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掠心狂君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掠心狂君 第十章

作者︰倪淨

    當藍冰兒接到易震豐的電話時,已是晚上九點多。

    易震豐掛上電話後十分鐘即出現在藍冰兒眼前,見到他讓她的恐懼稍微減輕,但眼淚還是不斷地落下,現在她的眼楮紅腫得嚇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要不是他撥電話給冰兒,他還不知道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

    「我也不清楚,等抗到醫院時她就這樣了,寶寶也沒了,醫生說她的性命有危險……」她已泣不成聲。

    易震豐擁緊她,不斷安慰著︰「乖,別哭了,瞧你眼楮都腫哭了。別怕,我不是在這里嗎?交給我處理。」

    藍冰兒沒想到她和易震豐和好的地點會是在醫院,而讓他們和好的人竟是奄奄一息的海寧。

    易震豐果然有辦法,不到一小時,宋子寺也出現在醫院里。

    「寧兒呢?我的寧兒呢?」宋子寺沖進病房,入目的是面無血色的沈海寧,

    「寧兒!你醒醒啊!你在干什麼?不要嚇我啊!」他搖著她,想把她喚醒。

    「子寺,你冷靜點,她失血過多,身子很虛,你別亂動她。」易震豐阻止他的沖動。

    「失血過多?寧兒流產了嗎?」他不敢置信地將目光移回她身上,顫抖著手撫著她的臉,她白的臉竟是如此地冰冷。

    「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才一個早上就變成這樣?」他像瘋狂似地怒吼,又是捶牆又是砸東西。

    「冷靜點,子寺,你會吵到海寧。」易震豐趕忙道。

    他的話喚醒宋子寺一點神智,卻怎麼也掩不住他一臉的狂亂。「冰兒,你們兩個不是在一起嗎?」宋子寺的眼眶泛,神情有些嚇人。

    「早上還在一起,可是她突然說要給你驚喜,于是送午餐去給你,還說要陪你到下班,並且要我去接彥彥下課。」藍冰兒到現在還搞不清楚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

    「中午寧兒有來過公司?我沒看到她,而且中午我和朋友在談事情……」宋子寺突然愣住,「難不成她看見了……」別這麼對他,在他好不容易才擁有她後,別讓她離開他……

    「看見什麼?宋子寺,你是不是又做了什麼對不起海寧的事?你說啊!」藍冰兒氣憤地追問。

    宋子寺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看向易震豐。

    「震豐,你還記得林小姐嗎?」

    「記得,我們的結婚禮服就是她負責的。」

    「結婚禮服?」藍冰兒懷疑地瞪著易震豐。「易震豐,原來你背著我結婚了!你還是不是人啊!」難怪她老是找不到他的人。

    「冰兒,你誤會了。」

    「誤會?」

    「對,我是為我們兩個人訂作結婚禮服。」

    「這又干他什麼事?」藍冰兒指著宋子寺,一臉狐疑。

    「有一次我和子寺提起一起舉辦婚禮的事,當時他拒絕了,沒想到他又私下找那位林小姐,看來……海寧誤會了。」

    「拜托。你們兩個男人到在搞什麼?」

    「本來我想給寧兒一個驚喜,打算補辦一場歸禮,算是補償她。」

    「這干那個林小姐什麼事?」

    「寧兒可能看到我跟林小姐在一起而誤會了。」宋子寺懊惱不已,「傻寧兒,為什麼你不當面問清楚呢?」宋子寺依然握著她的手緊緊不放。

    「她那麼期盼,期盼能為你披上白紗,並且生這個孩子,而你眼看就要幫她達成夢想了,可是發生了這種事,都是你不好……」藍冰兒哽咽道。

    「冰兒,別苛責子寺了,他心里也不好過,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現在只希望海寧快點醒過來。」易震豐拉了張椅子坐下,並把藍冰兒抱在懷里,「你也睡一下,累了一天了。」

    「震豐,你跟冰兒先回去吧,我留在這里就好。」

    易震豐點點頭,帶著疲累不堪的藍冰兒離開。

    看著床上的沈海寧,宋子寺的心揪得更緊。醫生明明說已過了危險期,為什麼她還不醒過來?還是她不想醒來面對他。面對這個一直傷害她的人。

    「寧兒,我是寺啊,你最愛的寺。你听到我的話了嗎?回答我啊!寧兒!」

    但不管他怎麼呼喚,她依舊沒有反應。

    宋子寺憶起冰兒說的話。寧兒夢想為他披著白紗……

    「寧兒,你要趕快醒過來,你不是要陪我一同步上人生的另一個階段,那現在你就趕快醒過來,我要你為我披上白紗,在世人面前為你舉辦一場世紀婚禮,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宋子寺的妻子,你不是一直在盼望嗎?寧兒。還有彥彥,我們的孩子,你不要彥彥了嗎?他還在等你回家,我們要一起回家的,寧兒。」

    躺在床上的沈海寧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難道你要放棄的是我……是我讓你不想再睜開眼面對這個世界嗎?」

    宋子寺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他不能失去寧兒啊!

