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路可可 > 小姐你很難追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姐你很難追第四章

作者︰路可可

    早上十點半,飯店的貴賓樓層優雅地沐浴在大提琴演奏的樂音中,幾扇緊閉的房門,代表了居住的貴賓仍然都在好夢方酣中。

    彬者,不是每一扇門都那麼寧靜。

    至少艾維斯所居住的3001號房,就不是。

    「啊!脯維斯……求求你……」

    臥室的房門半敞著,陽光從象牙色紗質窗簾滑入,調皮地在褐色地毯上留下點點光影。

    「你不要這樣──我快受不了了!」

    超大尺寸的床上,被褥凌亂地斜曳到地上,男人的黑發枕在枕套,小麥色的修長小腿性感地橫陳在床鋪上。女人的嬌小雙手,撐持在男人的臉龐兩側,眼眸發著光,粉粉軟頰上有著劇烈運動之後才會有的紅暈。

    「艾維斯……」簡薇呻吟了一聲,緊緊閉上她的雙眼,輕喘著氣以便休養生息。

    一秒鐘後,簡薇驀然張開眼,眼冒凶光地對著艾維斯的耳朵大吼出聲──

    「艾維斯,你如果再不起床的話,我就殺了你!」

    這一聲大吼,石破天驚到連簡薇的喉嚨都痛到開始抗議了。

    可是──

    床上的艾維斯仍然睡得一動也不動。

    簡薇忍無可忍地猛捶著床面,把床墊捶得砰砰響。她煩躁地跳下床,用盡全力去推他光luo的肩膀。

    原本,她對于他只著寬松短褲當睡衣的完美身軀,還會害羞到不敢逼視。

    不過,在一連十天馬拉松式的艱巨叫床工作之後,她已經不知道什麼是不好意思了。現在,只要他願意乖乖起床,就算他只穿著蕾絲內褲,她也可以裝作沒看見。

    「艾維斯,你如果再不起床的話,我就躺到你身邊,自拍我們的luo照,威脅你給我現金三千萬!」她雙手插腰,對著空氣大聲地自言自語了起來。

    「妳不妨一試啊!」艾維斯冷冷地說道,眼皮也在同時掀了開來。

    再一次,簡薇被艾維斯乍然清醒,嚇得彈跳到三尺遠外,一臉防備地看著他。

    他那雙黑亮的眸,完全沒有任何惺忪情態,清醒銳利得像是要迎戰最頑強的敵手。

    「你早就醒了,對不對?」簡薇忍住朝他比中指的沖動,大聲地問道。

    「妳說到要把妳自己剝光那一段,我才醒的。」艾維斯躺在床上,神態卻像個傲慢的君王,完全沒有要上早朝的打算。

    簡薇知道她該羞愧到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的,可是,她現在沒有空!

    「已經十點了,你十一點該抵達運動飲料記者會會場的。」她驚聲尖叫道,只想歇斯底里地拔光他的頭發或是她自己的。

    「該死的,妳怎麼不早一點叫我!」艾維斯皺眉,從床上彈跳起身。

    他喜歡悠閑地洗個澡,吃個早餐再出門。

    「早一點?!我早了兩個鐘頭叫你,我從八點叫到十點,叫了兩個小時了,叫到我差點精神崩潰,結果,你連眼皮都沒有抬。我還要不時測一下你的心跳,生怕你已經在睡眠之中升天了。」簡薇嘰哩呱啦地說了一串,拚命地死瞪著他。

