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已問相思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已問相思 第十章

作者︰倪淨

    醫生來了,並且鄭重地宣布楚寫心有身孕的消息,而她的昏睡只因為過于疲勞,打個針好好休息調養幾天就沒問題了。

    送走醫生後,岢海兒再回到主臥室,看著大哥溫柔地坐在床沿,撫著大嫂的臉頰,沒有開口,但她卻能馬上感受到大哥對大嫂的那份真愛。

    「既然還愛著她,為什麼要拿別的女人傷害她?」岢海兒立于一旁?楚寫心抱不平。

    「你以為我想嗎?那不過是為了要看她是否真如她所言的那樣不在乎罷了。」

    「結果呢?」

    岢震業爬了爬垂下的頭發,懊惱地想狂吼。

    「她為什麼不告訴我!」他該注意的,可是他沒有,難怪這陣子看到她臉色總是蒼白,原來是懷孕了。

    「不能怪大嫂,這全是媽逼得大嫂不得不隱瞞。」

    「你知道?」岢震業責怪地瞪著妹妹,「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大嫂不讓我說。」

    「該死!若不是今天的事,我是不是就永遠不會發現她肚子里有我的孩子?」不敢大聲,他只能喃喃地說著,舍不得到心都泛疼。

    「為什麼說是媽逼的?」

    一直以來都有個聲音在他心中不斷提醒他,不過總是被他刻意忽略!而今他只能面對現實。

    「媽騙大嫂說可晴有了你的孩子,要她跟你離婚,並且離開岢家。」

    「什麼?」

    「大哥,你有嗎?」

    她是很想相信大哥,可是相信了大哥就表示母親的話是謊言。

    她的心矛盾不已。

    岢震業心中暗罵著楚寫心,罵她的單純,罵她的不信任,更罵自己的大意。「除了寫心,哪個女人我都不踫!」

    「那現在怎麼辦?」

    「你馬上幫我聯絡,我要帶寫心去美國。」

    「現在?」現在是半夜耶。

    「就是現在,我一刻都不願意讓她再受到傷害了。」就算那人是他的母親,也不能傷了他最重要的寶貝。

    原來這七年來,帶不走她是因為母親的從中作梗,留不住她更是因為母親的從中脅迫。

    而她呢?究竟承受了多少的委屈,一想到這里他的心都揪成一團了。

    他抱起她過于輕盈的身子,吻了吻她的臉頰。

    希望這一次他們能夠重新來過,他要好好將過去七年來的思念全給補償回來。???美國連夜,岢震業丟下母親,不說一句話地抱著昏睡的楚寫心離開岢家,任母親如何哀求哭喊都不能令他改變心意。

    為了安慰母親,岢海兒留在台灣,另一個原因是,她也不想打擾他們兩人獨處的時間。

    臨上飛機前,他又要醫生給處于昏睡狀況的楚寫心打了安眠藥劑,所以在到達美國他的住處時,楚寫心尚未清醒。

    而?岢震業管理家務的管家一見到他懷中抱的女子,馬上就認出是少夫人。「少夫人怎為了?」岢震業因管家這句「少夫人」而平心不少。

    「坐飛機太累了。」

    將她抱進房間,偌大的水床讓她能更舒適的入睡,而他則是靜靜地坐在床邊守候著她,等待她蘇醒過來。

    到了半夜,當他進浴室沖完澡後出來,赫然發現楚寫心醒了,坐在床上環視陌生的環境,她的神情是那麼無助,令他忍不住上前。

    最後她看到他了,臉上有著不敢置信。雖然又馬上消逝,但他還是看到那抹消失許久的依賴感,清醒後的她在找尋他的人。

    「這是哪里?」

    陽剛味十足的房間令她感受著他的氣息,而房里甚至還擺有她的相片使她訝異。

    「我們的家。」一個專?她布置的家。

    楚寫心一听還沒理出個頭緒,即有人敲門。

    「進來。」

    原來是他擔心她醒來肚子餓,要管家煮些清粥。

    穿著米白休閑服的他,走近桌前將清粥端起,「餓了嗎?」

    他輕聲地問著。

    她搖頭,完全沒有食欲的她因剛進來的外國管家而驚訝,「這里是哪里?」怎麼她才一覺醒來,什麼都不一樣了,岢震業不再漠視她,就連地方都變了。

    「美國。張開口!」

    「我不要吃。」

    餅于震驚!使她還無法接受人已在美國的事實。

    「不行!」

    「為什麼我會在這里?」

    「先吃完粥我再告訴你。」

    在他半是哄騙、半是脅迫之下,楚寫心無奈的吃下近一半的清粥,直到她完全吃不下拒絕時岢震業才放下手中的碗。

    「身體有沒有好一點?」

    「嗯。」之前幾天的暈眩及惡心感不再強烈,清粥使她恢復了些體力。岢震業這才露出滿意又寵溺的笑容。「要不要再睡一下?」

    楚寫心不明白他突來的溫柔,不過這一直是她期盼的。

    扶她躺回床上,但楚寫心怎麼都不願閉上雙眼。

    「為什麼我會在這里?」她明明是在房間里,納悶的她怎麼都猜不透。

    見她努力思索的俏模樣,岢震業著迷地在她唇上印個短暫的吻,「別想這麼多了。」

    「可是……」

    見她還想開口,岢震業索性躺到床上,將她攬進懷里,深情地吻住她的唇,將連日來的想念全給傾泄而出。

    直到他感到胸前的她不依地掙扎時,才緩緩移開雙唇,細語地哄她入睡。???

