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狼口下的羔羊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狼口下的羔羊 尾聲

作者︰倪淨

    「你說什麼?」

    宋邦行不敢置信的看著尹征仁。

    「我說我要結婚了,到時請你當我們的伴郎!」

    宋邦行仍是一臉呆滯,看著好友全身流露出幸福的氣息,很享受的笑著。

    「那你父母知道嗎?他們同意了?」

    「在和亞亞徹夜長談之後的隔天,我就已經把一切都告訴他們,期望得到他們的認同及祝福。」

    「那他們不反對了?」單憑眼前愉悅的笑容,他知道尹征仁已得到他這一生的寶貝。

    「嗯!」

    「決定什麼時候舉行婚禮了嗎?」

    「她想趕在黃昊天回英國之前。」因為她想讓親哥哥牽著她走人禮堂,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剛開始尹星生根本沒辦法接受為人父最驕傲的事竟然要被黃吳天給取代,可是在官亞月的說服下,他也只有同意。

    「好兄弟,真有你的,恭喜你了……不過我有個疑問。」

    尹征仁邊听邊看著宋邦行送上來的公文,「問啊!.奇怪,為什麼有那麼多額外的支出?那天的展覽看不出有用到那麼多經費……「你是怎麼讓亞月點頭的?之前看她還一副很不能接受的樣子。」難不成他這好兄弟私底下干了什麼好事?

    但這些都不關他的事,他要做的是讓尹征仁在毫無警戒的情況下趕快簽文件,好讓他過關。

    想來個聲東擊西嗎?宋邦行,你在玩什麼把戲,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尹征仁表面上不動聲色,繼續跟他說些有的沒的︰「當然得感謝亞月肚子里的寶寶羅!」他好不得意的炫耀著,不枉費他這麼辛苦的播種,總算有點成果出來了。

    嘖嘖嘖!雖然說不關他的事,但是……「你搞大她的肚子?」宋邦行用狐疑的目光對他全身打量著。沒想到當時的一句話,竟然給了他那麼大的「能量」。「我勸你最好暫時不要讓黃昊天知道,不然保證你婚禮當天找不到新娘子。」你趕快簽吧,不要故意拖延時間,我可不想讓安之緒再一次遭到光紗子的毒手。

    「我會小心的,你也最好不要大嘴巴的去告訴安之緒,不然我怕到時連亞月都知道。」

    尹征仁滿心盼望小功貝的到來,也因此更讓他不定決心,不再讓她從他的身邊逃開。

    宋邦行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尹征仁言下之意是官亞月連自己懷孕都不知道,這不會太扯了嗎?

    「不要看我,要是讓她知道就完了,我當初說好要避孕.結果都是騙她的,依你看,她要是先知道這件事,還有可能答應我的求婚嗎?」早在他和官亞月開始有肉體關系以後,她總是擔心會有小涪.所以每次他都告訴她,他有做好萬全的防備,叫她不用擔心。

    「你還真是懂得舉一反三嘛,不但吃了人家,而且還回贈她一個愛的獎勵。」

    宋邦行道。

    這樣也好,眾人眼中的浪子尹少總算是肯好好的安定下來,他心里真的替尹征仁高興。

    但是高興歸高興,正事還是要辦。好兄弟,你怎麼還不簽呢?

    「可以請問一下,單子上的額外支出是怎麼一回事嗎?」尹征仁好整以暇的提出疑問。

    他不過才幾天沒來公司。就有人膽敢挪用公款,真是向天借膽。

    糟了!本以為可以借機把話題轉開,沒想到尹少如此精明,「不是我決定的。」

    懊死的光紗子,敢做不敢當,竟敢要他替她收尾。

    「那是另有其人了?」

    他當然知道不是宋邦行做的,以他的做事態度不可能會先斬後奏,不用問也知道是誰搞的鬼。

    「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而且我已把資料傳真到美國給阿伍,要怎麼解決,你們自己想好。」宋邦行早已想好自保之道。現在的阿伍應該很想飛回來,趕在被光紗子敗光他的家產以前。

    「幸好我們的女人都還算勤儉持家。」尹征仁道。

    兩人很有默契的笑著。

    只是尹征仁和宋邦行萬萬沒有想到,他們嘴里勤儉持家的女人正被光紗子拉去看婚紗。

    「這樣一套外加三套禮服,一共要多少?」光紗子根本沒有讓安之緒及官亞月插話的機會,自己就把事情搞定。

    遍紗公司的門市經理快速的按著計算機,嘴巴也念念有詞。

    「不多不少,含設計費剛好是一百六十萬!」門市經理知道是肥羊上門,哪有放她們溜走的道理,當然是狠狠的敲一筆。

    「還算便宜!好了,就這麼決定,到時準時取輥。」光紗子老練的交代事情,完全不把另外兩人當一回事。群聊社區

    「便宜?一百六十萬?」

    安之緒和官亞月互看著對方,直撫著胸口,像是一口氣喘不過來似的。

    怎麼會那麼貴?太貴了!

