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季可薔 > 如果不是你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如果不是你 第十章

作者︰季可薔

    他找不到她!

    白沙灣出游的隔天,她便正式遞出辭呈,他沒攔她,給她一個禮拜時間辦交接,她卻在兩天之內便整理好了一切,瀟灑離開。

    起初,他很生氣。

    氣她的自以為是,氣她膽敢看穿他的內心,又挑釁地說出口,他覺得狼狽,尊嚴受損。

    但當她真正離開後,他看不見她的身影,听不到她的聲音,經過她辦公桌時,看著空蕩蕩的桌面,忽然感到寂寞。

    一種無邊無際、深沉可怕的寂寞,足以令任何堅強的人墮落。

    他怕那樣的寂寞。

    才不過幾天,他便發狂地想找回她。

    是驕傲逼他強忍,他不願認輸,從小到大,除了對一向管教他嚴苛的父親,他從沒對任何人低頭過。

    她當然不能是例外。

    他告訴自己,沒什麼大不了,她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絕世優秀人才,失去她,大不了再招聘一個新助理。

    但其實,他心里很明白,他需要的從來不是助理,她對他的意義也絕對不只是工作伙伴。

    已經很喜歡、很喜歡了,所以也很痛苦、很痛苦。

    她喜歡他,那他呢?對她又是什麼樣的感覺?

    嚴琛迷惘了。近日他不斷思索這個問題,一次次打開手機,看螢幕上清恬平靜的睡顏。

    周韋彤的睡顏。

    是那天從東京飛回台北的機上,他趁著她迷糊昏睡時偷偷拍下的,她因為還病著,臉色蒼白,頰畔又染上些許不正常的嫣紅,戴著一副不合宜的眼鏡,看起來實在不怎麼漂亮。

    但對他而言,卻是可愛的、值得玩味的,每當閑暇,他總會習慣性地盯著這張照片發呆,盯著盯著,偶爾會心猿意馬。

    如果在公司,他會馬上叫她進私人辦公室,盡情「欺負」她一番,如果在家里,他便會傳簡訊或打電話煩她,故意交代她瑣碎公事。

    她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他可以肯定。

    笑的時候,會為他陰暗的世界照進陽光,哭的時候,會狠狠擰痛他的心。

    對他而言,她就是這樣一個女人,自從燦心去世後,誰也不能叩開他緊閉的心扉,甚至連燦心,也無法如她那般牽引出他自然率真的笑容。

    苞她在一起,他偶爾會覺得自己的心智年齡仿佛倒退了,成了個長不大的孩子,愛笑愛嬉鬧,以逗弄她為樂。

    而在燦心面前,他從來不會是個孩子……應該說,在所有人面前,他都是個霸道自我的大男人,從很年輕的時候,他便要求自己擔起男人的責任。

    可現在,他學會了淘氣。

    是她教他的。

    與你相遇,對我來說,是一種幸福。

    她說,遇見他是幸福,如果不是他,她不會找到自己,但就因為她找到了自己,她永遠不可能也不甘心成為另一個女人的替代品。

    她以為他把她當燦心的替身。

    真傻!她怎會以為他將她當成燦心?他很清楚她們是不同的兩個人。

    燦心給他的,是傷痛,是怨恨,她卻教他開朗,給他快樂……

    傻的人是他吧?怎會蠢到放她走?嚴琛傅惱。

    他原以為自己可以撐下去,以為自己不需要她,不需要任何人,但他終究錯了。

    每多與她分別一天,便多思念她一分,到如今才恍然大悟,他不能失去她——

    但他找不到她。她換了手機號碼,她媽媽說她出門旅行了,暫時不會回家。

    敗顯然,她是故意要與他斷了聯系。

    懊怎麼做好?

    其實你只是不知道怎麼從過去走出來,你一直囚在那里!

    沉痛的嗓音一再在他腦海回響。

    也許,是該勇敢面對過去的時候了——

    ***

    「哥,你終于肯見我了。」

    在深夜的酒吧等待嚴琛的,是他曾經最疼愛的弟弟,嚴飛。

    一見到他,嚴飛立即從角落的沙發區起身,朝他揮手。他面無表情,胸口卻在看見嚴飛微跛的右腿時,痛楚地揪緊。

    已經好幾年了,阿飛的腿還是無法完全恢復從前的健步如飛。

    「接到你的電話,我好高興,沒想到你會主動聯絡我。」嚴飛招呼他坐下,神情掩不住欣喜,舉起威士忌酒瓶,為他斟了一杯。

    「我是來清算過去的。」他矜持地聲明。

    嚴飛仿佛早料到他會如是說,淡淡一笑。「你還恨我嗎?」

    嚴琛不吭聲。

    他怎麼可能恨自己的親弟弟?只是曾經破碎的親情,不知該如何修復。

    「我知道,是我不對。」嚴飛主動道歉。「我也不該將燦心的死怪到哥身上——那時候我太激動了,其實是我們對不起你,或許是上天給我們的懲罰。」

    是懲罰嗎?

