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小姐讓人追嗎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姐讓人追嗎 第十章

作者︰倪淨

    「雨潔,上班要遲到了。」羅母在門外喊著。

    應了一聲,羅雨潔繼續窩在被子里。

    「怎麼還在床上?」羅母進她房間,見女兒還躺在床上,拉開她的被子問。

    「我今天不想去上班。」帶著濃濃鼻音說。

    「是不是感冒了?」羅母的手探向她的額頭。

    她只是覺得頭昏沉沈的,一直沒辦法清醒。

    「天啊,都燒成這樣了!」羅母驚叫,並且大喊兒子。

    她感冒了嗎?

    昨夜身體突然忽冷忽熱時,她還以為是失戀造成的,原來是因為她發燒了。

    她哥急忙開車送她去醫院掛急診,折騰了兩個多小時,她又回到溫暖的被窩。

    「雨潔,吃藥了。」

    她搖頭,將臉埋進枕頭里,來個相應不理。

    「快點起來,不然媽要生氣了。」

    「人家不要吃啦。」她好想念汪上揚溫暖的懷抱。

    「阿姨,我來。」

    她是不是發燒燒壞頭了,怎麼好像听見汪上揚的聲音。

    听見她媽出去時關門的聲音,羅雨潔翻了翻身,探頭呼吸新鮮空氣。

    誰知,她被坐在床邊椅子上的人給楞住,「你……你怎麼在這里?」他瞪人的樣子好嚇人。

    「把藥吃了。」

    「你出去。」

    「先吃藥。」

    「我等一下再吃,你快點出去!」猛地想拉上棉被罩住臉,卻被汪上揚給阻止。

    「你在鬧什麼別扭?」

    汪上揚傾身,摸了摸她的額頭,燒已經退了,想起今早接到羅文軒的電話,告訴他雨潔生病時,他顧不了一切地飛車趕來,雖然知道她可能不會給他好臉色看,但他就是舍不得她受苦。

    「為什麼要把我讓給羽娃?」

    「……。」他知道了?

    「因為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你在胡說什麼?」

    「本來就是。」

    「為什麼?」

    「因為你都沒說過你愛我。」她扯個自己在意的理由。

    「我不愛你干麼跟你上床!」

    「生理需求啊,剛好你欲求不滿,我成了那個倒霉鬼!」

    「你再說一次!」他的臉色變得更難看,好像隨時會大聲吼人。

    「你把我當成什麼樣的男人了?」他在她心里是如此不堪嗎?那他曾經付出的真情呢?她全都視而不見嗎?

    「反正我已經決定要跟你分手了。」

    要不是早知道她與任羽娃約定的那件事,汪上揚很篤定自己一定會好好痛揍她一番,要她下次甭敢再這麼任性。

    靶情,哪是她說不要就可以不要的。

    「我不會分手的。」

    「我說……咳咳,要分就要……咳咳……分。」

    見她咳得難受,盡管氣她,汪上揚還是拿了水杯及藥哄她,「先把藥吃了。」

    「我不吃……咳咳。」

    「你真的要我生氣打你嗎?」

    「你敢!」

    他如果敢動手,她就放聲大哭,讓她媽來主持公道。

    倆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見她眼楮紅腫不已,汪上揚知道她昨晚肯定哭得傷心,想到這里,他不舍的低頭啄了下她的唇瓣,「吃完藥好好睡覺休息,我還要趕回公司。」

