以为妻子和岳母尚聊得意犹未尽,便放稳了脚步,缓步前进。

“石大哥,嗯……嗯……”么如意推不开压在身上的石峰明,她被吻得快喘不过气,想说话,却被牢牢吻住,一句话也说不出,闷在嘴里想大叫的话语全化成般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谷少川眉头一蹙,一张得意笑脸瞬间敛住,两道剑眉紧锁,顿住脚步欲侧耳细听屋内声响,后头柳莺莺的声音却倏地响起—

“侯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刚才和么老夫人学做糕点,等会您一定要尝尝……”

未理会柳莺莺说些什么,一回头见岳母和柳莺莺在一起,谷少川心头大惊,那屋里的人是谁

他心急火燎地大步朝屋里走去,才看见地上纠缠的人影,后头尾随进入的柳莺莺已高声叫了起来—

“有贼!在地上!”她指着伏压在么如意身上的石峰明大叫,佯装害怕地躲到谷少川身后。

见到石峰明和么如意卧在地上做着婬秽丑事,谷少川怒瞪双眼,气得鼻翼翕动,“你们俩在做什么”一个箭步上前,他弯身,火怒的掌刀朝石峰明后脑劈去,石峰明当场昏死过去。

终于得到解月兑的么如意虚软的躺在地上动也不动,脸色惨白,微弱地吸气,水眸无力半张,望向怒气腾腾的谷少川,她气若游丝的想解释这一切,“侯……侯爷……”

未料她甫开口,一个火热的巴掌已倏地印上她的脸,谷少川怒不可遏的睨着她,恶声恶气的咒骂,“贱人!”

见谷少川出手打女儿,顾不得女儿是否做出错事,么何蕊扑上前护住女儿,“侯爷,我们家如意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你要明察啊!”

挨了一巴掌,又受他言语污辱,向来是家人捧在手心的明珠,么如意哪堪受此屈辱,傲气的她回瞪他,一句话也不说。

“事实摆在眼前,还须明察什么”谷少川怒吼着,“把我的剑拿来!”

今日他未带剑出门,剑挂在床边,柳莺莺给丫鬟小翠抛个眼神示意她赶紧去拿,她自个儿则一副吓坏的模样,抖着声帮么如意求情,“侯、侯爷,我看肯定是这个贼人想偷东西,被、被夫人发现,恼羞成怒才会……啊!”

最后的尖叫声是因为谷少川拔出剑,一副怒火喷发想杀人的模样。

见他拔剑,么如意心头一惊,现下他绝不会杀她,若杀她,“丑事”会即刻传遍凤阳城,他的面子更挂不住,但他会杀石大哥,他能以各种名目杀他,柳莺莺的说法便是其一,她不能眼看石大哥不明不白的被杀掉。

“侯爷,请你把剑收回!”么如意冷冷瞪着他,“不管石大哥做了什么事,他是么府的人,要罚要杀,我爹自会给你交代。”

“妳!”她明显在袒护姓石的男人,更令他气结不已的是,她说的也没错,他是么府的护院武师,打狗也得看主人,若他就这么杀了他,恐怕么万财会对他心生不满,反正这人也逃不掉,他倒要看看么万财要如何给他交代!

丢了剑,谷少川对急匆匆赶来的总管益和下令,“把他给我绑起来,押回么家,交给么万财!”

“是,侯爷。”得到通知甫赶来的益和虽不是很清楚原委,但看到夫人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么家的石护院倒在一旁,他大抵能猜到发生什么事。

离去前,谷少川怒瞪了么如意一眼,整个心像被一刀一刀的割裂般,回头见到柳莺莺,不由分说便拉着她的手直奔莺阁。

柳莺莺装出一副惊吓状,内心却窃喜不已,果然任何事只要她柳莺莺出手,没有不成功的!

