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初問相思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初問相思 第九章

作者︰倪淨

    當他離開于子芯的房間來到客廳,方如凌也正好在那里等他。

    「沈奕,我要你給我一個交代。」憑她的姿色,哪里沒男人要她,而她偏偏愛上眼前這個無心之人。

    「如凌,我們解除婚約吧!」他想與于子芯重新開始,忘掉那份契約,忘掉所有的傷害痛苦。

    才剛下來的他,一出口就是這麼火辣的開頭,震得方如凌幾乎坐不住地跳起身來。

    「你說什麼?」他竟敢這麼對她,在她舍棄所有愛慕者,追著他來到台灣,得到的竟是這種答案。

    「我不可能跟你結婚。」

    再開口,方如凌狠狠地想朝他揮巴掌,卻被沈奕給擋住。

    「我們之間根本沒發生任何事,除了那份婚約,你一項都沒損失。」和于子芯相比較,方如凌無權動手打人。

    「你說什麼?」不能相信他絕情的話,方如凌氣得想扭回手腕。

    「放開我!」長這麼大,還沒有人敢給她這般的侮辱,只有他——沈奕。

    「關于婚約的事,我會跟我的父母說,我們就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此時他的心中只有于子芯。想著她正一個人獨自承受痛苦,心,也不自覺地跟著難受著。

    「為了她?」指了指樓上,方如凌很明白沈奕的心全朝向那個女入。自己根本挽不回。

    可是她又試想,打從他們認識至今,自己可曾真的擁有過沈奕!?還是一切只是她在幻想。在沈奕眼中,完全沒有她。

    「為了她。」

    ☆☆☆

    愣了好一會兒,方如凌才回過神,仔細地想著那三個字。「沈奕,你欺人太甚了!」咽不下這口氣,方如凌越過他,快步地沖向樓上。

    「如凌!」當沈奕發現,想拉住她時,方如凌早已爬上樓梯,朝于子芯的房間走去。

    罷才管家已向她說明,于子芯和沈奕並沒有同房,她的房間在沈奕的隔壁。所以她馬上找到于子芯的房間,扭動門把想進入。

    「開門!」她用力拍打門板,火氣也跟著高漲。

    尾隨她而來的沈奕,見方如凌被鎖在門外,心中掠起一股不祥預感。

    「子芯,開門!」推開方如凌,他直拍打房門。

    可不管他多用力地拍打,多大聲地喊她,里頭還是沒有人回應。

    方如凌似乎也察覺到他的異樣,緊張地問他︰「她怎麼了?」開始的火氣這時也沒了,只剩下擔憂。

    「去跟管家要鑰匙!」

    他高大的身體用力撞擊房門,卻無奈地撞不開。

    被他這舉動嚇著的方如凌,連忙下樓,在樓梯轉角處時,正好遇上管家。

    「方小姐,發生什麼事了?」她一听到吵鬧聲,以為發生了事,而今又听見少爺的吼叫聲,更是擔心地想上樓一探究竟。

    「快!拿她房間的鑰匙!」

    「誰?」被她的話給搞得一頭霧水的管家納悶著。

    「那個女人,沈奕的女人!」這個時候她也不禁承認,她確實是沈奕的女人。一個會令他變容、令他擔心、令他眷戀的女人。

    這場感情,她真是輸了。

    避家一听方如凌的話,又急忙地下樓,當她拿鑰匙上樓時,沈奕已將門給撞開。

    「少爺,于小姐怎麼了?」

    房間內,並沒有于子芯的蹤影,沈奕揪緊心頭走向浴室。

    「管家,她會不會是……自殺?」一想到這里,方如凌更是害怕地縮了縮身子。

    避家還來不及回答,沈奕的悲吼聲已說明了一切。

    ☆☆☆

    浴室里,于子芯昏倒在地磚上,手腕處流出鮮血,地上也滿是鮮紅的熱血。

    「子芯!」

    她怎麼可以這麼做!?竟然想要以死來離開他。

    不!他不準,他不準于子芯離開他。

    「少爺?啊!于小姐……」管家也被眼前的事給嚇住。

    方如凌更是哭著。她沒有要她死的意思,只是愛情本來就有爭奪。她想要得到心愛的人,所以希望她受傷罷了,但她怎麼都沒想到于子芯會自殺。

    「快,叫司機幫我備車!快去!」沈奕抱起她的身子,起身朝門外急跑,而管家已早地一步拿著車鑰匙等候。

    當沈奕將于子芯送至醫院時,昏迷的她臉色更是蒼白。

    方如凌陪他一起,希望自己能夠多少幫一點忙。

    當醫生在幫于子芯急救時,方如凌緩緩地走到沈奕身旁,「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害她自殺……」

