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蜜果子 > 男佣大少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男佣大少 尾聲

作者︰蜜果子

    穿著一身淺粉色洋裝,蘇宜蓁戰戰兢兢的坐在棕色牛皮沙發上,一雙眼無法自制的左溜右轉,看著這遠比李安宇的家更豪華的別墅。

    偌大的客廳里就坐著她一個人,後頭傳來類似爭執的聲音,此起彼落。

    自從跟李安宇回台北後,她就被封在家里兩個月,因為她的身子太虛、孩子瘦弱,所以他勒令她乖乖躺在床上,拚命進補。

    天曉得她兩個月下來吃了多少好料,都快油死了,偶爾嘴饞想吃泡面,就會被罵個狗血淋頭。

    天知道她都已經胖五公斤了,孩子健康狀況也良好啊,干麼還那麼神經兮兮的?

    她摸了摸肚子。該來的終究得面對,他們說好日期,要來跟安宇的父母請安。

    「要不要喝點果汁?」耳畔突然傳來一位長者的聲音。

    蘇宜蓁立刻回首向上看去,是個有點面熟的男人,年約五十多歲,笑看著她。

    難道是這里的管家嗎?可是她又沒來過這里,真奇怪。她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了聲謝。

    「听說你懷孕了?」李景騰將果汁擱到她面前。「害喜的狀況嚴重嗎?」

    「不會。」她搖了搖頭,這管家真親切。「我根本沒害喜的狀況,只是一直被塞補品,嚇死了。」

    「呵呵……安宇太擔心你了,而且你的確也太瘦了。」李景騰自然的坐到側邊的沙發,好跟未來媳婦貼近點說話。

    「哇!管家,您做很久了厚?竟然可以直呼他的名字?」蘇宜蓁好奇的看向他,「不叫少爺不會被釘嗎?」

    嗯?李景騰差點沒笑出聲來,這女孩以為他是管家嗎?

    「不會不會。」他干脆順勢裝下去,「蘇小姐今天來這,心情如何?」

    「很緊張啊,我跟寶寶的心跳都很快!」她嘆口氣,「不過也沒辦法,總是得面對現實。」

    「你不擔心可能沒人祝福你們的婚姻,或是根本被駁回嗎?」

    「擔心?倒是不會。」她語出驚人,嚇了李景騰好大一跳,「反正這應該是必然的吧?我早就做好最壞的打算了,要是今天和平結束,我才會擔心有鬼呢,哈哈!」

    哈哈……真虧她笑得出來。李景騰之前就覺得這女孩應該有其特色,才能讓兒子如此執著,更別說她還成功的把兒子那挑剔的個性改掉。

    今天近距離看到她,他似乎更加能了解兒子的想法了,這女孩身上多余的飾品一件都沒有,身上穿的孕婦裝應該是兒子買的,頭發也只是梳順,一點點華麗的風味也無。

    但是直率的眼神,卻讓他非常喜歡。

    那是這個生活圈所沒有的,清澈的雙眸,還有那毫不矯作的笑容。

    後頭終于傳出腳步聲,蘇宜蓁緊張的站起身,看見李陳貴愛不客氣的瞪視著她,身後跟著自己心愛的人。

    「伯母好。」禮貌是基本的,她鞠了個躬。

    「哼!」李陳貴愛沒正眼瞧她,還嗤之以鼻。

    李安宇走了過來,才看到被柱子擋住的父親,不免吃了一驚。父親已經先來跟宜蓁見面了?

    「爸,你什麼時候出來的?」他繃緊神經,就怕準老婆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受到傷害。

    爸?蘇宜蓁丈二金剛摸不頭腦,看看李安宇、再看看她身邊……「爸?!」她驀地驚叫起來,「你、你、你不是管家?」

    天哪!她現在才想起來,之前面試時明明有和這位長者打過照面的,居然忘了!

