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左晴雯 > 蛇蝎美人 > 第十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蛇蝎美人 第十章

作者:左晴雯

    “你就这样看着她走掉?甚至走出你的世界?”杜小微非常及时地晃到周文斌的面前,给予“适当”的提点。

    “奇怪了!你是我的未婚妻?可我非但没有感觉到一点的醋意!反而觉得你有种看好戏的迫不及待的心情呢?”周文斌强忍住拔腿追出的冲动,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杜小微这边。

    “这你不用管……”她朝着蛇小曼消失的方向看去。“重要的是你爱她不是么?”

    “何以见得?”明知道这个假的杜小微是在套他的话,可周文斌的心里还是有着难言的悸动。

    “没错!你爱的是她。从你一进门开始,你虽然对着的是我这个人,我这张脸,可是你的心和意完完全全地放在了姐姐身上。即便是谈论婚事的时候都是事不关己的臭态度。可和姐姐谈话的时候,就算是冷嘲热讽,你也是全心以对……这证明什么?傻子也能想得到!”

    “我们之间的事情似乎与你无关!你不是以我的准未婚妻自居么?为什么要把我推到别人的怀抱里?这不是太可疑了么?”

    杜小微的嘴被周文斌的话堵的死死的,不都说文弱书生是呆头鹅么?这家伙也未免太机灵了些吧!惫是她自己来人界的时间太长了。“蛇”脑都变笨了。

    “我再说一遍,我和你姐姐之间的问题不关你的事。你只管准备好做我的新娘子就行了,等杜老爷一回来,我们就成亲!”抛下这句话后,周文斌便扬长而去。

    真是不可爱的性格,杜小微摇摇头。想到这家伙还曾经被她的“真身”吓到昏倒。她就忍不住想冒出来邪恶的念头!要不要再现身一次?把那家伙给吓死,以报他对她不敬之罪呢?

    唉!总而言之,这个叫周文斌的人真是不可爱!

    第二天一大早,不出所料,周文斌又收到蛇小曼的一封书信。信上的大概内容是说他以王五的名义自卖自身给杜府当差,但限期未到便私自离开,希望他能遵守诺言,继续到杜府当差,直到他与小微完婚为止。

    而且信中又附上了当时他亲自画押的卖身契。

    本来,他是以王五的名义签下卖身契,履行与否并不重要,可他也非常之想知道。以她的个性这各情况之下,蛇小曼会作出何种反击来回敬自己。

    真是期待呀!

    真是变态呀!

    就这样,周文斌便又恢复了下人的身份入住杜府。想当然,蛇小曼是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来“修理”他的!

    每当鸡叫三声之后,不管周文斌穿衣的速度有多么迅速,一打开房门总会看到蛇小曼叉着腰,对他怒吼,嫌他天生一副懒骨头,做足了恶霸主子的架势。劈好的柴,她说它们不够整齐不够细小。烧好的洗澡水,不是太冷就是太烫……,总之,周文斌是干什么错什么。为了扮演好下人的角色,他一直是任人“欺凌’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这种相处的情形连杜小微看了都叹气连连,这哪是一对相爱之深的情侣?说是七世的仇人还比较可信吧!

    杜小微看着正在被罚擦地板的周文斌,暗暗地掬了一把同情之泪。“呆子,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也不必要吃苦头了!要是你对姐姐的态度有所改善。以她对你的心意,是绝对不会如此对你的……”

    “吵死了!”

    “啊……?吵死了?你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这女人真是聒噪!……”周文斌依然蹲在地上,只抬起了头,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你知不知道你很烦?整天不停地在我的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我不但要受蛇大小姐的罗嗦,还要受你的骚扰。你是我的未婚妻,没给我解决烦恼也就算了,别给我添麻烦了好不好?”

    说完他就再也没看杜小微—眼,也幸亏他没再忘向杜小微。否则看到她眼中冒出的寒光一定会把他吓个半死。

    周文斌,算你狠!杜小微被气得差点显了蛇身。她好心来撮合他们,却让他骂了个狗血淋头。真得不能怪蛇小曼每逃谠他发火,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欠骂!现在他把自己都得罪了,就怕他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了!

    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说这句话的老头子还真有学问,知道凡天下之男人都欠骂,所以有如小人的女子来克制他们。她现在不兴风作浪一番来教训一下那个死男人还等待何时呢?说时迟那时快,她转过身去,两步并成一步,朝蛇小曼的竹园快步走去……

    她不该对周文斌心存怜悯之情。也是时候向他正式开战了!

