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才女不能愛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才女不能愛 第十章

作者︰倪淨

    棒天中午,她清爽宜人的出現在衛得雍的公司,總機小姐一見到她,親切有禮地笑著。

    「總經理夫人。」

    「總經理在嗎?」

    「在。」總機小姐為她通報秘書,所以當江水然搭了電梯步出時,秘書小姐也是一臉笑意地迎接她。

    「總經理在開會,你要不要先進去他辦公室等?」

    江水然有些猶豫,不知自己這麼突來打擾,會不會造成衛得雍的困擾,她猜不透衛得雍的反應,以前他會興奮又期待她的出現,而現在她卻沒有把握了。

    「他很忙嗎?」

    秘書小姐連忙搖頭,「不會,我馬上通知總經理。」

    江水然進了衛得雍的辦公室,想了想後,她將餐盒置于茶幾上,走出辦公室,「我還是先走了。」

    「呃?」總經理都說十分鐘後馬上進辦公室,怎麼她馬上就要走了。

    「我只是拿午餐過來,你跟他說我回去了。」不等秘書答話,她已轉身進電梯,徒留下秘書小姐一臉錯愕。

    丙然十分鐘不到,就見衛得雍快步而來,「她人呢?」真沖進辦公室卻撲了個空,衛得雍又沖出來問秘書小姐,他的舉動教隨後而來的汪合司搖頭地走進他辦公室。

    「總經理夫人剛走了。」

    「走?去哪里?」她不是來見他的嗎?怎麼又走了?

    「她沒說。」

    失望之意在衛得雍臉上清晰可見,「她還有說什麼嗎?」秘書小姐搖頭,汪合司卻在這時喊他。

    「得雍!」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地喊人。

    衛得雍面無表情地轉身回自己辦公室,只見汪合司立于茶幾前,眼楮直盯著桌面。

    「你干嘛這麼盯著茶幾?」沒有多看好友,衛得雍坐在沙發上,百思不解為什麼江水然人來公司找他。

    「這是你要秘書買的飯盒?」飯盒上頭還有可愛的小貓圖形,不知是那家餐廳有如此新穎的服務,光是看了就有甜蜜感。

    「你忘了,我們等一下還約客戶一起吃飯,我的秘書不會這麼多此一舉。」

    「那這是什麼?」汪合司指著飯盒,「這不是你要秘書訂的飯盒嗎?還是有人這麼好心為你做午餐?」

    衛得雍一听,馬上快步走過去,一眼即認出那是江水然曾經為他送午餐時使用的餐盒。

    這代表什麼?一抹不自覺的笑在他臉上散開,而後是得意的大笑,「是水然幫我準備的。」

    一定不會有錯,除了她還有誰會用可愛的貓圖案,坑詔作地打開餐盒,里頭裝滿了他愛吃的家常菜,衛得雍心里很激動。

    「和好了?」汪合司一見好友如此激動模樣,多少明白兩人的關系有些撥雲見日之狀。

    「我去找她!」

    「你別走,下午還有會議,少了你我應付不了。」汪合司拉了拿著飯盒就要走人的衛得雍。

    想著下午的會議,衛得雍心里掙扎著,汪合司再開口,「放心,你老婆不會跑掉,都幫你做午餐了,你就在這里先把愛心飯盒吃完,下午會議結束,再回家見你心愛的老婆。」

    那天,直到下午會議結束,衛得雍臉上的笑沒有消失,這是一個多月來,頭一次他緊繃的臉上有了笑容,秘書松了一口氣,公司主管也松了一口氣,公司上上下下都為了他的笑而吐了口長長大氣,大家都以為脫離苦海了,一個多月的苦難日子終于要過去了。

