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紋火玫瑰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紋火玫瑰 第九章

作者︰倪淨

    魅居里一接到憐曼懷孕生子的消息,若說最震驚的就屬林雨洋了,她相信憐曼的孩子肯定是聶天珞的。

    為此她不顧魅森的反對來到聶宅;這半年里,聶天珞沒離開過台灣,他終日將自己浸yin在酒色里。

    一進入聶宅,佣人即親切上前,「小姐,你回來了?」

    這里可以算是林雨洋的娘家,是故她的到來佣人們一點都不驚訝。

    「少爺呢?」她急著想把消息告知天珞。

    「少爺還在睡覺。」

    「我去叫他起來。」林雨洋二話不說地往樓梯走,打算去叫醒他。

    都已經下午了,天珞竟然還在睡覺?如此不正常的作息,難怪爺爺會氣得飛回瑞士,看來天珞這次是真的深陷了。

    「不行,小姐,少爺吩咐不準任何人打擾。」特別是他房里並不只他一人,還有其他客人時。

    林雨洋給佣人一個微笑,「放心,我會說是我自己硬要上來的。」

    「可是……」佣人還是不太放心,少爺發起脾氣來可是十分嚇人,特別是這半年來更加可怕。

    林雨洋沒給佣人勸說的機會,一路來到聶天珞的房間,連門都沒敲就直接開門闖入。

    「天珞!」

    一進房間,她就看到床上躺了個陌生女人,那女人因為她的陡然出現而尖叫出聲。

    「你是誰?」女人用不善的口吻詢問。

    「天珞呢?」

    彬許是林雨洋的怒氣嚇住了那女人,她縮了縮身子,比著浴室。

    林雨洋沒再多看她一眼,只是冷淡地下命令︰「馬上離開這里。」

    「你沒權利趕我!」那女子不甘示弱的反駁。

    「我是他的妻子,你說我有沒有權利?」為了省事,她干脆抬出身分,反正對方肯定不曉得她只是個前妻。

    「什麼?!」

    「還是要我叫佣人上來趕人?」林雨洋生氣地道。

    見她這般氣勢,那女人只得匆忙套上衣服,快速地離開房間。

    林雨洋本來想上前敲浴室的門,考慮了會兒後,最後還是選擇安靜地坐在房里等著。

    不久,浴室門打開,只圍了條浴巾的聶天珞不置信地瞪著椅子上的林雨洋,為她的出現而訝異。

    「我的女伴呢?」他梭巡房內一周,發覺房間內除了林雨洋外已沒有別人,看來是被趕跑了。

    「天珞,你究竟還想繼續沉淪到何時?」

    聶天珞好整以暇地用毛巾擦拭發上的水珠,臉上訝異的神情已消失,最後干脆坐在床上等著林雨洋的痛批,反正這些話半年來他已听多了。

    「你來有什麼事?」冷淡的語氣顯得不在乎。

    「我是要問你,想不想再給自己一個機會?」

    「機會?什麼機會?該不會是爺爺派你來說服我相親吧?」如今他的惡名更加昭彰,還有哪家姑娘願意嫁他,躲都來不及了。

    「你別這樣!」林雨洋被他漫不經心的模樣惹火,朝他大聲地叫著。

    「那你就別來,我的事不須你插手。」

    這句話顯得有些傷人,林雨洋氣紅了臉。

    「你以為我想來嗎?要不是為了憐曼我才懶得來。」說著,她起身打算離開。照天珞的情形看來,他是不可能回頭了;高傲的他放不下身段向憐曼道歉,他只想要保護自己。

    憐曼!

    一听到這個名字,聶天珞趕忙沖上前,一把拉住林雨洋。

    「雨洋,你說憐曼怎麼了?」難不成她出事了?

    「你關心嗎?」

    想到憐曼離開已有半年,而天珞卻連句最起碼的問候都沒有,若她是憐曼,恐怕也早已心冷。

    「別吊我胃口,你知道憐曼對我的重要性。」

    本想離去的林雨洋看在他這般心急的份上,才再度坐回椅子上。

    「憐曼有了孩子。」

    「什麼?!」

    聶天珞壓制不住的音量充斥整個房間,「是誰的?」她竟敢懷了別人的孩子!

