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馴花記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馴花記 第十章

作者︰倪淨

    沖出溫公司的赫飄飄一時忘了求婚的廣告還一再上演。

    罷才來的路上她還多少有些遮掩,此時她是在路上狂奔,波浪長發在背後起舞,露出漂亮的臉蛋,很快地,她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哇,是她耶。」開始有路人對她指指點點,看板止,還有動人的求婚詞,連她的照片都一並播送。

    「真的是她,她本人好美哦。」

    「姐,你好幸福哦。」

    她被路人給攔了下來,然後人潮愈來愈多,她發現自己被困住了,連走都走不了。

    誰來救她啊?

    「姐,你答應了嗎?」

    「不要再想了,這麼好的男人不多了,快點點頭吧。」

    路人主持正義,開始逼婚,而赫飄飄還不曾這麼狼狽過,她一句話都不出來,她都要哭了。

    她只想結婚,又不是要當明星,干嘛這麼多人圈著她。

    就在這時,活動看板引去路人的注意,那不再只是平面的字幕,而是男方真誠的求婚台詞。

    整個市區,開始傳出大大聲的求婚詞,「飄飄,請你嫁給我!」

    看板里的溫子爵有帥,他的話一字一字的坎進她心里。

    那聲音好耳熟,竟然是溫子爵的聲音,是他的吶喊、是他的心聲,她被他的真情及求婚給包圍住,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城市里,溫子爵的聲音無所不在。「姐,你就答應嘛,他都這麼求你了。」

    「他好帥哦。」

    「真希望我男朋友也這麼浪漫。」

    斑,如果真要她嫁給他,為什麼不跑出來追她,害她被人群這麼困住動彈不得。

    就在她低頭,有些感動、有些失落、也有些生氣時,人群里傳來騷動聲,而後她被人由後頭抱住。

    溫子爵!

    她沒抬頭,眼淚先落下了,他終于來救她了。

    「哇,俊男才女,求婚、求婚……男主角快點求婚啊。」

    溫子爵抬起她的下顎,倆人四目相交,眼里都有笑,「你願意嫁給我嗎?」

    「哇……好啊。」一旁的女生幫她打氣,她則是眼淚拼命掉。

    「你願意嫁給我嗎?」

    「答應他嘛。」路人起哄。

    罷飄飄看著他消瘦的臉龐,「你過不會讓我過苦日子的?」

    「嗯。」

    「所以你要努力工。」

    「我會的。」

    「那我以後要閑閑在當「閑妻」。」

    「只要你開心。」

    「你真的要養我?」赫飄飄終于破涕為笑。

    溫子爵知道她接受了,低頭在她唇上討個輕吻。

    這個午後,街上洋溢著幸福的氣氛,一對本是要分手的情侶終于和好了,倆人還準備攜手共進禮堂,這樣童話般的故事,在街上傳開。

    當人群散去,坐在車子里的倆人手牽手,赫飄飄終于問了,「你怎麼知道我愛花?」從不知道他也有如此浪漫的一面。

    「我二哥跟我的,這是他追妞大計里的不敗對策。」

    原來是他二哥的主意,算了,看他如此有心,不要跟他計較了。

    「剛才那個求婚計是不是你安排的?」

    溫子爵再次搖頭,「我根本不知道有求婚這回事。」他天天在閉關,是今天才被大哥給叫到公司,也是追她出來時才發現,這一切全是他兄長的計劃。

    「不是你安排的?」害她亂感動一通的,還流了那麼多眼淚。

    「那有差別嗎?」

    「只是很感動。」

    「回吧。」

    「去哪里?」

    「去見我爸媽。」

    憊見?她臉也垮下一半。

    「放心,這回是他們主動要你去的,他們打算跟我一起跟你回提親。」

    「真的?」她不想再被潑冷水了。

    「相信我,這次我會在你身邊,哪里都不去了。」

    計程車里,倆人笑得甜蜜,連計程車司機都認出倆人就是活動看板上的男女主角,還頻頻詢問他們是不是在拍廣告。

    再二個月她就二十九歲了,感情一直都不曾開花結果的赫飄飄,終于在一個入秋前的午後,將自己的下半輩子給許諾出去了。

    結婚進行曲悄悄地預備著,赫飄飄卻開始準備逃婚了。

    從來都沒有人跟她結婚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大到結婚場所要預租,到紅色喜帖的設計,更讓她一個頭兩個大。

