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宅女不出門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宅女不出門 第十章

作者︰倪淨

    下午,黑色跑車在路上行駛,東方略單手駕駛,另一手則是握住任奾奾的手。

    「你要帶我去哪里?」任奾奾看著街道問著。

    「百貨公司。」任奾奾轉頭看他一眼,「你要買東西?」

    「不是我,是你。」

    「我要買什麼東西?」她的表情更不解了。

    東方略指了指她的胸前,「你之前不是嫌我買的內衣不好看?現在我帶你自己來選。」聞言,任奾奾馬上紅了小臉,「我現在又沒抱怨。」反正都穿了這麼多天,她習慣了。

    「真的嗎?」東方略挑眉問,語氣里盡是諷侃取笑的意味。

    「那是因為我穿習慣某家內衣的品牌……」任奾奾還想再解釋,可她臉紅的可愛模樣,令東方略心動的在紅燈前,不顧大馬路上會不會被看到,側過瞼低頭就是一個火辣的吻。

    直到那吻結束,跑車里同時也響起高分貝的尖叫聲及男人得意的笑聲……

    百貨公司里,內衣專櫃在四樓,東方略握著任奾奾的手,牽著她搭手扶梯。

    兩個人的親密模樣,在旁人眼中就像對熱戀中的情侶。

    只是任奾奾卻有些害羞,想抽回手,「你干嘛一直牽著我的手?」東方略聳了下肩,改而十指交扣,「我牽喜歡的女生的手,有什麼不對?」簡單的一句話,雖然東方略沒有看她,可任奾奾還是看出他說出這句話時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喜歡的女生?是說她嗎?任奾奾邊想嘴角邊上揚地露出笑,然後不再抗拒地想抽回手,而是由著東方略緊握,那種手心傳來的溫熱感,教她安心。

    「你去那邊等我。」

    「為什麼?」當專櫃小姐請她試穿時,任奾奾有些害躁地臉紅,並且要求東方略避開。

    「這里都是女生。」

    「那又怎麼樣?」他一點都不在意。

    「人家會看。」

    「那就看。」

    「東方略!」她都臉紅了,他看不出來嗎?見她氣急敗壞的模樣,東方略這才低頭在她耳邊道︰「你的身子我都看過了。現在害羞會不會有點遲?」

    「你……」

    「哈哈……」東方略見她瞼更紅,心情一好,仰頭笑著,而本就好看的臉,因為笑容,更顯帥氣。

    「快進去換吧,我在外面等。」

    不情願的,任奾奾被專櫃小姐推進試衣間,只是她怎麼都沒想過,進內衣試穿間不過幾分鐘,當她再出來時,本是等在一旁的東方略卻不見人影了。

    「小姐,請問你有看到剛才陪我來的男生嗎?」內衣專櫃小姐指了指角落,「他好像去洗手間了。」見任奾奾手里拿著內衣,專櫃小姐親切的問︰「尺寸試穿還合適嗎?」

    「呃……還好。」

    「那要不要再試這一組?這是新到的款式……」專櫃小姐熱情的推薦,可任奾奾卻覺得有些窒息感,很久不再發作的昏眩感竟然又再度找上她。

    「小姐……」見她不回應,專櫃小姐抬頭看她。

    「我……」東方略在哪里?她的頭好痛……

    「小姐,你怎麼了?」專櫃小姐似乎也察覺她的異樣,緊張地問著。

    「我頭好昏……」整個地都在轉,任奾奾站不住地蹲下身子,手里的內衣也隨之掉落。

    「小姐、小姐……」

    東方略?他在哪里?怎麼會丟下她一個人呢?

    不要,她的頭好昏,誰來救救她?

    「不要……不要走……」帶著低喃,像是夢囈,任奾奾不住的說著。而站在床邊,看著妹妹憔悴的樣子,任浩揚拳頭握緊,忿怒的恨不得殺人。

    「大哥。奾奾好像作惡夢了。」任雲菲對失蹤了一個月,如今平安歸來的奾奾,很是心疼,寸步不離的守在床邊。

    「不會有事的,剛才醫生不是說了,她只是老毛病又犯了。」任浩揚走上前,溫柔的為妹妹撥開發絲,而後見妹妹像在低哺,他將頭傾近,想要听她說什麼,誰知,當他听到奾奾口中吐出的三個字時,臉色鐵青地咒罵。

