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悱皇戲蝶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悱皇戲蝶 第九章

作者︰倪淨

    台灣魅居

    辦艷安靜地躺在床上,看上去像是睡著了。紅靈輕巧地走近床邊,眼眶時布滿淚水,忍不住地滴落臉頰。

    辦艷瘦了,臉色也不好看。

    「艷?」床上的人果然有反應了,只是紅靈感到一絲不對勁。

    「唔……」紅艷眼楮睜開了,可是為什麼沒認出她?

    不可能,她並沒有多大的改變啊!為什麼?

    辦靈握住胳艷伸來的手,並且再喊了一聲︰「艷,是我啊,我是靈!」她們一同生活了十幾年,早該熟悉彼此了。

    注意到紅艷原本的掙扎已停止,臉上有一絲不置信,紅靈趕緊放開手。

    「靈?」紅艷用手摸索紅靈的位置。

    「是我,我是靈。」紅靈當下馬上捉住那雙漫無目標的手,眼淚滑落得更凶。

    「你的眼楮……」紅艷看不見了,那一場重擊傷了她的腦神經,間接壓迫到她的視覺神經,以至于讓她失明……

    「我看不見了。」紅艷淡淡地說出紅靈的猜測。

    「怎麼會!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是義父嗎?」為什麼要這麼折磨紅艷,難道她們受的苦還不夠?

    「靈……」那時義父明知殺悱皇是件不可能的任務,明知這會要了紅靈的命,他還是強迫紅靈去完成。

    「你不會有事的。」悱皇說得沒有錯,紅艷的情況確實不樂觀。

    「是嗎?」紅艷清楚自己的身子,恐怕是好不了了,她淡笑地搖頭。

    「你一定會好的。」紅靈不想失去她,她是她這一生僅有的朋友,她們一起長大,比親姐妹還親。

    「我自己的身體我很清楚,你不要安慰我了。」紅艷反握住胳靈的手,一雙無焦距的眼楮望著紅靈,說出她的遭遇——

    §§§

    「你說什麼?!」

    「那天你任務失敗後,義父憤怒地拿我出氣。」紅艷發顫著身子,那個回憶令她恐懼不堪。

    「不要說了!桂再說了,把它忘掉。」哀傷的淚水滑落紅靈的臉頰,她完全不知道紅艷竟受到義父如此不人道的折磨。

    「不要去找他,他會傷害你。」她擔心紅靈會去找義父,拼命拉住胳靈的手,「陪我,我們好久沒見面了,陪我好嗎?」她寧願紅靈陪她走完最後的時間。

    「好,我陪你,你先不要激動。」扶紅艷躺回床上後,兩人的手還是依依不舍地不肯放開。

    「你要答應我,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去找義父。」她擔心紅靈會是第二個自己,犧牲她一個人就夠了。

    「艷,你不再說話了,先休息。」紅艷的臉色都白了,一點血色都沒有,連呼吸都變得緩慢,像是隨時要停止一般。

    咬著下唇,紅靈不讓自己哭出聲,她不要紅艷察覺她的難過。

    辦艷從以前就十分信任紅靈,因為紅靈總是小心地保護她,這次暗殺悱皇的任務原本義父是要她去,但紅靈卻自願要去,因為紅靈明白這是場生死之搏。

    只是誰能猜到,最後沒命的那個人竟然是紅艷!

    這時,門被人打開,有個人出現在房門口。

    「她該休息了。」眼前的人紅靈相當眼熟卻不認識他,但紅艷馬上認出聲音。

    「魅森,是你嗎?」這些日子都是魅森在照顧她,連她這條命都是他救回的,真正算來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是我。」魅森無視紅靈的防備,筆直地朝她們走來,一雙手小心溫柔地握住胳艷打著點滴的手,心疼她細瘦的手腕被針孔扎得瘀青。