    楚寫心天一亮就已張開眼,發現自己並非做夢而是真實的窩在岢震業懷中,感受他溫熱結實的身體帶來的安全感,直到過了好半晌,她想起他們不該再有如此親密的行?,她才掙扎的想起身。

    「寫心?」直到楚寫心成功地走下床,岢震業一個翻身連忙坐起身。

    楚寫心因他突地驚醒,不知該說什麼直往後退,幾乎要退到門邊了。

    「你要去哪里?」火速沖至她面前,攔腰將她抱起,往床邊走去,生怕她消失。

    「我要走了,你放我下來。」

    「誰說你可以走的,我不準!」霸氣地要她坐在自己腿上,他摟著她坐在床沿。

    「你沒有權利。」

    「我是你的丈夫。」

    楚寫心想要反駁,但他沒給她機會,吻住她輕?的紅唇,他輕喃︰「新的離婚協議書我已經撕了,所以你最好打消離開我的念頭。」

    他又撕了,但是為什麼呢?「我已經答應……」

    「我說不準……」凶惡的將她摟得更緊,使她不適地想要掙開他的懷抱。「你竟敢打算帶著孩子離開我?」

    「你怎麼會知道?」

    「我不但知道,還曉得你連問都不問我一聲就相信我媽的話,相信任可晴懷了我的孩子,所以你寧願退出!?」

    原來他都知道了!?別過臉,她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難過。

    「你敢說你與任小姐是清白的嗎?」想起他之前那一個多月的冷漠,她不禁心痛的哽咽。

    「為什麼不敢?我跟她本來就是清白的,結婚後除了你之外我沒踫過其他女人,一個都沒有。」就連人逃到美國想忘了她,最後還是徒勞無功。

    「你騙我!」他們之間的舉動是那麼親密,這時要她相信實在太難了點。

    「寫心,把我媽說的話全都忘了,你只要相信我就好。」

    這七年來他不曉得他媽究竟說了什麼,不過想來對他們的婚姻絕對是不利的。

    「你不需要為了孩子再對我付出責任,我知道你其實很喜歡任小姐,你不用再顧慮我。」

    听到她的話,岢震業想狠狠地搖醒她,因她看不清他的感情而憤怒不已。

    「你本來就是我的責任,是我一輩子的責任。」有沒有孩子都一樣,那與任可晴完全沒有關聯。抬起她的臉,額頭與她相抵。「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責任,懂嗎?你這個小傻瓜!」這樣的深情告白,她該是懂了吧。

    「最愛的責任?」她喃喃自語的重復一次。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想要厘清他話中的真?。

    「對,我愛你,難道你都看不出來嗎?」

    「不可能!你又在騙我了……」

    想都不想,她馬上否定的搖頭,並且想再次推開他摟緊的雙手。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岢震業附在她耳邊,一遍重復過一遍地說著。不管她一再的掙動,他只想把真心傳入她耳里,要她相信一切。

    「不……你不要再說了!」推不開他的壯碩身軀,雙手拼命地捶打他的胸膛,想要他停止說那句話。

    「別再說要離開的話了,好嗎?我永遠不許你離開我。」

    兩人目光對視,這一刻楚寫心安靜了,但她並沒有回應,只是坐在他腿上,窩進他懷中沉默不語。???一連幾天,苛震業體貼的陪在她身邊,而這期間岢母來過電話,只是岢震業還是無法原諒母親曾經一再傷害楚寫心,讓她受苦、受委屈。

    盡管楚寫心沒听見岢母與他的談話,但她知道岢震業冷淡的拒絕她前來美國,這些話是岢海兒透過電話告訴她的,而她在幾番思索後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那天夜晚,她悄悄走進書房,看著他背向自己沉思地望向窗外,無聲息地走至他背後,環上他的腰。

    「寫心……」

    「海兒都告訴我了。」清楚的感覺到他因自己突來的行為何身體一僵,那是她一直以來從未表現過的親密。

    「她說你十分生氣。」

    岢海兒還告訴她那一晚她昏睡過去後,岢震業因她被打而生氣的發火,那火爆的模樣連她都嚇了一跳。

    岢震業沒有回頭,「我沒有生氣。」

    「有,你有。」松開手,她走到他面前,「否則你為什麼不看我?」

    這幾天她已習慣他窩心的呵護,卻因為岢母的一通電話,使他將自己關在書房一整天。

    岢震業不舍地將她摟進懷中,見他還是不開口,楚寫心打算用別的方法使他別再折磨自己。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她貼在他耳邊說著︰「抱我回房好嗎?」「呃?」岢震業以為自己听錯了,低頭凝向她。「怎為了?」他以為她人又不舒服了。