    這樣的戲碼已經一連演了十天,如果不是戴鐵雄明天就要回來了,她一定會犯下謀殺罪的。

    艾維斯抿緊唇,對于她的責罵,完全佯裝未聞。

    他行動緩慢地下了床,步態優閑地走向浴室。

    「你洗澡給我洗快一點!」簡薇一手插腰,一手命令地指著他的鼻尖。

    「我干麼要洗快一點?」陰沈的視線冷冷地瞥她一眼,聲音又低又硬,一副想把她趕出門的狠樣。

    「因為我們快來不及參加記者會了,我們最晚十點半就要出門!」簡薇沖到吧台前拿出礦泉水,倒入一個五百CC的大水杯里。

    「那關我什麼事。」

    簡薇僵在原地,手里的玻璃杯搖刮了一下。

    她悍然一回頭,一看到他慵懶的樣子,卻再也不覺得他性感,現在她只想把他抓到水龍頭下面,賞他一桶冷水,看看他會不會清醒。

    「對!記者會遲到不關你的事,反正你是老大,沒人敢指責你的錯!所以,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錯在不該進出版社,不該接你的案子,不該答應當你的助理。不該同情心發作,答應讓戴鐵雄去香港探望他的妹妹。」

    簡薇每說一句,就朝他跨近一步,手里的玻璃杯大有筆直朝著他的頭砸去的沖動。

    艾維斯站在原地,用著他那雙像玻璃珠一樣的褐眸,一語不發地盯著她。

    「看……」簡薇害怕地結巴了兩聲,水杯里的水顫抖了下。「看什麼看!快喝水,喝完快去刷牙洗臉啦!」

    艾維斯伸手,等著她把水杯遞到他手里。

    他仰頭一飲而盡,而後用貴族般的姿態,轉身走進浴室。

    砰!

    浴室門被狠狠甩上。

    簡薇全身的力氣頓時被抽走,她軟趴趴地倒在地上。

    老天爺,他總算是起床了,而且她還一口氣把她這幾天的怨氣全都發泄出來了,簡薇眉頭高揚了起來,對著浴室門露出了一個勝利微笑。

    炳!而且她今天只花了三分鐘,就把他逼進浴室了,明天朝兩分鐘挑戰!

    簡薇把水杯一擱,雙手插腰,哈哈大笑出聲。

    「妳一點創意都沒有,今天叨念的話跟昨天一模一樣。」浴室內幽幽地拋來了這麼一句。

    簡薇不客氣地朝浴室比出中指。

    他以為她愛碎碎念嗎?

    要不是看在她這樣做牛做馬叫床叫到聲嘶力竭後,他下午總會良心發現,回答她幾個問題,讓她的工作多少有了進展──

    她現在知道了天王的網球天賦是在七歲多時就被發掘了。她現在知道他在剛踏入職業球賽時,也曾經遭遇過被人剪斷網球線這種挫折。她現在知道他得失心超重,輸了一場球賽,可以自責一個月……

    「要不是我的腦子已經有了初步寫作概念,我老早就站上床,一腳踩扁你的高鼻子了。」她低喃叨念著。

    簡薇看了一眼手表,上前敲了下浴室門。

    「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她大聲說道。

    浴室里的艾維斯回應她的,是一聲會被電視台消音的詛咒話。

    簡薇盤腿在浴室門口坐下,掏出一顆巧克力咬了一小口。

    這個男人實在是太任性了,長了一張好容貌,卻挑食又愛鬧脾氣,而且還有嚴重的起床氣,簡直就像個小涪子。

    偏偏別人就買他的帳。他應邀參加活動,老是一語不發,心情好時就奉送一個笑容,樂得廠商、媒體全暈陶陶隨之起舞。這樣的他,或者所向無敵,可是,她總免不了要擔心──

    人不可能永遠都在上坡好時光的,他那麼驕傲,怎麼有法子忍受失去這樣的光環呢?