    「你就是紅艷日思夜念的人?」魅森在紅靈來到魅居後,還沒和他打過照面。

    「謝謝你照顧她。」讓她還能見上紅艷一面。

    「我是醫生,救人本來就是我的責任。」

    「靈,不要走,再陪我好嗎?」紅艷握著她的手不願放開。

    「好,我不走,我留在這里。」

    §§§

    直到紅艷睡著,她的手還是不肯松開紅靈的手,悱皇站在一旁,試著說服紅靈先回房睡一下。

    「不行,她醒來會找不到我。」她答應要陪紅艷的。

    「你已經忙了一整晚,魅森會照顧她。」悱皇想要扯開她們交握的雙手,奈何紅靈不肯。

    「雲,讓我多陪陪她,我覺得她快離我而去了。」紅艷的生命已到了盡頭,似乎是為了見她才撐這麼久。

    「傻瓜。」悱皇吻去她臉上的淚水,坐在床旁的椅子上,並抱著她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那麼我陪你。」脆弱的紅靈此時需要他的扶持。

    「雲,我愛你,請你不要離開我。」這是紅靈首次明白表達她的感情,听得悱皇心泛不舍。

    「我怎麼會離開你呢?不要亂想了。」

    §§§

    一個禮拜後,紅艷離開了,她離開紅靈,連最後一次手術都等不到。

    「不!這不是真的,你們一定看錯了!」明明還好好的,她們還聊著天,怎麼可能說走就走了?!

    所有人都為紅靈感到難過,可事實讓他們不得不接受。辦了紅艷的後事,紅靈整天落寞地關在房里,怎麼都不肯走出房間一步。

    為了要使紅靈快快回復心情,悱皇這天抱了歐陽霓霓回房。

    辦靈原本看著窗外的目光被小女孩的笑聲給吸引住,她看悱皇溫柔地抱著小女孩,力道拿捏得恰到好處,而小女孩則是放心地躺在他懷里好不開心,可見他是愛孩子的。

    若是他自己有孩子的話,那他一定是個極為疼愛孩子的父親,會給他們很多很多的愛……

    「給阿姨抱抱好嗎?」悱皇沒有給她時間說不,直接將小女孩放入她懷里。

    「我不會……」她沒抱過孩子,更不會抱,也從不知道抱孩子的感覺是什麼。

    可小女孩馬上自動的環抱住她,賴著她不肯離開。

    「看來,霓霓很喜歡你。」歐陽霓霓的小手摸著紅靈的長發,雖抓痛了她,但她一點都不在意。

    「不行,霓霓,姨會痛痛。」倒是悱皇不舍得地松開霓霓的小手,讓紅發的長發獲得自由。

    彬許是霓霓的功勞,她的心情開朗了許多,魅皇及葛宇坭也樂得將女兒給她照顧;悱皇則是全力投入捉拿那個傷害紅靈、又害死紅艷的男人,他發誓一定要他償命!

