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狂獅霸愛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狂獅霸愛 第九章

作者︰倪淨

    只是真正的問題並沒有解決,而且還鬧得更大。

    奕玟擅自來到唐家,直接找上唐雲飛的父母。

    "你就是奕玟小姐嗎?"唐雲山看著眼前的艷麗女子。

    "是的。"奕玟為了要給唐雲飛的父母留下好印象,她很有禮貌的應答。"伯父、伯母,你們一定要替我作主。"她今天是有備而來,怎能空手而歸呢!

    看著眼前的女子,又听她說是兒子在英國的情人,兩老真是驚訝不已。

    他們不願相信,可事實就擺在眼前,要不信都難。

    "奕玟小姐,有什麼事你盡管說,我們不是不明理的人。"一等落座後,唐雲山即開口道。

    "是啊,你有什麼問題就直說,我們會給你個合理的解決。"雖不知兒子這五年在英國是怎麼過的,可到底是自己的兒子。

    "雲飛必須跟我結婚。"她的話讓唐家夫婦瞪大眼,不過他們還是讓她繼續說下去︰"是雲飛自己許下的承諾,他說他會照顧我的,並且還信誓旦旦的說他永遠都不會拋下我不管。"

    "雲飛真這麼說?"這孩子怎麼能這麼胡涂,都有了思爾還敢對別的女人下這種保證。

    "是他親口對我說的,所以你們一定要替我作主,我不能沒有他。"或許一切就是這麼湊巧吧,唐雲飛歡天喜地的帶白思爾及女兒白穎回家,沒想到竟會讓白思爾听到這段話。

    可想而知她心中作何感想,那雙滿是受到傷害的眼眸直直地望入他眼中。

    "雲飛,你們回來了?"唐家夫婦沒想到思爾也一起來了。"思爾,怎麼了?進來啊!"白思爾只是盯著屋里的女子看,為她的話感到心痛。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這個女人說雲飛要娶她為妻,雲飛不是說要和自己結婚的嗎?而且他們連女兒都有了。

    "媽咪。"白穎也看得出媽媽的異樣,直伸手要她抱。

    "穎穎乖,爸爸在這里。"唐雲飛安撫女兒略顯恐懼的心,卻無法馬上撫平思爾所受的創傷。

    "雲飛!你去哪里了?人家看不到你好害怕哦。"奕玟不理會眾人的目光,特別是白思爾,她還故意拉起唐雲飛的臂膀,一臉的沉醉。

    "奕玟,你不要再這麼任性了。"唐雲飛再也受不了了,甩開她的手要安慰思爾。"思爾,你先听我說。"

    白思爾退了一步,有意地避開他的踫觸,連女兒都搶抱回懷里。

    "好,我讓你說,我會給你機會的。"她或許不夠成熟,但這五年來她學會了堅強白穎則是緊抱住母親,不明白地看著他們。

    "雲飛,你明明就許過承諾,你不能食言。"奕玟也豁出去了。

    "你說吧,我在听。"天啊,難不成她這五年的等待全成空,原來他在英國早有了新歡,難怪他不回台灣,甚至連電話都少了。

    "沒錯,我是說過,但那是有原因的。"唐雲飛不耐的對奕玟吼道。

    "夠了,這就夠了,我明白了。"白思爾聞言,悲傷地轉身想走,卻被唐雲飛給拉住,"思爾,你還沒听完。"

    "答案很明顯了不是嗎?人家都陪你回台灣了,你也親口許下承諾,難不成你要反悔?"她只能說是自己傻,她以為雲飛的心不會改變,哪里知道全天下的男人都是一個樣。

    "思爾,別這樣對我!"唐雲飛悲傷的看著她。

    但白思爾的眼中已沒有了情,她慎然一笑,"原來我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女兒姓白不姓唐,我並沒有自取其辱。"

    "思爾……"唐家夫婦舍不得地想上前安慰她,在他們心中白思爾才是媳婦的唯一人選,這個半途跑出來的女人他們是怎麼都不會承認的。

    "我走,以後也不用再見。"忍住淚水,她抱著女兒就要離開。

    "爸爸,我們不是打勾勾了嗎?"白穎難過地哭了,母親的哀傷直接傳染給她,幼小的心靈似乎有些明白,他們要分開了。她好不容易才有個爸爸的,她不要!