    她俏俏的屁屁平了,還算有點起伏的胸部了,幸福的臉垮了,當溫子爵從浴室出來時,她穿著性感睡衣雙腿舉高靠在牆邊,一臉若有所思的沒注意到他。[

    床上突然凹了一角,赫飄飄抬眸瞥了他一眼,懶懶地,她又移開視線。與他火熱的眸光成了對比。

    「還在心煩?」

    「我們可不可以不要結婚了?」

    「為什麼?」爬上床,他也學她抬腳,「所有的事不是都進行得差不多了?」

    「可是我好累了。」。

    「那就全部交給我打點,你只要結婚那天穿得美美得當個漂亮新娘就好。」

    「白紗根本不美。」

    「怎麼會?」

    「我想要穿那件新潮露腿的白紗。」

    「不行。」沒得商量,馬上被打回票。

    看,他這麼霸道,連女人一生只穿一次的白紗他都有意見,「人葉芳美還穿露背低胸的,為什麼我不行?」最後葉芳美還是早她一步結婚了,而且婚後她很幸福,婆媳過招應對得宜,看來她的決定是對的,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然後呢?」

    「我只是露腿而已。」

    「不行。」

    「那我不結了。」

    「飄飄。」

    「本來就是嘛,結婚是我的人生大事,為什麼不能穿我喜歡的白紗。」

    「我不想跟別的男人分享你的美。」他是個很會吃醋又很氣的男人,這點他的胸襟沒有葉芳美丈夫來的有風度。

    「真的不行嗎?」明不行,那就來暗的。她翻身趴在他身上,胸前一片美景全落入他眼底,刺激他視覺感官。

    自然地,他伸手摟住她,「不行。」

    「那……我要回了。」現在是半夜十一點多,她雙手插腰準備下床。

    「你什麼?」

    必?

    她都在他住了一個多月了,竟然在結婚前夕要回,這算什麼。

    「我媽得對,結婚前都可以反悔,你現在就這麼管我,結婚後一定會對我不好,我再回想想我們的婚事。」

    「飄飄!」

    筆意地,睡衣肩帶掉了一邊,帶有一絲勾引的意味,「再見。」

    她才起身,馬上被人給拉回床上,並且與一對熊熊烈焰對看,「你打算這樣丟下我?」

    「不然呢?」

    「你一定要穿那件白紗?」

    「我不勉強。」她玩弄著他的睡衣扣子。

    「那如果我還是不答應呢?」

    「我就再去相親。」

    「你敢!」

    「子爵,好不好嘛?」葉芳美傳授的,凡事撒嬌萬事妥當,她也想試身手,「只要一次就好了。」

    天知道,只要打破一次原則,她肯定有第二次第三次,這一點溫子爵哪不了解。

    可是,他就是擋不住她的撒嬌,「真的只有一次?」

    「嗯。」

    「下不為例?」

    「嗯。」

    「那你婚前的衣服也會捐出去?」

    「嗯。」她先寄放在娘,以後再慢慢運回。

    看著溫子爵無奈的表情,她知道自己贏了,呵呵……女人打戰不費一兵一卒,只要這麼嗲幾聲,男人哪招架得住,這招真管用。

    「好吧。」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吻了他一下,赫飄飄目的達成,準備睡覺。

    奈何人不放她走了,「你答應我,婚前不踫我。」

    「有嗎?」要耍賴他也不是不會。

    睡衣肩帶半垂,「你是人。」

    「我這都是跟你學的。」

    溫子爵將房里的床頭燈給熄了,漆黑的房里只有淡淡月光射入,床上的倆人就這麼在結婚前夕,打算提早生產報國了。

    ——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