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狠角色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狠角色 尾聲

作者︰倪淨

    溫子季很想結婚,直的很想!

    可是……

    唐家那是什麼家規,結婚要依照輩份?

    溫子季問了唐可可,這是那門子規定?

    「我爺爺訂的。」

    「那如果你大哥一直都不結婚呢?」

    「那我也不能結婚。」她無奈的說。

    所以……

    溫子季趁著一日空閑,上山找唐維是。

    兩個男人坐在樹蔭下,唐維是哪里不清楚好友來的目的,可惜他也是愛莫能助。

    連問候都沒有,溫子季開門見山就問︰「你什麼時候結婚?」

    「還不知道。」

    「那女人不是都追來你家了。」

    「她還沒打算結婚。」

    「她二十九歲了吧?」都這把不小年紀了,她還在那邊梗什麼?

    「快三十了。」

    「那她還不結婚?」

    「她說不急。」

    「那我怎麼辦?」他急,急得不得了,比熱鍋里的螞蟻還急。

    「你去問她。」

    「我?唐維是,你有沒有搞錯,那是你的女人,不是我的女人好嗎?」

    「我問過了,她不嫁,我也沒有辦法。」

    「那換人。」

    唐維是挑眉,「不好。」

    「那就給她選,嫁或是不嫁。」軟得不行那只有來硬的了。

    「你不能再等嗎?」

    「不能。」

    「再緩一陣子。」

    「不行。」

    這次他絕不妥協。

    「我有個好方法。」

    「什麼方法?」以為好友終于開竅了,溫子季傾耳相听。

    「你去娶別人。」

    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溫子季的表情,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爛方法!他就是為了要娶可可才要來這里逼婚,怎麼反倒他要去找別人結婚!

    這什麼天理!