稍晚,么如意在房中和娘亲话别,知道石峰明是被下药的,母女俩一致猜想主嫌不会有别人,定是对她们假装和善的柳莺莺。

“我会让妳爹帮妳作主,妳放心。”虽是这么说,么何蕊却没丁点把握,不管石峰明是否被下药,他纠缠如意时被谷少川当场撞见这是不争的事实,她的丈夫她知道,他是个爱面子胜过一切的人,别说替女儿作主,若面子真挂不住,恐怕会和女儿断绝父女关系。

“娘,您别担心我。”么如意勉强露出笑容安抚局蹐不安的娘亲,“我会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她很清楚,靠爹不如靠自己。

她们会臆测幕后主使是柳莺莺不是没道理的,敢在侯府内如此胆大妄为的没几人,那时柳莺莺借口做糕点支开娘亲和丫鬟,房里只剩她一人,被下药的石大哥一来,自然会发生惹侯爷大发雷霆之事,这一闹,坐收渔翁之利的人便只有柳莺莺。

只是目前侯爷正在气头上,压根不想听她解释,让她无从辩白。

“如意……”才暗自决定不在女儿面前哭的么何蕊,抑止不住自己的心酸和担忧,一喊女儿的名字,泪水便不受控地流。

“娘,别哭,我行得正,是清白的,没人能冤枉我。”么如意不担心自己,倒是担心石峰明,“娘……”

她附耳,么如意在娘亲耳边窸窣一阵,听得么何蕊瞠目结舌,“这……”

“娘,石大哥他是被害的,他的为人您最清楚不过。”

“我当然知道,妳爹他也知道的。”

“就算爹也相信石大哥是被陷害的,但为了给侯爷交代……”么如意不敢再想下去,“无论石大哥是留在侯府或押回么家,都只有死路一条。”爹为了么家的前景,连她这个宝贝女儿都可以牺牲,一个石大哥又算什么。

么何蕊低头不语,女儿的这番说词,她再认同不过。

好半晌,她终于道:“我会尽量,但我不一定能做得到。”

“娘,您一定要做到,我不能让石大哥因为我而被冤死。”担心生性耿直的石峰明放不下她会跑回来解释,么如意又说:“娘,石大哥若能顺利逃月兑,您一定要告诉他千万别回来,他回来只会让侯爷心头的结更加难解,等我找出下药之人证明自己清白……”

么如意还未说完,外头益总管已在敲门催促,“夫人,该送么老夫人回府了。”

“如意,娘先回去了,妳要……好好保重。”么何蕊频频拭泪,不舍地看着她。

“娘,不要担心我,您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没有一滴泪,么如意坚信自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不让爹娘因她蒙羞。

挥手目送娘亲离去,她倚在门边重重一喟,让娘亲如此担心她,她真是不孝,都怪她反应不够快,若是石大哥催促她快离开时她能照做,就不会发生这件令她百口莫辩之事。

现下,最重要的是石大哥能够顺利逃走,而她,也该冷静想想该从哪里着手调查。

半夜,么如意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忽地听见谷少川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她起身察看,门突地被踹开,只见喝得醉醺醺的谷少川左右各拥着一名穿着薄纱的歌妓,显然今晚要她们留宿凤鸣院,么如意看得出来此举意在报复她。

“妳,出去。”他怒指她。

“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何要出去?”她冷冷回绝,淡定道:“我有话要跟你说,请她们出去。”

“这是我的房间,她们是今晚要服侍我的女人,为何要出去?”他以同样的话回敬她。

“好,既然侯爷想让她们听到我要和你谈的事,那就让她们留下。”她知道他没醉,他该清楚让两名歌妓留下来听他们对话的后果是什么。

谷少川狠瞪她一眼,怒喝道:“出去!”

两名歌妓心口震了下,见他的目光直勾勾瞪着面前的女人,穿紫色薄纱的女子自以为是的认为那不识好歹的女人惹怒侯爷了,有恃无恐地大着胆赶人,“侯爷都生气了,妳还是识相点快走吧!”说完,软身扑在谷少川身上蹭着。

眼里冒火的谷少川毫不留情地推开她,咆哮着,“该滚的是妳们两个!”瞪了两人一眼,满是怒火的黑眸再度锁定面前的人,他气她背叛,气她精准揪住了他的弱点,清楚他不想让她做的丑事外扬,害他颜面扫地。

两名歌妓吓得不敢多逗留,匆匆离开。

见已没有外人在,也担心错过这次机会他不愿再见她,么如意开门见山直言,“侯爷,我现在说的是实话,石大哥他是被下药了。”

两人分坐圆桌两边对望着,他怒眼直瞪,她水眸无愧,不闪不避傲然的迎视。

若不是他气得要马上遣返石大哥,她就可以请石大哥指认是哪个仆人端茶给他喝,如此一来,揪出主嫌的机会就会大一些。

她想过召集所有仆人,问问看是谁端茶给石大哥喝,可没被害人指证,端茶的仆人哪会那么笨自己招供!