    明明心里嫌貴,但她們嘴巴上卻不敢明講,只能懇求的望著光紗子,期望她手下留情。

    「光紗子……那個……可不可以……」官亞月囁嚅的道。

    「拜托你們別呆了好不好,你們的老公那麼會賺,區區一百六十萬,他們不會放在眼里的。」說完,光紗子就要門市經理拿合約書來,再跟兩人要了信用卡。

    「我們先付訂金,其他如果需要再追加,我們會再通知貴公司的。」

    門市經理笑得嘴巴都快咧開來。

    扁紗子心里真有說不出的快活,早就料到宋邦行一定會出賣她的,與其等著被宰,不如先拖這兩只笨羊下水。

    「好了!我先幫你們各預付了四十萬元的訂金,到時如有變動再說,如果沒有,尾款取輥時再付。」

    闢亞月到現在還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刷了四十萬元,完了,到時尹征仁問起,她要怎麼辦?

    她的心到現在還狂跳著。

    ***

    「趕快吃啊,等一下還要去買金飾,我已經跟店家約好了。」光紗子道。

    不會吧?才剛花掉四十萬,還要再買……「我人不太舒服,想早點回去休息,下次再買可以嗎?」官亞月首先發難,她知道光紗子今天是來報仇的,但是一切罪行不該由她和安之緒來承擔吧?

    安之緒一听,馬上附和道︰「我也是,可能昨晚睡得不太好。」她怕怕地看著光紗子,希望她能網開一面放她們回去。

    想逃?「好哇!」她看見她們如釋重負的笑了,也跟著邪邪一笑,「那金飾就由我去幫你們看就好,等一下你們自己叫車子回去。」

    說完她埋頭吃著可口的午餐,一邊哼著結婚進行曲。

    百嘿嘿!活該你們上了賊船,今天不把你們的另一半榨干,我絕不放人!

    ***

    在這麼一個風和日麗、氣氛極佳的日子里,正好是尹征仁和官亞月的大婚之日,前來祝賀的人多不勝數,政商界的名人也比比皆是.每個人無不對這對新人獻上最熱烈的祝福。

    遠從美國回來的伍亨矢也趕來祝賀,「尹少,恭喜你了。」他舉杯向尹征仁致意。

    「等一下可以借一步講話嗎?」尹征仁雖然很感動他專程回來參加他的婚禮,但是該算的帳還是要算。

    遠在院里招待賓客的宋邦行,一看到伍亨矢也飛奔過來,「阿伍,你終于現身了。」

    想到該死的光紗子誘騙善良的安之緒去挑什麼禮服他就生氣,所以他也要找他算帳。

    伍亨矢一臉狐疑,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兩人的目光充滿譴責,莫非……尹征仁率先開炮︰「我很謝謝光紗子陪伴亞亞去挑禮服和金飾,但她太過分了,四套衣服就花了一百六十萬,那倒也還好,可是你知道嗎?那布料少得可憐,亞亞不能穿這種衣服。」他恨死伍亨矢,為什麼出差不連光紗子一並帶走?

    「對啊!那天阿績回到家徹夜不能眠,哭哭啼啼地告訴我光紗子做的好事,而且听說全是她一個人做主。」宋邦行火氣愈來愈大,他就知道光紗子怕他和尹征仁報復,趕在這之前先下手為強。

    「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听不懂?什麼禮服、金飾的?」伍亨矢實在听得胡涂了,不過可以想見,一定又是光紗子欺負人。

    「講簡單一點就是你未過門的妻子公報私仇。」尹征仁道。

    「對!再講簡單一點.拿錢放人!.宋邦行附和道。

    唉!為什麼只要一離開他的視線,她就是有辦法搞這麼多問題出來?「光紗子!」伍亨矢大喊一聲,驚動了在場的客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趕忙道歉,該是把她抓來問清楚的時候了。

    「恭喜你!」黃昊天因為趕今天的飛機,所以跟官亞月辭行以後,也來和尹征仁道賀。

    在官亞月直接跑到他的住處和他相認的那個晚上,他心里其實滿感謝尹征仁的。

    尹征仁看著眼前的大舅子,他打從心里欣賞他,但也為愛上他的女人擔心,愛上了這麼一個出色的男人,注定要吃苦。

    「謝謝你!如果沒有你的話,亞亞不會這麼快同意我們的婚事,真的很謝謝你。」

    「我別無所求,只希望你能好好地對待我妹妹,有空帶她到英國來找我。」看尹征仁笑得好不得意,黃吳天又補上一句︰「記得也要帶我親愛的外孫喔!」

    什麼,他早就知道了,害他還擔心了那麼久,直怕他一怒之下把官亞月帶走,原來……哼!他是故意要讓他擔心的吧?「看看吧!孩子還小,可能不適合坐太久的飛機。」尹征仁故意反將黃昊天一軍,現在官亞月是他老婆,諒黃吳天也沒辦法搞鬼了。

    「哦.沒關系,我剛剛有跟亞J+J說好了。要她蜜月到英國來,順便待到月子坐完,而她也答應了。」想跟他斗?別傻了!難道尹征仁忘了他手中有一張王牌,一張夠整死他的王牌?黃昊天笑笑。

    看著妹婿的呆樣,他知道他最牽掛的妹妹已經找到她的幸福了,這樣他也可以放心,因為他知道,征仁絕對會是一個好丈夫及好爸爸的。

    突然,眾人一陣歡呼——「新娘子來了!」

    一完一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