    「如果是懲罰,也是針對我的吧?」嚴琛自嘲地撇唇。

    嚴飛訝異地望他,半晌,若有所思地微笑。「那個女人說的沒錯,你一直對這件事感到愧疚。」

    「那個女人?」嚴琛震動。「你說韋彤嗎?」

    「嗯,周韋彤。」嚴飛頓了頓。「她長得很像燦心。」

    嚴琛默然無語。

    「她說,其實你想原諒我,是這樣嗎?哥。」嚴飛小心翼翼地試探。

    嚴琛端起酒杯,沒說原不原諒,卻用一個敬酒的姿勢表示友善。

    「其實當年你可以早點告訴我實情的,你們兩情相悅,我沒什麼好不成全的。」

    「很抱歉,讓你在最難堪的情況下知道真相。」嚴飛歪斜地扯扯嘴角。「我也沒想到燦心會那樣激怒你,後來又……發生那場車禍。」

    氣氛頓時沉寂,兄弟倆同時回憶起往日,那段早已雲淡風輕,卻又仿佛歷歷在目的過去。

    他們都曾在那段日子受傷,也都學會重新站起來,堅強地邁向未來。

    良久,嚴琛首先沙啞地揚嗓。「燦心的個性就是那樣,她喜歡雨天,卻最討厭淋雨。」

    「她希望全世界都把她捧在手心,真的很自私。」嚴飛同意他的評論,「可我就愛那樣的她。」

    「傻子!」嚴琛失笑。

    嚴飛也笑了,坦然接受兄長的嘲譫,搖搖酒杯。「哥,你愛她嗎?」

    嚴琛挑眉。「你說燦心?」經過那件事,他怎麼可能還愛她?

    「不是,我說周韋彤。」

    「韋彤?」

    「我看得出來,她很喜歡你。」嚴飛意味深長地低語。「我跟她講整個故事的時候,她一直很難過,眼眶含著淚,是因為你,哥,她為你心痛。」

    她為他心痛?

    嚴琛震撼,胸間如萬馬奔騰,踏著狂野的節奏。

    什麼樣的強烈情感會讓一個女人為男人心痛?那已經不僅僅是喜歡了吧?又是什麼樣的情感,會讓他听見她為自己心痛時,感覺當年留下的瘡疤,終于愈合了最後一道口?

    「她說,那場車禍只是意外,要我跟你都別怪罪自己,她還說,她很想讓你快樂,但可惜她不是燦心,恐怕代替不了她。」嚴飛轉述周韋彤的心聲,字字句句,敲在嚴琛心口。

    他凝坐不動,品著那似疼非疼的滋味。

    嚴飛仿佛看透他思緒,眼眸含笑。「你最近很快樂,對吧?」

    他的確很快樂。嚴琛握著酒杯,在那一塊塊于酒海浮沉的碎冰里,看見絢爛多彩的萬花筒畫面。

    都是他與她,屬于他們的歡樂回憶。

    「我猜你現在正想著她。」嚴飛突如其來地開口。

    「你怎麼知道?」

    「你想她的時候,眼神有愛。」

    他的眼神……有愛?嚴琛驚駭。

    有某種聲音,在他心海回響,沸騰著血液,震動耳膜,教他全身激顫不止。

    這是愛情的聲音嗎?

    「你自己都不曉得嗎?」嚴飛似笑非笑地調侃。「哥你還是跟從前一樣,對感情遲鈍!」否則又怎會看不出親弟弟一直暗戀自己的女朋友?

    嚴琛怔忡,弟弟說他眼神有愛,說他感情遲鈍,難道是真的?原來他一直沉溺在愛的浪潮里,卻不自知?