    「該死!」

    「大哥,你這麼大聲,會吵到奾奾的。」任雲菲不滿的說。

    「雲菲,你看著奾奾,大哥出去一趟。」

    「大哥,為什麼?」東方略不敢相信,大哥竟然會這麼做,趁他進洗手間時,讓人擊昏自己,然後押他回別墅。

    當他再醒來時,雙手被捆住閣在床上,然後他看到大哥坐在自己眼前,溫和的眼神依舊,只是多了份責備。

    「奾奾不屬于你。」

    「她是我的!」

    「你還不知道錯嗎?」東方策語氣有些重,對弟弟的放肆感到不悅。

    「我沒有錯。」

    「沒有嗎?你擄走任奾奾沒有錯嗎?強佔人家清白,還沒有錯嗎?」「我……」

    「她已經回家了,而你,過幾天就跟我回日本。」

    「大哥!」他不能走,他不能丟下奾奾離開。

    「不管你有什麼理由,都要跟我走。」而他想在任浩揚消氣之前,不會再讓弟弟踏上台灣的土地。

    「我不能走,我要去見奾奾!」東方略掙扎著,想要掙開繩子,完全不理會被粗繩磨破的皮膚。

    「略!」

    「我要去見她!」好不容易,他們的關系有了進展,彼此的心結也少了,大哥為什麼要出現!

    「不行。」

    「大哥!」

    「你不怕被任浩揚殺了嗎?你忘了他曾說過什麼?如果你還想要命,就乖乖跟我回日本,不要再想任奾奾了。」

    「我辦不到!」向來狂傲放肆的人,突然被限制住行動,教東方略很是狼狽。

    「辦不到也要走!」東方策沒再多說,起身走向房門,「你自己好好想想,你要怎麼面對爸媽跟家族的長輩。」

    柏森將房門打開,東方策走了出去,而門外,威林恭敬的站著,等候大少爺的責罰。

    那天晚上。

    「奾奾,醒了嗎?」任雲菲見奾奾睜開眼,因為听到她的聲音而轉過頭來,她開心的流下眼淚。

    「大姐……」

    「你終于回來了,你差點嚇壞我們了……」.

    「我為什麼會在家里?」轉眼看了看自己的房間,很熟悉,卻也有些陌生,而她再望了望四周,卻不再看到熟悉的身影。

    「你昏倒了,被人送去醫院,我跟大哥趕到時,你正在打點滴,然後我們就帶你回家了。」听完,任奾奾沒出聲,只是安靜地又閉上眼楮。

    「奾奾?」

    「大姐,我好累。」原來夢醒了,而她當初的願望也實現了,她真的回家了。只是,她為什麼沒有一點開心的感覺?她不是一直想要回家嗎?

    「好,你睡一下,大姐不吵你。」任雲菲關上燈光,安靜地坐在地上,陪著妹妹。

    幾天後,任奾奾的精神好多了,頭昏的情況也好轉。

    只是她常一個人在房里發呆,若有所思的盯著窗外。

    「大哥,那件事怎麼辦?」

    任雲菲敲門走進書房,見平時坐在辦公桌前的大哥今晚卻意外的坐在沙發上喝酒。

    她走過去,坐在大哥身邊並且拿走大哥手中的杯子,卻被大哥給抱進懷里,「我真該親手殺了那家伙。」

    要不是東方策的動作更快,他真的會這麼做。

    那天他到別墅去時,直沖進東方略房間,見他雙手被綁住,發狠地拳頭直揍,像是要他的命似的。

    只是他沒有要了他的命,在柏森跟威森的阻止下,東方略雖然被打得傷勢嚴重,卻還活著。

    「該死!」

    「可是奾奾懷孕的事怎麼辦?總不能一直瞞著她。」從任奾奾被送到醫院,她跟大哥趕到時,醫生就告訴他們,奾奾懷孕了。而這個消息,至今他們還不敢讓奾奾知道。

    「拿掉,我會安排手術。」

    「大哥!」那是條小生命,怎麼能這麼殘忍。

    「奾奾才十八歲,難道你要她未婚懷孕當個未婚媽媽?」

    「可是…」

    「沒有可是,過幾天等奾奾的身體再好些,我就請人安排時間。」

    「可是奾奾這些晚,都會不自覺的喊著東方略的名字,好像很想見他……」

    「住口!」任浩揚松開手,再為奾奾己倒了杯酒,並且一口飲盡。

    「如果奾奾真的喜歡上東方略,我們不應該阻止。」更何況他們還有寶寶了。

    「東方略那家伙我還不了解嗎?他可是放浪的壞男人,女人一個接著一個,你以為他會甘心守著奾奾一個人嗎?況且他明天就要回日本了,他跟奾奾從此不相往來,不會再有交集了。」「說不定東方略也愛奾奾。」

