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首页 > 言情小说 > 沈韦 > 舞与伦比 > 第八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舞与伦比 第八章

作者:沈韦
    君傲翊牵着她走到离他人较远,没人打扰的小溪畔,坐在青翠草地上,看着潺潺流水,享受着偶尔吹拂而过的凉风。

    舞秋舒服的将头枕在他的肩窝,粉唇勾扬,轻松自在看着湛蓝青天与白软胖乎乎的白云,打从心里赞叹。“好美的天,金灿阳光洒落在天地万物间,使这里美得不可思议。”

    君傲翊顺手摘了朵小白花插在她的发犀上,炙烫眼眸盛装满满爱意。“是啊,真的很美。”

    舞秋娇羞一笑。“你是在夸这片天地,还是在夸我?”

    “当然是夸你。”在他眼里她无一处不美,就连小缺点看在他眼里,都可爱迷人得紧。

    舞秋盈盈娇笑,欢喜收下他的赞美,鼻间嗅闻着青草与泥土芳香,心旷神怡。

    与她十指交扣,君傲翊不仅一次感到幸运,她曾是他最遥不可及的美梦,当他终于真正赢得她的芳心时,却偶尔仍会感到不安,不仅是因为爹娘不接受她,他更怕的是有一天她醒来,突然觉得他不是她想要的,便毅然决然回头找熙禛,届时他该如何面对失去她的痛苦?

    宫熙禛是他这辈子最要好的朋友,却也是最大的敌人,他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他沉稳内敛,熙禛狂妄放肆,偏偏爱上同一个女人,或许早在儿时参加吏部尚书所办的秋华宴时,已注定他们三人这辈子将纠葛不清。

    舞秋抬手抚向他苦涩的笑容。“傲哥哥,你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君傲翊这才赫然发现原来他不经意流泻出深埋心头的阴郁,他面色一整,故作无事笑道:“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她狐疑的看着他。

    “真的,我只是在想该如何不着痕迹的给明珠公主一个教训。”他故意将话题扯到明珠公主身上,移转她的注意力,不愿她知道,尽避她人就在他身边,尽避她已许诺嫁他为妻,他仍会担心留不住她。

    “这事可难办了,你的职责是要保护明珠公主,倘若明珠公主受到伤害,圣上肯定会降罪于你。”舞秋屈膝,一手托着下巴跟着发愁。

    “所以得想个让明珠公主哑巴吃黄连,不敢告状的法子。”

    舞秋蹶起粉唇,苦恼低道:“好难哪。”

    君傲翊低笑着揉了揉她的发。“你别心烦,也别再苦思,这件事由我想法子便成。”

    “我想帮你。”她沮丧的垂下双肩,觉得自己很没用。

    “眼下有一件事你倒是可以帮帮我。”

    舞秋闻言精神为之一振。“是什么?”

    “好好爱我。”他道出心头最强烈的渴望与纠结,终究无法云淡风轻一笑置之。

    “啊?”她愣住了,没想到所得到的答案会是如此。

    “我只要你好好爱我、想我便成。”他屏气凝神等待她的回答,即使晓得她心里已有他的存在,可他依然想听她亲口说,好让一直患得患失的心能获得平静。

    舞秋拉起他的大掌,将它包裹在双手掌心间,神情认真地说着:“我一直都爱着你、想着你,我以为我表现得很明显了,你没发觉吗?”

    “我有,但是,我还是想听你说。”

    面对他难得的任性要求,她非常乐于遵从,拉起他的手亲吻了下他的指关节。“傲哥哥,我爱你,真的很爱你,我每天每夜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

    她敏锐察觉到他的不安,继续说道:“我们之间确实横亘了杠哥哥,我也的确曾经深爱过杠哥哥,爱到愿意与他同生共死,但那些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前年你为了我抛下自尊撇下好恶说愿意娶明珠公主为妻,为了我挺身向圣上要回我的自由,你的身影、你的一言一行早已深深占据我的心。

    “若真要问我,我爱杠哥哥较多,抑或是爱你较多,我只能坦白告诉你,我不晓得孰重孰轻,唯一知道的是,我是真心真意想要和你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寂寞,并不是因为想要找个人来爱,只因我爱你,这样的我,你还要吗?”

    “我要,我当然要,就算你心里仍有熙禛也没有关系,我不会要你埋葬与他的过去,我只想要你知道,你的身边有我。”他情绪激昂地将她用力拥入怀中,在她还不爱他时,他就已经深深爱着她。如今她终于走向他,他不可能因她的心底仍有一丝熙禛的影子而选择不要她,就算自己会吃醋,就算怕她会后悔,他依然疯狂迷恋她。

    她笑中带泪,用力拥住他精瘦结实的腰杆。“我的傲哥哥就是这么傻气,明明有更多更漂亮更温柔贤淑的女子喜欢他,明明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了杠哥哥,却仍执意要只会阻碍前程的我,你说,这样傻气的他,我如何放得下他、不爱他?”