    "穎穎乖,我們回家了。"

    "思爾,你真不能听我說嗎?"唐雲飛擋住她的去路,神色悲傷不已的凝視著她。

    "不用再多說了,我已經夠明白了!"算他們無緣吧!

    "伯父、伯母,我走了。"

    "思爾……"

    一切都挽不回了,她心中僅存的一點希望在這一刻全部破滅……

    白思爾走後,唐雲飛才壓抑下傷痛,所有的怒氣即將爆發。"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傷害她?難道你不知道思爾對我有多重要嗎?"

    "我愛你,其他的我不管。"奕玟只想能永遠和唐雲飛在一起。

    "可是我不愛你,我也不可能會娶你。"唐雲飛決定今天當著父母的面要把話說清楚,他並沒有對不起思爾。

    "你說什麼?"奕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唐雲飛竟敢說出這樣的話。

    "我這一生只會娶白思爾為妻,任何人都不可能。

    "那我怎麼辦?是你親口答應哥哥的,你不能反悔。"奕玟終于看出唐雲飛之前的沉默是忍讓,真到他心中的白思爾出現,他的忍讓不願再持續。

    "我只說會照顧你,但我並沒有說要娶你,那是兩回事。"

    "是,我就是這麼想的。"奕襟死了我們心中都難過,可我不會因為奕襟的死放棄思爾,那是永遠不可能的。我會照顧你、疼愛你,可那僅止于朋友關系,你一直都知道我心中只有思爾一個人,為什麼還要如此執迷不悟呢?"原來唐雲飛之所以會答應要照顧奕玟,是因為她是他大學一個好友的妹妹,三年前他和朋友開車外出,可沒想到卻出了車禍,而奕謀在死前唯一不放心的人就是他的妹妹。

    沒有親人的奕家兄妹,全憑著自己的能力而生活,奕襟更是他去英國後最好的朋友,所以為了能讓奕襟安心地離去,他答應會照顧奕玟。而三年來奕玟卻錯將友情當成愛情,直以他的女友自居。一開始他擔心她的心情,所以沒有多加反駁,也因此如今才會傷害了他最不想傷害的人。

    "不!不是這樣的!"奕玟有些不能承受地頻頻後退,最後跌坐在沙發上。

    "我只當你是妹妹,所以我照顧你、疼愛你,可並不表示我要放棄我的所愛。"唐雲飛最後沉痛地說︰"我只是想要為你哥哥多做些事,讓他走得更安心。"說完,他不顧一臉蒼白的奕玟,轉身沖出家門。

    唐家夫婦滿意地看著兒子,他們沒有想錯,雲飛怎麼可能拋下思爾,他不能沒有思爾的。現在問題都說開了,他們只能安慰奕玟。

    白思爾一回到家,唐雲飛也尾隨而至,卻被她給鎖在門外,任他如何喊叫都沒有用。

    "雲飛?是雲飛嗎?"唐雲飛听到熟悉的聲音,回過身只見白家祥就在他身後,"是我,白叔,我回來了。"白家祥沒有多問他為何被反鎖在門外,因事情的經過唐雲山剛才已在電話中和他說清楚,他相信雲飛這孩子,所以沒有多問的開門讓他進去。

    "進來吧!有話里面說。"

