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老鼠愛上貓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老鼠愛上貓 第八章

作者︰倪淨

    就有人明明心里就在意,而且還喜歡了,卻死鴨子嘴硬,不肯承認,最後鬧得這等場面。

    一個小時前,歐陽起穿了衣服,看都不再看她一眼,表情冷漠地走了。

    「想追我大哥就趕快去機場,別待在這里哭喪著臉。」這就是一個小時後歐陽承回來飯店見到的情景,歐陽承見她一個人縮在地毯上,問都不回答地像是失了魂,大致猜到是什麼狀況了。

    坐在沙發,歐陽承撐著下巴給意見,「去找我大哥,然後跟他說很想他。」這麼簡單的撒嬌都要他教。

    「我不要。」

    「我大哥喜歡你很久了,只要你去找他,他一定舍不得凶你。」

    歐陽承受不了她的畏縮,索性起身幫她打包行李,打算送她去機場。

    「阿承?」

    「嗯?」

    她的東西還真不少,短短幾天竟然買了一堆衣服跟紀念品,真當自己來觀光。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你大哥了。」畢竟她討厭他那麼多年,怎麼可能馬上改變。

    可是她又不明白,她心里的失落感是為什麼?

    他走了,她不是該高興嗎?

    為什麼心情反而變得那麼沉重?

    懊像失去了某樣重要的東西?為什麼?

    歐陽承重吁口氣,知道她心里的掙扎跟害怕,「你馬上去機場。」

    「為什麼?」

    「還問為什麼,當然是馬上飛回去告訴我大哥,你心里其實很在乎他,傻瓜!」平時見她很伶俐怎麼遇見感情就變傻呆了。

    「可是……。」

    「還可是,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大哥?」

    她先是搖頭,再又點頭,最後她竟然紅了眼眶,一臉不知所措,「那真的是喜歡嗎?」

    「是,大小姐,你肯定是喜歡我大哥了。來,你再猶豫他有可能被別的女生搶走,那時你要我幫忙我也無能為力了。」

    「我怕……。」

    「傻瓜,怕什麼,那是我大哥,快去。」

    「可是……。」

    「回去找我大哥,跟他撒嬌就沒事了。」男人嘛,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女生,誰會忍心拒絕。

    ******bbscn***

    歐陽承騙她,因為她趕到機場時,他大哥早搭機走了,等她回到台灣,才知道歐陽起已經不要她了!

    三天過去,上官凝凝等了又等,等到的結果竟是他跟別的女生回家。

    興奮的奔出家門,張嘴才要喊人,隨即被跑車步出的人給愣住。

    她是誰?

    坐在他車子里的女的是誰?

    上官凝凝捂嘴瞪眼,心里的喜悅早被眼前的情景打散。

    那女的不解她突然沖過來的舉動,「起?」

    歐陽起冷漠地睨她一眼,「她是我家隔壁鄰居。」好冷淡,上官凝凝後退一步,心像針剌。

    鄰居?

    她才不是鄰居,她是他喜歡的女生!

    明明他都說喜歡她,才三逃邙已,馬上另結新歡,上官凝凝受傷的表情全落入歐陽起眼底,「進屋了。」

    那女的雖納悶倆人之間的低氣壓,還是沉默的隨歐陽起走進屋子,大門當著上官凝凝的面關上。

    眼淚再也忍不住的落下了,上官凝凝難過的蹲在大馬路。

    她才不是鄰居!

    「凝凝?真的是你?」歐陽帖一臉驚訝,「你怎麼了?」

    哭得好不傷心的小臉抬起看著來人,「阿帖!」

    她好難過,難過得都快要死掉了。

    「發生什麼事了?」

    「你大哥說我只是鄰居,哇……。」撲進歐陽帖的懷里。

    「凝凝……。」

    大馬路倆人這麼摟抱很不合宜,歐陽帖攬腰將她抱起,「先跟我回家好不好?」自小青梅竹馬長大,心疼她哭得泣不成聲,歐陽帖將她摟在懷里哄著。

    她是上官凝凝,只準人家哄她寵她捧她,何時也成了淚人兒,難道是大哥惹她哭的嗎?

