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相遇太早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相遇太早 第十一章

作者︰倪淨

    武父跟老婆站在院子,瞪著橫倒在院子里的大樹,武父問︰「你兒子沒事干嘛買棵樹回來?」

    而且這樹還挺眼熟的,似乎跟葉家那棵一樣。

    武母也問︰「要不要先打電話問他怎麼回事?」

    豈知,話才說完,武風皇的車子已經開進院子,武父才上前要問個清楚,卻見車子里還蹦出另一個小身影。

    「爸爸,大樹來了!」

    「你這小子,去哪里拐來的小女孩?」

    武母難得見到小女孩,歡喜上前,「長得真漂亮,你叫什麼名字?」

    將女兒抱起,武風皇笑著說︰「她叫葉小鉤。」

    葉?

    又來個姓葉的?

    武父臉上的笑容斂去,沒好氣說︰「這女娃兒該不會是葉金土的孫女吧?」

    「你認識我外公?」

    這女娃剛喊他兒子……爸爸?!

    「風皇,她是……?」

    「小鉤,快叫爺爺奶奶。」

    「爺爺奶奶,我叫葉小鉤。」

    武父愣看了下老婆,隨即大笑的將女娃抱過去,「老婆,我們有孫女了!」

    「風皇,這是真的嗎?」

    他們盼孫子盼了這麼久,誰知兒子一向沒有定下來的打算,這會兒竟然蹦出個女兒,教他們怎麼能不吃驚。

    「嗯。」

    「十歲?天啊,我們有個十歲的孫女了!」

    「爺爺,我要給爸爸抱。」

    「呃?不喜歡爺爺抱嗎?」

    「我要跟爸爸一起種樹。」

    講到樹,武父才又想起,「兒子,你沒事干嘛買棵樹回家?」

    「她說要種樹。」

    一听見是孫女要的,武父語氣都變了,「一棵夠嗎?要不要爺爺要多買幾棵回來?」父子倆一樣德性,淨想寵這位剛進門的小公主。

    「可以嗎?」葉小鉤興奮的轉頭問著爸爸。

    「當然可以。」

    ***bbscn***bbscn***bbscn***

    女兒由學校失蹤後,急得像熱鍋上螞蟻的葉家找了一上午,還是沒找著人,最後,武風皇的一通電話教葉瑪衣心安了。

    「怎麼樣?」見女兒掛上電話,葉母心急的問著︰「小鉤在哪里?」

    「她在台北。」

    「台北?她怎麼跑去台北?」葉父大叫。「小鉤人在哪里,我現在就去帶她回來。」

    「爸,我去吧。」葉瑪衣收起眼淚,「她跟武風皇在一起。」

    「武風皇?她沒事跑去武家干什麼?」葉父對武家的不諒解,因為女兒未婚生女而加深,要不是女兒阻止,他早找上門要那小子負責。

    葉母問︰「衣衣,小鉤是不是知道武風皇就是她爸爸了?」難怪前幾天會纏著她問,原來是有目的的。

    「前幾天在百貨公司見過面。」

    「那現在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她心頭一團亂,唯一的想法是先找回女兒。

    「什麼叫不知道,當然是跟武家那渾小子劃清界線,不準他接近小鉤!」外孫女可是他們自小捧到大,武風皇別想搶走!

    「小鉤想要一個爸爸。」

    「那你就幫她找個爸爸!」葉父氣得口不擇言,「你才二十七歲,還怕找不到好對象嗎?」

    「老公,你別再說了!」

    「我這麼說有錯嗎?等小鉤回來,你就去相親,爸爸一定幫你找個好男人。」

    「那小鉤呢?」武風皇肯接受女兒喊別人爸爸嗎?

    「對方如果不養,我來養!」他葉金上風風光光一輩子,為了女兒的幸福,他願意拿一切去換。

    ***bbscn***bbscn***bbscn***

    葉瑪衣來到武家,她看到院子里種了棵不亞于她家的大樹,粗壯枝頭系著秋千。

    「小鉤呢?」

    「我爸媽帶她出門了。」

    「我來帶她回家。」

    武風皇走近,眼神復雜地盯著她問︰「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有小鉤?」

    「那都過去了。」

    葉瑪衣想退開,卻被他給拉進懷里,頓時熟悉的麝香味撲鼻而來,其中還多了年少時所沒有的淡淡煙味。

    葉瑪衣掙扎,卻怎麼都掙下開他如鋼鐵般的臂膀。

    「她是我的女兒!」武風皇有些情緒的吼道︰「你竟然瞞了我十年?」若不是那天百貨公司相遇,她是不是打算瞞他一輩子。

    听著他的控訴指責,葉瑪衣心里很委屈,眼眸泛紅,痛心的拍打他胸前,「你要我說什麼?是你不接我的電話,是你不給我機會解釋的,是你!」說到最後聲音都哽咽了。

    她沒有故意要戲弄他的感情,只是她不知道除了那麼做,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別被學校退學了!