    這一天,前來巡視的醫生護士剛走,宋子寺突然發現沈海寧的眼睫毛在眨動。

    「寧兒!你醒了嗎?」

    他再度紅了眼,她並沒有放棄他。

    沈海寧只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好久好久,身子很累很累,像是剛經歷了一場搏斗。她眨眨眼,不太確定自己在哪里,而且她好像一直听到子寺喊她的聲音。

    「寧兒!」

    那不是幻覺,確實是子寺在喊她,直到此時她才看出這里是醫院里的病房。

    「我怎麼會在這里?」她不帶感情地問,眼楮直盯著天花板,不願看他。

    他傷她太深了,她無法再面對他。

    「你昏倒了,被人送到醫院。」

    沈海寧這才慢慢想起昏倒前的事,她那時只覺得下腹疼痛、頭很昏,馬路好像在搖刮,接下來她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彥彥呢?」她擔心地問。

    「他在家,冰兒在陪他,你不要擔心。」

    宋子寺覺得不對勁,為什麼寧兒醒過來後,竟不肯看他。

    「寧兒,你看著我。」宋子寺用手扳過她的臉,卻只看到她泛紅的眼眶里一片濕潤。「怎麼了?不要哭。」他極其溫柔地安慰她。

    「我的寶寶不見了,我夢見寶寶不見了……」當她看著宋子寺時,是一臉的指控。

    「沒關系,寧兒,我們還會再有其他小涪,你不要傷心。」宋子寺心疼地哄她。

    「不會有了,不會再有其他寶寶了……不會有了……」在他那麼對自己後,她決定要離開。

    「誰說不會有!我們一定會有其他寶寶的,我們這麼相愛,老天爺一定不忍心讓我們失望。」

    沈海寧聞言,眼淚終于奪眶而出,「我們相愛嗎?」

    宋子寺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說。「當然了,我愛你、你愛我,我們當然相愛。」

    「你確定那不是報復、不是你的手段嗎?你到現在還指望我相信你的話?宋子寺,你太過分了!」

    「你在說什麼啊?什麼報復?什麼手段?我不明白。」他被她搞得一頭霧水。

    「我看到了,你和那個女的在一起……」她不想再去回憶那件事了。

    宋子寺這才想起那件事,原來她真的是因為林小姐的事而誤會。不顧她的掙扎,他將她抱進懷里,「傻瓜,她是我的朋友,我和她見面是為了幫你選套婚紗。」宋子寺心痛不已,沒想到竟是為了這件事害她受罪,他們還因此失去寶寶。他原是想給她驚喜的,現在……這個驚喜到底值不值得?

    「婚禮?你說我們的?」沈海寧停止了反抗,不敢置信地問他。

    「對,我們的婚禮,而且彥彥還要當花童。」他輕點了點她的鼻子。

    「可是我看到……」

    「那是你誤會了,我和她根本沒什麼。」

    她傷心地低泣,「我……我竟然沒問清楚就誤會你,還否定了你對我的感情,連寶寶都沒有了,嗚……」

    她的白責令宋子寺覺不忍。「乖,別哭了,只要你好起來,一切可以重新再來。」他深情的眼中有著寵愛、溫柔,還有好多好多的愛。

    「寺……」她緊緊地抱著宋子寺。

    「好了,別再哭,要不然別人可要看笑話了。」

    埋在他懷里的沈海寧根本不管別人會怎麼想,她只知道她的期盼終于可以實現了,雖然她也有失去,但她還是充滿感激。

    宋子寺低下頭,溫柔地吻去她頰上的淚珠,然後輕輕含住她小巧的耳垂,感受那柔軟的觸感。他手也在她的後背游移著,借由撫觸傳遞滿腔的愛意。

    沈海寧羞紅了臉,盡管他們已有多次的肌膚之親,但他總還是能令她臉紅心跳。

    突然,他在她的耳畔輕輕吹氣,惹得她輕聲嬌笑。

    她玫瑰花辦似的兩片紅唇如此誘人,宋子寺遂張口含住她的紅唇深深吸吮,以霸道且溫柔的方式品嘗她的香甜。他的手輕輕解開她胸前的扣子,在她雪白的肌膚上吹氣,然後烙下熱燙的吻。