    那天下午,江水然怎麼都沒想到,會在校門口見到衛得雍,「跟教授面談結束了?」

    「你怎麼來了?」

    「來接你下課。」

    當車子駛在路上時,江水然輕瞥了眼衛得雍,剛好被他瞧見,不覺地連忙收回視線,「要不要去逛逛?」

    「去哪里?」這樣的氣氛似乎只要她肯多用一點心,就可以發現衛得雍的真情付出。

    「哪里都好,只要你喜歡。」

    她想了想,最後決定,「我想回家。」

    衛得雍回看她一眼,以為她累了。

    誰知,江水然在回家路上,拉他去了超級市場,推著購物車,衛得雍完全是居家好男人模樣,西裝筆挺地他與購物車有些不搭,但他根本不在意那些,唯一在意的是正鎖眉地盯著蔬果菜區的江水然。

    「怎麼了?」

    「你明天中午想吃什麼?」她正在煩惱著他明天中午的菜色。

    衛得雍柔情地笑了,那是她許久不見的笑容,「都好,我不挑食。」衛得雍早忘了自己對食物的挑剔,只要是江水然為他準備的,要他生吃頭牛想必他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拿了蔬菜後她又去海鮮區逛了下,衛得雍一臉滿足地看著自己的妻子,縴細的身子還不見因懷孕而變形,看著她,心里有股沖動地想要給她一個吻,告訴她,自己有多愛她,若這是一場夢,他情願不要醒來。

    一直到付帳後,坐進車子里,江水然才發現衛得雍的傻笑,「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

    衛得雍沒有回話,只是伸出手定住她的後腦,輕柔地俯向她,緩緩地印上一個吻,含著她的唇,先是試探地吮著,而後加重吻地伸舌探入她口中,感受她甜美氣息,難以自持地一再加深這個吻,糾纏她的粉舌嬉戲,直至他結束這個吻時,兩人細喘地額頭相貼,更甚含住她的唇瓣直吮。

    江水然面對他突來的熱情有些措手不及,當衛得雍松開她時,羞紅的小臉低下地直咬下唇,不敢多看衛得雍一眼。

    當天夜里,她在衛得雍房里醒來,一旁的衛得雍並不在身邊,她羞怯輕巧導下床,找不到自己脫下的衣服,江水然只有圍著被單在衛得雍衣櫥里隨手拿了件襯衫套在身上,走出他的房間。