    §§§

    坐在魅居的花園里,紅靈和葛宇妮聊著天。這里是葛宇妮最愛的地方,女兒霓霓也愛在這里玩,雖然不能走到外頭,但陽光還是能照射進來。

    「累不累?」連著幾天,紅靈都滿腹心事,常陷入沉思中,葛宇妮多少明白她在想念紅艷。

    「還好。」悱皇這幾晚只是輕擁她入眠。

    「我就知道你在這里!」葛宇妮一听那聲音,馬上笑著轉頭。只見魅影抱著歐陽霓霓朝她們走來。

    「這位是……」魅影這幾天陪魅風外出處理公司的問題,以至于還不曉得悱皇人已來了,所以沒見過紅靈。

    「她叫紅靈,是行雲帶她來的。」葛宇妮的話才說完,魅影的身子已倒退了好幾步。

    「你是說悱皇來魅居了?」該死,這麼天大的事,竟沒人知會她一下,真是不夠義氣。

    「嗯,他和霄在大廳談事情。」魅影放下歐陽霓霓,任由她在園子里玩。

    「你是悱皇帶來的女人?」悱皇從沒帶女人來過魅居,就連他自己的悱居也是。

    魅影直接的問話讓紅姬為不知該如何回答她。

    「沒關系,不是就好。你要是愛上那個人,那眼淚就流不完了。」憑他在女人堆里的魅力,他並不打算結婚,也不打算安定下來,他只是隨性地游戲情感。

    「魅影,你別說得這麼夸張,人家紅靈會誤會。」葛宇妮心細地注意到紅靈不甚自然的臉色,恐是在意魅影的話。

    「難不成,難不成她真是……」魅影兩眼瞪得比銅鈴還大,不敢置信盯著眼前的美人,「怎麼可能?」

    「魅影!你小心別被行雲听到了。」

    「紅靈,你生氣我這麼說嗎?」魅影怎麼說也是個女人,多少明白女人的心事。

    「沒關系,我不介意。」

    §§§

    悱皇在忙什麼她不曉得,不過她有種感覺,悱皇在躲她,他刻意避開她。

    有時見到她,他也只是淡淡地凝視她,眼光不與她接觸,只是打量她的身子。

    「紅靈!」怎麼可能?她竟以為自己听到蘇紫浣的聲音了,看著霓霓玩著她心愛的積木,紅靈的手在她小臉上輕輕地撫著。

    「紅靈,我是紫浣啊!」這一次她很清楚地听到蘇紫浣的聲音,也听到霓霓開心地叫著。

    她轉身發現蘇紫浣就站在房門口。」紫浣,真的是你?」

    「當然是我羅。」

    「你怎麼來的?」

    「敖帶我來的,因為他說主人跟她丈夫也要回台灣一趟,所以他們四位門皇都要在台灣迎接她。」

    「是-冷族-的領導者嗎?」她曾听義父提過。

    嗯,就是她。」對了,行雲呢?」

    「他不在。」紅靈的眼神在提到悱皇時顯得黯淡。

    「不在?」這回蘇紫浣在紅靈臉上沒發現那抹光芒,因此她猜測他們之間也許出了問題。

    「紅靈,關于紅艷的事你不要太傷心了。」蘇紫浣听老公提過,所以她安慰著紅靈。

    「嗯。」

    「我告訴你,另外一個門皇——炎皇,他今天也會來,到時候你就可以見到他的另一半。」

    §§§

    丙然如蘇紫浣說的,這天晚上四大門皇全部聚集在魅居,而他們的另一半也各坐在一旁但紅靈卻不以為自己該出席這個餐會。

    悱皇的態度還是很冷淡,她雖然坐在他身邊,但他們從頭至尾沒有開**談過。

    所有人都看得出悱皇的轉變,但他們只是淡笑地忽視這一切,並熱絡地和紅靈聊著。

    對紅靈來說,這次的餐會很痛苦,她食不知味地吃著眼前的食物。

    「紅靈,你怎麼了?我看你臉色不是很好。」葛宇妮細心地發覺她的異樣。

    「嗯,我有些頭疼。」她想先離開。

    悱皇被她的回答給弄擰了眉,「要不要請人看一看?」

    「不用了,我想先回去休息一下。」悱皇則是不贊同地搖頭,「我帶人去找魅森吧。」

    「沒關系,我回房休息就好了。」她趕緊起身,對悱皇的好意她有說不出的難過。沒等悱皇反應,她就先走了。

    「看吧。都是你不理會她的結果。」葛宇妮開口數落他,而他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明明就喜歡人家,卻又故意不理人家,要是我早跑了。」蘇紫浣不罵不痛快,趁有人撐腰也跟進。

    「女人真是可憐,都二十一世紀了還要看男人臉色。」段凌紗雖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可是見到剛才那沉悶的氣氛,她多少也猜得出。