    「天珞,你清醒一點好不好?」受不了他的火爆,林雨洋有些後悔來這一趟。

    「我怎麼能理智,她竟懷了別人的孩子!」聶天珞也朝她吼回去。

    「你……」她實在快被他氣死。

    「那孩子是你的。」

    「我的?」憐曼的孩子是他的?

    「對,所以你如果真想要挽回她,最好去悱居一趟,否則再過不久你的孩子就要叫別人爸爸了。」這些話是她加上去的,憐曼根本不打算結婚,她只是要宴請滿月酒。

    「我不準她結婚!」

    「憑你現在這樣?」林雨洋搖搖頭,想到剛才離去的女人,不免輕嘆。「那些女人呢?」

    「誰?」

    「剛才在你床上及之前的女人,你打算怎麼處理?」她若是憐曼絕對無法原諒天珞這麼荒唐。

    聶天珞沉了臉,「你打算告訴她?」他是荒唐,但這全拜憐曼所賜,他才會如此沉迷于酒色。

    「所有的人都知道,不須我開口。」聶天珞的花名原本就眾所皆知,而今更是荒唐得離譜。

    「我會親口告訴憐曼。」同時得到她的原諒。對他而言那些女人並不具意義,他心中只有憐曼。

    林雨洋來到他面前,「天珞,為了你的未來,你一定要把握這次機會。」她期盼能參加他的婚禮。

    「謝謝你,雨洋。」

    他要去悱居,就算必須再次將憐曼擄回台灣他也會做。他絕不會坐視她嫁給別的男人,光想到其他男人踫觸她的身子,怒火即燒得他無法理智思考。

    *****

    阿子滿月酒的前一晚,聶天珞再次無聲息地來到悱居。

    沒讓人發覺地進入憐曼房間,他屏住氣息朝她靠近,這時的她已在睡夢中。

    半年不見,她更美了。那頭及肩的頭發已留長。

    他不打算吵醒她,留下一張紙條,他轉身欲取走屬于他的東西。

    當他抱起兒子時,他的心瞬問溫柔,含笑地伸出拇指,在兒子臉頰上來回輕撫,感謝兒子給了他重新開始的機會。

    雖然不舍,他還是離去,憐曼若是要找他,該知道他的住處。

    聶天珞不知,整個悱居能任他如此來去自如,只因為悱皇下令不得阻擋,同時不得現身與他打照面。

    悱皇早料到聶天珞肯定會走這一遭,站在好友的立場,他希望聶天珞能夠有個美滿的婚姻,同時給憐曼及孩子一個溫暖的家。

    當聶天珞抱著孩子來到大門外時,悱皇已在那里等著。

    「我以為你已經上床了。」看來悱皇早猜出他會有此舉動,不過他只是將兒子摟得更緊,完全不打算放人。

    俳皇自從娶妻後,總愛與妻子膩在一起,完全不再有當年尋歡的風流模樣,這時的悱皇已是個專情的好男人。

    「我該替憐曼揍你幾拳。」居然讓她吃了這麼多苦!

    「我也不好過。」

    聶天珞輕嘆,看著手中的孩子,睡夢中的他顯得純真無邪。

    「你打算帶孩子離開?」悱皇將視線從孩子身上移開,再次確定。

    「我要憐曼。」

    聶天珞吻了吻孩子的臉頰,心中期望著孩子能讓憐曼回到他身邊。

    「你確定?」聶天珞的花名是憐曼最厭惡的一點。

    「我愛她。」

    「那就留下來跟她說清楚。」

    他不以為帶走孩子是個好方法,依憐曼的個性只會更恨天珞。

    「不,我們必須單獨談。」在悱居憐曼絕不會說出真心話。

    「你不擔心她恨你?」被一個自己所愛的女人怨恨是件比死更痛苦的事。

    「我會讓她改變的。」他有滿腔的愛意,就等著融化她心中的恨。

    而後聶天珞迅速坐進車內,悱皇目送他離去。

    突地一雙小手搭上他的肩,他不用回頭,單那股香氣已教他認出來者是誰。

    「這樣真的好嗎?」

    辦靈不放心地跟了出來,憐曼是她的好姐妹,如今孩子被聶天珞帶走,雖然悱皇一再保證,但她還是擔心,畢竟憐曼對聶天珞的態度是眾人有目共睹的,那不可能在短時間里改變。

    「我相信天珞。」

    這是男人間的承諾,是紅靈所不了解的世界。

    *****

    半夜,憐曼起身要為兒子喂奶時,卻發現他不在嬰兒車內,才一個月的他根本不會爬,更別說是走路,可是他不見了!