    直到空气中隐隐悬浮着的香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周文斌才若有所思地站了起来。

    这几天,蛇小曼对他的态度,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不但对他大吼小叫,还爱理不理。他很清楚自己是完完全全地爱上那个自以为是的小女人了,可事情玩到了这地步,说什么他也拉不下脸来,跟她说出心里话来了。

    当收到那封卖身契的时候,他很想知道蛇小曼会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她。可事实证明,他真是个白痴,弄来弄去吃到苦头的反而是自己!他是真的受不了她的冷言冷语,习惯不了她冷淡的态度,仿佛他们之间是陌生人一样。

    他从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在意这些细小的点滴!是早已习惯了她对自己全神关注的眸子呢,还是他从未曾想过,蛇小曼也有这样待自己的一天呢?

    哎!能怪谁呢?还不就怪他自己想出的烂主意?到头来还是苦了自己!

    惫是等杜老爷回来再作打算吧!现如今,他也只有继续当个仆人的份了!

    用过了晚膳,周文斌感觉头略微发沉,也就放弃了每日睡前读书的习惯,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待等床上的人儿打出轻微的鼾声,杜小微才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蹑手蹑脚地脱掉自己的衣衫。轻轻地爬上床,躺在周文斌的身旁。

    她就不相信,有了“睡半日”这种药,和蛇小曼提供的地理优势,周文斌还不被她给整死?

    第二天一大早,周文斌的睡房里就传出了一声尖叫。

    周文斌揉揉酸涩的双眼,朦胧之中一时还不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是他的房间没错,可怎么会大清早地就传出女子的尖叫声?

    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丫环打扮的年轻女子一脸惊慌地站在门口,地上还有一个盆子,不过盆子里的水全部洒在了地上。

    惫不待周文斌作出适当的反应,门口马上又多了一个淡绿色的身影,快得让人感觉到惊奇。

    “小狈!你先下去,这里的事情千万不要声张出去。”

    “是,小姐。”

    打发掉下人,蛇小曼寒着一张脸。“周文斌,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我又做了什么事情?”直到现在,周文斌还根本不知道自己又办错了什么事情,惹得蛇小曼一大早就大发脾气。“这些日子你总是像个泼妇一样乱发脾气,摆足了主子的架势,是我气度高,才不和你计较。本公子凭什么要让个蠢女人骂成这样?”

    老虎不发威、她把自己当病猫!

    “文斌,是谁大清早地就在这边大呼小叫的?让人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了?”一个女声从周文斌身边的被子里传了出来。他顿时冷汗直流,一种不祥的预感由心而生,他狐疑地揭开被子……

    一丝乌黑的秀发首先映入眼帘,接着阵阵女子的独有香气随着呼吸吐纳环绕在他的身边……

    是杜小微!

    她怎么会在自己的床上?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周文斌动作迅速地跳下了床。“你怎么会在这里?”

    由于天气炎热的缘故,他上身未着寸缕,结实的肌肉全部暴露在外。

    蛇小曼眼底掠过一丝火花,不过很快地就被隐藏了起来。正事都还没办好,无边的春色还是等这以后欣赏吧!反正“这些”早晚都是她的!

    “是你昨晚硬拉人家进了你的房间、怎么这个时候到问起我来了?”除了头部之外,杜小微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面。回答问话时,由于害羞的缘故,皮肤涨得通红。

    昨晚……周文斌咬住下唇,眉头紧皱。他只是记得给蛇小曼送过洗澡水之后,便回房用膳,跟着就因为劳累的缘故而早早入睡了。在这之前不曾见过杜小微来自己的房间……怎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莫名奇妙地变了个样子呢?

    “这不可能!我周文斌做事,光明磊落,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无耻之事来的!”他对着杜小微说话,眼神却始终在蛇小曼的身上。

    “你的意思是我拿自己的身家清白来诬陷你了?”听到他的话,杜小微仿如突遭雷击,泪如雨下。“你说,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并且爹爹回来之后就会立刻成亲,偶尔的越礼之事也是情有可原的……”她呜咽的声音好不凄惨。“可如今……到如今你却说出这种禽兽不如的话,你要我如何苟活于人间呀?”

    脸上哭得毫不马虎,可暗地里杜小微乐的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只好用被子盖住头部,防止周文斌看出什么破绽。可这些看在外人的眼里,反倒成了她痛苦欲绝的表现。

    “周文斌,你还有什么话说?”

    周文斌的视线由始至终,只在蛇小曼一人的身上。他看他的眼神之中荡漾着不容置疑的爱意。“小曼,你不相信我么?以你对我的了解,我会做出这种事来?”他不求别人的眼光如何,只希望她能够相信自己。他们共同走过了这么多事情,就算他有不对,故意用假的杜小微来骗她,她也应该知道自己是爱她的,不是么?

    只可惜,爱情不是用来猜测的!

