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林曉筠 > 暗戀三年修成果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暗戀三年修成果 第二十章

作者︰林曉筠

    洪小佩一臉狐疑。說得跟真的一樣?

    「你好好想想,如果不是把你當母親,他何必要像奉養母親那樣的奉養你?」

    「那是因為我敢要。」

    「不是的,就算你敢要,依他的脾氣,他還是可以不給你。而且,你何必那樣急著否定?厲夫人,你其實沒有那麼恨他。」

    「不,我恨他……」

    「碩岩很無辜,他既要償還他媽媽欠你的,又得不到你真心的一點母愛,你明明沒有自己的小孩,卻不願敞開心胸去愛他……」蕭鳳婷無限感慨的表示。

    「有這麼一個‘好兒子’在生命中,是你的不幸還幸福,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洪小佩愣住,抓著緊急按鈴的手松了。

    「只要你肯,可以改變現狀。」

    「厲碩岩不可能真把我當成他媽媽……」

    「你有試過去了解他嗎?」

    「他一向都對我很冷漠!」

    「或許,你對他更冷漠?」

    「他討厭我……」

    「可能也是你先表現出更討厭他的樣子。」

    「他媽媽曾害我差一點失去丈夫。」這是洪小佩最不甘心的一點。她曾經被羞辱得很慘——一個變心的男人,就是對女人最大的侮辱。

    「結果他媽媽用兒子來賠償你的一切損失。」

    洪小佩垂下眼,她在咀嚼著這一句話。

    「真正的贏家是你。你先生現在還是在你身邊,而且你還多了一個兒子。你贏了,臝了那個現在躺在地底下的女人。」

    洪小佩幡然醒悟,眼眶一紅。「對……你說得對!」

    「那你又何苦折磨你唯一的兒子?讓他和他愛的人在一起吧!」

    「你是指……小樊?」洪小佩看著中年婦人,一瞬間全了解了。

    「你是小樊的親生母親?」

    「厲夫人,請你守住這個秘密,一輩子都不能說。」

    「小樊不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從來不知道。」

    「而你打算一輩子不和她相認?」

    「只要她能得到幸福,我可以。」

    洪小佩看著眼前這個堅毅勇敢、無私犧牲的女人,心中漸漸軟化。這女人為了自己當年的決定付出了代價,也默默吞下苦澀的果實,一輩子不能和女兒相認。而她明明可以擁有一個出色的兒子,又為什麼要身在福中不知福,硬是要豎起對立的高牆?

    「好,我答應你。」

    厲碩岩由樊貞瑋所在的醫院來到了另一家醫院,他不知道大媽為什麼找他,但他仍必須來這一趟。

    洪小佩看著他走進病房,她的眼神不一樣、心態不一樣,所有的感覺也都不一樣了。

    厲碩岩也感覺到了。

    今天的洪小佩,眼中沒有貪婪、沒有恨意、沒有不屑,也沒有一副要他下地獄的那種冷冽,她看起來溫和慈靄,就像是一個平常的母親,她那看著他的方式……

    令他覺得她是個「媽媽」。

    「小樊怎麼樣了?」洪小佩問道,語氣里也真有一份長輩的關心存在。「你知道她……出車禍?」

    「我要知道她怎麼樣了。」洪小佩說︰「她不是都搭捷運上下班,沒有必要不會開車,怎麼會出意外?」

    「她是為了接送我。」厲碩岩低下頭,神情自責不已。

    小樊受傷後的這幾日,他徹底的反省,才發現自己是真的漫不經心,不但在無意間冷落她,沒發現她的不安;也察覺自己真的太自大。他自以為自己一個人就可以解決一切,還害了她。

    「狀況呢?」洪小佩接下去問。居然沒有冷嘲熱諷,沒有一番刻薄的話。

    「有輕微的腦震蕩,雙手骨折,但是情況還可以。」「你大概很想揍自己一頓吧?」’「你找我是……」厲碩岩抬眸看向她,導入正題,他今天不想和人媽起沖突,小樊的事已夠他操心的了。

    「和小樊結婚吧。」洪小佩突然說。

    厲碩岩一臉難以置信,幾乎要以為是自己幻听,還是……眼前的這女人,只是另一個長相與大媽相似的女人偽裝的?

