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黎孅 > 戀愛生手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戀愛生手 第八章

作者︰黎孅

    「哈哈哈哈哈……」施昱丞笑出來,第一百零一次覺得她直接得很可愛。「這樣啊,我很期待看你不化妝的樣子。」

    「你想得美咧……呃﹗」梁心絡笑罵著回答,可回答後才發現好像怪怪的。

    回頭,馬上看見施昱丞爽朗的笑臉、柔和的眼神,正凝望著自己。

    很久不曾啟動的愛情雷達,突然警鈴大作。

    這……不可能吧?是她想太多了吧?還是她太遲鈍,現在才發現?

    施昱丞看她的眼神,好熱烈!

    「你的喜好真奇怪。」梁心絡干笑兩聲,不自在地回答。「這麼想看我笑話?我才不如你願呢。」

    「我想看的,是真正的你。梁心絡。」

    「干、干麼!」

    「我喜……」施昱丞一顆心激動不已,想要就地告白,說出他對她的欣賞追求之意。

    突然刷地一聲,殺風景的嗓音破壞了氣氛——

    「施昱丞,你在這里干麼?想躲喔?門都沒有!」同事跑來,抓走了正要告白的施昱丞。

    「嘖,我在講事情!」

    「有什麼事情比我們喝酒更重要?先喝再說啦!」不由分說,拉著施昱丞回到客廳灌酒。

    梁心絡見有機會脫身,便一溜煙的跑得不見人影,讓施昱丞抬頭找尋她身影的眼楮撲了空。

    他不禁感到煩躁。

    「吼——」他懊惱的低咆,用豪邁的氣勢連喝三杯酒,引起眾人的歡呼。

    「贊,再喝再喝!」

    酒精使他臉紅,仗著三分醉意,他拎來隔壁的小鐘恫嚇道︰「交出來!」

    「什麼東西交出來啊?」被凶得莫名其妙的小鐘,搞不懂施昱丞突然抓狂為哪樁。

    「鑰匙!梁心絡家里的鑰匙,交出來!」他咄咄逼人,要小鐘把鑰匙奉上,待小鐘掏出鑰匙,他立刻搶來,一邊啐念,「男生不應該留著女生家里的鑰匙,就算是朋友也不可以!」

    「哎,施昱丞,你還真是道德魔人耶……」被他態度嚇到的同事忍不住說。

    沒錯,他是道德魔人,尤其是對他在意的女孩,標準更嚴苛,沒有人可以越過他先得到特別待遇。

    鑰匙……嗯,他得找個機會勸一下梁心絡,對男人要有點防心才是,隨隨便便就把家里的鑰匙給人,太容易被人趁虛而入了。

    施昱丞無法否認,他真的很介意!

    梁心絡知道自己的條件是什麼,也知道自己會吸引到怎樣的男人,但施昱丞……真的,不是以往會追求她的那種類型。

    該怎麼說呢?他很正直,對女孩子很好、很體貼、很有紳士風度,如果加班太晚,他一定會親自送女生回家,無論女生住得有多遠。

    他工作認真,腳踏實地,個性好,在同事間具有影響力,能夠凝聚大家的心,很容易結交到朋友。

    他是個不錯的男生,跟她所知的男人不一樣,尤其他一開始時很愛逗她、欺負她到哇哇叫,所以她總是認為他們只是從死對頭變成還不錯的同事而已。

    完完全全沒有想到施昱丞會喜歡她!

    更沒有想到溫和的他,追求的舉動會這麼讓人招架不住,像她這種被追求經驗豐富的女生,都快要難以抗拒他的攻勢。

    所以她只能用更凶惡的表情,更不耐煩的態度來讓施昱丞知難而退,也讓自己守住一顆心,尤其他告白未遂,讓她躲他都來不及。

    「這麼巧,上樓?」

    梁心絡做好了年底尾牙宴的企劃,正要拿去給總經理過目並做簡報,沒想到搭電梯的時候,遇到了她避之唯恐不及的施昱丞。

    她的反應是移動高跟鞋,想轉身就跑,但是看見他笑得很賤的臉,還有周遭人的竊竊私語——

    近來,施昱丞對她的「特別」,已經有傳聞出來了,她想杜絕這種傳聞。

    憑著不認輸的性格,她朝他哼了一聲,然後踏進電梯里,一臉的不耐煩。

    「心絡,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冷淡?」施昱丞不是沒有發現她的排拒,但他不氣餒,伸出手指頭,有點惡劣的從她身側戳她的臉頰。