    上官凝凝的頭埋在歐陽帖胸前,「凝凝,原來你哭過會有雙眼皮哦。」歐陽帖逗她。

    「我本來就有雙眼皮了好不好?」

    「是吧?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見她笑出聲,歐陽帖才放心。

    「你還笑,我都這麼難過了。」

    「就是看你難過才逗你,傻瓜。」舍不得見她哭。

    上官凝凝從來不知道歐陽帖能這麼輕而易舉抱起她,只是當她抬頭,發現自己在地時,馬上變臉,「我不要來你家。」

    「你哭成這樣回家,不怕你大哥問?」

    上官凝凝扁嘴不語,那模樣好不可憐。

    歐陽帖拍了拍她,又揉揉她的頭發,「走吧,去我房間。」

    交談的倆人,根本沒注意到客廳還有人,「阿帖,你女朋友嗎?」歐陽起的女伴打趣問。

    歐陽帖抬頭,只見大哥面無表情地瞪他,那目光像要殺人似的銳利,為此他決定先開溜再說。

    「大哥,我跟凝凝先回房間了。」

    從頭到尾,上官凝凝不發一言,小臉埋在歐陽帖頸間。

    等倆人上樓後,那女的揶揄道︰「學長,拳頭可以松開了,小心別把筆折斷了。」歐陽起臉上的怒意,身為學妹的她哪里看不出來,學長口中的鄰居絕對不只是鄰居,否則他干麼一臉妒夫樣,恨不得上前痛揍他弟弟一頓。

    ******bbscn***

    坐在歐陽帖的床上,上官凝凝扳著臉不說話。

    「說吧,為什麼又跟我大哥吵架?」

    她跟大哥的事,他從二哥那里听了一些,只是從今天的情況看來,倆人根本還沒解決問題。

    「沒有啊,我跟他又不熟。」

    「還說,明明心里就在意,還嘴硬。」他點了她額頭一記。

    看他跟別的女生同進出,上官凝凝第一次有心如刀割的感覺,很想上前把那女生推開。

    歐陽帖見她臉上表情多變,又是生氣又是委屈的,索性拉了椅子坐在她面前說︰「剛才那個女的是大哥的學妹,你不要想歪了,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

    「學妹?」

    他沒事帶學妹回家干什麼?

    「那個學妹跟我們家很熟,所以常來我們家……。」

    「常來你們家?」眼眶又紅了,「他還說喜歡我……。」

    歐陽帖翻白眼,「凝凝,她來我家是客人,你不要亂想好不好?」

    「我才沒有亂想,她分明就喜歡你大哥。」

    「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他看得出來大哥心里很在意凝凝,也早就容不下別人了,怎麼還有個傻瓜在這里斤斤計較。

    「我以後都不要再理他了。」

    「那也要看我大哥同不同意啊。」

    若是他沒看錯,剛才他大哥可是醋意大起地想揍人。「凝凝,你前幾天跟二哥跑去日本,我大哥差點急瘋了。」頭一次見大哥這麼在乎人,「他放下所有的工作趕去找找,這就足以證明你在他心底的重要性。」

    「可是他現在不理我了。」

    罷在外頭他冷眼的一瞥,她還猶有余悸,像被人潑冷水的僵在原地的感覺很不好受。

    「那就去「魯」他,「魯」到他理你。」她不是最會「魯」人。

    「他如果還是不理我呢?」

    「那就不要他了,這種男人有什麼了不起!」

    說很簡單,可是真要做,真的好難,她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堵他、找他、打電話給他,可他不是不在家,就是電話沒有回應。