    「寶寶!」

    迸張的她連忙打開房里的燈四處尋找,連床底下都不放過,可最後她只能無助地流著淚,難過地哭著。

    寶寶不見了!

    在她房里不見了!

    憐曼的喊叫聲引來組織的人。

    「怎麼了?」悱刃安撫她的緊張。

    「寶寶不見了!他不在我的房間里。」憐曼失措地說,拉著悱刃的手尋求支撐。

    「怎麼會不見?」悱刃看了眼房間,確實沒見到寶寶,「有沒有人抱去哄了?」寶寶在組織里甚得眾人寵愛。

    「沒有……」憐曼急得六神無主。

    悱刃安慰她︰「好,憐曼,你不要擔心,我會派人去找,你別擔心。」

    「我也去。」

    「不,你先在這里等一等,說不定一會兒就有人抱寶寶回來,你別走開。」悱刃急欲將她留下,接著帶著眾人離開。

    憐曼怎麼也想不到,這一切也在悱皇的計畫內,他要眾人別插手。

    所以俳刃離開後,馬上就回房找周公,根本沒去找寶寶,而一直苦等的她,再也忍不住了。

    不行,她不能在這里干等,說不定真有外人進她房間抱走寶寶。

    可這又不可能,沒人進得了憐坊……除了他--聶天珞!

    連著兩次直闖她的閨房,而這一次竟連兒子都抱走了!

    急忙中她趕緊換上衣服,她必須快點告訴悱皇寶寶不見了。

    就在這時,梳妝台上的一張紙條引起她的注意,她走近一看,發覺里頭寫了字。

    聶天珞真把兒子抱定了?

    他怎麼可以!

    那是她懷胎十月生下的,他憑什麼?

    看完紙條上的宇,她套上外套匆忙離去,直接去聶天珞要求的地方見他。

    *****

    憐曼獨自駕車來到聶天珞的住處,紙條上說他與兒子都在這里。

    走近大門,她發覺門並沒有上鎖,看來他是故意要她上勾的。

    沒多想,她急忙推開門進入屋內。

    屋子里通亮的燈光使她感到溫暖,與外頭一片漆黑完全不同。只是大廳里並沒見到聶天珞的身影,接著她直上二樓。

    憑著感覺,她開啟一扇門,心跳加速地推開並且進去。

    就在這時,她發現他了,那個半年不見的男人--聶天珞。

    「寶寶呢?」此刻,她心中只掛念著兒子。

    聶天珞溫柔地注視著眼前的佳人,倚在窗邊不動地淡笑。

    「你終于來了。」他已等了二個多鐘頭,心中想著若是她再不來,他絕對直奔悱居。

    「把寶寶還我。」站定在門邊,讓心跳平穩下來,同時腦子也回復正常運轉後,憐曼才又開口。

    聶天珞沒有回話,只是一步一步地朝她逼近。

    「憐曼。」

    渴望見她的心情在這一刻全涌現,現在他只想將她摟進懷里,感受她的溫熱及柔軟。

    「不要過來!」

    半年前的傷害她到現在都還沒回復。

    聶天珞搖頭,同時來到她面前,「不行,因為我想抱你。」說著,不容她拒絕地抱住她,緊緊地將她摟在懷里。

    「聶天珞,我不準你踫我!」憐曼掙扎著。

    「噓,听我說。」附在她的耳邊,聶天珞輕語︰「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再愛你一次,好嗎?」

    什麼?

    他說愛她?

    「不……」

    不行,她不能再教他的話給騙了,現在她只想要將兒子要回來。

    「憐曼,听我說,我愛你,我一直都愛你,只是我不會表達,我以為將你留在身邊就好,娶你做妻子你就會待在我身邊,現在我知道我錯了。」聶天珞下巴頂著她的頭頂磨蹭。

    「你別說了。」她等了半年,他卻現在才告訴她這些,不覺得太晚了嗎?

