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子纹 > 霸王妃(上) > 第十七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霸王妃(上) 第十七章

作者:子纹

    【第十章】

    阿依才离开房里,就听到将军府门前一阵骚动。她立刻冲了过去,先看到白克力带着一干勇士进门。

    “大人!王子呢?”

    “随后便到。”白克力低头看着一脸焦急的阿依,注意到她脸颊上的红肿,立时皱眉。“你的脸怎么了?”

    阿依摸了一下,摇了摇头,“先别管奴婢的脸,公主来了!”

    白克力的眉头皱得更紧,“公主打你?”

    “不是。”

    “那是谁打你?”

    “大人,”阿依无奈的低吼,“奴婢已经说了,先别管奴婢的脸!”她的眼角瞄到了疾步走进来的罕伯泽,立刻迎了上去,“公主来了!”

    “我知道。”段颂宇的目光一沉,“人呢?”

    内堂没有看到罕尹帕或是木显榕的身影。

    “在我家小姐的房里!”阿依压低声音说。

    他的眉头一皱,“白克力。”

    “在!”

    “带几个勇士同我一起进去。”他跟着阿依,直接走向木显榕的房间。

    在木显榕房前不知何时站了两名罕尹帕带来的侍卫,一见到他们,立刻上前要制止,段颂宇只是淡淡的瞄了一眼,就闪过他们的手,而跟在他身后的勇士便直接将两人制伏。

    “大胆!”看见有人推门走进,罕尹帕不悦的抬起头怒视,但却因为看清来者而微惊,“王兄你怎么来了?”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

    听到他的声音,木显榕着实松了口气,她转头,看着罕伯泽双手背在身后,大步走了进来。

    他没有看她,目光炯炯的直盯着罕尹帕,口气没有太大的情感流露,“你怎么在木将军的房里?”

    “木将军受伤了,”她轻耸了下肩,不甚在意的回答,“我只是想要替他看看伤口。”

    方才在房里,她好不容易才说服木显青将罩衫褪去,没想到她还未动作,罕伯泽便出现了。

    伤口段颂宇的目光落在木显榕身上,注意到她略微苍白的脸。

    “出了什么事?”他的语调不由自主的一柔。

    他的关心使她的心头一暖,“谢王子关心,”她的嘴角微扬,“没什么。”

    她显然打算以和为贵的态度令段颂宇皱了下眉,几个大步走到她身旁,不顾她的挣扎,一把捉过她,眼神因为看到她肩上的血痕而危险的眯起。

    “都流血了,还说没什么”他看向阿依,“怎么回事?”

    “还不都是公主她—”阿依开口想说,不过一看到自家小姐制止的眼神,又不情愿的闭上嘴。

    “怎么伤的?”他锐利的眼神转而落在唯一拿有短鞭的罕尹帕身上。“是你吗?”

    “王兄,我也只不过是教训个奴才罢了!”她的口气满不在乎,眉头因为不悦而不自觉的锁了起来,“谁知道木将军硬是冲了过来护住那奴才,尹帕来不及收手,所以不小心伤了他。”

    闻言,段颂宇咬着牙,阴沉的瞪她。

    她不以为然的回视,一脸不屑。“这么看我做什么?我已经说了,我不小心的!”

    “一句不小心就足以抹去你犯的错吗?这是哪位能人异士教你的大道理”

    听出了他话中的讽刺,罕尹帕忍不住斑傲的扬起下巴,“不然王兄想怎么样一报还一报,赏尹帕一鞭吗?”

    “你以为我不敢?”

    她一哼,贬抑之情溢于言表。

    注意到身边人眼神的转变,木显榕赶紧拍了拍他。

    段颂宇转头,就见她微摇了下头。她都被打了,还在求以和为贵—这女人没有他所想象的聪明!

    他动作迅速的出手,在罕尹帕来不及反应之前,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短鞭,注意到鞭柄上头还镶有一颗发亮的蓝田玉。

    罕尹帕因为他的动作而踉跄了一下,手中的短鞭被夺走,人也差点跌坐在地。

    “大胆!”她愤怒的站起身咆哮,“你在做什么”

    段颂宇没有回答,只是当着众人的面,握住鞭柄,双手一个用力,马鞭柄立刻应声而断。

    见状,罕尹帕神情大变,“你以为你在做什么”她怒吼,“你这该死的家伙,这是父王赏给我的,你竟然敢弄断它!”

    “就算是天王老子赏给你的我都不看在眼里!”没有人可以伤害他的女人,若有人伤害她,他一定以牙还牙,加倍奉还。“要不是木将军在场,我肯定狠狠抽你几鞭!”