    一念及此,他霍然起身,只覺一顆低落的心,瞬間飛揚。

    嚴飛錯愕,以為他要發飆,不料他卻是伸出溫暖的手。

    「以後有空,再出來陪我喝酒吧。」

    嚴飛無語,傻傻地與兄長握手,兄弟倆都在彼此眼中看見感動與悸動。

    其實,還計較什麼呢?都那麼多年以前的事了。

    嚴琛微笑,而嚴飛看著他溫煦的微笑,更震驚了。什麼時候,這些年來總是待人冷淡的哥哥也懂得給人溫暖?

    是那個女孩,改變了他吧……

    「你今天為什麼打電話約我?」

    「因為韋彤,她希望我能面對過去。」

    丙然是她!

    「我得感謝她。」嚴飛低喃,神情浮掠幾許悵然。沒想到他們兩兄弟因一個女人絕交,又因另一個女人和解。「她是個好女孩,你要好好珍惜。」

    「嗯,我知道。」嚴琛頷首,眼神醞釀決心。

    ***

    台東,關山小鎮。

    這個全台灣人口最少的小鎮,卻擁有一條長達十二公里的環鎮自行車道,以及不輸給任何地方的秀麗景致,遠跳花束縱谷,山巒起伏,近觀阡陌縱橫,綠野乎疇,秋冬時節,錯落的稻田間,還能見到五彩繽紛的各色花朵,向日葵、大波斯菊,欣欣向榮地綻放笑顏。

    憊有用傳統水稻及紫稻栽植出的彩繪稻田,听說前陣子有個年輕人,請稻農栽了一男一女相擁的圖案,高調地向女友求婚。

    當然對方一定點頭答應了,如此浪漫的求婚,哪個女人能抵抗?

    周韋彤微笑,停下單車,欣賞日落風光,晚霞宛若油彩,一層又一層地在天空涂抹,震撼人心。

    自從來到這個偏僻的小鎮後,她養成了在黃昏時騎單車的習慣,每回騎乘,都會有不同的發現,不同的驚喜。

    這里,是她高中同學Liz的娘家,Liz爸媽開了一間民宿,正好缺個幫手,于是她便住下了,平日在民宿幫忙,周末的時候教附近的孩子畫畫。

    日午過得平淡,卻很順心,當地人很熱情,輪流招待她,教她體驗農家生活,民宿的客人也常與她分享各地趣聞。

    她學到許多,也成長許多。

    最重要的是保持開放的胸懷,當緊閉的心扉打開了,自然可以迎來全世界的美好。

    這是她最近深深領悟到的道理。

    她過得很快樂,雖然,也很寂寞。

    因為她想念嚴琛,相思的滋味有幾分甜,但更多的時候是苦澀。

    他過得好嗎?是否按時吃飯?笑得多嗎?走在路上,看不看得見周遭小小的美麗、听不听得到鳥兒婉轉啾鳴?

    她想,他會不會也偶爾想起她?

    娘親說,她這是自尋煩惱,在電話里勸她回台北,再與他見一面。

    她堅決不肯。「我不想當別的女人的替代品。」

    「你又知道自己只是替代品了?」

    「這很明顯,不然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他對你好,當然是因為他喜歡你啊!」

    她幽幽嘆息。「媽,你不懂。」

    她承認,他也許是喜歡她,但也是因為她長得像他難以忘懷的舊情人。

    「你才是傻瓜呢!」娘親指責她。「你不是說最近對自己有自信多了嗎?怎麼還是一樣鑽牛角尖?」

    「我沒有啊!」

    「還說沒有?之前你不是跟我說你那個冷血老板好像變了一個人嗎?說他懂得笑了,還會跟你一起玩游戲?」

    「是沒錯,但那不是因為我的關系……」

    「不是你,是誰呢?你就是你,就算跟他前女友長得像,也不是那個女人,而且那個前女友,只會惹他煩惱難過,你卻跟他一起找快樂——你好好想想,彤彤,讓他笑口常開的人是你,陪在他身邊的也是你,不是那個女人的鬼魂!」

    「可是……」

    「如果不是你,那男人會懂得笑、懂得快樂嗎?你不是說過,你誤會你那些高中同學了,不是她們排擠你,是你自己自卑、怕受傷,覺得自己比不上她們的成就,忽視了她們其實也是各有各的難關——你現在對那個男人,不就是在做同樣的事嗎?你預設他把你當成前女友的替代晶,難道不是在畫地自限?你不怕因此錯失一段可能的愛情嗎?」

    她畫地自限,錯失愛情?

    母親的勸說令她震撼,她一直以為她學會了開啟心扉,原來還是膽怯地將愛情關在門外?

    是這樣嗎?