    「相信我,憐曼。」抬起她的臉,兩人目光相視。

    餅了好久,憐曼別開臉,「不,我不會再相信你。」她眼眶發熱地泛起淚光。

    「憐曼!」

    「若你真愛我,為什麼現在才來?」女人都愛計較,她也不例外。

    「不是只有你受到傷害,我也一樣,我也會受傷,在你連我手中唯一的照片都帶走後,我以為這是你想要的結果。」讓他心死的結果。

    聶天珞伸手想拭去她的淚,卻被她揮開。

    「那你為什麼又來?」

    「因為兒子。」

    「我不準你搶走他!」兒子比她的命還重要,誰都不許搶!

    憐曼過于激動的反應,使聶天珞苦笑。

    「不,我沒有要搶他,是他給了我機會,讓我有勇氣來找你。」

    憐曼听完他的話,更是想掙開他的懷抱。「原來你對我的愛那麼薄弱,需要兒子才能激起你的勇氣?」

    「憐曼,公平點,我以前從沒愛過,這是第一次。」他將全部的愛都給了眼前的她。

    「寶寶還我!」她打算走了,再留下來她肯定會淪陷。

    「不行,你不準走。」

    「你憑什麼不準我走?」見他阻擋,憐曼跟著大聲起來。

    「因為我想跟你結婚。」

    「我不願意。」她的答案還是相同。

    聶天珞撫過她的臉,柔聲說︰「不,你要的,否則你不會生下孩子。」那使得他們之間有了牽系,永遠無法結束。

    「我……」

    「讓我們重新開始,憐曼。」

    憐曼的心畢竟柔軟,更何況她確實想要與他再續情緣才會生下兒子,如今他人都來了,還這麼低姿態地傾訴愛意,讓她冷然的心再次燒了起來。

    此時--一陣嬰兒哭叫聲傳來,將她的理智拉回。

    「寶寶呢?」

    聶天珞摟著她來到另一個房間,寶寶正躺在床上拼命地大哭著,那哭聲令人好不心疼。

    「你竟然讓寶寶自己躺在這里?」心疼的她連忙掙開他的擁抱,趕緊抱起兒子不住地哄著。

    聶天珞見她的反應真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我只是想單獨和你談談。」至于兒子不過就在隔壁,他一哭他們不是馬上過來了?