    “开玩笑,凭什么?”

    “就单凭你不明就里动手打人!”

    “伤到木将军是意外︱”

    “但是你有打人的意图却是不争的事实!版诉你,纵使对方只是个奴才,你也不该任意动手。”他的手直指着大门,“在我还没对你动手之前,给我滚出去!”

    罕尹帕不敢置信的瞪着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

    “还不走”他吼。

    “你叫我走”她愤恨的挤出话来,“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你当真不把我看在眼里吗?”段颂宇感到胸中的怒火快要达到极限。

    “给我一个好理由,”她不屑的冷哼,“我为什么要把你放在眼里?”

    段颂宇的俊脸蒙上一层阴霾,冷厉的视线直射向她,“我是你的兄长,纵使未必是将来的君主,但在净水沙洲,一切由我做主。”

    他充满男子气概的神情令罕尹帕着实一楞,但是她很快找到反击的力量,“若有一日我成为女王,你这净水沙洲也得归我所有!”

    木显榕知道这个公主一向刁蛮,也料到她或许有想成为女王的野心,可没想到她竟然敢当着大王子的面说出来。

    段颂宇的脸色铁青,“光凭你说这话,我就可以直接砍了你的脑袋!”

    “砍我的脑袋”她更加鄙视的怪笑两声,“就凭你这个看到血就会晕过去的无能之辈?还是省省吧!”

    “公主!”木显榕动怒了,出言制止,“说话前请三思。”

    “木将军比任何人都清楚我说的是事实,你跟在罕伯泽身边三年,纵使他现在将净水沙洲管理得再好,我跟父王也都很清楚,这一切不是他的功劳,若是没有你,他根本只是个阿斗!”

    “公主,够了!”

    “木将军何必非要跟着无能之辈?”她彷佛没有听到木显榕的话,迳自说下去,“你的忠心若是属于我,我将给你任何你所想要的一切,甚至是我的人。”

    木显榕正想要出声斥责,但是身边的男人却伸出手将她推到一旁。

    “王子—”

    段颂宇拔出腰间佩剑,锋利的剑上反射着阴寒的亮光,在众人的惊呼声之中,他的剑直指向罕尹帕。

    “收回你的话!”

    “少来了,你以为我被吓—”话硬生生的停住,因为锐利的剑尖正直指着她的咽喉,她细嫩的颈子立刻出现一滴血珠,滑落下来。

    她真的没有料到一向软弱的兄长,今天竟然会有像脱胎换骨似的慑人气魄。

    “收回你的话!”段颂宇冷冷地重复了一次。

    “你……你才不敢杀我。”

    “要打赌吗?”他的手再微微向前,又是一滴血珠落下。“你的颈子很细,我想应该不用太大的力气就能给你一个痛快,不然万一我砍了一刀,你的脖子却没断,还要砍第二刀,甚至第三刀—也挺累人的。”

    他冷着脸威胁人的邪魅模样使罕尹帕发起抖来,因为愤怒,也因为恐惧。

    “王子,”一旁的木显榕也没料到情况会有如此转变,连忙按住他的手,“放下剑,别……”

    “她伤了你,”他飞快的瞄了她一眼,“你还替她求情?”

    “她是公主—”

    “就算是公主又如何?我还以为君王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方才她的一番话,应该是罪无可逭。”

    “就算公主犯了滔天大罪,也不能让你私下动刑,你若杀了她,国王一定会怪罪。”

    真是他妈的,就连教训个人也绑手绑脚的!段颂宇愤愤的看了木显榕一眼,才看向罕尹帕。

    “收回你方才的话。”他厉声说,“跟木将军和她的侍女道歉,然后给我滚出去!”

    “你—”

    “你最好罩子放亮一点。”他直接截断她的话,“要不是木将军替你求情,我真的会杀了你。”他转而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压着她跪下,“道歉!”

    罕尹帕这辈子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眼眶中满是屈辱的泪水。

    “说话!”他的手微用力,逼她将头给低下,几乎碰到地面。

    “我知错了!”她不得不挤出这几个字。

    “虽然我知道这句知错你并非发自内心,但我还是希望今日的事可以给你一个教训。”他冷声说,“下次若再犯—你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

    将话说完,他才把剑给收回来。

    “滚!”