    她還想抗議,汪上揚卻不給她機會,繼續接著說︰「從今天開始,你不用去公司了,羽娃會來代替你的工作。」

    呃?她圓眼直瞪汪上揚,以為他在說笑,「她要去當你的秘書?」

    「暫時先這樣。」

    見她一臉呆滯,汪上揚扶她倒好,並且幫她蓋上被子,低頭在她額上又吻了下,溫柔說︰「好好休息,知道嗎?」

    羅雨潔想說些什麼,可她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眼睜睜看他起身。

    「我走了。」

    望著他的背影,難過的眼淚又撲簌簌地滑下,將被子蒙住頭,羅雨潔哭得泣不成聲,送走汪上揚後,羅母進來安慰她,「怎麼又哭了?」

    「媽……上揚真的不要我了。」

    「不是你自己一直嚷著要分手的?」

    「……。」

    「是為了媽你才答應把上揚讓人?」

    罷才汪上揚已經大概跟她說了一遍原因,而她心疼女兒的傻氣,竟然為了她而傻得將自己心愛的男人讓出去。

    她不語。

    「傻瓜,那是媽跟你爸的事,你不需要感到內疚,況且你這麼大方就提分手,有沒有考慮過上揚的心情?」

    「我……。」現在說這些都太遲了。

    「先吃藥,其他的事等感冒好了再說。」

    「媽,我會不會死?」她問得傻氣。

    羅母輕敲她的頭笑了,「醫生說你是輕微感冒。」

    懊痛,她媽好狠,她都生病了還打她的頭。

    如果說汪上揚與羅雨潔分手誰最高興,那該是任羽娃了。

    她心想多年的美夢終于成真,這晚,任羽娃假藉喝醉酒,被汪上揚帶回家。

    而她卻在洗澡後,穿著男用襯衫出現在汪上揚房門口,她已打定主意,今晚她要成為上揚大哥的人。

    打開房門,昏暗的房里只有淡淡月光,任羽娃緩緩走近床邊,她知道今晚的上揚大哥多少有些醉意。

    沉睡的他,卸下防備,陽剛味依舊,卻多了份大男孩的稚氣。

    她並住隔吸,手指輕撫上他的發、他的臉,正當她傾身,還未觸及上揚大哥的嘴唇時,他竟出聲制止她。

    「雨娃,不要這樣。」

    原來他沒睡,似乎也早就料到她今晚的意圖。「上揚大哥……。」任羽娃倒抽口氣,表情驚訝。

    「我並不喜歡你,就算今晚我跟你上床了,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你懂嗎?」他是男人,可能會情不自禁、或是控制不了生理需求,可,他不想利用羽娃。

    「為什麼?」

    都到了這地步了,上揚大哥怎麼還能如此執著,羅雨潔連分手都說了,他為什麼還不要自己?

    「我愛她。」那個她,不需點名,此時的倆人都心知肚明。「我很愛她。」

    「可是她不要你了。」

    「她不會。」

    「那我呢?」終于,任羽娃掩面痛哭,淚水在指縫間滑落,「我也好愛上揚大哥。」

    「我愛你,但是我對你的愛像親妹妹一樣。」汪上揚輕拍她哄著︰「我永遠都是你的上揚大哥,就算我跟雨潔在一起,還是不變。」

    任羽娃听完,哭得更傷心。

    「況且你還是她的姐姐,別再為難她了。」

    汪上揚將她摟進懷里,像哄小女孩般地,「羽娃,有一天你會踫上愛你的男人,那時,你就會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愛情。」

    沒有踫過,不識情愁滋味,一但沾惹上了,想脫身,談何容易。

    這一夜,任羽娃在汪上揚的懷里哭到睡去,被抱回房間的她,臉上還沾著淚水,不過,也在這一晚她終于明白,是她該放手的時候了。

    十天了,她跟汪上揚十天沒有講電話、沒有見面、連消息都沒有,他就這樣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站在公司門口旁的小角落,身份不宜的她正在等人,懶得打扮的她一身牛仔褲襯衫。

    不耐煩地,她再瞄了眼手表,明明都下班了,為什麼還不出來!

    又過了幾分鐘,公司大門口沖出個黑影,左右張望,接著拿起行動電話直撥,「喂?你在哪里?」

    他是江上唯,而他手里拿著東西,「我在你後面。」

    電話掛掉,她拍他後背,「你怎麼那麼慢?」讓女生等是很沒禮貌的一件事,他不知道嗎?

    「對不起,我以為總經理在開會,去他辦公室時才發現他在,我能怎麼樣,只有乖乖在那里門外等了。」

    「那秘書呢?」

    「秘書?」江上唯搔頭不了解她的意思,「哪來的秘書,你辭職後,總經理根本沒對外招募新進人員。」說完,他遞出手上的東西,「喏,你的仙人掌。」

    沒有秘書?那他為什麼要騙她任羽娃已經取代她的職位了!

    他騙她!

    「雨潔,快閃!」

    「為什麼?」她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閃,「你不要推我啦。」她小姐最近天天生理期,一個不順心就想動手打人,他最好不要惹她發火。

    「是總經理啦!」

    來不及了,汪上揚已經見到她,還看到江上唯摟在她腰上的手,眼眸射出幾乎可以殺人的泠光。

    他是出來見她的嗎?

