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童女半生不熟 上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童女半生不熟 上 第九章

作者︰倪淨

    一路暢行無阻的官一琛直接搭上總裁專用電梯,直奔杜與風的辦公室。

    當他步出電梯,早已等候的總裁特助連忙上前招呼︰「總經理,你來了。」

    「他人呢?」

    「總裁在辦公室。」

    「我進去找他。」官一琛才往前走了一步,身後的特助出聲。

    「官先生,總裁今天心情很差,你……」特助欲言又止,不知該不該多話,畢竟老板的心情不是他該去猜測的。

    「心情不好?我想是欲求不滿。」官一琛對著杜與風的男特助眨了眨眼。

    所有大老板都愛年輕貌美的女秘書,在杜與風身上完全看不到,因為這男人根本是女人的絕緣體,這個樓層平時還不準女人上來,像是怕侵犯了他神聖的領土。

    若不是明白這男人曾經結過婚,官一琛都要懷疑,杜與風是不是個同性戀了。

    在特助來不及回話時,官一琛已經用腳踹開總裁辦公室,接著就听到里頭傳來的咒罵聲。

    「听說你今天心情不好?」

    闢一琛一進辦公室,剛見杜與風鎖緊眉頭,盯著手中的文件時,那表情說有多鐵青難看就有多難看。

    一走近,官一琛該奇地探了頭,想看一看哪個案子這麼棘手,教商場上面不改色的杜與風如此為難。

    「該死,那女人竟然離職了!」

    將手中文件甩在桌上,杜與風拿出煙盒,掏出一支煙點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氣,想要借此平息心里的火氣。

    今天早上,正準備開會,人事部打電話給他時,听得他怒火大增,沖下樓時,她人已經走了。

    「原來你已經知道了,我本來還想看前妻跟前夫再重逢時,會有什麼火花爆開,真是可惜了。」

    「火花?原來你早就知道江佛兒在公司上班?」

    「三個月前她就來應征了,因為她是找工讀的工作,所以我才安排她寒假來打工。」官一琛神秘一笑,「你很好奇?」

    「廢話!」

    「那我問你,六年前你跟她離婚時,只是因為一時年輕氣盛,現在呢?」

    「那是我的事。」

    「問題是我對那位江佛兒小姐也產生了不小的興趣……」完全不在意杜與風幾乎要殺人的目光,官一琛一臉玩世不恭,態度語氣都顯得輕佻。

    「你敢!」像是被火點燙著,杜與風氣急敗壞地吐出白煙,那本是斯文略帶陽剛味的臉龐,此時怒氣橫生。

    杜與風跟他的交情,從兩人高中同校後開始,直到杜與風到英國念大學進修時,兩人再次成為同學,一起念書,一起玩女人,一起瘋狂,他糜爛的年少輕狂,杜與風沒少過,只除了杜與風有過一次婚姻,不過,現在的他們依舊是女人眼中的黃金單身漢。

    就連對女人的口味,似乎都有些雷同,他們愛完美的女人,但這種女人可遇不可求,杜與風的前妻,一個膽小又有些羞澀的女孩,不懂人情世故的鄰家女孩。

    可是三個月前再見時,他發現江佛兒更迷人了,天使般的臉蛋,曲線曼妙的身材,要不是江佛兒是杜與風的女人,他這位情場大少可能真的會放手去追求,而且非贏得美人心不可。

    他知道杜與風曾經討厭江佛兒,可六年前的他,應該是愛上了江佛兒,否則不會出國後,隨身都帶著江佛兒的照片,喝醉時都要喊著她的名字。

    但杜與風太驕傲了,放不下身段的他連打听江佛兒消息的勇氣都沒有,就怕知道她有了男朋友或是結婚了,誰說男人無情,只是怕付出的感情成空,而杜與風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當想擁有時,一切都太遲了。