    「去做你想做的事。」洪小佩神情溫和的鼓勵道。

    「快生個孫子給我抱。」

    「你……」厲碩岩真的料想不到,是什麼原因令大媽突然改變?可不論如何……

    「媽……」他由衷地脫口而出。

    「我很好,你去照顧我的媳婦吧。」

    樊貞瑋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像是女王一在厲碩岩的面前。

    之前,她是他的秘書、他的情人,但現在因為她雙手骨折,有了傷患的特權,所以可以使喚他、命令他、要求他。她從來沒有這麼風光、這麼囂張過,第一次感到自己高高在上。「給我水。」

    「喂我吃水果。」

    「幫我按摩。」

    「讀報紙給我听。」

    「梳頭發,整齊一點。」

    「笨手笨腳!喂個飯有這麼難嗎……」

    樊正揚和崔秀雅在一旁看了搖搖頭,真是不知該罵自己女兒過分,還是勸厲碩岩走開,別再這麼低聲下氣、忍氣吞聲。看他又似乎被使喚得挺樂的,他們干脆的閉上嘴。

    「我要吃麻辣臭豆腐。」樊貞緯又下命令了。

    「小姐,現在是晚上十二點了。」向怡怡抗議。因為明天一早厲碩岩必須去香港出差兩天,所以今晚由她陪在醫院里。

    只不過,厲碩岩還是賴著不走就是了。「我去買!」他果然馬上說。

    「你不用管她。」這陣子把一切看在眼里,向怡怡已經故在他這邊了。「小樊想吃我就去。」他樂于遵命。

    「我想吃。」

    「好,三十分鐘內送到你面前。」說完,厲碩岩就像火箭似的飛奔出去。

    向怡怡知道人會改變,但要一個像厲碩岩這樣唯我獨尊的男人改變,而且還變成這樣……那真是有點困難。然而他做到了,現在的他,在表妹面前就像是跑腿的小奴才、打雜的小弟,而表妹則是發號施令的女王。

    「貞瑋,你的‘報復’未免也太久了吧?」做表姊的不禁數落一下自己的表妹。

    「是他自己甘願的。」

    「你的手明明好得差不多了,腳也根本沒事,早就可以出院了。」

    「哪有?我覺得我還需要多‘復健’一下。」樊貞瑋笑著說,以前她不知道這麼棒。

    「你不怕把厲碩岩嚇跑?」

    「反正甘之如飴。」他的改變真的令她意外,可就這段時間吧,讓她任性一回。

    「貞瑋,你最好不要太得寸進尺啊。」「那等一下的麻辣臭豆腐你就別吃。」

    隔日,厲碩岩人是去了香港,但他可以夸張到在一天之內從香港打了二十幾通電話給樊貞瑋,這還不包括他所傳的簡訊數量。他好像只要逮到一點空檔,就是要听听她的聲音。

    「別再打了,小厲,你明天就回來了。」

    小厲?!在一旁听著的崔秀雅差點冒出冷汗,她女兒竟敢叫厲碩岩小厲?!

    「總之我要好好休息,不準打了……我會想你,只要你不要再打來煩我。」

    樊正揚憐愛地苦笑搖頭,能看到女兒有這樣的好歸宿,他也算對得起他生母了。

    站在病房外的蕭鳳婷默默的走出醫院,她放心了,直到這一刻總算真正的安心。

    厲碩岩正從一場喜筵要離開,巧的是,他今天踫到屠忠炫了,不過,因為當敵人對彼此都沒有益處,他們現在已學著要當「哥兒們」,化敵為友,大家還可以長長久久。

    餐廳出口處,厲碩岩被一群記者堵住,他的婚期已是眾所皆知,只是新娘尚未揭曉,所以記者當然要追,一定要在婚禮前問出新娘到底是哪家千金。

    厲碩岩笑而不語,屠忠炫卻搶著要當他的發言人,他向記者們指了指自己。「伴郎在這里,問我。」

    于是,一堆麥克風擠到了屠忠炫面前,令他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大明星。

    「新娘就是‘小樊’,厲碩岩的萬能秘書。」

    記者群中隨即一陣騷動。

    「我就知道,當時我就看出來了。」

    「我也是,那時他們倆就火花四射了。」

    「被騙了!」

    「對呀!非吃這一頓不可,厲先生說過紅包全免……」

    結婚之後,樊貞瑋還是厲碩岩的秘書,只是他這個老閱再也囂張不起來。

    「請給我一杯咖啡,謝謝。」

    「請幫我聯絡鄭副總,麻煩了。」

    「今天是采購日,幾點出發你決定。」

    「媽來電話要我們回去吃飯了,有你最愛的紅燒蹄膀。」

    「我爸請你‘多配合’,他急著抱孫子……」

    樊貞瑋看著她脫胎換骨、如今唯妻命是從的老公,開心的笑了。人生真正的美好才開始,她已漸漸忘了那家秘密當鋪,因為她的願望已經實現,她的幸福,已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