    「喂,你們別再落井下石了。」人家悱皇是體貼,哪里曉得會弄成這個下常

    「那是他活該。」話不吐不快,幾個女人的口水都快要淹死在場的男人了,而他們也只能以無辜的眼神望向悱皇。

    悱後丟下一群人,轉身朝他房間走去,他想他們需要時間好好地談一談。

    §§§

    辦靈沒料到悱皇隨皇也進來房間,並且刻意將房門給鎖上。

    他不理會紅靈眼中的防備,強橫地將她抱個滿懷。

    「放開我……」紅靈對他突如其來的舉動萬般不解,他怎麼能如此待她?一會兒熱情如火,一會兒冷如冰山,她心中承受不了這麼兩極化的差距。

    「不放!」他霸氣地朝她潔白的頸項進攻,打算融化她武裝的冷漠。

    「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要你,要得發狂了。」

    「你不要騙我,也不用再安慰我,我有眼楮,不會看不出來。」明明急著擺脫她,何必說得這麼好听呢?

    「那是因為我想給你時間恢復,我怕你還不能接受紅艷的死,所以我才會避開你,我怕我會情不自禁地想要你,你懂吧嗎?」他內心這份煎熬今天終于忍不住了。

    「你說的是真的?」她不曉得他的用心良苦,還這麼說他——「你……」

    「當然說真的,難道你感覺不出我對你的熱情嗎?讓兩人下半身緊緊貼合,他火熱的悸動明顯地抵住她,清楚地告訴她。

    不浪費時間,悱皇直接吻上她的唇,挑逗她潛伏的**,令她不能自已地在他身上融化……

    §§§

    激情過後,悱皇摟著她輕靠在自己胸前,下巴抵著她的額頭,很深情地道出他的愛意。

    「你一定是騙我的,我是名殺手,是曾經要殺你的人。」在听完悱皇的真情告白後,紅靈再也克制不住的滑落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珍珠,怎麼都止不祝

    「但是你沒有,不是嗎?」

    「我……」是的,她沒有,或許是在第一眼見到他後,她就被他吸引住,一切的反抗只是要自己別迷失在他的游戲里。

    「相信我,等回到悱居後,我們就結婚。」悱皇的話引來她的驚懼。

    「結婚?」他真要和她結婚,她不是在作夢?」

    「嗯,我想要生個小娃娃,可以像你,也可以像我,只要是我們的孩子我都愛。」

    §§§

    「冷族」的主人——冷凝及她的夫婿終于回到台灣了。

    四大門皇也忠心地在大門口迎接她的歸來,這是冷凝結婚後第一次回台灣。而紅靈也是第一次見到她。

    當一部火紅色保時捷跑車停在魅居大門口時,四大門皇都笑了,四個人彼此對望了一眼,發現尾隨在跑車之後的還有一輛黑色轎車。

    在眾人的期盼下,跑車的門緩緩打開,走出來的女人一身性感的邊身及膝裙,完全顯露出美好同體的曲線;長及腰的黑發任意地結個麻花辮,整個背部展示在陽光下;高挑的身材、修長的雙腿……眾人都看呆了。

    在她轉過身時,四大門皇立刻走向前。

    「好久不見了,主人。」四人輪流將她摟進懷里,還在她臉頰邊印個吻。

    而冷凝細致唯美的臉蛋上展露出迷人的笑靨,「我好想你們。」眼前這四個男人,是她一生的守護者,佇立他們中間,她顯得十分嬌校

    「你老公確定不下車嗎?」炎皇對即將走進魅居的冷凝暗示。

    那輛車明明是閻宇堂的愛車,卻遲遲不見他露臉。

    「別理他。」冷凝一想到丈夫的態度,語氣不免重些。

    「不會又吵架了吧?」沙皇寵溺地問。

    「我連跟他吵都懶。」黑色轎車的車門倏地被人打開,閻宇堂沒理會眾人的眼光,直接走到妻子身邊,將魅皇及悱皇的手給扯下,並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老婆身上。

    「喂,閻宇堂,你干什麼?」冷凝見他如此甩開門皇的手,心中怒火更炙。

    「除了我以外,不準你跟別的男人走在一起!」更別提還摟著她的腰!