    她倏地回頭瞪他,「你很幼稚耶。」

    「你無視于我的存在,不是更幼稚?」他笑笑的反問。

    自從上回在她住處慶功,他明顯表現出對她有好感後,梁心絡就開始躲著他了。

    施昱丞當然氣餒,感覺很受傷,這當然算是女生的拒絕打槍,是男人都會覺得沒面子。

    但是身為一個男人,被打槍一次算什麼?只要她沒指著他鼻子大罵他變態,他就會繼續追求下去。

    因為他不相信,好幾次眼神交會時,她臉紅率先轉頭的反應是討厭他。

    「都快下班了,還要去見總經理?我想總經理會磨你磨很久,我在辦公室等你,等你忙完,我送你回家吧。」主動積極,是施昱丞的座右銘,無論是工作還是追求喜歡的女性。

    「不用你多事。」梁心絡拒絕他的好意,也拒絕去面對兩人之間流竄的電流。

    她甩頭,甩動波浪鬈發,突然頭皮一陣刺痛讓她痛叫出聲。

    「啊!」

    「別動。」施昱丞笑出來。「你的頭發纏到我襯衫扣子了,靠近一點,我才好解開……欸,別沖動,頭發會被你扯斷。」

    大概是老天爺待他不薄,這麼蠢的意外竟會發生在他倆身上。

    偌大的電梯里,只有他們兩個人,梁心絡的頭發纏住了施昱丞的鈕扣,為了不讓頭皮受罪,她只好很靠近施昱丞,靠近到能感受來自他身上的男性氣味。

    「別動,乖。」施昱丞像哄小孩一樣的哄她,很滿意他們之間近乎于零的距離,用最緩慢的速度,拆解她纏繞的發絲,一邊用慢條斯理的語調說︰「上回在你家,我喝得有點多,說了一些奇怪的話,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什麼?!原來是醉話,真是嚇死她了。

    「喔,沒關系,反正我也沒有放在心上。」真是讓人松了一口氣啊。

    施昱丞睞了她一眼,看見她臉上一閃而逝的輕松,他突然感覺很不是滋味。

    怎樣?就這麼怕他告白嗎?他誰!他施昱丞耶!梁心絡,你這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

    「我左思右想,怎麼想都覺得,一個男人怎麼可以借酒裝瘋呢?所以我一直想找機會,跟你把話說清楚,梁心絡,我喜……」

    「啊浮浮浮——閉嘴!」梁心絡在他開口說出無法收拾的話之前,用雙手摀住他的嘴,而她原本捧著的文件便嘩啦啦地散落一地。

    「不要說……」不要說喜歡她,不要,現在的她承受不起。

    施昱丞不說話,看著她的雙眼,深深的凝望,拉開她的手,「你對我沒有感覺?」

    就是因為太有感覺,所以才怕他開口打壞他們目前的關系。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逃避?看著我。」施昱丞握著她肩膀,強迫她看著自己。「我很喜歡……」

    叮——

    電梯門很不識相的在這時候打開。

    站在電梯門外的,是一臉錯愕的總經理。

    「嗯……我好像聞到春天的味道。」總經理看清電梯內的人是誰之後,笑出來。「年輕真好啊﹗」一臉艷羨。

    梁心絡的臉爆紅。

    「總經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她慌亂的推開施昱丞,蹲下身撿拾地上的文件,急著想解釋。

    人也太多了吧,不只總經理,還有幾個看起來就是大頭目級的主管,不過都是生面孔,難道他們是總公司的人?

    「不然是怎樣?施昱丞,你是男人吧!出來說清楚啊!梁心絡是女孩子耶。」

    施昱丞才要開口幫梁心絡化解尷尬,就看見一個年近三十的男人走了出來。

    「心……心絡?!」一臉疑惑、訝異,最後確定後,是眉頭深鎖。

    听見這聲音,梁心絡身形一僵,不敢相信的看著那個男人,熟悉……又陌生的臉孔,帶著訝異、不解,以及很多很多的不敢相信。

    「家……家明?!」

    「你真的追到這里來了?」男人不敢相信的看著梁心絡皺眉。「你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家明,她是誰?」一個外貌姣好,打扮很端莊的女性,來到那個叫家明的男子身邊。

    「她就是梁心絡。」家明無奈地對身邊的女伴解釋。

    「她就是……你那個想甩也甩不掉的未婚妻?你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她還來!」

    「我也很困擾……」

    梁心絡看著眼前的男人,她想微笑,但卻笑不出來,因為他身邊有了女伴,正大剌剌的在討論她,提起她的態度感覺不到歡迎之意。

    她不懂啊……不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明明演練過很多次了,再見到家明的時候,她會笑笑的走上前,跟他說她可以辦到的,她可以站在他身邊,成為讓他不丟臉的女人。

    可現在……

    她看向施昱丞,露出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希望他……帶她離開這里。

    多年後再次見面,她沒有自信從容,反而想到自己一生中最悲慘的那一天……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