    「與風,反正你又不打算跟她復合,不如讓我試看看,說不定她真會愛上我。」

    杜與風將手中的煙捻熄,輕哼了一聲,拿過旁邊的文件,繼續翻看,那態度表現得很清楚,他沒打算幫這個忙。

    「你不只是她的前夫,還是她的青梅竹馬,對她的了解肯定比我還多,如果你肯幫我,那麼我有信心,這一次一定可以搞定江佛兒,光明正大的娶她回家,正式做我的官太太。」

    闢一琛故意打探,說得盡興,卻發現坐在他眼前的杜與風卻冷冷的抬頭瞪他,那全然無溫度的眸光,看得官一琛有些發毛,連忙咳了幾聲︰「你干嘛這樣看我?」

    「誰準你追江佛兒的?」那聲音比表情更冷,凍得官一琛打了下冷顫。

    「誰說我不準追她?」原來是吃醋了,官一琛笑得輕佻,拿起桌上的煙點燃,吸了一口氣後,才緩緩邊吐煙邊說︰「還是因為她是你前妻?」

    杜與風看了好友一眼,嗤笑一聲後,也拿了根煙就好友的煙點燃,「她跟我已經沒有關系了。」

    「那你幫我。」

    「幫你?」

    「是啊,幫我追她。」

    「我跟她不熟。」杜與風看都不看一眼,冷冷道。

    闢一琛刁在嘴邊的煙差點掉了,沒好氣的大吼︰「杜與風,你在跟我開玩笑是不是?你跟她不熟?」

    「是不熟。」

    「你們曾經是夫妻!」

    「已經離婚了。」

    「你們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那是她倒追我。」所以那女人比誰都清楚他的習性及脾氣。

    「那你告訴我,我要怎麼讓她倒追我。」官一琛鬼出去了,反正江佛兒他是一定要追到。

    見他如此堅持,杜與風一臉疑惑,「她曾經是我老婆。」

    「反正都離婚了。」

    「你確定她會喜歡上你?」

    「不試怎麼知道?說不定還真讓我追上了……」

    「不可能。」杜與風捻熄只抽了一口的煙,很篤定打斷好友的大話。

    「為什麼不可能?」

    「因為我沒打算她被男人追走,她是我的女人。」

    本來還是很瀟灑坐在杜與風辦公桌的官一琛,听聞這句話後,狠狠地拿手上的煙都拿不穩,燙得他直呼疼。

    「與風,你在開玩笑?」

    「你看我像嗎?」

    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行事風格有多果斷,玩笑話要從他口中吐出,那根本比太陽打西邊出來更難。

    「你不是不愛她嗎?」官一琛雙臂一撐,傾身向前,俊臉帶著嘲諷,「你老實跟我說,你其實很愛她?」

    「我還有個會議要開。」

    「不準走!」眼見杜與風拿過西裝外套,打算走出辦公室,官一琛桂大地伸臂攔人,「你先把話說清楚,你究竟對江佛兒是什麼心態?」

    杜與風嘴角輕勾,「我剛不是說了,我不準任何男人追她。」

    「憑什麼?」

    「憑我是她前夫,她是我前妻。」

    杜與風連著幾天,天天下班時,他習慣性開車去江佛兒的住處,車子熄火後,看著她住的那棟公寓,如果他沒記錯地址,應該是左邊三樓亮著燈光的那一間。

    她在家。

    若是六年前的他,可以直接上樓找人;但六年後的他已經少了那份狂傲,甚至不確定自己在江佛兒心中是不是還保有那份在意。

    下午六點,她應該正在準備晚餐,記得結婚那年,她也曾為他準備晚餐,跟他一起吃飯,而現在他卻連她的家門都沒有勇氣去按,只敢一個人坐在樓下,看著她屋里的燈光,一個人抽著煙回想過去。

    當他不知抽了幾要煙,終于決定駕車離去時,公寓電梯里,他竟然看到前不久才一起吃飯的江竹兒走了過來,她手中還牽著一位小女孩,差不多五六歲,綁著可愛的馬尾,不知為什麼沒有穿上外套而是拿在手中,所以杜與風清楚看到小女孩身上那件鐵灰色的毛衣背心,領口是淺灰色……

    鐵灰色毛衣背心……淺灰色領口……

    眉頭猛地皺緊,那不是他的生日禮物嗎?那小女孩怎麼會有一件一模一樣的毛衣背心?

    因為她低著頭,看不清楚她的五官,可杜與風依稀感覺,車子外頭那個小女孩,似曾相識,好像很久以前,在自己的生命中,她曾有過這樣的小女孩出現過。

    江佛兒!

    杜與風以為自己看錯了,江竹兒手中牽的小女孩,根本是江佛兒六歲時的翻版!

    那小女孩是誰?

    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里?

    杜與風腦中閃過無數畫面,最後只有一個答案在他腦子里浮現,沒有多想,他急忙打開車門下車。

    因為距離不遠,他听到牽著江緋緋的江竹兒,則是安慰的說︰「緋緋,不要難過了,小涪姨明天再帶你去買糖果好不好?」

    「不好。」

    「為什麼不好嗎?你不愛小涪姨了嗎?」江竹兒可是愛極了這個跟姐姐長得一模一樣的小佷女,只要有空,非得來哄一哄不可。

    「愛啊,可是我想跟媽媽在一起。」

    「媽媽要加班工作,你跟小涪姨回家住嘛,我們跟外婆去淑心姨婆家好不好?」

    「不好。」

    「小緋緋,別嘟著嘴了,笑一下嘛。」江竹兒逗著小佷女玩,沒注意看前面有人,一個不小心砰地撞上前方的人。

    「對不起……對不起……」江竹兒低著頭直道歉。

    「江竹兒。」

    連名帶姓喚她的人,再加上這聲音好耳熟,好像前不久才見過面,猛地抬頭,果然看到那個她此刻非常不想見到的人。

    「與風哥,你怎麼在這里?」

    這未免也太湊巧了吧?