    "謝謝白叔。"唐雲飛一進門,馬上沖至白思爾房門前,"思爾,我沒有變心,我愛的是你,請你相信我。"但里頭並沒有回應。

    "思爾……"白家祥見這樣不是辦法,只得上前敲門,"思爾,開門。"他不想讓他們因誤會而分開,好不容易人才回來,就該好好地談一談。

    他話才說完,白思爾真的開了門,只是她的目光不願和唐雲飛有所接觸。

    "思爾……"唐雲飛想踫她卻被她撥開,可見這次她真是傷透心了。

    "思爾,先好好談一談,不要讓後悔陪你過一輩子。"白家祥抱著白穎,"我們先出去一趟,一個鐘頭後再回來,你們好好聊聊。"說著,他轉身就走。

    一直等到白家祥出門後,唐雲飛才開口︰"奕玟只是友人托付的妹妹,我只當她是妹妹,沒有其他的意思。"他邊說邊朝她走近。

    白思爾卻是不領情地退了一步,"若真是如此,為何她會跟你回台灣?還說你要娶她?"見她戒備的神情,唐雲飛沒有再前進。

    "因為她已經沒有親人,她的哥哥在一場車禍中死了,而我是那場車禍僥悻存活的人,在她哥哥死前我答應他會好好照顧奕玟。"

    "車禍?你出了車禍?"白思爾著急地問,擔憂的表情早已表露無遺。

    "不礙事,都過去了。"唐雲飛再走近一小步,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思爾,相信我,我只愛你。"唐雲飛伸出手靠近她,眼中的深情不變白思爾沉默不語的站著,沒有回應他的動作,卻也沒有避開。

    唐雲飛將她抱滿懷,"原諒我,請你原諒我。"

    罷開始白思爾還稍稍有些掙扎,最後還是摟住他,輕聲地哭了起來。

    "我們結婚好嗎?"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正式擁有她們,碩士文憑他已拿到,而且他也打算正式接掌聖皇高中。

    白思爾紅了臉,害羞地低下臉,"那個還不急。"

    "不行,我等不及了,女兒都這麼大了,我要她冠上唐家的姓,而且我要給你一個名分,我要你成為唐太太。"他溫柔又多情的眼眸透著對她的愛戀,熾熱迷人,和當年那個要她的男孩閃著同樣的光芒。

    是的,他還是她的唐雲飛,他並沒有改變。

    "我愛你。"多年後,這句話還是不變,而他握著她的那雙手還是一樣有力,帶給她溫暖及安全。

    ***

    唐雲飛回國後,多少受到眾人的責罵及調侃,特別是杜文綺。

    "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呢!真是太可惜了,我好多朋友都想要認識思爾呢。"她故意這麼說的。

    唐雲飛則緊摟著白思爾,"想都別想,叫你的朋友閃遠一點,我唐雲飛的老婆他們連踫都不許踫。"他的獨估及霸道還是沒變。

    "還好是思爾要你,換作是別人早嫁人了。"杜文綺生氣地罵著,一想到他剛回國鬧的事情就更有氣。

    "真是狠心,去了五年連一次都沒有回來過,害得思爾傷心不已;回國後又馬上惹得她傷心流淚,你真是罪過。"文舒康也多少有些不滿,但語氣中滿是笑意。

    "我也不好受,還好都已經過去了,但是錯過了女兒的成長,這是我最大的損失。"也是他離開台灣五年的代價,雖然思爾替穎穎拍了不少照片,可那讓他更是傷心。

    "打算什麼時候結婚?"文舒康問他們。

    "一個禮拜後。"他們所有一切從簡,不過辦起來卻是隆重不已,畢竟唐家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能太草率。

    "那恭喜你們了。"說話同時,文舒康看向杜文綺,他想他的作戰還有得等呢!

    "思爾,你真要嫁給他嗎?他丟下你去英國五年,差點有了新的女朋友,你真不後悔?"杜文綺真是不讓唐雲飛痛苦她不甘心。

    "杜文綺,你少開金口沒人當你啞巴,我可以大聲地告訴思爾,我從來都沒有女人,只有她,我愛的也只有她,誰都不能代替她。"就算有女人誘惑他,他還是不為所動,因為她們都不是思爾。