    ******bbscn***

    經過半個月的委曲求全後,上官凝凝決定不再當小可憐,一改多日來沉悶心情,星期天的早上她穿得花俏,美不勝收。

    「凝凝,你去哪里?」上官任陽看她又回復過去的俏麗打扮,眉頭不覺一挑地問。

    上官凝凝只是笑而不語,連去哪里都沒交代,頭也不回如花蝴蝶般的飛出去了。

    上官任陽雙手撐住扶手,倚在樓梯處,眼里滿是笑意地目送妹妹出門。

    終于又有笑容了,這些日子肯定是受了委屈,他沒過問是不要她想起傷心事,還好一切都過去了。

    上官凝凝舞出家門,哪也不去,直搗歐陽家,門都沒敲的直接闖進歐陽起的房間。

    竊笑的她,掩嘴不敢笑出聲,小心放下懷里的小貓,上官凝凝悄悄走到床邊,見他一臉倦容,似乎很累的樣子。

    她在他臉上摸了幾回,見他還繼續睡,食指更大膽地踫了踫他的唇。想念他的吻、想念他的氣息、想念他霸道的悸動。

    懊半晌,上官凝凝窩到床上,挪進他寬厚的胸膛,找個最舒適的位置隨他閉眼睡覺。

    忘了她來是來這里討伐的,只記得上回在這張床上被他摟在懷里時,她並沒有太多印象,只覺全身暖暖的。

    現在她意識清醒,縮在他懷中,有力的手臂不知何時已收緊在她腰際,將柔軟的身子摟得更緊,上官凝凝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許久,高大身軀動了動身子,歐陽起雙眼微張,想抬起手臂時,卻感覺一份陌生的酸麻感襲來,俊容皺眉低頭望去,以為自己眼花再瞪去,她怎麼會來?

    來多久了?

    見她熟睡不忍吵醒,醇睡中柔嫩的臉頰帶紅。他忍不住的吻上她雙頰,柔軟身軀與他相貼合。

    歐陽起撐起上半身,想著這些日子來,他哪里看不出她的委屈,但她卻不該那樣否定他的感情。

    到底該拿她怎麼辦?

    放手,他不甘心;可真要擁有,他又怕自己會被她搞瘋!

    長嘆一聲再躺回床上,懷里的身軀蠕動地朝他更貼近,口中嚶語的說著夢話。

    歐陽起的手勁不覺加重,將她摟得更近些。低頭含住她的唇,想要她補償這些日子來的思念,因為這突來的親膩,教上官凝凝扭了下身子,並且緩緩睜開眼楮,「醒了?」

    欸?

    眼楮往上看,只見歐陽起一臉揶揄的笑,羞得她直想躲開,奈何他不肯放人,擒住她的手腕定于一側。

    「你……。」

    與他同床這是第二次,沒想到這次他竟然比她還早醒來,「為什麼來?」他啞聲問。

    「……。」

    「說話。」

    「沒有啊。」

    「那為什麼跑到我床上睡覺?」

    「……。」

    見她咬唇,欲言又止樣,「不說話是嗎?」

    憊是沉默。

    「你喜歡我?」

    這回,懷里的人動了動,卻還是沒開口,見狀,歐陽起低頭吻住她柔軟的唇,纏得她氣喘吁吁地倒進他懷里。

    上官凝凝眼冒水氣,委屈的捶打他,「對,我就是喜歡你,不可以嗎?」

    「如果我說不可以呢?」撥開她垂下的頭發,動作溫柔,雙眸鎖住她的眼。

    聞言,上官凝凝開始掙扎,卻馬上被歐陽起翻身壓在身下,「你不要壓我,好重……。」

    「告訴我,你喜歡我嗎?」霸道的他將頭埋在她頸間,貪婪嗅著她身上的清香。

    「嗯……。」那應聲細如蚊吟,可歐陽起還是听到了。

    他抵在她耳邊低聲道︰「跟我結婚。」

    呃?

    結婚?

