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黑道少主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黑道少主  第八章

作者︰倪淨

    這一日,是霍家一年一度的大日子,也是霍家正式對外宣布繼承人的日子,為此,整個霍家顯得熱鬧非凡。

    炎娘不知道為什麼連自己都要參加霍家的盛會,那與她一點關系都沒有;特別是她不知自己是以什麼身分參加,可霍東流根本不管她的拒絕及不願,硬是要她換上一襲火紅的禮服,配上他一身黑色的西裝,顯得如此登對,而後霍東流在她換好衣服後,拿出了一條項鏈為她戴上。

    別紅的寶石與她的氣質相呼應,十分適合她,這樣的她美得教人舍不得移開目光,一頭的長發則是教她給盤起,更顯出她優雅的氣質,亮麗的外表下有顆火熱的心,狂烈的性子,就是這樣的她完全擒住了霍東流的心。

    ***

    瀕家盛會上,霍父因為霍東流的遲遲不出現而憤怒著。

    「高雲,派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斑雲也不明白為什麼霍東流還不露面,他是今晚的主角,而所有的貴客都已經來了,大家都等著即將是霍家繼承人的霍東流出現。

    「我知道了。」

    就在他轉身打算要人去通知霍東流時,視線卻對上了一個人,一個他一直都想要會面的人。

    那是日本「炎派」的炎仁,而高雲相信在他身邊的另外三個人也是炎派的人,想必他們是為了炎娘而來。

    斑雲與對方頷首致意,而炎仁則是舉了舉手中的酒杯,在他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不過高雲明白,他們今晚是來帶炎娘離開的,而他希望霍東流已經做好面對他們的準備了,否則他一定無法面對如此強勢的炎仁,還有其他的炎派人。

    這時,他听到一聲聲的掌聲及贊嘆,連忙轉身看向樓梯,發現那里正站著霍東流,還有他的摯愛炎娘。

    兩人一黑一紅的裝扮,顯得如此相配,這樣的兩人教所有在場的人移不開目光,而高雲看得出來,炎娘會出現在會場,一定是出于霍東流的強迫,而他不曉得他是用了什麼方法讓炎娘答應出席,不過他還真是有辦法,看來他與炎娘的感情,的確是持續在增長當中。

    步下樓梯,炎娘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出席,她有些氣惱地瞪著霍東流,而他只是帶笑地看著她,那眼中有著深情的溫柔,教人一看就明白,他對她的愛意有多濃。

    「炎娘,給我一個笑容好嗎?」

    從她一到會場閣,臉上的那表情就一直繃著。

    「你為什麼沒告訴我會有這麼多人出席?」

    她還傻傻地相信他說的,只要她陪他出席這個聚會,那麼她就可以離開了,這樣的條件教她不得不同意,因為她急著想要聯絡炎柬,與霍東流的事可以稍後再談,她不想要事情鬧大。

    瀕東流只是在她頰上印了個吻,而所有人自然也看得出兩人的親昵,這樣的舉動氣壞了霍父,同時也教一旁的炎家兄弟想上前打人,不過他們還是忍住了,他們相信炎娘能應付這樣的情況。

    就如他們所想的,炎娘沒有考慮地,提起腳用力地踩了霍東流一腳,這突如其來的劇痛讓他瞪了她一眼。

    「是你自己的錯。」

    瀕東流還待說些什麼時,他們已經來到霍父面前,所以他暫時忍住了,打算等兩人獨處時再好好地算清楚這筆帳。

    「我不是叫你別遲到?」霍父不滿地加重語氣,臉上有著怒意。

    瀕東流只是聳聳肩,絲毫不在意霍父的吼叫。

    「父親,請息怒。」

    「我不是告訴你,不準帶她出席嗎?」他的眼神里寫著不贊同連口氣都十分不屑。

    「她是我的女人,自然是要陪同我出席。」

    炎娘看得出來霍父對她極為不滿,但霍東流卻又如此護著她他將她摟得更緊的舉動已說明了一切。

    「你說什麼?」

    貶場里的所有人,因為他們之間的大聲言語,將兩人的對話都听了進去,他們不覺地多看了炎娘一眼。

    炎家兄弟在听到霍東流的話時,臉上的表情都變了。

    「炎仁,你說這該怎麼辦?」

    「我們小娘兒的清白給了霍東流了。」

    「那還要不要帶她回日本?」

    除了炎仁外,其他三個炎派人的目光都沒有離開過炎娘,他們看得出來,炎娘並不是完全被迫參與這次的聚會,盡管她臉上有著憤怒,不過他們看得出來,那是針對霍父而非霍東流。

    炎仁沒有開口,因為他確定炎娘已經發現他們的存在了,她臉上閃過的震驚及不信已說明了一切。

    炎娘十分驚訝,她竟會在這樣的場趕里看見炎仁還有其他的兄長,這是怎麼回事?她望向他們,炎仁站在那里,他溫柔的目光及笑容讓她想要馬上奔進他懷中,這麼多年不見,她想念他們。