    「我有點頭昏。」說著,她更將身子往他身上貼,有意無意地磨蹭著,惹來他驚詫的粗重鼻息。

    岢震業攔腰將她抱起,眼神一黯,「怎麼不早說?」有孕在身的她常常不舒服。

    快速來到房間後,岢震業俯身將她放于床上,誰知楚寫心卻不願松開手,還是緊緊地環住他的脖子。

    「寫心?」與以往不同,她的臉色在此時顯得紅潤。

    趁他不注意的同時,楚寫心使壞地抬起頭吻住他的唇,不甚熟練的將舌頭輕抵在他唇瓣處,來回輕描著。

    因為她突來的舉動,使岢震業有些吃驚地失了重心,重重地壓至她身上,由被動改?主動的吻著她的唇,誘引她與自己的舌頭相糾纏。

    「你知道你在干什麼嗎?」

    懊不容易停止膩人的親吻,岢震業撐起上半身問著,而他的手則不由自主地脫下她的衣服。

    「你不要我?!」

    無辜的她全然不曉得她的問話會讓一個男人瘋狂。

    岢震業終于明白她的心意,疼惜地吮著她的耳垂。「我求之不得。」

    接著他開始除掉兩人身上的衣褲,急切中不失溫柔地一再詢問她︰「寫心,你確定嗎?」

    從他們來美國後,雖然渴求擁有她的身子,但礙于有孕在身的她身子不適,所以他一再強忍。

    有時睡到半夜真忍不住了,他便沖動地脫下她的睡衣,火熱地盯著她白皙的身子,在她不解的目光下沖至浴室,任冰冷的水沖向自己,搞掉那團散不去的欲火。

    可現在她卻主動要求,當兩人身上的衣物全部褪下時,楚寫中羞澀的伸手環在胸前,緋紅的小臉輕點頭後別開。

    一見她的回應,岢震業拉開她的雙手定于上方,展開一連串的探尋。

    他的手順著她柔美的曲線一再的輕撫,目光與她相鎖,將滿滿的情意傳達給她,靈活的手指也開始它的探索,直到讓她忍不住地蠕動著,?逐漸加溫的體熱而渴求。

    「震業……」咬著下唇,她伸手拉近他,想要他熄滅自己身下過多的熱火。她忍不住拱起下半身,獻上她的紅唇,雙腿緊緊地纏住他的腰際,明白的告訴他自己的欲望。

    舍不得見她如此難受,而自己體內強烈的欲火也要他別再等待,于是他緩緩進入她體內,待她逸出嬌喘呻吟時,輕輕地擺動下半身,來回不斷地抽動著。

    這一晚,對他們而言,是個不一樣的夜晚……???

    直到結束那份激情,待兩人平緩氣息後,岢震業抱著她走進浴室,不顧她的抗議堅持動手幫她梳洗。

    她最後只能滿臉帶羞地低頭任他替自己清洗,想掙開的身子在岢震業低頭輕吻時停住了。

    他附在她耳邊的細語使她臉紅。

    「不準躲我。」

    呆愣了好一會兒,她才捂住嘴,以防他再一次偷襲,才剛剛結束的他此時為什麼又表現得如此不饜足呢?

    「你好美。」見她羞紅臉頰,那模樣令他愛戀地注目,幾乎想再將她抱至床上共享雲雨,不過他還是壓抑住那份沖動。

    「震業,我們回台灣好不好?」

    「不行!」

    「為什麼?」

    岢海兒告訴她,除了她勸說之外,任誰都無法澆熄岢震業的怒火,他將永遠不原諒自己的母親。

    而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所以她答應岢海兒,她會回台灣。

    「難道你剛剛的主動是為了想離開我回台灣的要求?」因為她一直不肯說出她內心的話,所以岢震業無法平靜地吼著。

    見他的模樣,楚寫心輕捶他,「我才不是!」

    「那是為什麼?」

    他扯住她的手,不讓她再自由的拍打他。

    她白他一眼,「因為我想回去告訴他們,我愛你。」在心底埋藏許久的話,終于說出來了。

    「真的?」

    喜出望外的岢震業緊緊將她抱住。

    「嗯。」

    苛震業連忙關掉水流,隨手拿來浴巾將兩人身子擦拭干淨。

    「震業,你說好不好?」

    「好,不過再等些時候。」

    「為什麼?」

    「我想好好享受兩人獨處的時光,誰都不許打擾我們。」

    七年的時間很長,而他好不容易有了這短暫的相處,怎麼都不願白白浪費。

    「可是,海兒她……」

    他們還在家中等著呢!

    「等一下撥通電話回去就可以了。」

    「可是……」

    「不準再可是了。」封住她的唇,也封住她接下來的抗議,因為接下來,他惟一想的是再享有她甜美的身子,其余的事留待日後再說……

    -本書完-★系列──1.欲知系列一的纏情愛戀,請看《初問相思》2.想看系列二的繾綣情愛,請翻閱《再問相思》3.想了解系列三的狂炙烈情,請翻開《敢問相思》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