    「那他只能認了,因為我不會同意他跟奾奾在一起。」

    「……」任雲菲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知道大哥一切都是為了奾奾好。

    「拿掉孩子的事我已經決定,以後別再說了。」書房里,安靜的兩人各有心事,卻沒發現,書房門半掩,而門外一道嬌小的身影正捂著嘴,不敢置信地盯著自己仍舊平坦的小腹。

    她有寶寶了?這是真的嗎?

    大哥怎麼可以那麼殘忍,竟然要拿掉她的寶寶……東方略呢?他真的要回日本了嗎?

    桃園中正機場

    大清早,任奾奾背著大哥,偷偷地拿著零用錢,躡手躡腳地跑出去,她在路上攔了輛計程車,然後一路坐車來到機場。

    她不知道東方略是搭哪個班機的,也不知道他幾點會來,所以她傻傻的站在機場的大門口等。

    雖然是大清早,但天氣卻有些涼,因為走得太急,忘了穿外套的任奾奾只能縮著身子。

    不知道等了多久,腳酸的她索性蹲在大門口,眼楮不住地往四周看去。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

    可是她就是想再見東方略一面,她還記得他牽著自己的手,說自己是他喜歡的女生時的心動感覺。

    她也不懂,他為什麼要馬上回日本?是因為游戲結束了嗎?所以他要走?想到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任奾奾眼眶泛紅,難過的直想哭。

    她本來是很討厭他的,可是她卻還是喜歡上他……

    「如果他真的走了,怎麼辦?」蹲在地上,雙手抱膝,任奾奾盯著地板自己問自己,「坯是他根本沒有喜歡我,那怎麼辦?」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等的人卻還遲遲沒有出現。任奾奾心里的不安也逐漸在擴大,最後她告訴自己,如果東方略不愛她,那她決定不提寶寶的事,就當是她一個人的秘密,可是如果……如果他是愛她的……

    「大少爺,起飛的時間快到了。」

    東方策點頭,並且朝威林開口︰「你告訴柏森,我們走了。」為了安撫任浩揚的情緒,東方策讓保鏢柏森留下來。

    「好的。」威林看了眼大少爺身邊的二少爺,只見他面無表情地坐著。

    那天任浩揚留下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手上的粗繩早被大少爺解開,但二少爺卻沒再想過逃走,也沒再提起奾奾小姐,似乎一切都成了過去……

    威林嘆了口氣,無能為力地朝大門口走去,柏森的車子還停在哪里。

    「奾奾小姐?」威林以為自己看錯了,眼前的人不會是奾奾小姐吧。

    可那熟悉的嬌小身影,那頭及腰的長發,威林認為自己不會看錯,所以他上前喊了聲。

    任奾奾本是低頭,蹲在地上想心事,沒想到會听到威林的叫聲,教她連忙抬頭,「威林?」「奾奾小姐,你怎麼會在這里?」見她只穿著單薄的洋裝,威林連忙將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幫她披上。

    「威林,東方略人呢?」任奾奾驚喜的看著威林,才想站起來,卻因為蹲太久,腳都麻了。

    「好痛……」

    「有沒有怎麼樣?」威林趕緊上前扶她。

    「東方略呢?他在哪里?」她想再見他一面。威林若有所思地看著她,似乎很訝異她的話,「你想見二少爺?」

    「嗯。他人呢?是不是還在台灣?大哥說他會搭今天的班機離開,我一大早就偷溜出來在這里等,可是我等好久了,都沒有看到他。」

    「你一大早就來了?」現在都近中午,那她不就在這里等了大半天?

    「我怕他走嘛。」任奾奾紅著眼眶說,「大哥不讓我見他。大哥說,他很花心,不是真心……」

    「奾奾小姐,別哭了,我馬上帶你去找二少爺。」威林見她哭,心疼的連忙扶著她,走進機場大廳。

    「他在這里?」

    「是的,二少爺還在台灣。」

    那個人就是東方略?