    此時她身邊的霍父與霍東流還是繼續著他們的話題。

    「馬上帶她離開。」霍父怎麼都不會接受她成為霍家下一任的女主人。

    瀕東流則是回答了一句教他父親難以接受的話︰「我可以帶她離開,不過同時也會放棄霍家的繼承權。」

    這就是他的答案,他拿自己的未來跟父親賭上了,而炎娘也在他開口後,吃驚地愣了愣。

    他在說什麼?放棄繼承權,那是不是代表他與霍家將不再有任何的瓜葛?她看向霍東流,他表情很嚴肅,全然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樣子,看來他是認真的。

    瀕父讓霍東流的回答給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你為了她而願意完全放棄繼承霍家?」

    「或是一起繼承霍家。」

    「不可能!」

    炎娘听著霍父的話,轉頭要求霍東流松開自己,「放開我。」

    她不容別人這麼對她,更何況,她的兄長們都在這里,她不會讓人看不起日本炎派。

    「你以為我很願意待在霍家嗎?」炎娘瞪著霍父說,而霍東流並沒有阻止她的行為。

    「我根本不希罕你們霍家,要不是因為霍東流,我早掉頭走人了。」

    「你的話說得很漂亮,可是等東流一無所有時,你還願意跟著他嗎?」霍父不屑地說。

    炎娘被這麼一激,哪能不反擊,「我才不是這麼膚淺的女人,我在意的是他的人,不是他的地位及金錢,所以關于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況且我的家族怎麼樣也不會在我走投無路時棄我于不顧。」

    「你竟敢這麼跟我說話,難道你忘了曾經答應過我的,你保證不會介入東流的生命,這一點你忘了?」

    「我沒忘,不過我忘了告訴你,除非我不愛他,否則我跟他早就已經介入彼此的生命了。」這是她第一次這麼誠實地說出自己的內心話,而她卻不自覺。

    瀕父看著眼前的炎娘,臉上的表情雖是不滿著她的態度,不過他心里卻十分欣賞這個有膽量的女孩,也只有這麼勇敢的女人才配得上東流。

    「你的意思是為了我兒子你願意留在台灣?」

    「那是我跟東流的事。」炎娘才不會這麼笨地承諾,在場有這麼多人,話—說出口就收不回了。、瀕父自然也看出了兒子的堅決,他知道若是再反對下去,那麼他就真要失去這個兒子了,同時霍家也會失去新的領導人。

    不過他不會在這種時候多說什麼,他沉默地轉身,「高雲,陪我去會會其他貴客。」

    一旁一直沒出聲的高雲很欣賞炎娘的態度,他在轉身之前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容,因為他相信,霍父已經同意她的存在了,而且霍東流確定是下一任的繼承人。

    炎仁他們自然也听到了妹妹的話。

    「看來,我們的小娘兒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炎月打趣地說著。

    「那麼霍東流的身分呢?黑道的親家,可以嗎?」

    炎日對此也很疑惑,不過若是炎娘真愛上了那家伙,他是不會反對的,他只希望她能幸福,這是最重要的。

    炎仁不語,他等著炎娘走向他。向他表明她的選擇。

    ***

    瀕東流在父親走後,轉身想要緊緊地將炎娘抱住時,炎娘早已.經一個轉身跑開了,他還來不及捉住她時,就見她奔向大廳一角的幾個男人。

    「炎仁!」

    炎娘飛奔進炎仁的懷里,她真的好想念這位兄長,她完全沒想到會在這里踫上他。

    「炎娘,你變得更有女人味了。」炎月輕拍著她,在他印象中,炎娘一直都是作中性打扮,不過女性化的裝扮,更凸顯她的美。

    「炎月,你怎麼也來了?」

    炎仁沒有說話,只是給了她一個笑容,他一直都是這樣,沉默而溫柔,他的笑總是能夠安慰她的心。

    「來看你,也來看你選擇的伴侶。」

    他指著霍東流,那頭的他鐵青著臉,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在別的男人懷中,不論是誰都不會好受的。