    罕尹帕一得到自由,就被自己的侍女扶了起来,离去前,她愤恨不平的看了他一眼。她的眼神告诉他,今日他所加诸在她身上的,她终有一日会讨回来。

    “王子,你真的太有气魄了!真的像变了个人似的。”公主一走,阿依便一脸崇拜地叹道。

    阿依的话也正是木显榕心中的感受,目光停留在身前男人的身上。不知不觉之中,他确实拥有了一股无法言喻的王者风范。

    看来就算没有她在身边……她的眼睫低垂,幽幽一笑。

    木显榕手臂的伤才包扎好,段颂宇立刻遣退所有人。

    “过来。”他坐在椅子上,对她伸出手。

    她轻叹了口气,将手交到他手中。

    他小心拉过她,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看到她肩上的伤,胸中狂烧的怒气几乎难以压抑。

    “我就这么放过她,实在太便宜她了!”想到罕尹帕,他还是有想要狠狠抽她几鞭的冲动。

    “胡说!”木显榕轻摇了下头,“你已经给了公主教训,我想她这一生可能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冷冷一哼,“一个被宠坏的丫头。”

    “是啊,被宠坏了,就如同你。”

    “什么?”

    她抬头看着他,浅浅一笑。“像以前的你,虽然有颗仁厚之心,却总是为所欲为。”

    “我已经说了无数次,”他不快的将头靠在她颈间咕哝,“别再跟我提以前。”

    闻言,她又是一笑,目光因为看到他低下头轻吻她包扎好的伤口而一柔。

    “王子!”白克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有事?”他轻吻了下她带笑的嘴角。

    “是公主。”

    段颂宇稍霁的神色又冷了下来,“又怎么了?”

    “公主没回宫,直接带着她的人马离开净水沙洲了。”

    木显榕一惊,立刻想要站起身,可他的大手却压在她的大腿上,让她安坐在他怀里。

    “王子”她不解的看着他。

    轻摇了下头,段颂宇冷声问,“她去了哪里?”

    “看人马行进的方向,应该是回大都了。”

    “不好!”木显榕的眼底闪过担忧。“若是让公主先行回到大都,你今天的所做所为,可能会加油添醋的传进—”

    他抬起手捂住她的嘴,“我不在乎,让她走,反正我也不想跟刁蛮的她同行。”

    她拍开他的手,“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

    “这不是闹脾气,而是以她那个脾气,我怕我还是会忍不住动手教训她,所以留住她,你认为情况会比较好吗?”

    她不禁沉默。若是他真的再对罕尹帕动粗,情况真的会变得更复杂。

    “不用理她。”段颂宇对门外的白克力说,“她要走就让她走。”

    “是。”白克力的脚步声于是逐渐远去。

    “王子,”她轻声唤,试图安抚他的怒气,“就算公主与你并非同母所出,但还是你的血亲啊!”

    “若这个道理说得通,她就没有危害我之心了吗?”他偏头反问。

    木显榕一时也无法回答。她当然无法做此保证,更何况对象还是野心勃勃的罕尹帕。

    “你也无法肯定。”他明知故问,然后拍了拍她安抚,“总之她走了就走了,她的事我会处理。”

    木显榕紧锁眉头。不是她不信任他,而是许多事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些年来,都是由她独自与宫中的人周旋,而他总是远离那些尔虞我诈、是非恩怨,所以她没有把握这回和罕尹帕正面对上的他有没有办法全身而退。

    “罕伯泽—”她轻唤他的名字,离开他的大腿,转而蹲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纤细的手指与他交缠,“答应我一件事。”

    他伸出另一手,轻触她柔软的脸颊,真挚的说:“别说一件,只要你开口,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他的话使她微笑,“我不贪心,只要一件事,你的一句承诺。”

    他亲吻了下她的额头,“说吧。”

    “若有朝一日,我的身份暴露,到时我要你……全然置身事外,当个不知情的第三者。”

    听到这话,段颂宇的下颚肌肉立即缩紧,“开玩笑,不会有这么一天!”他说得斩钉截铁。

    “世事如棋,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她的美目专注的锁着他阴沉的眼眸,即使知道他因为她的话而发怒,但还是坚持己见。

    在她甘冒欺君之罪前来净水沙洲那一日,生死她早就置之度外,只不过与他之间的情感却远超过她所能想象与预期的,这次回大都是好是坏,恐怕真的只能交给上天做决定了。

    可无论她的下场如何,都不要,也不允许他出事。

    “我不会给你这种撇下你的承诺!”

    “可是—”

    “为了你,就算我要颠覆整个皇族世界也不在乎!”他站起身,拉着她一起,将她拥入怀,两人身体紧贴,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你应该明白的,不是吗?”

    待在他怀里,她的耳际清楚听到他的心跳,也深深体会到他的柔情是如此的深切。

    她一心想要这个男人成为王者,但是这条路或许会毁了他……

    有一瞬间,她不再肯定自己的坚持是对的了。

    【上部完,请看下部】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