    「他們是我的兄長、是我的親人,你憑什麼不準!」閻宇堂的霸道從第一次見面到結婚後完全沒有改變。

    「我是你的丈夫!」她似乎沒有搞懂這一點。

    「那又怎麼樣?」冷凝還故意投向沙皇的懷里,一臉得意的看著老公。

    「凝,你這樣不太好吧?」沙皇低聲地告訴她,誰都看得出來閻宇堂已是怒火攻心了,她還是不要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好。

    「不要理他。」

    「凝,你好歹听听他的話嘛!」悱皇可不能接受自己的老婆如此待他。

    「你的意思是,他這麼管我是對的羅?」冷凝一臉委屈,看得悱皇馬上改口︰「不管怎麼說,他是你丈夫。」

    「那他就不要管我這麼多?」

    「你為什麼老和我唱反調?」

    「那是你太大男人了,我這麼穿有什麼不對嗎?」這件衣服可是她最愛的一件,沒想到他竟將衣服批評得一無是處。

    「有哪個丈夫會準許自己的老婆穿得如此暴露,還大方地供人觀賞?」閻宇堂是個專制獨裁的男人,他的世界以他為天,那樣尊貴的出生養成他後天的霸氣,沒人能說他有錯,錯只錯在他是閻家後代。

    四大門皇則是淡笑地先行進屋去,還支開所有人。對于閻宇堂的難處他們都能感同身受,那絕對不過分,只是愛妻子多了一點,才會這麼霸道。

    「哪沒有,他們就不像你……」當冷凝準備拿四大門皇當炮灰時,發現四周一個人都沒有,只剩下和她大眼瞪小眼的丈夫。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閻宇堂感激四大門皇的用心,一把摟過妻子,「別跟我生氣了,你知道我只是因為太愛你。」

    「你的愛未免太霸道了吧?」冷凝甜蜜地投入丈夫的懷中,她當然知道自己有時是任性了些,可從她懷孕到現在,他已管得她快透不過氣來了。

    §§§

    辦靈的義父在被悱皇找到之前,已先遭另一批人馬給擊斃,得到消息後,她並沒有感到特別的歡喜,紅艷若是地下有知她會安息了,只是誰都換不回紅艷了。

    「怎麼了?」結婚後,悱皇除了處理組織及公司的事外,大部分時間都陪在她身邊。

    「我好像做了一場夢。」坐在秋千上,她回憶起小時候困苦的生活,為了不讓義父生氣,她每天不斷地練習。在那樣的生活里,她不以為往後還會有幸福。只是當她遇上悱皇後,她的人生改變了,如今她是他這一生最愛的女人,他的愛讓她不再恐懼,現在她正享受著丈夫給她的幸福婚姻。

    「我也像做了一場夢。」站在妻子的背後,悱皇輕推著秋千。

    「對了,靈,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

    「什麼事?」听他的口氣,好像是一件大事。

    「我本來打算使你先懷孕,然後讓你一輩子都跟在我身邊,不過好像沒成功。」難怪他不給她避孕藥。

    辦靈回過頭笑著,「是嗎?」

    「你不生氣?」

    「我也要告訴你一件事。」她試著深呼吸一次。

    「其實我一直都在服用避孕藥。」

    「什麼?」悱皇大叫。

    「原來這樣礙…」悱皇氣得將她抱起,「你這女人!我還一直擔心是不是我有問題,否則怎麼會都沒有消息。」害他還頻頻問悱決,要他好好地檢查自己的身體,哪里曉得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哇……哈……哈……你不要這樣,我還有一件事還沒說……」紅靈略帶神秘的將嘴抵在耳邊。

    「好,先饒你一回,說吧。」他想听听她究竟還有什麼事瞞著他。

    「你要當爸爸了。」紅靈有些害羞地垂下臉,這是不久前悱決替她檢查出來的。

    「真的?!」悱皇欣喜若狂,恨不得告訴所有人,他要當爸爸了。

    「可惡,那你還敢坐秋千!」若一個不小心摔下來後,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明年的這個時候,他們就能帶著自己的孩子坐在秋千上玩了。

    END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