    砰一聲,溫子季拳頭捶在樹上,「我只要娶可可!」

    「那你只有等了。」

    所以,溫子季第一回合的逼婚並沒有成功。

    又過了幾天,他再上山。

    這回他的態度和緩多了,正好唐維是那口子不在。

    「這是什麼?」唐維是瞥了眼桌上的箱子。

    「保險套。」

    「一箱?」

    「十二打。」

    唐維是看著那一大箱,說不出話來。

    「好東西跟好朋友分享,這牌保險套滴水不漏,特別拿來跟你分享。」

    「滴水不漏?」唐維是眯眼,不覺瞄了眼好友,「這麼保險?」

    「當然。」

    「你跟可可?」

    「也是滴水不漏。」

    唐維是點點頭,「不過我還有……。」

    「那些來路不明的牌子丟了也好。」

    然後,溫子季來匆匆去匆匆,走了。

    那天,溫子季一反常態的笑臉迎人,想到不久就能跟可可步入禮堂,他心里就樂不可支。

    夜晚,躺在床上,唐可可擔心的問︰「子季,這樣真的好嗎?」她一點都不以為這麼捉弄大哥是好主意,如果被大哥發現子季將所有的保險套都戳破,那就一點都不好笑了。

    「萬無一失。」

    「如果我未來大嫂想要未婚生子呢?」

    溫子季本抱著可可閉眼,「她會嗎?」

    「我覺得她很與眾不同。」

    「有嗎?」

    「她愛上我大哥,還倒追我大哥就很不同了。」

    也是,唐維是的封建跟大男人的霸道,這年頭哪個新時代女性能接受。

    「你大哥那麼保守,他肯定會結婚。」

    溫子季有十足把握。

    「可是我大哥那麼一板一眼的人,都被她吃得死死的。」

    這話,好像也對。

    丙然

    一個月才悄悄過去,溫子季被人捉去山上了。

    兩個男人坐在道場的木板上,唐維是直接了當開口,「你上次那箱保險套沒用。」

    沒用?難道……,他喜出望外,「她懷孕了?」

    「第一天就中獎了。」

    「那……。」

    「她不結婚。」

    溫子季不信,「她不結婚?」

    「她認為新時代女性未婚生子很平常。」

    所以,換他急了,唐維是終于可以體會好友想結婚的急切,看著溫子季垂頭喪氣,他也想嘆氣了。

    唐可可說得對,那女人果真是與眾不同,能整得唐維是如此喪氣,她夠本事。

    「她不怕左鄰右舍閑言閑語?」

    唐維是朝外頭比了比,「最近鄰居在一公里外,閑言閑語應該不多。」這就是山上清閑的方便,根本不去理會他人的言論。

    「那她家人呢?」

    「舉家移居國外。」

    「不介意女兒沒結婚就大肚子?」

    「不介意。」

    「那她到底為什麼跟你在一起?」這回溫子季火大了。

    「她愛我。」

    溫子季不止嘴角抽搐,連額邊都要抽筋了,「那就把她綁去法庭公證。」

    「她已經懷孕了。」

    「那又怎麼樣,你不會要她真的未婚生子吧?」

    「我怕動了胎氣。」

    溫子季翻白眼,倒在木板上,他無語問蒼天啊,都用了這麼下流的方法了,怎麼還不能達成目的呢。

    蚌然,溫子季再現靈光,倏地坐起身,他朝好友望去,「維是?」

    「嗯。」

    「如果你逼她拿掉孩子,你想她會不會乖乖結婚?」

    砰!有人先應聲倒地了。

    幾天後

    入冬了,唐可可朝身邊的人縮了縮,夜晚多了他,就像多了暖爐。

    「子季?」

    「嗯?」

    「其實我們這樣也蠻好的。」跟結婚其實沒有多大差別。

    「嗯。」

    「那就不要急著結婚了。」

    「那你如果懷孕了,怎麼辦?」

    唐可可輕笑,很認真的說︰「應該會被我大哥給押進禮堂結婚吧。」

    呃?「子季,你在干什麼?」

    「你說呢?」他的笨,蠢到家,怎麼沒想到這個方法。

    他的手快速解開可可睡衣,而他本來就習慣上半身luo睡。

    「我會被我大哥念到臭頭。」

    「誰叫他不結婚。」

    「又不是我大哥的錯。」

    輕拍他,唐可可笑得甜蜜,「子季?」

    「嗯?」

    「有件事我要告訴你。」

    「嗯?」他粗喘著氣息在可可耳邊。

    「其實,我好像懷孕了。」

    杯面停格,溫子季傻眼,「你說什麼?」

    「我把你上次買回來的保險套用針截破,這個月就沒來了。」她學他的方法,沒想到真應驗了。

    原來,有人也等不及想當新娘了。

    唐家武道場

    敗久很久以前的某個夏天

    清晨,六點才過,所有參加武術夏令營的小朋友全都集合在道場練基本功。

    「維是大哥。」

    角落傳來童音,唐維是停下動作,朝那方向看去。

    是個小女孩,應該才八九歲。「什麼事?」

    「姐姐不見了。」

    「是不是睡晚了?」他問。

    「她五點就起床了。」

    五點?「她有說去哪里嗎?」

    「她說要綁頭發。」

    「去哪里綁頭發?」

    「睡房。」

    「那我去睡房找她,你先跟其他人練基本功。」唐維是拍拍小女孩的頭,胖圓圓的模樣跟可可一樣可愛。

    小女孩掉了一顆門牙,但笑看來更天真可愛。

    唐維是朝大通鋪走去,這里的睡房只分男生跟女生,很快地,他走到女生的睡房。

    當他走進時,只見一名年約可可那樣年紀的女孩坐在木板。

    「練功時間到了。」

    女孩沒出聲,她的手正努力梳理長及腰的頭發。

    女生輕轉頭,白白淨淨的臉蛋印入唐維是眼里,「我的頭發綁不好。」

    他走近,才知道她在結辮子。

    「那不要綁了。」

    「我很熱。」

    「那不要綁辮子。」

    「我喜歡辮子。」

    她與方才的小女孩幾分神似,卻多了點女孩的甜美清雅,特別是她那雙大眼楮,水汪汪的像是會說話,此時大眼楮望著他,唐維是竟然有點臉紅。

    「那怎麼辦?」

    「你幫我綁辮子。」

    他?他從沒綁過女生頭發,可可一直都是短發。

    「我不會。」

    「……。」大大的眼楮紅了。

    「我只會綁馬尾。」他連忙改口,怕她真哭了。

    「那你幫我綁。」將手里的梳子跟發飾交到他手里,女孩甜甜的笑了,然後唐維是又發現,她竟然有對可愛的虎牙,而且笑起來還有酒窩。

    懊可愛。

    那個女孩叫武姍姍,也就是他認栽的老婆大人。

    終于在妹妹結婚後不久,他們的孩子滿月當天,終于也步入禮堂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