    以為他出去了,卻發現書房的燈是亮著,她听到里頭衛得雍說話的聲音,不想打擾他,江水然回到自己房間,換回自己的衣服後,走到樓下喝水。

    之前她總是因為害喜嘔吐而沒有胃口,今晚卻突然想吃宵夜,一個人在廚房里忙碌著,完全沒有听到有人下樓,直到衛得雍由後頭將她摟住,「怎麼醒了?」

    被突然這麼摟住,江水然有些吃驚,不過听到是衛得雍的聲音,她不覺地放松身子,「我肚子餓了。」

    衛得雍的唇抵在她耳際,輕笑地開口,「有胃口吃東西了?」她之前的食量小得像貓一樣,說不定家里的巧巧吃的都比她多。

    「我想煮粥。」說著她打算掙出他的懷抱。

    「我來。」

    「你不是在忙?」

    「忙得差不多了。」

    他不想讓江水然知道當自己忙完回到房間找不到她時,心里有多驚慌,直到發現她小小的身影在廚房里,一顆心才放下。

    衛得雍的手藝並不算好,她先前吃過他煮的粥,不過她還是听著他的話,安靜地坐在餐桌前看著他高大的身子為廚房里為她忙著煮宵夜。

    而後她安靜地吃著他準備的熱粥,衛得雍滿足的伸手將她長長的頭發給勾在耳後,見她細頸上有著自己晚上才印上的吻痕,情不自禁地又啄了下她的紅唇。

    這突來的動作教江水然緋紅了小臉,「你不要這樣。」她還不怎麼習慣他這麼親膩的舉動,所以連忙制止他想再偷親的舉動。

    「不要怎麼樣?」

    江水然不回話地再吃了口粥,而後放下手里的湯匙,「吃不下了?」見她點頭,衛得雍沒有多說什麼地拿過她的碗,三兩下即吃光她剩下的半碗粥。

    「得雍……。」

    「怎麼了?你不是不吃嗎?」衛得雍以為她又餓了,一臉無辜地看著她,並且又回望空了的碗。

    江水然笑了笑,而後她起身,卻被衛得雍給摟到懷里,將她置于自己腿上,輕語地問著,「發生什麼事了?」

    她不會無故改變,而且還為他準備了中餐,就連今晚在床上的熱情都顯示她的轉變,偏偏他猜不出是怎麼了。

    江水然坐在他腿上,任他雙手緊抱在自己的腰際,「沒有嗎?」那他一定在作夢。

    「今天的你很不一樣。」

    「你不喜歡?」

    「我想要知道為什麼?」

    江水然伸手玩弄他襯衫領口的扣子,「就是這樣。」

    「怎麼樣?」他不死心地繼續問,低頭吻了她白晰的耳朵,「跟我說好嗎?」心口處蕩起一波波的漣漪。

    「我以為你喜歡我,所以……。」

    「我喜歡你?」衛得雍想要抗議了,「水然,我想我不止喜歡你,我是很愛你,難道你還感覺不出來嗎?」

    听著他的愛意,江水然心里多少有些女人的得意及甜蜜,「可是你也愛外頭的女人。」

    「我沒有!」

    若是可以,他恨不得拿一切換取他曾對她的傷害。

    江水然回吻他的唇,在那里印下她的烙印,「你還會有其他女人嗎?」

    若是要她放下自己的心,她需要的是他的保證及承諾,因為她一點都不勇敢。

    「不會!」

    「你確定?」

    衛得雍可以確定,他的小妻子在吃醋,「你介意?」這個大發現教他心里多少挽回男人的自尊,起碼她不再是無所謂。

    江水然眼神一黯,「我介意,我介意所有你曾交往過的女人,可是我又不想要綁住你。」

    「你已經綁住我了,只是你還不知道。」

    沒有愛情經驗,江水然在感情上就像白紙,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也是她的丈夫,而她不知自己的媚力已教他失去抵抗能力。

    「你真的愛我嗎?」伸手捧住他的臉,好看的五官此時認真地看著她。

    「愛,我愛你。」衛得雍低頭在她耳邊說了些細語,教她紅了小臉地直拍他的胸膛。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

    「為什麼不可以,我們是夫妻,況且我還是個正常的男人,想要自己的妻子有什麼不對?」衛得雍愛煞她臉紅的樣子,卻又不得不為自己叫屈,渴望她的身子教他將她抱起身。

    「你要帶我去哪里?」

    「當然是回房間,好好地告訴你我有多愛你。」

    他眼中有著火熱的渴望,叫江水然馬上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小臉更是羞地縮在他懷里。