    「他會害怕。」憐曼輕責,坐上床打算喂兒子奶,看來他是餓了。

    「兒子長得很像我。」雖然還小,但一看就是他的翻版,相信爺爺會很高興見到聶家生命的延續。

    憐曼見他也坐在身邊,氣急地叫著︰「你先出去,我要喂他喝奶。」她一手推拒著聶天珞一手抱著兒子。

    聶天珞大笑,「你全身上下我都看過了,還需要避開嗎?」說著就幫她解開扣子。為了方便喂奶,憐曼大部分的衣服都是前扣為多。

    「你干什麼?」訝異他膽大妄為的動作,她慌地拍打他的手。

    「別這麼大聲,兒子會被你嚇哭的。」趁憐曼哄兒子之際,他繼續解開扣子,同時將里頭的內衣也解開,露出她白皙的肌膚,惹得他血脈僨張。

    懊不容易讓兒子含住她的**開始吃奶,慢慢吃完後,兒子滿足地打個飽嗝,並且再次閉上眼睡去。

    整個過程,聶天珞目光從沒移開過她,見她將兒子放在床上,小心地調整好姿勢,接著整理自己的衣服。

    「不用了。」他握住她的手阻止著。

    「呃?」憐曼不解他的意思。

    罷才那一幕將他積壓已久的欲望給挑起來,他拉起憐曼吻住她。

    「我要你,可以嗎?」他的目光逐漸熱切,雙手更是在她身上來回游走及探索。

    「再告訴我一次。」注視著他的眼,她伸手貼上他的臉頰。

    聶天珞欣喜地吻住她的唇,在她耳邊一次又一次地訴說。

    「我愛你。」

    接著他抱起她,兩人一同跌進床里,分享這份遲來的喜悅。

    「憐曼,嫁給我好嗎?」拋開過去那副高傲的身段,聶天珞再次誠心地問道。

    憐曼無言地吻上他,想來她是願意了。

    ******

    棒天一大早,悱居里的人發覺憐曼不見了,不過大家都不急,因為不見才是正常的。

    「雲,你確定他們會一起回來?」紅靈擔心地問著。

    悱皇點點頭。他對天珞有把握,而且他也相信在憐曼心中天珞佔有極重分量。

    「若是只有憐曼回來呢?」悱皇已經命人布置悱居,這樣不免有些諷刺。

    「我相信天珞一定有辦法挽留住憐曼。」

    辦靈不再說話,坐在大廳陪悱皇等著。直到快中午時,一輛車子停在悱居大門口。

    「他們回來了。」一名手下前來報告。

    悱皇含笑地望著老婆,他的話沒有錯。

    一會兒,憐曼抱著兒子幸福地出現在大廳,身邊站著聶天珞。

    「是不是該給我們好消息了?」等了半年,終于等到。

    「歡迎來參加我們的婚禮。」聶天珞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眾人笑著為他們祝福。

    「打算何時結婚?」紅靈拉著憐曼至一旁問。

    「回台灣後馬上舉行。」天珞也還要通知聶老爺呢。

    「天珞會是個好丈夫及好爸爸的。」看他小心又謹慎地抱著兒子,真是難得的畫面。

    沉醉于幸福中的憐曼但笑不語。

    ******

    新婚之夜,憐曼還將兒子抱在懷中地躺在床上,讓聶天珞訝然不已。

    「甜心,你不覺得今晚兒子不該出現在我們之間嗎?」

    他已除去身上的襯衫及領帶,今晚他渴望的是她誘惑人的身子。

    「不行。」憐曼坐起身,干脆的拒絕。「今晚不準你上床。」

    「什麼?」聶天珞不敢相信地瞪大眼。

    新婚夜老婆不讓他上床?他有沒有听錯?

    憐曼見他錯愕的表情,內心竊喜,誰敦他在她懷孕時與其他女人上床,這是給他的小小教訓。

    「憐曼?」聶天珞可憐兮兮地喚著。

    她還是搖頭,「今晚你就睡沙發吧。」說著溫柔地拍了拍兒子。

    「你該不會是要懲罰我之前的不忠吧?」

    一個男人在這時若還沒有危機意識,那麼將惹得老婆更不開心,所以他干脆自行招認。

    「沒錯,所以今晚你就自己好好反省干。」

    憐曼哄著兒子,將聶天珞遺棄在一旁。

    「好吧,只要能讓你消氣。」起碼老婆還好心地給了他一只枕頭。

    熄燈後不久,當憐曼打算閉上眼入睡時,身子卻被人抱起。

    「天珞?」除了他不會有別人。

    聶天珞抱著她來到沙發躺下,兩具身體交纏,黑暗中明亮的雙眸更顯迷人。

    「原諒我好嗎?」就算不能和她**做的事,起碼可以抱著她吧?

    見他如此,憐曼只得放松身子靠在他懷里,聆听他的心跳。

    在他溫暖的懷抱里,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防備的心整個卸下。

    她將唇附在他耳邊低語︰「天珞。」

    「嗯?」聶天珞努力克制高張的欲望,他不想強迫她。

    「我愛你。」

    「我知道。」將她摟得更緊,他不讓她再有機會溜走。

    他曾經錯過一次,也以為今生再也不可能擁有她。

    靶謝上蒼終于讓這朵多刺又多情的玫瑰再次回到他身邊,如火焰般燃燒著他的心。

    《本書完》

    (冷族情焰)系列--1.欲知魅皇撼人的愛情故事,請看非限定情話F311《魅皇情婦》2.關于沙皇的尋愛記事,請翻閱非限定情話F321《沙皇情夫》3.欲看炎皇如何馴服段凌紗嗎?別錯過非限定情話F331《炎皇馴姝》4.對悱皇和紅靈的故事好奇嗎?請看非限定情話F341《悱皇戲蝶》5.想知道魅令如何降服他的小妻子,請翻閱非限定情話F392《浴桂翔鷹》6.有關冷凝與閻宇堂蝕心的情愛,請看非限定情話F412《一夜劫》7.欲知炎決和于善的炫人情事,請翻閱非限定情話F422《烈火狂獅》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