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戀戀不解情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戀戀不解情 第九章

作者︰倪淨

    「誰跟你說我要離婚的?」帶老婆回家換衣服,沖洗過後,江仲起幫她吹干頭發,听到她的話,忍不住揚高音量。

    「汪之宇啊。」想到這里,她又紅了眼眶。「你真的要跟我離婚嗎?」

    江仲起寒著臉色,「你想呢?」

    「可能是。」

    「你……!」

    「離婚證書呢?」不用人家提,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她先問。

    「撕了。」

    那天他整理完所有物品後,在公司就撕了。

    「為什麼?」

    「我留那張廢紙干什麼?」每看一次他的心情就惡劣一次。

    「你沒有要跟我離婚?」

    彬坐在他面前,白心憐拉著他的衣領,「真的沒有嗎?」

    「要離我早一年前就離了。」

    「害人家白白擔心.」

    她推他一把,搶過吹風機自己吹頭發,腳底的紅腫消了下少,不過長水泡的地方還是會痛。

    「之宇是想撮合我們,否則他為什麼去找你?」這點他還看得出來,畢竟是好友,不願見他真走上分手。

    「他故意說得很嚴重。」

    「如果他不這麼說你會來嗎?」

    他都說不去找她回家,而她又遲遲不肯回家,那汪之宇只有用下下策了。

    「人家又不是故意不回家的。」

    江仲起倒在床上,雙手枕在腦後,「你還以為我跟李安妮有曖昧?」

    白心憐這回很快的搖頭,「我相信你。」

    「過來。」朝她伸手,江仲起拉她趴在自己身上。

    「你不要生我的氣嘛。」

    窩在江仲起懷里,白心憐雙手緊緊摟住他,抱著他就像是抱著全世界。

    「你真的願意跟我走?」

    「嗯。」

    「不後侮?」

    「不會。」

    「要一年不能回台灣,你能忍受嗎?」

    「可以。」

    「這一年里我會很忙。」

    「我知道。」

    她才不怕,只有能跟他在一起,去哪里都好,她不在乎,「可是我要先將英文學好。」她的英文不算差,但也不能說好,如果要在國外這麼久,她最好再好好加強。

    「心憐。」

    「嗯?」她有點想睡了,今天下午真是災難,才不過入夜她就累得睜不開眼楮。

    「我愛你。」

    白心憐倏地抬頭,望著眼前英俊的老公,她慶幸當初沒有真離婚,眼淚又滑下了。

    「怎麼又哭了?」江仲起幫她把眼淚擦去。

    「我也好愛你,可是我又好氣你。」

    「我知道。」輕拍她的肩,知道她累了。「快睡。」

    「可是我的簽證……。」

    「明天再說。」

    「那我的機票呢?」她還沒去買。

    「明天再說。」此時他的手不老實的探入她睡衣里,輕輕的撫著她細致的肌膚。

    「那你明天要走嗎?」知道他的意圖,白心憐輕勾起腳在他腿上摩擦,感覺他加快的心速及呼吸。

    「你說呢?」

    白心憐張著無辜的大眼楮,她的手如法炮制的在他身上輕探,「你要等我。」

    他笑了,胸膛起伏的大笑著,而後一個翻身壓上她,「好,我等你。」不管要他等多久,他都會等。

    白心憐頑皮的,拉住他挑逗的手,「那我們睡覺吧。」她知道他的熱情被挑起,也知道他想要什麼,她故意吊他胃口。

    「你想睡覺?」他全身燥熱,根本睡不著,而這全是她惹的。

    白心憐的手輕輕的在他露出的結實胸膛上來回畫著,「你不睡嗎?」

    如果不是怕她又哭又吵,江仲起很想好好的動手修理她,他的手開始惡意的撩撥著,扣子被解開了,睡衣底下的白皙肌膚露出,而完美的曲線也盡在眼前。

    「你明天真的不走嗎?」

    「不走。」

    「那明天幾點起床都沒有關系嗎?」她又翻身讓自己置于他身上,半解的睡衣落在腰際,江仲起因為這樣的美景而急喘抽氣,知道她的小腦袋又有了壞念頭,存心要折磨他。

    「嗯。」

    「那……。」她將他的手拉至兩側,「我們多晚睡都沒有關系?」她動手想脫下他的睡衣,「對不對?」

    「嗯。」

    他由著她,只要她高興,他一切都配合,況且他此時想要她的渴望太強烈了,被她勾起的欲望如果沒有得到疏解,只怕他今晚是睡不著了。

    「那睡覺吧。」

    「白心憐!」她竟然趴在他身上,就這麼地想要睡了。

    「人家好累哦。」

    「累?」

    他都要被欲火給吞噬了,她敢喊累?江仲起不平的動手解她睡衣。

    「對啊,人家今天走了很多路,而且腳還起水泡了。」

    「然後呢?」

    「腳好酸。」她踢了踢發酸的雙腳,自己則是繼續趴在老公身上,感受他的體溫。

    「心憐?」

    終于解下她的睡衣,赤luo的她連內衣褲都沒穿,分明是要誘惑他,卻在緊要關頭停止,她是故意要他渴求而死嗎?