    「老大,已經過了十分鐘了。」

    簡薇又敲了下浴室門,起身走到小型更衣室前,拿出她在昨天離開前就幫他挑好的衣服。

    今天是運動飲料廣告的記者會,所以她幫他選了一套米色休閑獵裝,以符合城市雅痞運動家的特質。她還滿喜歡幫他挑衣服的,他是天生衣架子,怎麼穿都讓人很有成就感。

    簡薇把衣服攤平在床上。看了一眼手表,再度走到浴室前,天王巨星果然不一樣,在他之前,她從沒認識過洗澡超過十分鐘的男人。

    戴鐵雄說,如果不催艾維斯的話,這人可以在浴室里待上一個鐘頭。

    「十五分鐘到了,艾維斯先生,你在浴室里暈倒了嗎?」她甜甜蜜蜜地問道。「當然,如果你便秘的話,我可以再多給你三分鐘的時間。」

    浴室門在同一時間打開,一股熱氣朝著她的臉面直撲而來。

    一個甫出浴的美男子,腰間裹著白色毛巾,發上頰邊漾著性感水珠,結實肌肉隨著走動而微晃出雄性的完美紋理。

    簡薇咽了一口口水,身子往後微仰──因為那尊會走路的完美雕像正朝著她逼近。

    「我這輩子沒見過比妳還吵、也沒听過說話比妳更粗魯的女人。」艾維斯帶著薄干味道的氣息直接吐染上她的肌膚。

    他好……好帥,可是他還是個那個麻煩的艾維斯!

    簡薇驀地拉開兩人的距離,故意動作火爆地拉他的手臂,推他往前,然後跟在他身後繼續嘮叨個不停──

    「我如果不吵,你現在還躺在床上作白日夢耶!動作快一點,萬一待會兒要是踫到塞車,會害得所有人都在現場等你……」

    「妳再嗦下去,我保證妳會馬上看到我躺回床上。」艾維斯皺起眉頭,覺得他早晨的寧靜全被她給破壞光了。

    「老大──你千萬不可以興起那種念頭!」簡薇眼眸受驚地大睜,雙手橫在他的面前,擺明了死都要擋住他前進。「是男人就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你快去穿衣服!我已經把衣服放在床上了。」

    「喔。」艾維斯一挑眉,朝她伸出右手。

    「啊──差點忘了這件大事了。」簡薇笑咪咪地從口袋里變出一顆裹在金色包裝紙里的巧克力。

    他看著她的巧笑倩兮,看著她笑成了新月般的彎眸,看著她把巧克力當成無價珍寶,捧在手中送到他面前的甜美姿態。

    「猜猜今天是什麼口味?」簡薇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

    「榛果?」他隨口一提,目光仍然停滯在她的小臉上。

    「不!今天是太妃糖巧克力,今年的新口味。」簡薇拉住他的手,把巧克力放入他的掌心里。「今天的獎勵已經給你了,你快換衣服嘍,我在外頭等你。」

    她一離開房間,艾維斯馬上轉身把巧克力放進抽屜里──里頭已經有三、四顆不同顏色的繽紛巧克力了。

    他沒有嗜吃巧克力到每逃詡要來一種新花樣的地步,他只是還滿喜歡當她要他猜巧克力種類時,一雙大眼楮閃亮地可比擬天上星的可人模樣。

    艾維斯拿起吹風機,很快地吹干了短發,繼而換上了她為他挑選的服裝。

    自從她來擔任助理後,他有些不一樣了。

    他一大早最討厭別人吵,他實在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容忍她每逃讜著他呱呱叫。他也不喜歡由別人決定他的穿著,可當她命令地叫他去刷牙、洗臉,而她要負起幫他挑衣服的責任時,他倒也沒吭上半聲。

    為什麼這麼容忍她?

    因為她曾經是他日記里最鮮明的回憶嗎?不,回憶是屬于過去的。如果她現在完全挑不起他的興趣,他會連欺負她都提不起興致的。

    那──是因為他喜歡她,所以才容忍她嗎?

    艾維斯扣扣子的動作停緩了一秒鐘,瞪著鏡子里那驚異的雙眼。他蹙著眉,緩緩地閉上他因為錯愕而微張的雙唇。

    「不可能──」他喃喃自語著。

    不,他不認為自己喜歡她了。他充其量只能算是還滿「習慣」她一逃鄴十四小時像個管家婆一樣地在他身邊繞來繞去,他充其量只能算是還滿「習慣」她對著他侃侃而談她的心情點滴的。

    可這些「習慣」代表了什麼?

