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芳妮 > 小老婆家規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老婆家規 第十九章

作者︰芳妮

    「你交代我的事情我都辦好了,牧師也聯絡好了。」喬至高拍拍伊介均的肩膀,發現他又了許多,英俊的雙頰凹陷不說,連眼眶下方都出現兩個深深的黑眼圈。

    看來楊巧樂昏迷不醒的這幾個月,他應該都沒有好好吃過、休息過吧。

    「謝謝你。」伊介均扯唇道謝。

    「跟我還需要客氣嗎?你多久沒睡過一頓好覺了?」喬至高在他身邊坐下,擔心的看著他。

    伊介均沒開口,只是瞅著楊巧樂,就怕遺漏了她任何的動靜。

    「像你這樣,就算鐵打的身子也會倒下,你還是回房去休息一下吧。」喬至高勸道。

    「這里就是我的房間。」他淡道。

    好友的頑固他一向很清楚,不過應該說直到現在,他才知他有多頑強。

    自從楊巧樂出院後,他就把他們一家大小都接回他家安置,派人照顧孫琦跟恩恩,而他自己則是日以繼夜的守在楊巧樂身邊,三不五時的幫她按摩翻身,讓她即使臥床,也沒有任何的褥瘡及改變。

    誰能料到原來這個工作狂的本質竟是一個痴情種?愛上了這樣出色的男人也被他所深愛,對楊巧樂來說,也不知道是幸或是不幸啊。

    「真的沒想到,原來你們之前就曾經苦戀過,難怪你一直說在你腦海中有她的身影。」門不當戶不對,談起戀愛真的好辛苦。

    「一切都是天注定的,誰也沒想到,我們會再相遇,而我還是愛上她。」伊介均微揚起唇畔,想起了他們之間的甜蜜時光。

    「是啊!」喬至高感慨的嘆了口氣,「對了,典禮……要邀請伯父伯母嗎?」

    他遲疑的看著他。

    伊介均沉默著沒吭聲。

    「听說,他們一直要求見恩恩?」從那一夜之後,伊介均就不再跟父母有任何聯系,是心死了吧。

    「他們沒資格見恩恩。」他淡淡的道。

    「介均,畢竟他們還是你的父母……」喬至高的話在瞥見他痛苦而扭曲的臉龐時,消失在喉頭。

    「正因為如此,我才更痛苦,就算我不孝吧。」他咬牙道︰「我前半輩子是個孝順的兒子,但後半輩子,我只想當一個疼愛巧樂的好老公。」

    喬至高無言的拍拍他,一起看著楊巧樂,心中只有一個想法一真是天妒紅顏!只盼奇跡能早日出現!

    一向安靜的房間,此刻卻是洋溢著歡笑聲。

    躺在床上的楊巧樂依然恬靜的閉著眼,但此刻的她換上了一襲漂亮的白紗,素淨的臉龐也輕施薄粉,點上了淡淡的胭脂。

    「我女兒真美,不說的話,誰知道她現在是昏迷不醒的呢?」孫琦感慨的道。

    「媽媽好漂亮,拔拔好帥。」恩恩則是坐在床沿,一手握著母親的手,一手拉著父親的手,滿足的道。

    「是啊,連恩恩都超可愛的。」喬至高揉了揉恩恩的腦袋,這陣子他跟他混得很熟,也深深的喜歡上這個善解人意的貼心小孩。「來,恩恩,叔叔抱抱。」

    恩恩乖巧的任由他抱起他。他知道今天是拔拔和媽媽重要的日子,他要乖乖的,不能吵鬧。

    「介均,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孫琦看向伊介均,再次確認,「如果巧樂就這樣一直不醒來的話——」

    「媽!」他已經改口,「我相信巧樂一定會醒來,她不會舍得離開我跟恩恩的。」

    「是啊,你瞧瞧我,怎麼會說出喪氣的話?今天應該是要開開心心的才對。」

    孫琦笑著輕拭眼角的淚。

    「牧師來了。」莫翠芬從外頭走進來說道,她是被請來當女儐相的。

    突然接到通知,她訝異了好一陣子,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巧樂會跟伊介均有段這麼深的淵源,更不知道原來恩恩竟是他們的孩子。

    她對于巧樂可以得到美好的歸宿感到開心,但,若是她能蘇醒,一切就會更圓滿了吧。

    「麻煩你了,牧師。」伊介均誠摯的朝牧師點點頭。

    牧師慈藹的笑笑,走進房內,溫和的問道︰「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沒問題,都準備好了。」喬至高回應。

    牧師點點頭,站在了床前,微笑的看著伊介均及楊巧樂,緩緩開始宣讀著結婚誓言。

    伊介均則一字一句跟著念,「我,伊介均,接受你楊巧樂做為我合法的妻子,從今以後環境無論是好、是壞,是富貴、是貧窮,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敗,我要支持你、愛護你,與你同甘共苦,攜手共建美滿家庭,一直到我離世的那一天。」