    沈海寧一邊被他挑逗得心癢難耐,一邊卻又輕聲道︰「寺,這里是醫院……隨時都會有人進來的。」

    「我不在意……」他咬開她內衣的前扣,進攻她飽滿堅挺的蓓蕾,含住那粉紅的頂端,深深吸吮。

    「寺,醫生和護生隨時都有可能會進來的……」沈海寧喘吁吁地道,呼吸加快,心跳加速,她相信若這兒不是病房,他一定會當場要了她。

    宋子寺知道妻子的害羞,終于離開她的胸前,並體貼地為她扣上衣扣。他嘴角微揚,露出一抹迷人的笑,「現在就听你的,等回去後,你得好好補償我。」

    聞言,沈海寧只是嬌羞的一笑。

    「我愛你,寧兒。」宋子寺再度擁著她,在她額上輕輕一吻。

    「我也是。」偎在他懷中,她心中有著滿滿的感動。

    兩人緊緊地相擁,連有人進來也毫無所覺。

    「海寧,你醒了?」藍冰兒拗不過彥彥的要求,決定帶他來見海寧,沒想到她才一到,就看到海寧已經醒過來。

    「媽咪!」彥彥撲向他們。「爸爸!」

    兩個人這才抬起頭,疼惜地將兒子擁進懷里。

    此時任誰也不忍心打擾他們,這是個多美的畫面啊!

    「海寧,恭喜你。」藍冰兒衷心地說,這句話海寧也曾對她說過,現在她也祝福海寧。

    「冰兒……」沈海寧伸出手握住藍冰兒的手,兩個女人緊緊地握著對方的手,為彼此都能找到一生的幸福而感動。

    遍禮如期舉行,而且正如易震豐所說的,是場世紀婚禮。而全部的女性也都以羨慕的眼光看著兩位幸福美麗的新娘。

    彥彥開心地在雙親身旁跑著。

    「今天我們就回宋家大宅,回我們的家。」宋子寺溫柔地看著妻子。

    「嗯。回家。」沈海寧微笑地點頭。

    而另一對新人——易震豐跟藍冰兒這對歡喜冤家也終于有情人終成眷屬。

    「易震豐……」

    「冰兒,你該改口了吧,不要老是連名帶姓叫我,我現在是你老公了。」易震豐抗議地道。

    「那要怎麼叫?你教我好了。」

    「你看人家海寧叫子寺叫得多親密,你也可以喊我單名啊!」

    「單名?豐?」她懷疑地輕喊。

    「對,就是這樣。」

    「對你的頭啦,虧你想得出來,我看我干脆叫你瘋子算了。」藍冰兒在他胸口上用力一捶。

    「哦……冰兒,你要謀殺親夫嗎廠易震豐阻止她的攻擊。

    「易震豐!你找死!」

    有些人真的天生就沒女人味,唉!強求不得埃易震豐搖搖頭,他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啊!

    「是豐,豐……」易震豐不厭其煩地教她。

    「哼!我要去找海寧了。」藍冰兒想掙脫易震豐的擁抱

    「不行,你沒看人家他們一家三口多幸福,你去不是破壞畫面了」

    「可是……」

    易震豐搖搖頭,他發現宋子寺說得一點都沒錯,他老婆老是黏著海寧,兩個人好像連體嬰,難怪宋子寺會受不了

    「你就別過去了,等一下回家後再去找她不就好了。反正我們不是要去宋家住一晚嗎?」他安撫著她,因為他正強忍著帶她上床的沖動。

    「好吧!」藍冰兒勉強答應。

    當晚,兩個新郎倌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們的新婚之夜竟然是被擋在門外,不得其門而人。

    而房內呢,則是兩個女人大肆喝酒,慶祝結婚,還不時听到她們的嬌笑聲,而這對兩個男人而言無疑是個考驗,更是一大折磨。

    而彥彥呢?很幸運的,他成了當晚兩位新娘的「入幕之賓」,光明正大地躺在床上,受兩個女人的招待。

    宋子寺和易震豐只好自我安慰——沒辦法,好男人難為啊!一切全是他們自作自受,怨得了誰!

    反正來日方長,她們會知道誰才是真正的主人。

    《本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