    她第一次帶小緋緋回家,就被人半路攔截,而且攔的人還不是別人,諒她心髒再大顆,也會被嚇破。

    杜與風沒有理會她,反而是蹲下身仔細地看著眼前的小女孩,看著她細致的五官,有些激烈的抬頭瞪了江竹兒一眼,「你不要告訴我,她是你的女兒。」

    被那一眼給嚇到的江竹兒,趕忙擺手否認︰「與風哥,你愛說笑,我又沒有結婚,哪來的小涪?」

    「她不是我媽媽,她是我小涪姨。」

    江緋緋看著眼前的叔叔,畢竟是小女孩,對于英俊該看的男生,自然怎麼看都順眼,江緋緋自然也不例外。

    杜與風听著她稚嫩的聲音,胸口像是有東西要蹦出來,呼吸急促地伸出手,輕輕摸著小女孩的臉頰,「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江緋緋,媽媽都叫我寶貝緋緋。」一點都不怕生的江緋緋,大方地說著話,末了還送給杜與風一個甜甜的微笑。

    姓江?小涪姨,那麼她是江佛兒的女兒?

    杜與風表情激動,語氣卻很溫柔的問︰「緋緋今年幾歲?」

    「六歲。」可愛的用兩只手指頭比了五跟一。

    「緋緋你身上這件毛衣背心好漂亮,跟叔叔說去哪里買的好不好?」他曾經思念了六年的毛衣背心,像是縮水地套在小女孩身上,一樣的款式、一樣的觸感,杜與風不會看錯。

    「這不是買的,是媽媽用線線打給我的。」江竹兒本想制止江緋緋的話,可這小佷女話太多了,她止不了,接著小緋緋又爆出更嚇人的內幕︰「叔叔,我媽媽也有一件哦,媽媽說,這是爸爸不要的毛衣拆下來的,剛好做成母女裝,是不是很漂亮?」小緋緋在杜與風面前轉了一圈,想要杜與風夸她的衣服漂亮。

    而杜與風自然不讓小緋緋失望,表情很溫柔,語氣很認真的笑說︰「很漂亮,小緋緋是叔叔看過最漂亮的小女孩了。」

    被贊美而開心的小緋緋,已經忘了難過,馬上獻寶似的從口袋里拿出糖果,「叔叔,請你吃,這是草莓口味的哦,媽媽今天給我的,因為她說我很乖。」

    眼眶有些泛紅,杜與風覺得喉嚨有些哽咽,看著眼前熟悉的草莓糖果,他抖著手接過,「很好吃嗎?」聲音有些沙啞。

    「很好吃。」小緋緋笑得很甜,伸手要杜與風抱。

    「會不會冷?為什麼不穿上外套?」抱過小緋緋細瘦的身子,杜與風站起身,先是瞪了江竹兒一眼,而後又溫柔的哄著小緋緋。

    完全看不出自家小涪姨已經有些想逃跑的舉動,小緋緋撒嬌的靠在杜與風的肩上,「冷。」

    「那跟叔叔去車上,叔叔帶你去小涪姨家好不好?」

    小緋緋先是點頭,而後又搖頭,「不想去?」

    「外公壞壞。」

    杜與風目光冷冽,自然明白她說的是什麼,「那要不要去叔叔家?」

    「好。」

    「小緋緋,你怎麼可以隨便答應去陌生人家?」對于小緋緋這麼直接答應,江竹兒連忙想要搶走杜與風懷里的小人兒。

    「江竹兒,你也給我上車。」不顧江竹兒的錯愕,杜與風已經抱著小緋緋走往車子方向。

    「與風哥,你不能抱走小緋緋,我姐會殺了我的。」身後,江竹兒尖聲叫著,怕跟丟了連忙跟上去。

    「好吃嗎?」江緋緋被帶回杜家,杜母見到她,樂得像什麼似的,壓根忘了還有個大兒子的存在。

    「緋緋,姨婆抱抱。」

    「不要。」她撒嬌的窩在杜與風的懷里。

    「啊?」杜母被拒絕得很莫名其妙,直瞪著抱著小緋緋的大兒子,一副要他把小緋緋還來的樣子。「小緋緋要不要跟姨婆去吃冰淇淋?姨婆昨天買了很多口味哦。」

    「真的嗎,有沒有草莓口味的?」本是將頭埋在杜與風的頸部的小臉,此時驚喜的抬起,很興奮的問。

    「當然有了,我們不要理這個壞叔叔,跟姨婆去吃冰淇淋。」

    張開雙臂小緋緋想要姨婆抱時,杜與風卻視而不見,將她往二樓抱去,「喂,杜與風,干麼搶我的小緋緋?」杜母生氣地叫罵著。

    「叔叔,我要吃冰淇淋。」

    「等一下叔叔帶你去吃更大的冰淇淋好不好?」他哄著,舍不得松開手,而現在他想要想一想,六年來他到底錯過了什麼。

    「杜與風!」江竹兒也看不下去了,她怕杜與風會搶走小緋緋,那姐姐怎麼辦?