    周韋彤想不透,心弦卻隱隱觸動。

    她刻意換掉手機號碼,不聯絡他,也不讓他找到自己,是否下意識地逃避面對現實?

    因為她害怕,害怕自己的表白換來的只是冷漠以對,在信里道謝,祝他幸福,其實只是假裝灑脫。

    她怕得知他的反應,更怕他沒有反應,于是選擇逃離……

    是這樣吧?周韋彤苦澀地自嘲。

    日落了,天色黯淡,在路燈一盞盞亮成一線時,她踩著單車回民宿,幫忙準備客人的晚餐。

    飯後,她陪Liz爸媽泡茶聊天,直到夜深了,她道晚安,回到借住的臥房,洗過澡,站在窗邊擦發的時候,听見窗外傳來漸浙瀝瀝的雨聲。

    下雨了。

    她痴痴地望著流過窗扉的雨滴,心房忽然空了,虛無蔓延。

    煙雨蒙蒙的夜晚,她總是特別想念他。

    不知過了多久,手機響起短促的鈴聲,驚醒她落寞的思緒,她拾起手機,是娘親傳來的簡訊。

    有人托我將這個網址傳給你。

    簡短的一句話,附上一串網址。

    她打開擱在梳妝台上的筆記型電腦,連上網路,輸入網址,原來是一段上傳到YouTube的影音檔。

    是什麼呢?

    她好奇地點開影片,畫面出現,一開始,是蔡常熙爽朗的笑容。

    「嗨,韋彤,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接著,是更令她意想不到的嚴飛。「沒想到我也在吧?其實我們今天等于是來做慈善工作的,幫一個不懂示愛的家伙表白,就是他!」

    一道熟悉的身影既預警地闖進畫面,她驚怔,頓時斷了呼吸—一

    「呃,該怎麼說好呢?」

    突然被推到鏡頭前的嚴琛杠尷尬,不安地深呼吸、清喉嚨,準備動作一連串,嘴里偏偏蹦不出一個字來。

    蔡常熙翻白眼。「Boss,你干脆點!像個男人好嗎?」

    「就是啊。」嚴飛跟著笑。「這樣拖泥帶水的,很不像你耶。」

    「知道了,你們少羅唆!」嚴琛篙狠一瞪,把兩個礙事的旁觀者都瞪離螢幕範圍。然後,他揚眸直視鏡頭,頰畔浮著可疑的窘色。

    「周韋彤,你到底躲哪里去了?說聲謝謝就可以不見人影嗎?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你媽不肯告訴我你的下落,委托徵信社也找不到,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急死了?我警告你—一」

    某條無影腿踹來,他連忙改口。「我是說,我有話跟你說,你給我听著。」他頓了頓,又是皺眉,又是嘆氣,仿佛對接下來自己將要做的蠢事感到很難堪,掙扎許久,還是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稿紙。

    「周韋彤,我……喜歡你。該說謝謝的人是我,你改變了我,如果不是你,我還是以前那個機器人,每天只曉得工作,到處惹人厭,所有人都恨我,就連我親弟弟都不敢跟我說話——」

    一聲詭異的嗤笑。

    他眯眼,怒視笑聲來源,一片識相的沉寂,他抿抿嘴,不情願地繼續念情書。

    「如果不是你,我不會整天想蹺班,不會在該工作的時候只想著玩。如果不是你,我不會迷上AirHokey,不會在看電影時發笑。如果不是你,我不會像個笨蛋,看著人家的睡顏發呆,不會偷拍她的照片,像個變態不時就拿出來看——是你帶壞了我,韋彤。」

    她帶壞他?她失笑,眼眸氤氳著淚霧,他也抬頭望向鏡頭,嘴角似笑非笑地勾起。

    「遇見你之後,我才知道我的人生有多無趣、多干枯,如果不是你,我不會像現在這麼快樂。」墨幽的眼眸波動著奇異光影。

    「我在東京喝醉酒那天,你說我喊著燦心的名字,你以為我還愛著她,其實不是,我是……也不能說恨,那種感覺很復雜,我只是想問她,為什麼不把事情了斷清楚?為什麼要在我跟阿飛之間投下震撼彈,然後就自顧自地離開?我想我是氣她,她就那麼不負責任地走了,害我們兄弟都那麼痛苦。」

    他深深嘆息。「我承認,一開始注意到你,是因為你長得像燦心,但我從來沒將你當成是她。就像天上的星星,我們肉眼看起來可能都差不多,可是彼此卻相差了幾萬光年,你跟燦心,就是給我這種感覺,你們……很不一樣。」