    他從沒去「習慣」過誰啊!向來都是別人習慣他的。

    「艾維斯,你好了沒?」簡薇拉開門隙,閉著眼楮對著室內喊道︰「你一分鐘後再不出來,就休怪我沖進去辣手摧花了!」

    艾維斯瞪著她緊閉雙眼的嬌俏小臉,心頭不期然地激蕩出一陣漩渦。

    見鬼了,他怎麼會喜歡上一個說話這麼粗魯的女人!

    艾維斯和簡薇在記者會開始前的十分鐘抵達會場。

    一切進行得都很順利,記者問的問題都在艾維斯預料之中,廣告中的他也拍得甚是英挺颯爽。

    除了他比往常更在意起簡薇的一舉一動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他一向是這樣。一旦記掛著某件事,除非已經完全確定事情有十拿九穩的把握了,否則他就沒法子置之不理。所以,他年紀輕輕便練就大家口中的快速魔球,並沒有耗費他多大功夫。因為他若沒練成,他會比誰都不自在。

    但是,感情從沒真正讓他掛心過。所以,一種忐忑的悸動包裹住他的心跳,只有她的身影能讓他得到短暫的平靜……

    她呢?

    記者會進行了半小時之後,艾維斯冷眸掃過台下一堆記者,拜著打球之賜,視線向來凌厲精準的他,馬上就發現簡薇居然窩在角落和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相談甚歡。

    她搞什麼鬼!

    她又叫又笑地也就算了,她還伸手捶了那個男人的肩膀兩下,而且還推了下男人的手臂,一副她和那個男人熟到不能再熟的表情。

    她沒事干麼和那個男人挨得那麼近?

    莫非她平時對他動手動腳,也是她的習慣動作嗎?

    艾維斯抿緊唇,臉頰線條隨之僵凝了起來,俊容也鐵青了起來,主持人、廠商代表也跟著惴惴不安了起來。

    「還有問題嗎?」艾維斯收回視線,鷹眼射向台下記者們。

    記者們你看我、我看他,從剛才的經驗里已經知道他回答最多的答案,就是「是」或「不是」。他們根本問不出任何讓人精神振奮的答案。

    「如果各位記者先生、小姐沒有問題的話,那今天的記者會就到此結束。謝謝。」嬌美的女主持人干笑了兩聲,努力用她艷麗的笑容來填滿冷場。

    「謝謝大家。」艾維斯淡漠說道,起身朝大家微頷了下首。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艾維斯並沒有馬上轉回後台──他跨步走向出口方向,高大無言的姿態顯得威脅性十足。

    此時,背對他的簡薇,正和她巧遇的高中同學周志文談得興高采烈,完全不知道艾維斯正黧青著一張臉,朝她走來。

    「我剛開始知道他一天要運動至少四個小時,然後會有專業按摩師幫他按摩時,我根本超羨慕他的高級待遇。後來一听到,他在比賽前一個月的練習是八個小時時,我差一點想勤他改行。畢竟人不是機械啊!人為了達到運動的極致,所付出的代價,實在是不人道呢!」簡薇對著擔任運動飲料公關的周志文說道。