    “既然说了爱,就不许你后悔,就算你后悔想离开,不论是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抓回来,知道吗?”他语带警告,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我不会后悔的,绝对不会,若是你去了天涯海角,我也会追过去,只希望到时后悔的人可不要是你才好。”她俏皮仰起头,轻咬了下他坚毅的下巴。

    他开怀的笑着,精壮的胸膛震动,抱着她宠爱地轻轻摇晃。“我就喜欢有你陪伴在我左右,那才会使我感到完整。”

    舞秋倚在他怀中,粉唇嚅着美丽的笑靥,将他抱得更紧,想着他所说的完整,她无法确定在他怀中的自己是否获得完整,毕竟她的心头仍有个位置属于杠哥哥,纵然她已离弃他,已跟他划清界限,不再回头,他的身影依然停留在那儿。

    她曾经爱他爱了十多年,不是说忘就能忘、说放就能放,杠哥哥正在受苦,她只希望在龙恩寺的他一切安好,不要再有苦难降临到他身上。

    至于她和傲哥哥现在这样很好,她觉得好幸福,幸福得就像置身于软乎乎的云彩里,永远受到保护,不会被伤害。

    她好喜欢这一刻,真的,好喜欢。

    当天夜里,一行人在河畔的草原扎营,生起的橘红营火照亮了黑夜,让出来觅食的野兽不敢轻易靠近。

    明珠公主再一次在她的营帐内开始歇斯底里鸡猫子鬼吼鬼叫,将手里的茶盅用力丢向跪在地上的绿柳。

    绿柳哭哭啼啼不敢闪躲,额头被茶盅砸个正着,登时被泼了一脸茶水且头破血流,可是却怕得不敢抬手摸向伤处,仅能强忍着痛楚,瑟缩着身子接受明珠公主尖酸谩骂。

    “本公主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本公主要喝的茶得温度适当,你为何总要端上热得烫死人的茶水来?你是不是对本公主怀恨在心?你这狗奴才,给本公主说清楚!”明珠公主上前抬脚用力一踹。

    瘦弱的绿柳挨不住这一踢,整个人跌趴在地,拼命解释求饶。“奴婢纵然跟老天爷借胆,也不敢对公主怀恨在心,请公主明察秋毫。”

    “说谎!你的眼神分明说了你仇视本公主。”明珠公主嘶哑着声怒吼。

    她一心一意将所有不满发泄出来,愈是接近契丹部族的斡里朵就表示成亲的日子愈来愈近,光是想到要委屈下嫁给说话叽哩咕噜的耶律岩便悲从中来,直想逃回京城,偏偏父皇圣旨已下,就算她死了,留下的尸骨也得嫁给耶律岩,她左右想了下,既然都得嫁,不如活着嫁算了。

    成亲前她最大的安慰即是至少可以让君傲翊天天相伴左右,或许在他护送她前往大漠的这一路,他会发现她的美好,会发现愚蠢的他错过了什么,结果却不如她所预期,他一路冷漠相待,看她的眼神仿佛她比臭虫还不如,最惨的是苑舞秋竟中途杀出来。

    每天听闻或是亲眼见到他与苑舞秋如胶似漆腻在一块儿,一幕幕宛如利刃直往她心口上戳刺,痛得她想让所有人和她一样痛苦,她不会就这么算了,她会找到方法狠狼反击,苑舞秋绝对不会是最后微笑的胜利者。

    绿柳呜呜咽咽趴在地上哭,明珠公主这分明是欲加之罪,她压根儿无从辩驳,依照近日明珠公主火爆的脾气看来,她不被打死也会变成半残。

    “你们一个个都是贱人,告诉你,本公主不会输!永远都不会!”明珠公主喉咙发痛,声音益发沙哑,在她眼里趴在地上的绿柳已成了苑舞秋,妒恨的右脚死命往不敢反抗的绿柳身上踢踹。

    “我的好公主殿下,您就别跟绿柳这丫头计较,回头让奴才好好罚她便是。”一旁的宁公公眼见情况不对,忙出声要明珠公主息怒。

    “不需要你插手,今日本公主就要让这贱丫头好好见识谁才是主子,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怒火攻心的明珠公主尖锐的声音愈来愈低哑破碎,喉头的痛楚加剧,痛到她无法再忽视,她满脸疑惑抚向喉头,满布红雾的狂乱双眸改覆上一层惊慌。