    她跟薛燦心,不一樣。

    她笑了,淚水無聲地滑落。

    她靜靜地望著螢幕里的他,而他也仿佛感應到了,與她深情相凝。

    「唱歌!唱歌!唱歌!」兩個無聊的男人殺風景地起哄。

    「知道了啦!」他回頭拋給好事份子兩枚白眼,接過他們遞過來的吉他,隨意撥弦。「你不要覺得好笑,我也不想這麼做,都這兩個家伙說什麼電影或電視劇里,男主角只要唱情歌對女主角求愛,絕對是無往不利的,不管是天生一副好歌喉,還是五音不全,總之女主角听了,一定會感動得一塌糊涂,然後就飛奔到男主角的懷里……所以他們非逼我唱不可,真麻煩。」

    他很無奈似地撇撇嘴,撥弄琴弦,低聲哼唱。「窗外的麻雀,在電線桿上多嘴。你說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覺。手中的鉛筆,在紙上來來回回。我用幾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誰……」

    是周杰倫的(七里香),他歌聲雖然不怎麼好听,吉他倒是彈得很流暢。

    她甜蜜地嘆息。到底他還有多少她不曾見識過的一面呢?

    那飽滿的稻穗幸福了這個季節

    而你的臉頰像田里熟透的番茄

    你突然對我說七里香的名字很美

    我此刻卻只想親吻你倔強的嘴

    雨下整夜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

    窗台蝴蝶像詩里紛飛的美麗章節

    我接著寫把永遠愛你寫追詩的結尾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很美的一首歌。

    當最後的和弦落下時,她的心已悸動得不能自己。

    「怎麼樣?很難听吧?像殺豬的聲音對吧?」嚴飛淘氣地評論。

    蔡常熙也笑著加入。「你媽已經答應我們了,如果你再不回來,就天天幫忙傳簡訊給你,讓Boss天天魔音傳腦給你听!小心點,我看你八成會因此神經衰弱……」

    「神經衰弱什麼啊?」嚴琛不爽兩人的調侃。「都給我滾出去!出去!」

    懊不容易,他終于淨空了閑雜人等,只留自己在畫面里。

    「你听著,」他嚴肅地發表宣言。「就算你神經衰弱了,我也會對你的一輩子負責,不是作為你的老板,是作為你的男人。所以,快回到我身邊吧!都快三十歲的女人了,要找到像我這樣優秀的長期飯票可不容易,你最好懂得把握——不對,你一定要把握,不然會後悔——听見沒?馬上回到我身邊!」

    「這算什麼?是威脅還是命令?唉!哥,我不是跟你說過嗎?哄女孩子不是這樣的。」

    「就是啊,Boss,你這樣說不定反而嚇走她,口氣得溫柔一點,就像——」

    「x的!你們兩個是背後靈啊?從哪兒冒出來的?給我滾!」

    鏡頭一陣激烈晃動,畫面轉黑,結束。

    看完影片,周韋彤幾乎要瘋了,慌得坐不住,在房內來回走動,芳心浮躁地飛揚。

    他喜歡她,呼喚她回到他身邊——

    她好想立刻趕回台北,回到他身邊,可惜夜太深,火車停駛,她無法動身,只能困在這離他遙遠的小鎮。

    一整晚,她重復播放影片,笑著、哭著,像個傻瓜,為愛痴狂。

    天色蒙蒙亮,她立刻收拾行囊,趕搭第一班火車。

    雨停了,空氣清新微涼,街道上空蕩蕩的,杳無人蹤,只有她形單影只,但她一點也不覺得寂寞,腦海還回蕩著影片里他表白的聲音,心口有一腔情意熱烈地沸騰著。

    來到車站,時間尚早,售票口還未開張,周韋彤在車站大廳徘徊,忽地,低垂的螓首撞上一個有稜有角的下顎。

    「喔!」男人吃痛,驚呼一聲。

    「對不起、對不起。」她連聲道歉,揚起臉,一張朝思暮想的俊容映入眼眸。

    她不敢相信,言語震驚地卡在唇腔。

    而他揉著疼痛的下巴,卻是含笑望她。

    「周韋彤,我的下巴跟你有仇嗎?你就非要這樣虐待它?」他挪揄。

    她怔怔地憶起兩人初相遇時,她也是這般魯莽地撞痛他。

    她想笑,淚霧卻在眼里暈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嚴琛微笑。「我在你家門外站崗一個禮拜,你媽才肯告訴我你在這個小鎮,但她沒告訴我地址,所以我本來打算一家一家問。」