    “我怎么会了解周大公子?”蛇小曼讽刺地一笑。“一会是周家的独子,一会又变成杜府的下人。一时是爬墙偷听的小贼,一时又是窃玉偷香之辈。这样的一个人,让我用什么样的心性来相信呢?既然你最后选择的还是小微,那么就希望你今生能善待于她,不会让她成为另外一个被你伤得如此彻底的女人……我祝福你们能够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你……”他不能相信这种话怎么会从蛇小曼的口中说出来。她要得到的东西不是一向都要弄到手才罢休的么?他一向很自信地认为,他才是她最重要最看重的东西。蛇小曼怎么会轻易地就放弃呢?他不懂!真的搞不懂!

    “我会永永远远地消失在你们的面前,从此不会相见……”她仿佛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外界完全隔绝般地走了出去。

    周文斌直觉的想追出去,慌忙披上了外衣,飞奔了出去,怎奈何整个竹园都空荡荡地,寻不着人影……

    蛇小曼……离开了周文斌的视线,离开了他的世界……

    蛇小曼开心地一边嚼着青蛇果一边看着电视。她做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搞笑节目。

    “喂!你都回来半个多月了!怎么还不见你滚回那个该死的宋朝去?赖在现代不肯走,是不是爱上这里的生活了?”搭话的是二哥蛇为天,他英俊邪气的面庞带着永远邪气坏坏的微笑。“这可是不行的哦!你也是知道,为了平衡各个时空的协调,咱们兄妹四人必需两人为一组分隔于不同的时空之中,就算是老妈老爸也不能幸免,而且你也来了这么久了!不会是想赖着不走吧!”

    “你不是怕了吧!”蛇小曼以眼中最斜的视线狠狠射向蛇为天,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自己还不清楚么?

    “我……?”还真是让这个妹妹给说中了,他还真是怕呀。万一她贪恋现代的“荣华富贵”非要与他交换时代的话,他不就惨死了?

    “放心,我只是在这里等个人而已!不会赖在这里不走的,你少罗嗦了你!”给了他一个你少来烦我的眼神,她便继续埋首于电视的情节里头。

    都半个多月了,他怎么还不来呢?难道是计划出了什么问题?这个问题一直在脑海里盘旋不去,搅得蛇小曼无心顾及电视中的情节。她收拾了一下烦乱的心绪,换上了一套轻便的装扮,出门去踩踩现代的风景去。

    老天,她看到了什么?一出门,蛇小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玫瑰花的香气洋溢在空气当中,久久地挥散不去。周文斌披散着一头长发,西装笔挺地站在太阳光之下,活脱脱像个传说中的天使。

    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相像之人?她夸张地擦了擦嘴角,生怕口水一下子分泌过剩。

    “鳗鱼,你那是什么表情呀?看到我有这么吃惊么?”他笑吟吟地开口,还不忘潇洒地拨弄一下长发。

    是他!丙真是他!周文斌来了!一股子难言的喜悦环绕着她,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你弄得是什么鬼样子呀,宋朝书生的装扮不好么?偏偏弄成现在的样子,虽然也是满帅的,可我就是看不顺眼!”

    “不好么?”他狐疑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倒觉得穿在身上蛮舒适方便的。而且你二哥说,我这样的衣着你一定会喜欢的!”

    二哥蛇为天……“你来这里多久了?”

    “足足有十天整!”好不容易才说通杜小微把自己送到这里,不知不觉已然过了十天。

    “那这几天,你都跑到哪里去了?”蛇小曼后知后怕,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绝对是陌生的,不将可能遇到的危险,单凭他没有身份证,就足以警察哥哥请去喝一杯得了。

    “你二哥带我到处走了走!哇!这里真是不同凡响呀。有一种跑得飞快的箱子,叫汽车……”说到这里他就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了起来。“我从不知道,房子也能盖得这样高,真是厉害!”

    “对呀!对呀!你也从来不知道,这里的姑娘穿的会这样少!”她阴阳怪气地打断他的话,生气他来了十几天才来找自己。

    “是呀!真是难以想象!”

    “你……”真被这只猪头给气死了……蛇小曼猛翻白眼。不过还是算了,反正自己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不也是这副德行,最好的还是他能来找自己!

    “你……什么都知道了吧!”她有点心虚。

    “对,假的杜小微已经告诉我了!”他笃定地说。

    “那你不生气?”

    “我喜欢你!”他忽地把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硬塞到她的怀中。“就算你用尽卑鄙无耻的下流手段来欺骗我,我也不会放弃你。因为我是真的不能没有你了!你也许不知道,当杜小微说我们之间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你知道我是多开心,因为这就意味着我和你的未来。我爱你,爱上你这个蛇蝎美人了!”

    蛇小曼眼含着热泪,飞快地扑进周文斌的怀里。她得到了,终于得到了他的心。不管等待了多久,都是值得的不是么?

    她爱他呀!

    咦?等等!

    “周大傻子!什么叫用尽卑鄙无耻的下流手段呀?”她怒吼。

    必答她的就只是他的朗声大笑,不断地回荡在云霄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