    「妳還是一樣心直口快,改天有空一塊去吃韓國烤肉吧!」周志文笑看著她,只覺得她愈來愈好看了。

    簡薇今天穿了一身粉藍小碎花襯衫,配上牛仔褲和高跟鞋,清純又有女人味。

    「好啊,順便找小強、小龔、小概樂一起去。」簡薇眉飛色舞地說道,長發隨著她的話而在肩頭晃動著。

    「他們不喜歡韓國烤肉吧。」他只想和簡薇單獨用餐。

    「放心啦!他們是有肉則有歡樂,一定會去的。」簡薇伸手用力地拍了下周志文的肩,一副要舉辦大型同學會的興奮表情。

    「妳啊,究竟是真傻還是──」周志文正想伸手去拍她的頭時,一道高大的身影忽而站到了簡薇的身側。

    周志文抬頭,驚訝地發現來人是──艾維斯。

    「我們該走了。」艾維斯看著簡薇還來不及收回的笑容,他冷冷地拋下一句。

    「啥,記者會結束了喔?」簡薇驚訝地回頭看著空蕩蕩的舞台,不忘給記者們一個友善的微笑。

    看來一切又順利落幕了。一如過去幾日的所有活動,記者們全都相當合作,沒有人偷拍照耶。艾維斯代言活動有但書,他不接受任何拍照,照片一律由代言活動提供公關照十張,隨媒體愛挑哪一款。

    「顯然記者會結束得太快了,害妳沒聊到天。」艾維斯說話時唇瓣完全未掀,像極一尊雕像──

    一尊眉宇陰郁,一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東方大衛雕像。

    「沒關系,我們可以再約啊!」簡薇對著艾維斯一聳肩,對他的臭臉根本視若無睹,反倒是對著周志文燦然一笑。「對了,周志文,你記得要再和我聯絡喔!」

    周志文點頭,完全感覺到艾維斯不快的情緒,所以也不便太過嘻笑地接話。

    「啊,不好意思。」簡薇突然想到有些社會化的責任要盡。「艾維斯,這是我高中的死黨之一,周志文。周志文,我旁邊的這位偉人不用我再介紹了吧。」

    「艾先生,這是我的名片。」周志文客氣地雙手送上名片。

    艾維斯沒接過名片,目光朝著簡薇一瞄。

    「你直接把名片拿給她就可以了。」艾維斯說道,眼里的冷意清楚地透過聲音傳遞出來。

    周志文狼狽地擠出一個微笑,把名片遞到簡薇手里。

    「艾維斯,你這樣很沒──」簡薇仰頭瞪著艾維斯,開口就要對他發飆。

    「回去再說。」艾維斯打斷了她的話。

    「哼!」回去她就要把他罵到狗血淋頭。這個狗眼看人低的臭艾維斯!

    簡薇拿起手機,聯絡司機把車開到飯店門口。

    艾維斯皺了下眉頭,才朝她伸出手,簡薇便頭也不抬地把她的大包包交到了他手里。

    周志文的目光在簡薇與艾維斯之間巡視了一圈,發現這兩個人之間其實存在著一種默契。

    艾維斯才往左前方跨了一步,簡薇便順理成章地走到他的右側。甚至連艾維斯背著簡薇那個黑色大背包的姿態都熟練得驚人。

    「拜,記得要再聯絡喔。」簡薇抱歉地對著周志文一笑,用力地揮揮手。

    周志文敢發誓,艾維斯瞪著他的眼神很「情敵」,而簡薇卻像往常一樣,完全不知情男人看她的眼光代表了什麼涵義。

    「走了──」艾維斯握住簡薇的手腕,不再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拉著她的手大步走向飯店大門的方向。

    「拜托,你是肚子餓扁了,是不是?干麼走這麼快──」簡薇壓低聲音,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艾維斯走出飯店大門,直接坐上了黑色加長型轎車。

    簡薇在下一秒跳進車子里,回頭對服務關車門的門僮說了聲︰「謝謝」。

    「你怎麼可以對周志文那麼不禮貌?」簡薇一關上車門,馬上就轉頭教訓他。

    艾維斯按鈕升上駕駛座和後座之間的隔音玻璃後,他雙臂交叉在胸前,臉色很難看。

    「怎麼,妳心疼他嗎?」她和那個男人究竟是什麼關系?