    「哈哈,不要緊,我是這個家的一家之主,也算半個管家。」李景騰意外的和藹,「宜蓁,你坐你坐,不要站著。」

    宜蓁?李安宇差點沒瞪出眼珠子來。

    「不必坐,立刻給我滾!」李陳貴愛厲聲一喝,「我們李家不會娶這樣的女人進門!」

    「媽!你根本不認識宜蓁,憑什麼這樣否決她?」李安宇怒不可遏,溝通半天都無效,「我這輩子非她不娶!」

    「你在想什麼?!這種人也能入我們李家門?她有什麼背景?是哪間企業的千金?學歷才五專,走出去端得上面嗎?」

    李安宇才想繼續開口,蘇宜蓁突然擋下了他。

    「伯母,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你也要考慮一點。」蘇宜蓁很平靜的說︰「一個背景良好的千金小姐,學歷高,人美又聰明,但是安宇並不愛她,這樣子你也OK嗎?」

    「那是安宇沒跟她們仔細相處,像高晴,她就喜歡他很久了。」

    「是喜歡我的身份吧?」李安宇硬生生的打斷母親,「如果今天我不是李家的人,她們還會那麼殷勤嗎?她們跟您是一掛的,媽,勢利得要命!」

    「噯,別那麼火爆!」李景騰總算出了聲,「听你們這樣說,如果安宇今天身無分文,你們還是要在一起嗎?」

    身無分文?她吃驚的看向他,這言下之意難道……他們是要把安宇逐出家門嗎?

    「那就太好了,問題就解決了啊!」蘇宜蓁喜出望外的笑了起來,拉住自家男人的衣袖,「那我們就可以快點結婚,我爸媽那邊沒問題的,然後我們自己可以做點小生意,反正憑安宇的能力,找工作不成問題的!」

    喔耶!要是安宇真的是普通人,他們就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啦!這樣她也不必應付這些千金貴婦了,萬歲!

    「你會不會太高興啊?!」李安宇好氣又好笑的捏了捏她的鼻頭。

    「我才不希罕什麼背景什麼地位的咧!」她眼里現在只放得下他,小手一環,抱緊了他,「我寧願跟你困苦的在一起。」

    「喂,貧賤夫妻百事哀喔。」他淺笑,眸子里盡是繾綣愛戀。

    「才不會呢,我沒有沖不破的困難。」她仰首,笑出一臉自信,「就怕你大少爺養尊處優……」

    「咳咳!」李景騰清了清喉。這小兩口完全無視于他們的存在啊?「你們別高興得太早,我怎麼可能讓安宇離開李家呢?」

    蘇宜蓁聞言,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你們呢,挑個日子,就快點結婚吧。」李景騰呵呵笑了起來,轉向妻子,「老婆,你應該也同意吧?」

    咦?現在是什麼情形?蘇宜蓁愕然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兩老。他們剛剛說的是中文嗎?

    「唉,安宇這麼執著,我只得同意了。」李陳貴愛竟換上笑容,來到她面前,「那天我看到你,就感覺你好像不是那種攀權附貴的女孩,只是我需要一個確定……收到你五百萬的支票時,我非常訝異,也很欣賞你。」

    什……什麼?蘇宜蓁徹底呆住。

    「媽,你們……」該不會在耍他們吧?

    「不過宜蓁得適應這個家,必須再去進修,而且很多禮儀也得學。」李陳貴愛握住蘇宜蓁的手,嚴肅的說︰「這是無法逃避的責任,你必須接受。」

    「嗯,我知道。」回過神,她靦腆的笑著,然後仰首看向身邊的人。

    她老早就抱定主意,必須放下成見,讓自己爬過那道牆,成為好野人的一員。

    只是她不會傲慢、不會欺凌弱小,有可能的話,還想幫助更多的人。

    李安宇與她十指交握,對于父母意外的通融,既激動又感動。

    「這道牆不好爬喔。」他提醒著未婚妻,上流世界可不如想象中的單純。

    「你放心好了,要是爬不過呢……」她眉開眼笑,「我會把它打掉!」

    李安宇聞言,情不自禁的摟過她,給了個深深深深的吻。

    他的管家條約得盡速更換了,這一次,就簽個終身條約吧!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