    抱著她上樓,小心地將她放在床上並且覆在她身上地低頭深深地吻了她,雙手則是熟練地解開她的衣服。

    「得雍?」

    「嗯?」此時她正動手脫下自己的襯衫,雙唇貪婪地在她頸間吮吻著,像是永遠都吻不夠般。

    伸手抵在他胸前,江水然試著阻止他的動作,「你明天還要上班。」

    「沒關系。」

    「你不會太累嗎?」江水然不經意地說著,哪知卻教衛得雍給重重地印個紅在她胸前,吃痛地她咬了下唇不解地想推開他。

    「你這麼不相信你老公的體力?」她的話有損他的男人的自尊,教他快速地解下所有的衣物,任兩人赤luo地相貼合。

    她眼里閃著不解,衛得雍只是在她耳邊低低地控訴她的話有打擊他的自尊,听得她羞澀地推著他略為沉重的身軀。

    「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要補償我,補償我這些日子來的孤單寂寞。」

    衛得雍得寸進尺地探索她的身子,想要勾起她的熱情,想起她懷孕的身子,不覺地更顯溫柔,怕傷了她。

    江水然想再開口,卻被他的吻給堵住,隨著他沉淪在柔情的欲火這中,對他的情感也在這時一點點一滴滴地溢出……。

    當衛得雍準備進入她身子時,江水然摟著他的頸間,小小聲地在他耳邊低語,「我愛你。」這是她第一次承認,也是她第一次開口對他說愛。

    她的話教衛得雍驚喜無比地以最深情的眸光與她相視,「我不準你反悔,是你親口說愛我的。」

    「我愛你。」再開口後,承受的是衛得雍進入她帶來的快感,隨著他起伏于這份感官的甜蜜,江水然這才發現,其實愛他,並不難,一點都不難。

    因為她發現,衛得雍要的其實不多,只不過是一份她給的愛。

    綁記

    六個月後。

    醫院產房外,衛得雍不安又焦急地坐在長椅上,雙眼盯著前頭的手術室,眉頭隨著時間過去而深鎖。

    「生孩子要這麼久嗎?」

    他不得不懷疑醫生的技術,看了看時間,江水然自陣痛到進產房都已經好幾個小時了。

    「不要急,女人生孩子本來就是慢慢來。」汪合司陪著好友坐在產房外,不同于衛得雍,他倒是十分輕松自在。

    「都進去這麼久了。」

    「再等一下。」除了這句話,汪合司不知還能說什麼,半夜被好友給吵醒,說是他老婆要生了,因為這樣,他省下睡眠時間趕到醫院,相較于上次的車禍意外,這一次兩人迎接的是個小生命的到來。

    「水然會不會有危險?」

    「你不要想太多。」

    自從江水然肯接受他的愛,衛得雍對妻子的疼惜及寵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誰能相信,那個曾經流連在花叢里的衛得雍成了居家好男人,專情又獨佔地將所有的愛給了他的唯一。

    衛得雍也知道好友是對的,先前產檢時,醫生都說了一切正常,不會有問題,但他就是擔心,怕有什麼萬一。

    「合司?」

    「嗯?」

    「我想一個孩子就夠了。」他突來的一句話教汪合司有些不解,「我不想要水然再承受生產的痛苦。」

    「那就不要讓她懷孕。」

    「我想我去結扎好了。」

    汪合司以為自己听錯了,瞠目結舌地瞪著好友,難以置信地問著,「你剛說什麼?」

    衛得雍自己都難以相信,他對江水然的愛竟然讓他說出結扎的話,難怪好友要吃驚了。

    「等水然生完後,我也動手術結扎。」

    「你確定?」

    「一個孩子就夠了。」衛得雍的話才說完,產房的門已經開啟。

    出來的是護士小姐,「請問江水然小姐的家屬?」

    「我就是。」衛得雍快步上前,「我太太怎麼了?」

    「母親平安,恭喜你生了小千金。」護士小姐笑著說,「你可以去嬰兒房看寶寶。」

    「那我太太呢?」

    「等一下她就會回病房,你不用擔心,她很好,只是生產耗去太多體力,目前睡著了。」護士小姐解釋著,一看就知道是頭一次當爸爸的人。

    堡士小姐走後,衛得雍臉上露出笑容,「恭喜。」汪合司拍了好友的肩,臉上也露出了喜悅的笑。

    衛得雍再回到江水然的病房時,都過了一個小時,汪合司看了寶寶後即回家,他則是坐在妻子的病床前。

    「得雍?」江水然還有些虛弱,「你去看女兒了嗎?」

    「她長得跟你很像。」

    「你喜歡嗎?」

    「謝謝你。」低頭吻了她的唇,大掌撫著她的小臉。

    「下一次我們再生個兒子,你說好不好?」

    「再生一個?」

    衛得雍記起先前跟好友說的話,「你確定?」生孩子那麼痛,她竟然馬上又想生第二個,教他感動的只想將她緊緊地摟在懷里。

    「不好嗎?」

    「我以為一個孩子就夠了。」

    「那太孤單了,我想要給女兒再添個伴。」江水然臉上有著幸福的笑,「好嗎?」

    衛得雍只是以吻代為回答,「我愛你,水然。」

    「我也愛你。」

    幸福原來是這麼簡單,只要勇敢地跨出那一步,幸福就在隨手可即的地方,她感謝好友顏芯芯的話,愛人其實很簡單,就是去有,愛一個她值得付出的男人。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