    「你態度那麼差,我干麼心疼你?要心疼也是心疼我朋友,好不好?」簡薇沒搞清楚狀況,只覺得有必要給他一些品德教育。「你這樣沒禮貌是不行的,花無千日紅、人無百日好,等到你走下職業顛峰時,大家再沒有那麼多耐心願意投注在你身上時,你這種態度會被人罵到遍體鱗傷的。」

    「我沒禮貌,又關妳什麼事?」他的唇角不受控制地上揚了一下,心里則暗暗因為她對他的在意比那個周志文來得多,而暗自雀躍了起來。

    「我關心你啊!」她想也不想便接話道。

    「妳關心的是妳的工作。」艾維斯冷哼一聲,表情陰沈地別開臉。

    「如果我關心的只是我的工作,那你的無禮關我什麼事?我只要把文章寫出來就得了,不是嗎?」簡薇雙手捧住他的臉頰,硬把他的臉轉過來。

    他微瞇起眼,懷疑地看著她──

    她把「關心」說得太漫不經心,像是她關心一個朋友、關心環保問題一樣。他想要的是她更深層一點的情感!

    他至少要知道他對她而言,有沒有任何不同。

    「喂,說你相信我的話!說你相信我身為你朋友的關心之情!」簡薇睜大眼,伸出食指威脅著他。

    「誰知道妳是不是借著「關心」這個理由,好從我這個「朋友」身上挖掘出更多內幕。」關心?朋友?他痛恨這些字眼。

    「艾維斯!」簡薇松開手,忿忿地把他推到離她最遠的角落。「老娘不干了!」

    簡薇霍然背過身,面對著車窗,憤怒到雙肩都聳了起來。

    「我不準妳辭職!」艾維斯強扯過她的身子,強迫她回過頭。

    「喂,你不用抓得那麼用力,我又不是你的網球拍。」她沒好氣地大吼出聲,聲音藏著一絲哽咽。

    艾維斯松開手,粗聲命令道︰「總之,妳不準辭職。」

    「我又沒和你定什麼契約,老娘高興不做就不做。」簡薇火冒三丈地瞪著眼前沒良心的莽漢。

    什麼跟什麼嘛!她只是不想看他日後落寞,結果咧?

    他居然把她當成為了工作而心機用盡的女人!篙托,她又不是應召女,她圖他個什麼屁啊!

    她抿緊唇,惱怒地別開眼,氣到連鼻尖都泛紅了,卻還是連瞧都不瞧他一眼。

    艾維斯心慌地擰了下眉,他抿緊唇,對于這種狀況有些不知所措。

    「妳老是告訴我要有職業道德,接了工作便要盡力完成,那妳現在的表現又算是什麼態度?」他聲調僵硬地說道,連呼吸都跟著忐忑了起來。

    「對!我就是要不負責任,不然你想怎樣?」她下巴一昂,干脆學起他早上那副賴床德性。「你以為叫你起床是很有趣的事嗎?我──不──干──了!」

    「妳如果辭職,我就讓戴鐵雄終止出版社的傳記企劃。」天啊,他為他的言行舉止感到不齒。他居然借著職務之名威脅她!

    「我又不是出版社員工,他們少賺你這一本書的錢,關我屁事啊!」想威脅她,門兒都沒有。

    艾維斯定定地看著她,噤聲不語,心情跌到谷底。

    他一路都在球場上打球,根本沒有太多與人相處的經驗。除了戴鐵雄,他沒有其他朋友。戴鐵雄把他當弟弟,向來只要他開口,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結果。

    艾維斯看著自己緊握成拳的雙手,咬緊牙根──該怎麼做呢?他只懂網球啊。

    「老大,你太讓我失望了,你能拿來威脅我的事就只有那幾樣嗎?」簡薇眨了下眼,見他頹下肩,她反倒有點良心不安了。

    他除了有起床氣之外,平常對她其實還不差,吃香喝辣都不忘她一份。

    「我不反對妳主動告訴我妳能被我威脅的事。」艾維斯悶悶不樂地抿著唇,像個失去青少年杯的落寞小涪。

    簡薇上上下下地打量著他的愁眉苦臉,一道亮光閃入她的眼里,她一挑眉,朝著他的身邊挨了過去。

    「嘿嘿嘿──我發現事實的真相了。」簡薇朝他擠眉弄眼,賊笑了兩聲。「其實你還滿中意我的,對不對?」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