    「我以為你只是在戲弄我!」驕傲自負的他,不能承受感情受人玩弄。

    「我沒有,我從來都沒有!」

    幾近歇斯底里的拍打哭喊,再加上這些日子工作的疲累跟女兒失蹤帶來的不安,葉瑪衣一時不支的軟了身子,嚇得武風皇快速將她攬腰抱起,「你干什麼?放開我……!」

    幾分鐘後,武風皇將臉色蒼白的葉瑪衣放在床上。

    「我去叫醫生。」

    「不要!」

    「你剛才差點昏過去了!」

    「我沒事。」

    屋里安靜了好幾分鐘,兩個人都沒出聲。

    懊半晌,葉瑪衣幽幽的說︰「那時候你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

    離開台灣前,她一直都在等他,當被發現自己懷孕,又不肯拿掉孩子時,無助的她只有听從父母的話離開台灣,也試著遺忘那段不該被發生的初戀。

    坐在床沿,武風皇試探地將她縴細的身子擁進懷里,聲音暗啞的說︰「原諒我那時的不成熟,也無法想太多……。」

    可這十年來,他連作夢都渴望能再擁抱這軟香的身子,沒想到,這一天真的來了。

    「我一直等你,一直等……」她委屈的泣訴,「可是你都沒有來……。」

    「我去找你時,你已經出國了。」

    听完他的話,葉瑪衣淚水更是不停,嗚咽著說︰「你為什麼不早一點來,為什麼?」如果早一點來,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看她哭得像個淚人兒,武風皇不舍的將她縴細而不住顫抖的身子抱在腿上,口中喃喃道出他的歉意,由著她靠在胸前將這些年的思念及委屈心情全都哭出來。

    听她段段續續一字一字的將當時沒能說出口的理由說出來,武風皇更是听得心痛。

    十七歲的她,不是故意否定那段初戀,只是她希望他能繼續在雲龍高中念書,那比什麼都重要。

    她以為十七歲的他們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日後再跟他解釋,卻沒想到,脆弱的愛情一旦錯過,再想回頭根本是難上加難。

    離開後,以為不見面不聯絡最好,才發現,她欠女兒一個可以全心疼愛她的爸爸。

    不知過了多久,當她的哭聲轉為斷斷續續,耳邊傳來他沉穩的心跳聲,葉瑪衣只覺得這像是一場夢,「還想哭嗎?」

    抬起她的尖細下巴,武風皇情不自禁低頭吻著她的唇瓣。

    「風皇?」

    「噓。」他深情的凝望。

    出乎他意料的,葉瑪衣竟攀上他的脖子,解開他上衣扣子,精壯的胸膛不同于年少的厚實,已蛻變為成熟男人的他帶著她陌生的性感魅力。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熱情,武風皇全身似火燒般的難受,忍住體內躍動的**,試圖阻止她的挑逗。

    十年的相思,武風皇怕自己陷入高漲**里,卻沒想到她竟大膽的吻上他。

    這熱吻讓武風皇失去理智,狂野的將她壓在床上,索求的回吻她的熱情,要她明白這麼挑逗男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團火來得又急又猛,由被動轉為主動的他,吻得粗暴,「風皇……。」

    「嗯?」

    這幾年,他的緋聞不斷,女友一個換過一個,他不再是當初專情的武風皇,葉瑪衣望著他炙熱黑眸問︰「你愛我嗎?」

    細如雨點的吻落下,這是他的回答。

    現在的他是個事業有成,又是望族之後的唯一繼承人,愛慕他的女生何其多,她能再一次相信他嗎?

    相較于他曾經的風流,她的感情還停留在少女的初戀。

    而她該相信他嗎?

    「爸爸要我去相親,他要我幫小鉤找爸爸。」

    頓時,武風皇僵了身子,怒目瞪她,低語咆哮︰「你要去相親?」

    她是他的,除了他,誰都不能擁有!