    “公主殿下怎么了?”宁公公见她神情不对,问得小心翼翼。

    “本……咳…本……”明珠公主指着自己的喉咙,用力咳着,嘴巴动了动,已无法发出半点声音,她慌张的拿起放在桌案上的茶壶,直接往嘴里灌,清清喉咙。

    如此失态的举止吓坏了宁公公,他连忙拿来新茶杯为她斟好茶呈上。“公主殿下,茶在这儿。”

    明珠公主抢过宁公公递上的茶水,张大口一饮而尽,被呛得直咳嗽,捶着难受的心口。

    “公主殿下,您还好吧?”宁公公帮着拍抚背脊,看她一张脸胀成紫红,唯恐她会就这么昏厥过去。

    “啊……啊……”明珠公主痛苦的指着自己的喉咙,拼命想发出声音,只觉痛楚一阵阵加剧,甭说要骂人,连要说话都很困难。

    她的喉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热辣得宛如要咳出血来?

    “快来人哪!”宁公公见状连忙大喊求救。

    被踹得满身瘀青的绿柳一脸茫然地看着明珠公主痛苦的模样,心底涌现一股报了仇的快感,她低垂着头,用手背拭去额上的血渍,敛去唇角笑意。

    突来的状况使帐内的太监、宫女都慌了手脚,奔来跑去来回穿梭乱成一团。

    很快的,随行大夫被请了过来,而君傲翊也接获通知来到帐内,他双手负在身后,面无表情站在大夫身侧,等候诊断结果。

    脸色铁青的明珠公主拼命跟大夫指着自己的喉龙,比手划脚命他快些想法子。

    “公主殿下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原先还好好的,可话说着说着愈来愈低沉沙哑,没半盏茶工夫就没声音了。”宁公公陈述当时的情景。

    号完脉的大夫面色凝重,对明珠公主道:“请公主殿下张开嘴,让老夫瞧瞧。”

    明珠公主看向站在一旁关切她情况的君傲翊一眼,要她当着君傲翊的面把嘴巴张得老大,实在有损颜面,可为了找出病因,也不得不遵照大夫指示,怏怏不快张了嘴,以警告的眼神示意大夫快点找出病因,否则她肯定让他难看。

    大夫仔细看过她的喉咙,紧接着不住点头,以低沉平稳的嗓音道:“老夫敢问近日公主殿下是否都大声说话?”

    事实上这句话根本是多余的,所有人都晓得明珠公主每天有多凶悍毒辣地责备底下的太监宫女,大夫也医治了好些个伤痕累累的太监宫女,之所以刻意问起,不过是看不惯明珠公主过于嚣张跋扈,故意削她脸面。

    明珠公主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紧抿着唇,恶狠狠瞪了大夫一眼,怀疑他是故意的。

    “公主殿下近来有些心烦,以至于说话大声了点。”宁公公强忍着笑,低垂着头代为回答。

    “这就难怪了,因为公主殿下太过用力使用喉咙,以至于喉咙受损说不出话,老夫会开几帖药让公主殿下按时服用,在用药的这段期间内,公主殿下得噤声休养,如此便会逐渐好转。”呼,真是让所有人拍手叫好的结果,总算暂时用不着听见明珠公主那尖锐难听的叫骂声,如果可以,真希望她可以无声到成亲后。

    明珠公主听见“逐渐好转”这四个字大感不满,她要的是马上就好,不是逐渐好转,她生气的重重捶了下桌案。

    迟迟未开口的君傲翊悠悠开口,字字淡漠。“公主殿下乃尊贵之躯,如今抱恙在身,不宜再动怒,以免贵体耗损。”

    明珠公主委屈的咬着唇瓣,企盼能得到他一丝怜惜,结果这份企盼终究还是落空,明明已经问过多回,她仍想再问一次,难道他心里真的没有她?

    “老夫这就下去备药。”大夫起身告退,等不及要跟左右宣告这个好消息。

    宁公公送大夫步出帐外。

    “公主殿下好好休养,下官就此告退。”确定明珠公主并无大碍,莫测高深的君傲翊便要转身离开。明珠公主登时慌了,伸手拉住他的手臂,用眼神命他不许走,她不管苑舞秋是否已成为他的妻,如今

    她喉咙不舒坦,就是想要他陪伴在身旁,至少那会让她好过许多。

    君傲翊冷凝着脸敛目看向抓握住他的双手,手臂轻巧一甩,甩开她不死心的抓握,以比寒冰还要冷的声音道:“请公主殿下自重。”

    他的冷酷无情一次次刺伤她的心,看着落空的双手,看着他毫不青恋转身离去,心头的妒火愈烧愈旺,迅速变成燎原大火,再也无法抑制。

    如果她不能得到幸福,君傲翊与苑舞秋也不行。

    她要坠落地狱之前,她会先将他们两人推落,让他们摔得粉身碎骨!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