“被下药?”他不信地冷哼,“谁给他下药?”

“是一个仆人,石大哥说有个仆人端茶给他喝,并告诉他我找他,于是他就来了,可我压根没让仆人去请他过来。”她一口气说出实情,犹豫了下,忍不住开口探询,“如果侯爷愿意出面揪出那个仆人,只要问是谁端茶给石大哥喝便可……”

她知道他爱面子的程度和她爹不相上下,但只问端茶一事,无关乎面子,况且他亲自出面,仆人一定会心惊胆跳,自然会露出马脚。

“仆人,哪个仆人?”

“我若知道,早将他揪到你面前,哪需要受你……”想到他对她骂出那不堪入耳的话语,她心头还火着呢。

“么如意,妳还要耍我耍多久”眉间泛着狠戾之气,他耐着性子听她说,心火却一寸寸地高涨。

“我没一句谎话,石大哥真的是被下药!”她斩钉截铁地说,“你该信我,并且尽速着手调查这件事。”

“调查,要调查什么?调查妳么如意在外头还有多少个男人?”他忽地冷笑道:“我怎知他是被下药,还是为了取悦妳而自己下药助兴?”

这话简直侮辱至极!么如意忍无可忍,端起桌上一杯睡前未喝完的水朝他脸上泼去。

“谷少川,把你方才的话收回!”她水眸怒瞠,红颜泛怒。

“如果妳能把泼在我脸上的水收回,我就如妳意将话吞回肚内。”他冷然道。

他的话语令她倏地恢复理智,察觉自己竟泼了他一脸水,么如意心头一惊,有些懊悔,她肯定是气疯了,才会做出这无礼举止。

虽他说错话在前,但她泼他一脸水也有错,此举一出,更是落他口实。

么如意犹豫着要不要为了泼水一事向他道歉,她想,若不道歉,那她无礼行为和他污蔑的言语有何两样?可要道歉,她又不甘,明明是他有错在先……

在她正踌躇之际,益总管急匆匆跑来—

“侯爷,侯爷……”跑得喘嘘嘘的益和来到屋内,见他们俩似乎在谈话,脚步和表情明显一顿。

看到负责遣返石峰明的益和掉头回来,谷少川眉头一蹙,大抵猜中发生什么事,他面色冷厉的看向益和,示意他说下去。

“侯爷,石峰明逃了!”益和据实禀报。主子面色虽令人不寒而栗,但他更不敢隐瞒事实。

听到益和说出他预料中之事,谷少川闭了下眼,重重吐出一口气,旋即张眼,起身愤怒地狠抓住她的手腕,用严峻语气质问她,“妳倒是告诉我,如果他是被人所害,他为何要逃?”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她一跳,敛下心慌,她解释道:“不管石大哥是否清白,我爹为了给你交代,一定会取他的命博你欢心。”

“强辞狡辩!”在他听来,她所说的一切,全都是为石峰明月兑罪的借口。

他无法忍受她背叛他,更无法忍受她一径地袒护石峰明!

“妳也知道唯有他死,我的心头才会畅快。”他挑眉,怒目对益总管下令,“派人去找,找到人,格杀勿论!”

“是。”益和不敢迟疑,领命欲执行,才退下一步,又被唤住。

“等等!”

“侯爷还有事吩咐?”

“先将夫人送到凤山别院。”他恶狠狠的瞪着她。石峰明逃走代表他心虚,更代表她真的背叛了他。

他无法再和她同处一个屋檐下,即使他恨不得当场掐死她,但碍于皇上还派人监视着,她是首富之女,目前他不能休也不能动她一根寒毛……

那,眼不见为净总行了吧!

“凤山别院……”那是老夫人生前为求清静礼佛,老爷特地买下城南山脚下的一间空屋让她作为祈福之所,为求清心,里头没什么摆设,说好听点是别院,但充其量就是一间简陋狭小的房屋,侯爷安排夫人去那儿,摆明就是将她打入冷宫。“那儿很久没住人,明天我差人打扫后再送夫人过去。”

谷少川缓缓地偏头,神色冷厉,“明天一早,这女人若还出现在我眼前,你就自己提头来见!”

说完,他狠狠甩开么如意的手,浑身裹着一团怒火离开。

问过益和,知道凤山别院是什么样的地方后,么如意颓然坐下,不再急煎煎地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