    上官凝凝身子一僵,驚得直搖頭,「先當女朋友不好嗎?」

    「你說呢?」他的手拉扯她的衣服,嚇得她驚叫。

    「你怎麼可以又脫我的衣服?」

    不理她的問話,歐陽起強悍地解下她的衣服,而上官凝凝被壓得怎麼也掙不開。

    「不可以!」

    只是她根本擋不住他的侵略,身上的衣服沒一下子全被脫下,羞得她臉紅。

    「那要不要結婚?」

    「不要!」

    「真的?」

    歐陽起眯眼,雙手探索她美好曲線,很快地也脫下自己的衣服。

    「你不可以亂來哦。」

    「亂來?怎麼亂來?」倆人全luo的貼著彼此,火熱的渴望在歐陽起身上燃燒。

    「我不要這樣。」

    上官凝凝急得快掉下眼淚,歐陽起的強勢教她好怕,粗重鼻息令她不安的扭動身子,雙手更是無助的抵在他胸前,想要他止住那團莫名火苗。

    「等你過了二十七歲生日,我們就結婚。」命令的語氣要她無能反駁。

    她二十七歲的生日只剩不到一個月,他怎麼可以這麼過份!「不公平!」

    「那還是要我繼續?」

    他的手已經探至她雙腿,柔嫩的肌膚要他愛不釋手的欲罷不能。

    「不要!你快停。」

    「那你說好嗎?」

    沉重的身子覆上她,熱烈的尋得她的唇後狂熱的吻著,直到上官凝凝雙手不自覺的摟上他的頸間,「凝凝?」

    就在上官凝凝昏頭的想說好時,歐陽起眉頭卻是突地緊皺,沒預警地打了個噴嚏。

    「你怎麼了?」

    歐陽起環視房間,只見在床邊一只毛茸茸的小東西在眼前,「你沒事帶只貓來我房間干嘛?」

    「本來我是怕你不理我嘛。」

    她來之前已做好萬全準備,只要歐陽起擺臉色給她看,或是趕人,她馬上把小貓丟到他床上。

    不過,還好她有帶小貓來,否則不止要被逼婚,連清白都要不保!

    歐陽起再打第二個噴嚏,命令著︰「把它帶出去。」

    上官凝凝哪里肯,趁他翻身躺在床上,連忙壓上他。

    「可是我想陪你耶。」

    ……,歐陽起很想動手掐死她,「還是要我把這該死的貓丟出窗外?」

    「你好凶哦,小貓很無辜耶,你不可以遷怒。」終于換她佔上風了。

    上官凝凝低頭在他頸間種個特大草莓,戀戀不舍的再往下吻他結實胸膛。

    「凝凝!」她在玩火!

    「別生氣嘛。」

    頑皮的嬌笑氣得他想吼她,卻被第三個噴嚏給止住。

    最後,他瞪她問︰「你想要什麼?」

    「我還不要秸婚。」

    她女朋友的福利都還沒享夠,還沒作威作福的被他疼愛,怎麼可以直接成為他的妻子。

    「然後呢?」

    頭又開始發痛了,那只貓還不怕死的喵喵叫。

    「你不可以強迫我,除非我願意。」說完還故意的在他肩胛處咬了一口,朝他吐吐舌頭故作天真無辜樣。

    「若是我不同意呢?」

    「那你的過敏癥發作了,不要怪我哦。」

    「你……!」

    「可以嗎?」

    歐陽起睨了眼床下走動的貓,再看看趴在身上的她,正要無奈的點頭說好時,房門卻在這時被人推開。

    「大哥!」

    「啊!」

    上官凝凝半luo的窩進他懷里,歐陽起迅速拿棉被蓋住倆人。

    歐陽承以為大哥還未擺平跟凝凝的事,一下飛機馬上趕回家,誰知道他這回又壞了大哥的好事。

    上官凝凝羞愧的只想找洞鑽。

    「抱歉。」既然倆人都和好了,他不打算再繼續打斷大哥的好事。

    「等一下。」歐陽起喊住他。

    「大哥,怎麼了?」

    「幫我把床邊的貓捉出去。」

    「不可以!」上官凝凝驚得反對。

    小貓一旦被捉走,她的小命肯定不保。

    「貓?」

    歐陽承定眼看去,真見一只貓在床底下走動,很快地他朝大哥眨了眨眼,明白大哥的意思,上前一把捉起小貓。

    「那我出去了。」

    「不可以啦!」

    上官凝凝急得想起身,奈何腰上的力道要她動彈不得,直到歐陽承離開,上官凝凝知道她這下子真的完蛋了。

    她也不過才逞幾分鐘的上風,馬上又被將了一軍,心里真的好不甘心。

    「起?」他不打噴嚏了?

    「不結婚是嗎?不可以強索是嗎?」他的語氣柔得教她頭皮發麻。

    「我剛剛只是開玩笑的……。」這時候撒嬌不知道有沒有用?

    「太遲了。」

    歐陽起眼中壞壞的火光教她打顫,還來不及開口喊饒,又被人給壓在身下了。

    這個星期天的早上,歐陽起難得晚起,平時不賴床的他,這個假日,直過中午,還不見他走出房門。

    而房里,上官凝凝嬌喘的求饒聲及嬌吟聲,教他一次又一次地欲罷不能……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