    「你們是不是瞞了我什麼事?」如果緋緋今年六歲,她喊江佛兒媽媽,那麼,他又是緋緋的什麼人?

    那個不想去點破的名詞,教他激動的將懷中的緋緋摟得更緊,閉上雙眼,不想讓家人看見自己的激動。

    「與風……」杜母似乎也看出兒子的異樣,輕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如果當年你不要堅持離婚……」

    「她該死的怎麼可以瞞著我!」

    「杜與風,你這麼大聲要死啦,不怕嚇壞我的小心肝緋緋。」杜母就這麼一個寶貝孫女,可是疼到心坎里去了。

    「你們大家都知道,她有了我的孩子,六年來卻沒人肯告訴我真想。」背向杜母,杜與風拾著沉重的腳步往上。

    「與風哥,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姐?你問你自己看看,你有給她機會說嗎?你從小就對我姐姐很壞,只會欺負我姐姐,什麼叫結婚一年,你一年後就要拿到離婚證書!」說到這里,江竹兒替姐姐感到不平。

    「你既然都不在乎我姐姐,不愛她,你管我姐姐要不要生你的孩子?不是說有了孩子也不想要嗎?緋緋為什麼姓江?因為她是私生女,沒有爸爸的私生女!」江竹兒說出這六年來她的不滿,看著姐姐有多辛苦的帶大緋緋,她更氣!

    「你說的對,我憑什麼氣她?是我自己放棄了。」說著,杜與風苦笑嘆了口氣,原來六年前的自己是這麼該死的男人,那為什麼佛兒要生下他的孩子?

    她該恨他的!皋他那麼欺負她,恨他拿了離婚證書就走人,恨他以為留下錢就算補償了,這樣的他,確實夠可恨!

    「叔叔,不要難過。」江緋緋乖巧的坐在床上,看著叔叔從進房間後就躺在床上,她想可能是被姨婆及小涪姨罵,所以難過了。

    听著她稚嫩的安慰,小手輕輕地拍在他胸口,杜與風感動的眼淚不覺滑下,「叔叔不要哭,不要哭,我再給你一顆糖果。」江緋緋貼心的說著,就如同那一年的江佛兒一樣,而他卻狠心拒絕她。

    「叔叔不是哭,叔叔是開心。」

    「開心為什麼要哭?」

    「因為叔叔覺得緋緋跟媽媽一樣,都是善良的小天使。」

    「叔叔也認識我媽媽嗎?大家都說我跟媽媽長得好像,真的嗎?」杜與風將她抱在胸前,任她趴在他胸膛上,撐著下巴甜甜的笑著。

    「很像,簡直就是你媽媽的翻版,叔叔第一次見你媽媽,她也是六歲。」

    「真的嗎?那叔叔一定也很喜歡媽媽。」江緋緋天真的說。

    「嗯,很喜歡。」只是那時的他,不懂得那是喜歡,只會欺負江佛兒。

    「那叔叔知道緋緋的爸爸去哪里了嗎?為什麼我沒有爸爸?」

    听到爸爸這個名詞,杜與風哽咽了,好久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幾天後,江佛兒收到一份掛號包裹,當她拆開牛皮紙袋,拿出紙袋里的文件時,抖著手捂住嘴巴,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文件……

    杜與風竟然沒有在離婚證書上簽名蓋章,六年前她給的離婚證書,至今只有她一個人孤伶伶的簽名跟蓋章,而她這六年以來一直以為的前夫,根本沒有簽名蓋章。

    那麼說……至今她還是杜與風的妻子?從六年前到現在,她以為的離婚,根本沒有成立?

    為什麼?

    杜與風為什麼送這份已經失效的離婚證書給她?

    江佛兒想到那時他決然的轉身離去時的背影,委屈的嗚咽哭出聲來,然後她看到離婚證書上頭還寫著︰六年前的婚約從來沒有失效過,而屬于他的,他都不會放手,包括他的妻子還有他的女兒!

    童女半生不熟上作者︰倪淨

    童女半生不熟下作者︰倪淨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