    「一家一家問?人家會當你是變態!」

    「你才知道,誰教你連手機號碼都換了?」他沒好氣地抱怨。

    她輕輕地笑。也許她就是在等這一天,等他拋下一切,親自來尋她。

    「你怎麼來的?現在還那麼早。」

    「我坐夜間火車過來的,幾分鐘前才剛到站。」他解釋,星眸炯炯。「你不是說人應該做點不同的嘗試嗎?我從沒坐過夜班車。」

    連捷運都不坐的男人,竟然為了她坐夜班火車,一路顛簸,他肯定整晚沒睡好吧?

    她心疼地看他,也不知是否錯覺,覺得他似乎瘦了不少。

    「你呢?」他注意到她的行囊,主動伸手接過。「打算搭早班火車回台北嗎?」

    「嗯。」

    「這麼說阿飛跟常熙提供的方法還真的有用,你真的被我感動了。」他得意洋洋。

    她嬌嗔地橫他一眼。「才不是感動呢!是怕你以後天天魔音傳腦給我听,我可不想神經衰弱。」

    他聞言,登時橫眉豎目。

    她看著他孩子氣的表情,心弦溫柔地一牽。「坐火車的時候,有看到星星嗎?」

    「星星?」

    「你不是說天上的星星看起來都差不多嗎?可我跟她絕對不一樣,所以,我是哪顆星呢?」

    「喔,那個啊。」他懂了她弦外之音,放下行囊,機敏地掏出手機。「這一顆,我早就摘下來了。」

    她正奇怪時,他打開手機,桌布就是她的照片。

    她又好笑又感動。「原來你說偷拍的照片就是這個啊!」

    「很棒吧?」他不知廉恥地炫耀。「這可是我珍藏的杰作呢。」

    「侵犯人家的隱私還這麼得意?」她嗔他。

    他聳聳肩,收起手機,大手撫上她軟嫩的臉蛋,指尖眷戀地記憶著她每一寸肌膚。

    「你戴隱形眼鏡了。」良久,他沙啞地低語。

    「不行嗎?」

    「你不怕引來**?」拇指和食指忽地用力掐住。

    他怎麼老愛掐她的臉啊?她瞪他,想責備,卻又從他這舉動里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寵愛。

    「你在說什麼啊?」

    「你不知道嗎?」他俯向她,額頭與她親密相貼。「你的眼楮很漂亮,比天上哪顆星星都好看,所以……」

    方唇緩緩靠近,她倏地屏息,心動地期待,許久,他終于捕捉她,溫柔地品嘗她的甜蜜。

    「韋彤,你回來吧!」他在吻與吻之間,挑逗地要求。「回到我身邊,我給你更高的職位。」

    「什麼職位?」

    「我的……女朋友。」

    她心韻迷亂,不覺伸手勾摟他肩頸。「這個職位有比助理高嗎?」

    「高很多。」他頓了頓,補充。「比副總經理都高。」

    「是嗎?」眉眼笑彎,「意思是我以後可以對副總下令?」

    「嗯。」

    「他都會听嗎?」

    「如果是合理的,他會听。」

    「不合理也要听啊!」她故意逗他。「你不是說過?挑剔是身為上司的權利。」

    他懊惱。「你不也說過,做人要圓融一點?」

    「喲,已經開始頂嘴了。」她冷哼。

    不能頂嘴嗎?也行!

    嚴琛低聲一笑,野蠻地掌住她後頸,將她吻得頭暈目眩,確定她身心都投降,這才心滿意足地放開她。

    「這麼吸引人的一張嘴,用來吵架不是很浪費嗎?」他邪惡地笑。

    她當然懂得他的暗示,羞怯地斂眸。

    「對女朋友使壞是身為男朋友的權利。」他壞壞地再親她一口。

    「你又‘欺負’我了。」

    「誰教你要用這麼可愛又無辜的眼楮看著我?以後每逃詡欺負你。」

    她嬌笑,握起粉拳敲他,他接住,另一顆拳頭又來,他又靈巧地接住。

    「你干麼啦?放開我。」

    他扣住她雙手,將她拉向自己,獨佔地啄吻她的唇,一口又一口,吻上了癮,絲絲愛意,纏綿黏膩,怎麼也斷不了——

    在淡藍色晨曦照拂下,他們迎來了初萌的愛情。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