    「我不怪你,是我害她的。」若不是他的強求,今天又怎麼會造成這樣的局面。

    「我回去後會跟爸爸要求解除婚約,算是我的彌補。」並且期望于子芯能夠活下來。

    罷才那觸目驚心的一幕她不想再去回想,而沈奕身上還殘留著于子芯流下的鮮血,如此醒目。

    「謝謝你!」他現在最想要的是于子芯能活過來,讓他們的愛能夠延續。

    ☆☆☆

    坐在病床邊,沈奕感謝地落淚了。當醫生要求為于子芯進行輸血時,他馬上要求用他的血。

    經檢查符合後,躺在于子芯身邊,看著自己的血逐漸傳入她體內。

    就這樣,在他捐了一袋血之後,于子芯總算是救回來了。只是醫生要再為她追蹤,確定已脫離危險期。

    「子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于子芯教他完全動容。

    躺在病床上,一臉蒼白的她,繼續沉睡著,對于他的呼喚完全沒有回應。

    若是他早點開口說出他的愛意,她也不會險些離開他。望著她,輕輕地撫過她的臉,希望子芯能再給他一次機會,讓他們能夠有機會重新來過。

    方如凌已經離開。在得知她無事後,就回沈家要管家準備些東西,並且告訴沈奕她將直接離開。

    「若她真是你最後的港灣,那我自願退出。」

    「如凌,該說抱歉的人是我。」

    「不,你只要好好對她,真心地愛她,給她幸福那就夠了。」

    「我會的。」

    ☆☆☆

    再看著她,輕輕地在她耳邊告訴她︰「子芯,我愛你。」吻了吻她無血色的唇瓣,珍惜地將她樓進懷里。

    彬許是老天保佑吧!于子芯很快地脫離危險期,同時隔天就清醒了。

    「為什麼要救我?」那聲音冷淡的教他心疼。

    「我不準你死!」都活過來了,還敢說要死,他絕不答應。

    沒有看向他的于子芯,將目光調向窗外,輕輕地說著︰「那樣不是很好嗎?」起碼她可以不再受苦。

    「傻瓜,你以為我真的要你以死來離開我!?」苦澀地笑著,或許老天爺是讓她活了,可並沒有告訴她——他愛她。

    那般遙遠又有距離的臉龐,帶著無謂的淡笑「我已經沒有辦法可想了。」不能害到表哥,又不能讓舅媽恨她,最好的方法就是傷害她自己。

    「你還想要離開我?」帶著試探的口氣問著,一心想要她給的是否定的答案。

    可能是這個問話吸引她的思緒,于子芯輕輕地將頭轉向他「你願意讓我離開嗎?」

    那張小臉上有著期盼,有著對自由的渴望。

    「若是你想要走,我不勉強你。」

    想了好一會兒,目光緊緊地盯在他臉上。最後伸出手,輕輕地撫上他的臉,感覺胡渣刺痛她的手心。

    「那就讓我走吧!」

    他們之間真的不適合,她早就有所覺悟了。

    「可以嗎?」見沈奕不語的唇瓣,她又問了。

    「能再讓我抱你一次嗎?」他想要好好記住她柔軟的身子。

    于子芯沉默了一會兒,將手臂展開向他,緩緩地落入他懷中,感受他帶來的暖意及熟悉的心跳聲。

    「我答應給你自由。」

    于子芯落淚了,封閉的心在這時綻開了,她明白這一切都會過去。

    ☆☆☆

    在她出院時,沈奕帶她回家,而她則是安靜地立于一旁。

    「我可以走了嗎?」當她穿上當初她帶來的那件短洋裝,將錢放在皮包里,問著一直在房里陪她的沈奕。

    「嗯」

    看了看她住了一個多月的房間,有些不舍地轉身離去。

    「我已經解除婚約了。」突然,沈奕開口說道。

    突來的話語直敲進她心房里,那顆打開後沒再關上的心扉受到沖擊。

