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心折霸夫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心折霸夫 第九章

作者︰倪淨

    沈舞的離去對整個炎派而言是件大新聞,特別是當所有的人都為了這場歸禮而歸來時,只曉得新娘不見了,而新郎呢,則是天天像是要把日本給翻了似地四處找人。

    「炎日怎麼會變這樣?」

    炎娘這趟回來,很是不可置信地發現那個本是意氣風發、高高在上,從不放下身段的炎日早已不復存在。除了她之外,另外幾個姐妹也會在這幾天陸續回來,到時她們的吃驚恐怕會不下于她。

    炎娘的話教炎仁及炎月也只能搖頭,他們從沒想過在沈舞離開後,炎日會有如此大的轉變。

    他們原本是氣怒炎日,都是因為他的高傲才會讓他失去沈舞,可是現在卻又希望沈舞能儘早回到炎日的身邊,否則他們不曉得炎日是不是會就這樣毀了?

    「新娘不見了,他能好到哪里去!」

    「為什麼?」炎娘怎麼都想不通,沈舞不是最愛炎日了嗎?她一直都想要待在炎日的身邊,這在她們之間早就已經不是個秘密了,怎麼她會突然在結婚前夕離開呢?

    「炎日的性子真是會壞了他的幸福,只知道要把心愛的東西捉在手中,卻不懂得珍惜。」

    「那怎麼辦?就這麼看他繼續瘋下去?」她怕炎日還沒完蛋,炎日的母親倒是會成為第一個倒下的人,連她才回來三天不到,就看不下去了!

    「能怎麼辦?我們根本就不曉得小舞的去向。」

    「怎麼可能?」炎娘只覺得炎月在開玩笑,「憑炎派,有找不到的人?」日本就這麼點兒大,以炎派的勢力,不可能會找不出沈舞的住處,除非是有人不願意幫忙。

    炎娘很直接地看向炎仁,這裡除了他之外,沒有人有這個資格了。

    「大哥,你為什麼不伸出援手?」

    難道大哥真要看炎日這麼苦悶,而且還讓沈舞在外頭流浪,若是遇上什麼事,那怎麼辦?誰能承擔呢?

    炎仁被這麼一問,才開口說道︰「若不這麼做,炎日哪能知道愛一個人的滋味。」他為了炎日的事,被淨兒給整整忽略了一個禮拜。

    「都變成這副德行了,炎日肯定是已經瞭解,你為什麼還是不出聲?」

    「炎娘,你不用擔心,炎仁怎麼可能會不出聲,只是他將人藏起來了。」炎月直接地道出炎仁的秘密。

    「什麼?大哥,你怎麼可以這樣,若是炎日知道了,他肯定會殺人。」就她對炎日的瞭解,那不無可能。

    炎仁只是澹笑,在他看來,炎日不會,因為他此時唯一想要的是沈舞回到他的身邊。

    「那小舞人在哪里?我想要見她。」她想要看看沈舞,都好久不見了,特別是經過這樣的事,她相信沈舞會走,肯定是炎日讓她受了委屈。

    就這樣,在炎仁的同意下,炎娘見到了沈舞。

    「小舞?」

    那個背向她面對著窗外的嬌小身子讓她一眼就認出是沈舞。

    離開炎派這麼久,除了示淨及炎仁外,還沒有人來過這裡,所以沈舞很訝異會有其他人知道。

    在沈舞轉過身時,就見到一名熟悉的女子在她眼前,就她所知,能擁有那媚豔外貌的只有一人。

    「炎娘?」

    那是炎娘才有的風情,她的美足以令男人瘋狂,這是炎日曾經說過的話,她永遠都記得。

    「我以為你忘了我了。」炎娘走近,很開心地將她摟在懷中,跟她比起來,沈舞很是嬌小。

    沈舞搖頭笑了,她怎麼可能忘了自己的家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看你。」而且來看看她是不是想知道炎日的消息?

    沈舞收起笑容後,繼續看向窗外,外頭似乎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她。

    「在看什麼?」

    「沒什麼。」

    「炎日幾乎要瘋了,你知道嗎?」炎娘直接開門見山地說。

    沈舞因為炎娘的話而頓了一下身子,同時也將目光轉回炎娘身上。

    「他怎麼了?」炎仁不是告訴她,炎日很好,只是很忙嗎?

    「他不能沒有你。」早已習慣沈舞的炎日,在失去沈舞後,幾乎快沒有任何的感覺了。

    沈舞只是沉默,她不願意去回應這樣的話,因為她知道,炎日會習慣她的離去的,而現在她只等著離開日本。

    「你不相信?」

    「他會習慣的。」

    「不會的,失去你他怎麼都不會習慣,因為他已經愛你很深了。」不愛小舞,炎日不會這麼地虐待自己。

    「我……」

    為什麼每個人都在告訴她,炎日是愛她的,可是她卻怎麼都感受不到。

    「去看看他,你就會知道,炎日病了,炎日快瘋了,他會崩潰的。」若是他再找不到小舞,他一定會活不下去。

    「炎日怎麼了?」

    「他在自毀。」

    「為什麼?」

    「因為你不在他身邊,他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個向來高傲的炎日已經變了。

    「怎麼會?」

    「去看看他,你就會知道了。」

    「我……」

    「若是你不願意,別讓他見到你就好了。」炎娘一再地想要說服沈舞,因為她真的看不下去了!

    是嗎?去看他,這樣真的好嗎?可是她真的很害怕,那份愛他的心並沒有停止。

    沈舞習慣性地想撫向她的手鍊,而後才想起,自己早已將它取下,再也沒有手鍊了……

    那是炎日嗎?