    「你敢去相親,我保證殺了那男的!」

    手指輕輕揉開他糾結眉心,「那怎麼辦?」

    「嫁給我!你忘了,我們還有個女兒。」怕她拒絕,武風皇連女兒都拿出來當威脅了。

    「因為小鉤,所以你要跟我結婚?」紅腫的唇輕嘟,那嬌柔風情教武風皇看傻了。

    「就算沒有女兒,除了我,你誰都不準嫁!」霸道的語氣再起,「你是我的,一輩子都是!」

    葉瑪衣的手悄悄勾上他的脖子,她不該懷疑他的感情,因為他們的愛,十年來一直都沒有停止過。

    原來,相遇太早,分開後再相遇,只要真心付出,還是能好好的重新再愛一回。

    ***bbscn***bbscn***bbscn***

    躲在門外,听見房里安靜無聲,武家父母相視一笑,明白兒子終于說服葉家女兒,「爺爺,為什麼沒聲音了?」她都還沒听見媽咪說她有沒有愛爸爸。

    武父牽小孫女下樓,「他們怕我們听見,所以躲在棉被里講悄悄話了。」

    「真的?」天真的臉上寫著驚喜,「那我可不可以也一起講悄悄話?」

    武母疼愛的笑著搖頭,「現在還不行。」

    「為什麼?」她嘟嘴。

    「等他們出來你再問,好不好?」這種敏感的問題,還是留給為人父母的去頭痛。

    「那爸爸會不會欺負媽咪?」

    「你爸爸才舍不得欺負你媽咪。」他那兒子,這輩子最疼寵的女人,可能就是她媽了。

    小鉤這才放心的笑了,「爺爺,我想玩秋千。」

    「好,爺爺陪你玩。」

    「奶奶,等爸爸跟媽咪出來,你要叫我哦。」

    「好。」武母喜上眉梢的回頭瞥了眼緊鎖的房門,只怕這一等就要明天了。

    ***bbscn***bbscn***bbscn***

    結婚!武家兒子在丟下女兒十年不聞不問之下,還有膽來家里提結婚!

    他是存心不要命了是嗎?葉父冷冷的睨了武風皇一眼,由鼻孔逸出冶哼,「我不答應!」

    「爸,你不是要幫小鉤找爸爸嗎?」

    「我是要你去找別的男人,你干嘛找這渾小于來!」

    「外公,我只要這個爸爸!」葉小鉤捍衛著她從一進門就被批斗的爸爸,覺得今天的他很可憐,因為外公對他好凶。

    「爸,你不希望我幸福?」

    「爸爸這輩子最在意的是幫你找個好歸宿,看你幸福,那就夠了。」這是為人父最大的心願,只是女兒當初一步錯,教他悔恨好些年,而今武家兒子要負責了,他真能放心將女兒交給他嗎?

    「風皇會給我幸福的。」

    「外面好男人那麼多……。」

    「除了我,她誰都不準嫁!」忍了好一會兒,听見未來岳父慫恿女兒選擇別的男人,武風皇再也沉不住氣。

    「你這渾小子,這里有你說話的余地嗎?」

    「不管你答不答應,瑪衣我是娶定了!」老的氣,小的更火,倆人大小眼直瞪,互不相讓。

    「吃水果了。」葉母笑眯眯的由廚房端水果出來,「來,吃水果了。」

    「外婆,外公要媽媽去嫁別人。」葉小鉤打小龔告,知道外公最怕外婆,馬上幫她爸找靠山,「外公最壞了。」

    「外公在開玩笑的,他昨天還拿你爸媽的八字去合,怎麼會不同意?」

    底被老婆掀了,葉父不發一語,氣呼呼的起身上樓。

    見武風皇跟著上樓,葉瑪衣忍不住胳了眼眶,「媽,爸真的同意?」

    「你爸只是舍不得你嫁人,今天不管誰來,他的態度都是一樣。」女兒只有一個,疼了一輩子,要葉父放手,似乎是難了些。

    「其實你爸十年前就決定把你交給他,只可惜,他那時來得太遲。」還害女兒平白受苦,難怪葉父要刁難他了,「你爸鬧脾氣是心疼你,不是不同意你們結婚。」

    「媽,那你呢?」葉瑪衣含淚點頭。

    「媽只要你車福,找個愛你的男人,那媽就放心了。」

    這場十年前來不及趕上的幸福,十年後終于圓滿落幕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