    不是,那個人不是,她認識的東方略是個狂傲不霸的男人,不是眼前這個毫無生氣的男人。

    他的臉怎麼了?為什麼貼上繃帶?一小步一小步,任奾奾走向他,然後她在他面前一步遠的地方停下來。

    「你真的要回日本了嗎?」帶著哭腔哽咽的話由任奾奾的口中吐出。

    當東方略發呆的同時,他以為自己听錯了,猛地抬頭,只見他思念的人兒就站在自己眼前。

    「奾奾……」

    「東方略是大混蛋!」任奾奾槌著他的肩,氣他竟然想一聲不響的走了。

    「奾奾,真的是你?」東方略有點不敢置信,以為自己眼花,直到雙手摟住那熟悉的腰身,看著她哭紅的臉,東方略才相信,她真的在自己眼前。

    「你是大混蛋!」

    「是,我是大混蛋,我不該丟下你一個人在百化具公司……」想到大哥說她那時老毛病發作,昏倒時的情景,他就難受得直想發狂。

    「那你都知道不可以丟下我,怎麼可以又要回日本?」

    「我以為你不要我。」

    是啊,他憑什麼要她喜歡自己,他那麼壞,對她做了那麼多不好的事,他根本不敢奢望她會回到自己身邊。

    「誰說的,我又沒有說?」她掉著眼淚,生氣的邊擦邊說,「我又沒有說……」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該一個人走。」東方略安慰著說,心疼的將她抱進懷里,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哄著。

    「你本來就不好了……竟然自己想要走,害我還覺得自己有一點點喜歡你。」

    「只有一點點喜歡?」他不相信一點點的喜歡會讓她跑到這里找人,但他不在意,只要她喜歡他就好。

    「本來就是一點點。」

    「好,一點點,是我喜歡你比較多,是我,這樣可以了嗎?」「嗯……」

    「別哭了,這里這麼多人,人家會笑你。」

    「才不會!」

    「好好好,不會。」東方略全由著她,眼里的笑意及那份深情教人看得動容。

    任奾奾邊哭邊看他,「我跟你說哦,你不可以不要我。」

    「嗯。我知道。」他笑。

    「你知道嗎?我肚子里有寶寶了……」

    「什麼?」東方略被嚇得不輕,俊臉楞得發傻,直盯著她的肚子,「你有寶寶了?」這才想到,自己根本沒做任何防備措施,她怎麼可能不懷孕?

    「對啊,大哥說不可以生下來,可是我不要拿掉我們的寶寶……」想到大哥的殘忍,任奾奾又忍不住要哭了。

    「任浩揚要你拿掉孩子?」這一吼,教一些旅客都側目.「他敢!」

    「大哥說你不要我,而且你很花心,你不會只跟我在一起,你一定還會喜歡上別的女生。」

    「我不會!」東方略為自己反駁,低吼︰「從我兩年前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歡你,才會一路追到台灣,誰說我還要其它女人?我沒有!」

    「可是大哥不相信?」

    「走,跟我去見你大哥!」東方略這口氣真是咽不下,一定要找任浩揚問個清楚。

    「不要……大哥會生氣。」任奾奾害怕地直搖頭,她是偷跑出來的。「我一大早就跑出來,大哥知道了會很生氣。」

    「一大早?」東方略心疼的問︰「是不是等很久了?」

    「對啊,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又怕回去被大哥罵。」

    「傻瓜,有我在,誰敢罵我愛的女人?」東方略額頭貼上她的額頭,溫柔的承諾︰「只要有我在,沒人敢欺負你。」

    「真的嗎?」

    「真的。」兩人你一句我一句,那甜蜜的對話教一旁的東方策只有苦笑的份,看來弟弟這回,是真的戀愛了,而且是愛上一個只有十八歲的小丫頭。

    可那又如何,只要那是真愛,又有何妨?

    「大少爺,班機要起飛了。」威林雖關心二少爺跟奾奾小姐的事,不過還是很注意起飛時間。

    「算了,不回日本了。」

    「大少爺?」

    「等一下直接去任家,我想他們兩人的事,還是要先解決。」東方策看了下身邊熱吻起來的兩人,朝威林聳了聳肩。

    而他相信,接下來要面對的會更棘手,似乎可以想象任浩揚發飆的樣子。

    如果是他,也不放心將疼愛的妹妹交給個浪子,怎麼說,還是擔心……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