    那神聖莊嚴的神情與語氣,讓在場的人都忍不住紅了眼眶。

    「我相信巧樂雖然無法開口,但她內心一定也是跟你一樣的想法。」孫琦幫女兒表示了應允。

    「交換戒指。」牧師點點頭道。

    喬至高連忙將準備好的戒指遞了上前。

    伊介均接過了戒指,跪在床前,握住了楊巧樂的手,虔誠的將戒指套入了她的無名指,再將自己的戒指套入了自己的無名指中。

    「現在我宣布你們結為夫妻,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牧師繼續道。

    伊介均俯身向前,凝視著楊巧樂美麗的臉龐,低喃道︰「老婆,我愛你,生生世世。」他不在乎這個儀式是不是具有法律效用,在他心中,妯是他這輩子唯一的牽手!

    他鐘深深吻住了她的唇,時間彷佛在這一刻停止了,馨甜的誓依然,隨著平穩的呼吸鑽入他的鼻息之間。

    忽地,一陣溫熱的濕意滑過他的唇角,淡淡的咸味撼動了他。

    猛地抬頭,她濃密的長睫正輕輕掮動著,淚水如涌泉般溢出眼角一這是也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景象。

    「巧樂哭了,她哭了。」伊介均捧著她的臉龐,興奮的大喊,「醒了,巧樂醒了,我的老婆醒了!」

    「恩恩,小心點,不要跌倒了。」殷殷叮嚀的聲音在恩恩的身後響起。

    「好。」恩恩嘴巴說好,不過腳步卻沒有減緩,他正急著到公園跟其它小朋友一起玩耍。

    「這孩子,真不知道像誰。」楊巧樂沒好氣的搖頭。

    「倔強的地方像你,可愛的地方也像你。」伊介均推著輪椅,彎腰在她耳邊道。在她可以離開醫院的那天,他們就去證記,他們己是正式的夫妻了。

    「那哪里像你呢?」她仰起頭,深情的回視著他。

    「愛你的地方。」他輕喃,在她頰邊印上熱吻。

    「大白天的,大家都在看啦。」楊巧樂嬌羞的紅了臉,心頭卻是暖暖的。

    「無所謂,我不在乎讓大家羨慕你。」伊介均哈哈笑道。

    「臭美。」她佯嗔。

    「難道不是嗎?」他挑眉反問。

    楊巧樂美麗的臉上漾起幸福的笑容,這就是最好的答案。

    「啊,我真希望可以早點站起來。」她長長的嘆了口氣。

    「快了,你只是臥床太久,需要復健剛了。不像我,再怎麼復健,都沒辦法恢復原狀。」伊介均安慰她,順便嘲弄自己。

    「介均,對不起。」听他那樣講,她心中突然難受了起來。

    「傻瓜!只要你陪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在乎。」何況只是一只腳較為跛罷了。

    楊巧樂感動的伸手覆住他放在輪椅扶把上的大手,調皮的道︰「這樣就算我們互不相欠了。」

    「不,應該說是我們生生世世都‘相欠債’,所以你生生世世都擺脫不了我了。」伊介均突然認真的道:不許你再離開我了!」

    「不會了,我這小老婆好不容易扶正,哪可能放過你?」她促狹。

    「我好怕喔。」他佯裝顫抖的道,惹來楊巧樂的大笑。

    听著她銀鈴般的笑聲,他真覺得今生再也沒有遺憾了。

    「老公,我想,我們也該帶恩恩跟你的父母見面了。」楊巧樂突然提議。

    「今天不說這些。」伊介均笑容斂了斂。

    「其實,他們也是為了你好,我可以理解父母愛護子女的心情,你就不要再怪他們了。」

    「難道你一點都不介意他們是怎樣侮辱你、貶低你嗎?」他可是疼惜極了。

    楊巧樂搖搖頭,「他們只是想要給你最好的。」

    「但卻不在乎什麼才是我要的。」他苦笑。

    「老公,設身處地想想.,若是恩恩以後交往的對象有個嗜賭如命的父親的女人,你是不是也一樣會擔心?」楊巧樂坦然的道,「我相信等他們更了解我之後,就會接受我的。」

    伊介均憐愛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妻子,揚起唇畔道︰「當然,可以虜獲我伊介均的心的女人,有誰能抗拒得了呢?」

    「既然如此,我們就過去吧。」楊巧樂朝他綻放出迷人的笑容,將視線望向兒子的方向。

    伊介均愣了愣,只見一對老人正站在恩恩的後方,滿臉渴望的凝視著孫子,又怯怯的看著他。

    「走吧?」楊巧樂鼓勵的道。

    「走吧。」伊介均長吁了口氣,點頭道。他深情凝視著心愛的妻子,勾起唇畔,推動著輪椅,朝著即將圓滿的團聚走去。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