    「希望你能夠找到一個適合你的女人。」唯今只能這麼說了。

    沈奕來到她身邊「我已經找到了。」

    于子芯含笑帶淚地看他。「那你要好好珍惜她,別再惹她傷心。」她這個過客將要走了,兩人不再有牽連。

    「太遲了。」

    「若是你真愛她,那什麼都不會太遲。」

    「你不想知道她是誰嗎?」

    她搖頭。「我們之間已經沒有關系了。」所以他的事她不想再知道,否則又是傷心。

    「我愛的人是于子芯,那個被我定下一生的女人。」在她不肯給他機會的同時,沈奕只有先行開口。

    「不是!」

    他怎麼會愛她?僵住的身子不敢回頭,生怕這只是她的幻想。

    「是!我愛你,否則我為什麼要志雲帶我去江家,為什麼要三番兩次地與你糾纏,全是因為我愛你。」

    「你在騙我……」等她要走了,才這麼說,故意要她走不成。

    「不,我沒騙你,只要你肯回過頭來看我,你就知道了。」

    淚水侵佔她的眼眶,在她臉上滑落,心中不停地要自己別相信,那都是假的,沈奕怎麼可能會愛她。

    可是多情的心,還不能忘情于他,所以她轉過身來。

    當兩人對望時,沈奕溫柔地笑著向她說︰「我愛你!子芯。」

    那眼中沒有欺瞞,也沒有虛假,真誠的情感直逼她而來。

    「你愛我?」那個遙不可及的沈奕,他說愛她。

    「我愛你。」一步步地走向她,最後在她眼前一步遠的地方停下,張開手臂。「你還願意為我留下來嗎?」

    「你沒有騙我?」

    他搖頭。

    跨出步伐,將手抵在他肩上。「沒有其他女人?」

    「只有你。」

    為她的接受,沈奕緊緊地將她樓進懷中,這輩子不打算再放開她了。

    「你呢?」

    「什麼?」

    「愛我不愛?」

    此時的她根本無法言語,只能以點頭來代表。

    兩人在房里,忘情地擁吻,熱情地想將心中的愛意表達給對方。

    ☆☆☆

    「為什麼不讓我踫你?」

    這天,沈奕研究所畢業後的一晚,于子芯拒絕他的求愛。

    窩在他懷中,于子芯甜蜜地嘟著嘴︰「除非你答應動手術。」

    沈奕腦中那血塊總是讓他痛苦,好幾次要他動手術的要求被拒絕後,今晚她打算付諸行動。

    「子芯……你明明知道它不礙事。」

    「它讓我擔心你,又讓你痛苦。不管如何,你要動手術將它拿掉。」這是她的堅持,而且沈家人也將這項重任委托給她,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答應。

    「若是我不去呢?」偷吻她的頸項,惹來她的拒絕。

    「那你就永遠不能踫我!」她不信這樣沈奕還會堅持。

    「什麼?」

    「去嘛!醫生說沒有生命危險。」

    看著心愛的她這麼央求著,沈奕除了說好,又能說什麼呢?

    「那有什麼獎給我?」伸手進棉被里,來回地**她的身子。

    于子芯翻身至他身上,吻住他的唇。「手術完成後我們就結婚。」

    為了這個理由,沈奕怎麼都要請醫生為他手術。

    求了好幾次婚,于子芯總是以笑帶過,現在好不容易她自己開口,怎麼也不能錯過。

    「明天跟我到醫院報到。」

    于子芯為他的答應再給他一個吻,並且讓他給壓至身下。「為了接下來好幾天不能踫你,是不是該先補償我?」

    即將展開的旖旎**在房里開始著,于子芯完全融入沈奕的要求,並且主動地挑起更多欲火……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