    這個念頭才閃過,汪上揚卻對她視若無睹,對她身後喊道︰「羽娃,我在這里。」

    「你哭完了沒?」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里,江上唯問。

    「還沒!」搶過江上唯遞來的面紙,羅雨潔很沒氣質地擰了鼻涕。

    「人都走了,你再哭也沒用。」

    「他真的不要我了。」江上唯只覺得她自作自受。

    「是你執意要分手的,如果真的很想他,那就去搶回來。」

    「不行。」她搖頭。

    「干麼不行?」

    羅雨潔卻沒回答,只是將頭朝他靠去,哽咽的說︰「你肩膀借我一下。」

    懊死!

    她竟然來公司找江上唯,而且還偷偷拿走仙人掌,那早被他移至辦公室,竟被江上唯給扒走了。

    「上揚大哥?」她今天來是告訴上揚大哥,她決定出國去念書,卻沒想到會在公司門口遇見羅雨潔。

    「你什麼時候離開?」

    「後天。」

    「還氣上揚大哥嗎?」他的狠心拒絕教任羽娃終于看清,他心不在她身上。

    「氣啊。」

    「那就多氣會兒,等你走了就氣不到了。」

    「你跟她還沒打算和好嗎?」

    畢竟是自己的妹妹,雖說沒有感情,但血濃于水,那份親情是無法割舍的,她已經懂得釋懷。

    「快了。」他的耐性被磨得差不多,那女人最好有心里準備。

    「她的感情有些遲鈍。」

    汪上揚沒好氣的重嘆,而後,任羽娃好奇的問︰「剛才跟她抱在一起的男生是誰?」

    「不準提他!」他沉悶地說。

    「上揚大哥,我怎麼覺得你現在的妒夫樣,一點都不瀟灑迷人。」

    「任羽娃,你皮在癢了是不是?」

    少了曖昧,倆人之間比以前更放得開。

    叮當!

    大白天,是誰那麼閑跑來她家按門鈴。

    而且還挑媽出遠門看親戚,她哥陪女朋友渡假的時候。

    叮當!叮當!叮當!

    刷一聲,羅雨潔打開門。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外頭的人倒是等不及先說了。「小姐,有人送花,請簽收。」是送貨員,而且還很不專業,連制服都沒穿。

    「送誰?」

    「羅雨潔。」

    送她?

    有沒有弄錯了?

    她最近深居簡居,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哪個人會送她花,難不成是江上唯看她失戀,特地送她花討她開心?

    只是,他怎麼會改送她玫瑰花?

    簽字後她收下花,送貨員走後,她懶洋洋地走回客廳。

    睡眼惺忪的她連看花束的小卡都沒看,直接把花放在桌上,然後倒在沙發上繼續補眠,昨晚她熬夜看影片,今早累得根本爬不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

    叮當!

    叮當!叮當!叮當!

    門外的人按得急,門里的羅雨潔听得更心煩。

    踉蹌不穩地走到大門,連看都不看對方是誰地直接開門,她沒好氣地叫囂︰「找誰?」

    沒人應聲。

    她好奇地抬頭,這一看,她差點尖叫!

    汪上揚,他怎麼會在這里?