    那個憔悴的人真的是他嗎?

    為什麼會這樣?怎麼跟炎仁說的不同?他一點兒都不好,那模樣像是好久沒有睡了,她不過離開一陣子罷了,怎麼他就變得這麼多。

    「看到了嗎?」炎娘隨著她,她要沈舞自己決定,是要放任炎日這麼自毀,還是要回到炎日的身邊,不讓炎日再受苦。

    「我……」她不捨地紅了眼眶,可是她還是沒有走出那一步。

    「為什麼不走上前?只要讓他看到你,那麼你就會知道他愛你有多深了!」

    沈舞只是盯著炎日看,而後在他走進房間後,她才敢跨出一步。

    「炎日。」輕聲地喊著他的名字,她這才告訴自己,她也好想他,好想好想。

    「去找他吧!他在等你。」炎娘給了她勇氣,而且炎娘相信炎派還是會有一場歸禮,而炎日和沈舞一定會是幸福的一對。

    沈舞輕輕地開啟了那扇門,她的心忐忑不安,不知道炎日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他會生氣她的不告而別嗎?還是他根本不在乎?猶豫了一會兒,最後她還是進去了。

    當門一開,沈舞只聞到一股濃烈的酒味撲鼻而來,她從沒見過炎日這麼放縱自己沉溺于酒液裡。

    躺在床上的炎日像是睡著了,走近一看,才知他是醉了,一旁的空酒瓶說明他喝了不少酒。

    輕緩地坐在炎日身邊,靜靜地看著他有些憔悴的面貌,雙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他的臉龐,來回摩挲著。

    清醒後的他,會溫柔地訴說著他的愛嗎?還是繼續保持沉默?

    不管炎日說什麼,她都不在乎了,她只想待在他身邊,那才是她想要的,而她也會努力讓他愛上自己。

    他寬厚的胸膛教她忍不住地想依靠,就像以前那樣地帶給她安全感。她緩緩地躺在他身邊,還來不及靠向他懷裡,人早已被睡夢中的炎日給圈住往他懷中帶,這是他的習慣,也是她的習慣。

    因為這樣的小動作,她安心地露出笑意,並且也有了睡意,隨著他平穩的呼吸及心跳,她也跟著入睡了。

    她想小睡一下,等醒來再告訴炎日,她不走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兩人就這麼相擁沉睡著,直到……

    炎日因為頭痛而皺眉,伸手想要按摩自己的太陽穴減輕那疼痛,卻發現他的手臂無法抬起,連他想要翻身都不能。

    這樣的發現教剛醒來的他不敢馬上睜開眼,因為他怕自己是在夢中,伸手探去,一頭烏  的長髮,那是他熟悉的觸感,還有他熟悉的氣息。

    為此他驚訝地張大眼楮,轉頭一看,他思念多時的可人兒正睡得極為香甜地枕在他胸前,信任地全身貼向他。

    炎日實在無法置信,顫抖地伸出手,想確定這不是個夢,她不會消失。

    當他的手觸及她滑嫩的臉蛋時,忍不住地將她緊緊摟向自己,生怕一個不留意,她又要 走了。

    小舞,他的小舞又回來了,就在他懷裡,手中的真實觸感是騙不了人的。

    「唔……」突來的力道讓沈舞不適地扭動了幾下,而臉上似乎又多了一絲絲發癢、像羽毛般的踫觸,她因此好奇地睜開迷蒙的雙眼,發出細細的低吟。

    「不要。」

    沈舞伸手想揮開那教她發癢的東西,卻反倒被人給抓住,手上傳來的微痛感令她呼疼。

    「還想睡嗎?」

    炎日正咬著她的手指,難怪會感到疼痛。

    听到他的聲音,沈舞很想趕快起身,怎奈炎日強壓住她柔軟的身子,讓她無法動彈。

    而他身上殘留的酒味教她忍不住擰眉,不過她不在意。

    炎日沒有移開目光,只是直看地著她。

    「你別壓著我,好重。」沈舞輕輕地推著他沉重的身軀。

    但炎日卻不願意離開,他只是將臉埋進她的頸間。

    「告訴我,為什麼要走?」

    「我……」

    炎日在她沒有回應時,抬頭看向她,那臉上有著柔情,「別走了,好不好?我不能沒有你。」

    「炎日。」這是真的嗎?

    「為我留下來,我最愛的小舞。」這一次他不打算再讓她 走了,他已經學會要怎麼珍惜自己所愛的東西。

    「你愛我?」

    炎日輕抵著她的頭,幾乎要吻上她的唇。

    「我愛你,而且是愛得好深好深。」

    再怎麼樣的驚喜都沒有這句話來得真實,她覺得好幸福,真的好幸福,因為她有了炎日的愛。

    「真的嗎?」她還是傻傻地又問了一次。

    「我愛你,小舞。」而後他吻了她的唇,那算是個承諾。

    一直到那吻結束,她才開口問炎日︰「我的手鍊呢?」

    她已經習慣有手鍊的日子了。

    「要我再為你戴上嗎?」

    「嗯。」就像是許下她一生一世般。

    就這樣,炎日將手鍊再重新戴回她的手腕上,那珍惜的態度教她落淚。

    「為什麼哭?」炎日不捨地問。

    「因為我好愛你。」是啊,她的愛也好深好深。

    炎日因為她的話而將她再次摟進自己懷裡,那份滿足感教他再也不放開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