    "看不出你還真是清心寡欲啊!"而他的話多少讓杜文綺有些動容,不再刻意刁難他。

    最後,杜文綺還真心祝福思爾,恭喜她找到好歸宿,而且還是那個她深愛多年的男人。

    唐雲飛和白思爾正為即將舉行的婚禮忙碌時,奕玟約了白思爾單獨見面。

    "我要回英國了。"這個決定是她想了好久才做下的決定,那里畢竟是她生長的地方,不管怎樣都比台灣好。

    "你確定嗎?其實你可以留下來的,我不介意。"白思爾已多少能感受奕玟想估有唐雲飛的心態,那就像是依賴哥哥還在她身邊的溫暖感覺。

    "嗯,我已經決定了,你不用留我。"不知怎麼的,奕玟反倒覺得心情愉快,三年多來她似乎每逃詡過得不快樂,總是擔心唐雲飛有一天會離開她,可現在她不再那麼想了。

    唐雲飛不是哥哥,哥哥已經離開她了,而她必須要學會獨自一人好好地活下去,不再依賴他人。

    "我先祝福你,雲飛真的是個很出色的男人,我相信你們會過得幸福。"

    "謝謝你。"兩個女人不再為一個男人爭吵時,反倒能心平氣和地聊著天。

    "那你會來參加我們的結婚典禮嗎?"

    "看看吧。"奕玟還是有些在意,畢竟那段感情花了她三年多的時間。

    一個禮拜後一場溫馨浪漫的結婚典禮正式展開,白思爾是個漂亮出色的新娘,而唐雲飛更是俊挺逼人的新郎,他們的小龔童是唐穎,從這一刻起,她不再從母姓了。

    許多他們高中時期的朋友都來了,來為這一對恩愛有加的新人祝福,最高興的莫過于兩家的長輩;他們終于了了心中最大的願望,讓他們的下一代結合在一起。

    雖然中間過程有些不太盡如人意,可他們還是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而不久後唐雲飛則要接手聖皇高中的代理校長一職,他可算是年紀最輕的代理校長。

    唯一的遺憾是奕玟沒能來台灣參加他們的婚禮,白思爾一直想好好認識她,並且像妹妹般的疼愛她,可她並沒有再出現。

    唐雲飛倒是不以為意,還為她高興。"離開也好,就讓她去過她自己的生活,說不定哪天還會見面也說不定。"

    "嗯。"

    當宴客結束,他們回到唐家後,新房早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而唐穎也被人給帶走,留給他們單獨相處的空間。

    "累不累?"唐雲飛體貼地替她褪去身上的禮服。

    "還好。"其實她昨晚一整晚根本都沒有合眼,緊張得睡不著。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洗個澡。"看著唐雲飛赤luo的上身,她的臉還是不能自己的羞紅,這是她五年來第一次再見到他的赤luo,他變得更為結實性感。

    半晌,她像是睡著了般,隱約中模糊的听到雲飛的輕喊聲。

    "思爾,要不要洗個澡?"他身上只圍條浴巾,健碩的身材一覽無遺,他傾身靠向她,霎時,他那特有的男性氣息竄入她鼻中,讓她有些頭暈目眩。

    "好。"低下眼簾,她只著內衣褲走進浴室,而唐雲飛已預先幫她放好水,她放松心情地泡在浴缸里。

    一直到她發現水已有些轉涼時,她才趕緊起身穿上了浴袍,發現浴袍下擺直直垂落至地面,才知道這浴袍原來是雲飛的,而過大的浴袍讓她更顯嬌媚。

    當她步出浴室時,房間的燈光已被雲飛轉暗,暈黃的光線透露些許暖昧的氣氛。她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邊,發現雲飛已睡著,這才打算轉身去換睡衣;可她才一轉身,馬上被人給摟回床上,而後被雲飛給壓在身下。

    "你沒有睡著?"

    "我怎麼可能睡得著!"他聲音中帶著濃濃的渴望,而壓在她身上的身體竟然已赤luo。

    "你沒穿衣服?"她驚得用手想要推開他,卻被他的手給抓住,壓制在頭頂。

    "今晚我們都不需要衣服,只要彼此火熱的身軀。"如此明白的暗示,白思爾哪里會听不明白,她有些害羞地偏過頭唐雲飛沒再說話,他脫下她身上的浴袍,讓兩人之間不再有東西阻隔,完全感受到彼此的體熱……

    今晚的新婚之夜,唐雲飛在要了她幾回後,才終于放開她,將她摟進懷中,依偎著她沉沉入睡。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