    「你怎麼可以脫人家的衣服?」

    「為什麼不可以?」他不只要脫她的衣服,他還想要更多。

    江仲起扭動身子,輕易解下自己的睡衣睡褲,兩人赤luo相貼,他的唇貪婪的吻上老婆的飽滿,「仲起……。」她咬著唇低喊。

    「別說話。」不讓她退開,江仲起在她身上點了更多的火花,要她跟自己一樣熱情。

    「仲起。」

    江仲起索性封住她的唇,不打算再讓她開口,他的吻激烈又強猛,吻得她幾乎要窒息,直到他移開嘴唇時,她早就氣喘吁吁的說不出話來了。

    被壓在他身下,江仲起輕地置于她之中,意圖明顯的拉著她的雙腿環上他腰際,白心憐卻又出聲了。

    「仲起!」

    江仲起沒停住,狂猛地佔有她後,還將她想阻止的雙手給拉至頭頂,嘴唇更是忙碌的吻著她全身。

    他的索求狂烈,讓她幾乎無法配合節奏的擺動,直到她適應了,她邊迎合他,邊在他耳邊輕語︰「老公。」

    「嗯?」他正埋在她胸前。

    「這樣不好耶。」

    「哪里不好?」他的動作也更激烈,讓她再次停下話。「嗯?」

    「人家……。」她槌他,氣他的粗暴。

    因為她的反應,江仲起才緩了動作,擔心的問,「我弄疼你了嗎?」

    她搖頭,卻含著哀怨的眼神瞅著他,「人家現在是危險期。」前幾次他們都沒有用保險套,她意外沒懷孕,結婚後他們一直都在避孕,除非江仲起真是急切的不顧一切,否則很安全。

    「沒關系。」

    「懷孕了怎麼辦?」她不要因為懷孕被留在台灣,白心憐邊說邊想要退開,江仲起知道她的念頭,伸手制住了她。

    「那就懷孕。」他不在意多個寶寶加入,反正也該是時候了。

    「仲起……!」

    江仲起覺得她的擔心不是問題,封住她的唇,吞下她的話,不讓她再繼續,此時此刻他只想要感受她的人,只想要完整的擁有她。

    這個夜晚,他真是有心要她累得下不了床,他強勢的不讓她睡覺,在一波**消除後,他再燃起另一波,要她承受更多,並且在她搖頭急促喘息,雙手抵在他肩頭要他退出時,他要得更狂猛,明知她能承受不了過多,但她吐出的嬌喘及輕喃使他迷失了理智,一心只想佔有更多的她,不再需要言語,今晚房間里傳來的只會是彼此的喘息聲。

    ******bbscn***

    事實證明,一個月之後,兩個人就打道回府了。

    不是白心憐水土不服,也不是江仲起改變心意,而是因為白心憐真的懷孕了。

    在他們初到美國紐約,才著手參展事宜,白心憐竟然在會場 了過去。

    急得江仲起連忙送她去醫院,直到確定她已有一個月的身孕,江仲起二話不說,直接打包行李回台灣。

    「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回來?」

    她坐在家里某個干淨角落,那里有江仲起準備的果汁還有甜點,她手上還拿著雜志,嘟嘴朝另一頭忙碌的人低嚷著。

    「這還有其它理由嗎?」她竟然連自己懷孕都不知道。

    「只是懷孕,我並沒有害喜啊。」

    她又不嘔吐,食欲也好,睡眠更是沒話說,一切都很正常,為什麼要取消所有行程,她不懂。

    「貧血嚴不嚴重?」

    女人懷孕各種癥狀都有,偏偏他老婆是貧血,只要過累就會昏倒,在國外只有他一個人,根本照顧不來,索性延遲行程先陪她回台灣。

    「還好啊。」

    她只是覺得站久時會頭昏眼花,並沒有特別的征狀。

    江仲起正在打掃家里,向來對居家質量要求極高的他,不能忍受屋子里滿是灰塵,舍不得老婆勞動,凡事就自己來了。

    況且他還有另一個好幫手,汪之宇也被拖來了。

    「那我也來幫忙。」她才說完,馬上被人賞了一記白眼,連忙又縮回身子。

    汪之宇笑著搖頭,「心憐,你還是坐著就好,否則你再昏倒,那問題就大了。」

    以前從不知江仲起這麼容易慌張,老婆才懷孕,他變得更神經兮兮了。

    「可是我很無聊。」

    「那要不要我找心如來?」

    「心如被我爸壓去工廠上班了。」

    妹妹放暑假,閑著沒事做,而她爸在她離開工廠後,拉著小女兒繼續努力打拚。

    「還是找你秘書如何?她蠻可愛的。」汪之宇對那女秘書印象深刻,特別是她泡的咖啡,更是人間美味。

    「不行!」

    江仲起頭都沒抬得抗議,他與那女秘書犯沖,見一回吵一回,還是別來得好。

    「為什麼?」

    那人不說理由,另外兩人不用多想也知道,江仲起對女秘書很感冒。

    找不到人,白心憐只有繼續無聊的看著兩個大男人打掃家里,對于這麼居家一面的江仲起,她頭一次見到,平時的他不入廚房,不做家事,他的大男人有時很霸道,可是現在的他,卻甘願為她犧牲改變,讓她甜在心里。

    看著她的男人為她忙進忙出,白心憐忍不住叫著︰「老公!」

    「怎麼了?」神情緊張的抬頭看她。

    「我愛你。」

    濃濃的情意在兩人之間化不開,汪之宇只覺全身雞皮疙瘩掉滿地,「我去抽煙。」他不想當特大電燈泡。

    江仲起朝老婆伸手,她一股腦的飛奔向他,「不要跑,你懷孕了。」

    沒有甜言蜜語,只有他慌張的喊叫,但白心憐一點都不在意,「人家下次會小心。」撲進老公懷里,她滿足的緊緊摟著他。

    「老公,我愛你。」

    「我听到了。」

    「我愛你。」

    「嗯。」

    「我真的很愛你喔。」

    江仲起抬起她下顎,深情的望著她,「我也愛你。」

    背孕後,她更愛纏著他,而他樂得她陪伴,對他而言,事業工作很重要,但心愛的老婆重要過一切。

    因為失去過,所以他知道再擁有的可貴。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