    炎娘順著炎月的視線望去,注意到霍東流並沒有走向她,而是立于原地緊盯著她;目光中有著怒火,不過她並不在意,因為這些人是她的兄長,是她最親近的人。

    「看來有人吃醋了。」

    炎日有意地朝霍東流望了一眼,目光中滿是挑釁。

    炎柬則是不出聲地輕撫著炎娘的發絲,對于這個妹妹,他原本很為她擔心,不過現在看到霍東流的態度和炎娘對他的感情,他已經不再反對了。

    「要不要介紹給我們認識?」

    瀕東流曾經在多年前與炎娘有過那麼一段似有若無的情感,而現在,屬于他們的緣份又回到他們身上。

    炎仁的話教炎娘一時紅了臉,「我……」她為自己剛剛在霍父面前說的話而羞紅了臉。

    「不.怎麼可以要我們小娘兒過去呢,自然是要他過來;若是他真有心的話。」

    炎日阻止了炎娘的步伐。

    「炎日……」

    「他會過來的,相信我。」

    沒有哪個男人能夠忍受自己的女人與別的男人在一起,除非他有異于常人的寬大心胸。

    「看來還是身處于感情中的男人才真的了解問題在哪里。」

    炎月調侃著炎日,惹來炎日的一記白眼。

    就在幾天說說笑笑的同時,如炎日所言,沒有多久,霍東流朝著他們而來,目光中帶著怒火,表情是嚇人的鐵青。

    因為這樣,炎日更是故意地將炎娘給摟進懷中,有意地在她頰上印了個吻,這是他平時對妹妹們疼愛的表現,只是現在他是別有用意。

    「炎日,你……」炎娘自然也猜出炎日的用意,為此她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曉得霍東流對此會有何種反應。

    「相信我,他是為你而來的。」

    炎日低頭在她耳際輕語,那話教炎娘再次緋紅了臉。

    兩人的話才結束,霍東流已經來到炎娘身後,他有力的手臂輕輕地一摟,打算將炎娘給摟進懷中,不過此時炎日一個轉身,硬是讓霍東流撲了個空。

    「馬上給我放開她!」他壓低的嗓音充滿著怒意,風雨欲來的氣勢教人不敢輕視。

    「你憑什麼?」炎日冷冷地問著。

    瀕東流看著炎日,他的手摟在炎娘的腰際,讓他妒火中燒,他無法再忍受地再次伸出手想摟過炎娘。

    ‘她是我的女人。」霍東流簡短地說。

    而炎月則是對他搖搖頭。「可惜,你與她沒有緣份。」

    炎娘看著炎月,她不知為什麼炎月要這麼說,她不敢抬頭看向霍東流,她知道此時的他一定是非常憤怒。

    「把她還給我。」

    「她屬于我們,我們現在就要帶走她。」炎仁看得出來炎日在打什麼主意,因此配合地參了一腳。

    「什麼?我不準!」

    這時,霍東流看了炎柬,「你們是誰?」

    依炎娘的個性,她不是這麼花心的人,也從來不會與人這麼親近,那麼剩下的唯一可能只有一個。

    「哈哈,終于問到了重點了。」炎日笑了,同時也抬起炎娘的下顎,「小娘兒,你要不要自己告訴他,我們是誰?」

    炎娘被這麼一問,只得抬頭望向霍東流,發現他跟中除了怒火外,還有她不熟悉的擔心,「我的兄長,他們來自炎派。」炎娘的話才說完,霍東流便不再多說地直接將她給摟過,這一次他的動作快過了炎日。

    「你干什麼?」

    都說了,這幾個人是她的兄長,為什麼他還這麼緊張?這不像他平日的作風。

    「我不準他們帶走你。」

    多年前的那一次已經夠了,這一次他不會再讓她離開他。

    炎仁看得出他對炎娘的深情,為此他說︰「我們不舍帶走她的。」這一次,他們讓炎娘自己決定。

    「什麼?炎仁,真要放小娘兒在這里嗎?」

    台灣的黑道耶!他們的小娘兒雖然很勇敢,卻不適合這樣的生活。

    「這一次,我要炎娘自己決定,若是她決定留下來,那麼我們就走人!」

    這是最好的方法,炎娘承認自己感情的同時,也要霍東流在他們面前向他們承諾,這才是炎仁要的。

    「炎仁……」

    「她當然會留下。」

    「我……」

    「是這樣嗎?炎娘?」

    四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炎娘身上,而霍東流則是緊緊摟住她,此時就算她不願意,他也不會放人了。

    「炎娘,可以為我留下嗎?」霍東流輕聲問著。

    「你真要我留下來?」

    「我愛你,這是真的。」

    瀕東流深情地說著︰「從高三那年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愛上你了,只是那時的我們都太年輕,所以我無法給你任何的承諾,因此我才會讓你離開,我一直相信有一天你會再回來,再讓我有機會追求你,再續我們的情緣。」

    這番話說得炎娘紅了眼眶,「真的嗎?」

    「我們確實重逢了。」

    炎娘看著他,情不自禁投入他的懷中,一切毋需言語,她舉動已經說明了她的決定。

    「看來,我們是注定要自己回日本了。」

    炎日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他心里十分開心,因為炎娘終于找到了自己的真愛。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