    不對,他干嘛一付凶神惡煞樣,他正眯眼瞪人,那表示他正在火氣上,而後她想起分手的事,順手想甩上大門時,汪上揚的動作更快擠進屋里。

    「你來干什麼?」

    「花呢?」他壓下火氣冷聲問。

    「什麼花?」

    「剛才送貨員拿來的花。」那可是他搶在花店開門第一時間買的花,「在哪里?」

    「那里啊。」被她扔在桌上,汪上揚看了眼花,眼冒怒火地回瞪她。

    「你連看都沒看?」

    「那又不是你送的,你火大什麼?」

    她才講完,汪上揚高大的身軀卻一步步朝她逼近,嚇得她連連後退,「你不要過來,我會大叫哦。」此時的他全身帶著危險氣息,像是要將她吃了。

    「叫誰?家里除了你,難不成還有野男人?」

    「你亂說什麼?」

    「你媽去親戚家,你哥跟女朋友去渡假,你想叫誰來救你?」

    他怎麼知道?難道……「是你設計他們出門的!」

    「沒錯。」

    他再走近一步,狼狽的羅雨潔只有再往後退,整個人幾乎要踫上沙發邊緣,「你沒事拐他們出去,你有什麼企圖!」

    「當然是來找某個沒良心的女人算帳!」

    那拳頭朝沙發重重擊了一拳,嚇得羅雨潔雙腿一軟跌坐在沙發上,而汪上揚則是壞壞地傾身,俊挺的臉上露出可惡的笑,教她嚇得嚷嚷︰「你不要過來哦。」

    「為什麼不要?」他不只要過去,還想好好痛揍她一頓。

    霎時,那沉重的身軀欺上,壓得羅雨潔差點喘不過氣,「你好重,走開!」

    「你為什麼不下樓?」他以為她會因為他的浪漫而感動地飛奔下樓,誰知他左等右等就是沒見到她的身影,最後等不下去的他直接上樓擒人。

    「我為什麼要下樓?」

    「因為我在樓下等你。」他沒好氣地吻她一記,還故意咬了下她的唇瓣。

    待他移開唇時,她疼得嬌喘嗔道︰「我怎麼知道你在樓下等我?」

    「我都請人送花上來了,你卻連看都不看一眼!」

    「那花……是你送的?」也是,除了他還有誰會送她紅玫瑰。

    「對,是我送的,你說,你要怎麼補償我?」

    羅雨潔被盯得心跳加速,「我又沒有怎樣,要彌補你什麼?」見他色眯眯地盯著自己瞧,手還大膽地摸進她衣擺里,直接罩上她胸前飽滿,然後不滿足的他又迅速解開她內衣扣子!

    她伸手拍他,想要阻止他的惡力。

    「沒有嗎?我都跟你求婚了。」他氣得咬她耳垂,教她不由得倒抽口氣。

    「什麼時候?」

    汪上揚改為吮咬她的細頸,最後氣呼呼地壓在她身上,指向一旁的花束,「我寫了小卡。」

    「騙人?我要看!」

    「現在不讓你看。」浪漫的時間已經過了,現在是**時間,他要她好好將這些日子來的寂寞全給還來。

    「人家想看嘛,好不好?」

    「不好。」

    「一下下就好。」

    「不好。」

    「上揚……。」她嬌嗔的撒嬌著,還不忘在他胸前來回揉啊揉的,「好不好嘛?」

    被她這麼一蹭,汪上揚本就高漲的欲火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在她耳邊說些情人肉麻不可告人的悄悄話,教羅雨潔听得小臉紅得一蹋糊涂!

    「我不要……,你會害我下不了床。」他那帶著粗暴的動作,哪像是要給她愛愛,分明是來懲罰她的。

    汪上揚仰頭邪肆一笑,見她慌張的模樣,他捧住她的臉,一臉專注深情。

    「我愛你。」

    羅雨潔覺得自己的眼眶氾濕。「再說一次!」

    「我說過了。」他沒打算繼續搞浪漫,他打算開始他的索討。

    「你剛真的說你愛我?那任羽娃呢?你們不是開始交往了嗎?」

    「誰跟你說的?」敲了她額頭一記,隨即低頭重重地吻她,直到她被吮得嘴唇發疼,他才甘心移開唇瓣,「我跟她還是兄妹關系。」

    羅雨潔覺得自己像在作夢,雙手摟住他的脖子︰「那她不會又來纏你?」

    「她昨天已經出國了。」

    「這麼快?」

    「放心,她要我們結婚後再去找她。」

    「那她已經原諒我媽了?」

    「嗯。」

    「上揚,你會不會突然消失?」

    「為什麼這麼問?」他正急速解下她的睡衣,將頭埋進她胸前索吻。

    「我怕這只是一場夢。」

    汪上揚壞壞地朝她露出微笑,而後開始對她上下其手,「作夢會有這麼真實嗎?」

    熱火,在倆人之間燃燒,羅雨潔嬌羞地環住他,她覺得自己好幸福。

    只是……

    他有必要這麼粗魯嗎?

    貶痛耶。

    當她小小抗議時,壓在上方的他竟然咬人,說什麼是要懲罰她先前的任性。

    懊痛!她都知道錯了,他的動作有必要這麼急切嗎?

    嘴唇被欺上,她的所有控訴全被吞進他喉間,羅雨潔知道,汪上揚這回是跟她來真的了。

    而這回,她要把上回丟掉的幸福再從他嘴里吻回來。

    因為她真的好愛他哦。

    不過這句話,她還是先別說出口,免得他一激動,心血來潮,體力過人的他肯定真的讓她下不了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