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藏蝶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藏蝶 尾聲

作者︰倪淨

    一個月後,桃園中正機場。

    清晨的機場來往的旅客並不多,項西越溫柔地看著艾寧,順手為她撥了下垂下的發絲。

    「你真的不跟我去?」艾寧搖搖頭,她臉上也有笑,雖然看來臉色還顯蒼白,但精神卻是不差。

    今天她是來為項西越送行的,而陪同他的還有杜依依。

    她看得出來,杜依依很喜歡西越,而她自然也祝福他們,畢竟她與西越的緣份早就結束了。

    雖然西越現在對杜依依還有些冷淡,但她相信,只要有愛,有一天,西越會為她打開心房的。

    「寧寧,你真的不改變心意嗎?」杜依依也說,這些天,她更認識艾寧,發現她是個善良純真的女孩,難怪他們兩兄弟都為她著迷。自然地,她也從對艾寧的敵意化解成了友誼,「我下次再去找你們。」現在的她,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真的?」

    「嗯。」她爸自殺的事透過白律師得知,她當然難過,但日子還是要過,她爸留了房子,也留了現金給她,下個學期她就要重回學校念書,一切都會重新來過,而她期待新日子會有新的開始。

    「如果有事,你一定要打電話給我,知道嗎?」項西越還是不放心,留她一個人在台灣,沒有親人朋友,他真的好想帶她走。

    「我知道。」對于西越的溫柔,她笑著回應,但那份感情已經被升華了,她不再眷戀。听著廣播,項西越拿過行李與杜依依一同走向登機處,而他不停地回頭望,想要牢牢記住今天穿著一身純白洋裝,蕾絲碎花的洋裝過膝,直發隨意柬在腦後,清麗脫俗的臉上帶著微笑,不自禁地他眼眶泛紅。

    項西越怕自己會放不下,在最後一次揮手時,咬緊牙關地快步轉身離去,他心里明白,這一去.一切都結束了。

    在寧寧決定留在台灣時,他就了解,她心里的那個人,不再是青梅竹馬的自己,那里的位置早被另一個男人給代替了。

    送走了項西越及杜依依,離開機場時,坐在計程車上,艾寧臉上帶著幸福微笑地對司機說,「請送我到這個地址。」她將手上的紙條遞給司機,那是西越留給她的。

    半個鐘頭後,當車子停在項家大門,艾寧付錢下車。

    院子里的佣人見到她時,搗嘴地跑了過來,為她打開大門,「艾小姐。」

    「我找項西陽。」

    「太少爺在樓上書房。」在那場貪污案因為她爸的自殺而落幕後,項西陽的工作更忙,這一個月里,他沒去看過她一次。

    包沒有打過電話給她。

    他像是消失了一般,若不是心里十分確定,她今天不會來的。在得知他為她付出這麼多,她知道自己的心已有了選擇。

    「那我去找他。」佣人見她走向大宅,臉上不覺地欣慰地笑著,在項家這麼多年,太少爺雖然很少回家,但從未有過緋聞的他,從不跟女人逢場作戲,唯一讓他在意的女人是艾小姐。

    這是秘密,早在四年多前,她就曾目睹大少爺與艾小姐在涼亭里的親熱,還有大少爺霸道地揚言要她,應該是那時,他們的緣份就開始了。

    佣人見艾小姐進了大宅,她也轉身繼續打掃,本以為項家老爺夫人環游世界去了,這大宅子該會空蕩幾年,沒想到大少爺卻決定留在台灣,她知道這全是為了艾小姐。

    叩叩!沒有回應,里頭安靜無聲。

    艾寧又伸手敲了下,這回,多了一道低沉男音。「我在忙.有事晚點再說。」那聲音還是那麼冷酷,不帶一絲情感。這就是項西陽,總是將情感壓在心底最深處,讓理性掌控一切。

    艾寧不再敲門,而是直接轉動門把,不理會他剛才的警告,她就這麼立于門邊。想要一個人清靜的項西陽似乎也感覺到她的存在,以為是佣人,抬頭才想要出聲訓人,誰知那眸光才轉來,即是瞪大眼地發不出聲。

    「你要我走嗎?」她輕聲問,那臉上有著她一貫的甜美笑容。

    「寧兒?」她怎麼會在這里?她應該跟西越一起去美國了,可眼前一身純白清雅的她是那麼真實,特別是她的笑,幾乎奪去他所有的心魂。

    項西陽只是坐在那里,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但他握緊的拳頭還是泄露了些許情感。一步一步,艾寧朝他走近,直到那縴細的身子立在他面前,「你不要我了嗎?」她問。

    對于他的消失她心里是有怨懟的,可這就是他。

    「你……」她的手溫柔的撫過他糾緊的眉頭,指腹輕地撫著,想要撫平那上頭的煩惱。

    「你沒有走?」她搖頭。

    「為什麼?」他都放手了,她為什麼不走?感受她手指帶來的溫意,項西陽伸出大掌握住,聲音帶著粗啞。

    「因為我的孩子不能沒有爸爸。」況且,他不只將她的家買回來,還決定留在台灣,這一點,她很感動。

    「你說什麼?該死!你難道不知道懷孕對你的傷害有多大嗎……」艾寧的唇封住他的,舌頭輕地探人他口中,享受他的抽氣及全身的緊繃,一瞬間,她被一道重力給抱進懷里,坐在強健的大腿上,感受那份甜蜜的霸道。

    直到那深吻結束,項西陽急喘地瞪眼地看著嬌喘窩在他懷里的她,「你……」他還想說什麼,卻被艾寧輕笑地給指住埂唇,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你會照顧我的不是嗎?你一定會讓我跟寶寶都很平安的。」

    「我……」

    「我真的好想生下你的孩子。」這是少女的她最感性純情的告白,俏皮的紅唇再次啄了一下他的,見他依舊是一臉驚愕,幸福的笑溢在她臉上。她知道這男人是愛她的。

    「寧兒?」她不恨他嗎?見他沒有反應,艾寧作勢要離開,「如果你不要我們,那我馬上就走。」她才要起身,馬上被拉回,鐵臂將她緊緊地圈在懷里。

    「不準走!」她哪里也不準去了,「我不準你走。」他深情地低喃,不再有強悍的命令,不再有他貫有的霸道,此時他的語氣里帶著祈求。

    艾寧窩進他懷里,感受他有力的懷抱,食指反抱著他在他寬厚的背部寫字,當那三個字寫完時,她的臉被執起,而後在項西陽落下深情的吻前,溫柔的他口中不斷吐出︰「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這女孩,天真的不懂情愛,不懂男女性事,但她卻勾去了他一顆大男人的心。

    這就夠了,她要的不多,雖然項西陽很霸道,但她的心卻還是不由自主地被他佔滿。

    雖然沒有了爸爸,她也不再是人人稱羨的大小姐,但她卻有他,還有一個充滿期待出生的寶寶,這樣她就心滿意足了。

    未來,還很長,她知道只要跟著這男人,她就滿足了……

    一全書完一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