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她不一樣 > 後序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她不一樣 後序

作者︰倪淨

    為了早日能跟曼輕結婚,王騰夜緊急聯絡江斐,要他簽下離婚證書。

    卻發現,江斐像是人間蒸發似的消失了。

    「你說什麼?」江仔將打探來的消息據實以報。

    「江斐已經離開台灣了。」

    「去哪里?」

    江仔搖頭,「不清楚。」

    「他的下屬呢?」

    江仔再搖頭,「他一個下屬都沒帶走。」

    沒帶下屬,沒有交代去處,這不像是江斐的作風,王騰夜擰了眉頭,「窅娘呢?」

    「汪小姐下個月訂婚。」

    「窅娘下個月要訂婚了?」

    這是怎麼回事?

    江斐舍得放下他寶貝了十多年的女孩,任別的男人攀折?

    不,他不會!

    江斐沒那麼大量,只怕他會失控殺了那不知好歹的男人!

    「听說那男的是窅娘小姐親自挑選的。」

    這下子,王騰夜終于明白江斐為什麼要走了,「江仔。」

    「是的,少爺。」

    「去汪家。」

    呃?

    不是要回老宅見老爺嗎?

    因為王騰夜正準備將輕輕正式地向爺爺介紹。

    而他老人家也為了再見未來的孫媳婦已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可是老爺……。」

    「江斐不出面,我跟輕輕的婚事根本不能舉行。」

    也是,沒有離婚,林小姐不能再婚,「少爺,如果江斐不離婚,那怎麼辦?」

    王騰夜冷笑︰「那我會親手宰了他,讓輕輕以「未亡人的身份」跟我進禮堂。」

    再後序

    一年後

    「少爺!少爺……!」大老遠地,就听兒江仔的呼叫聲。

    踫地一聲!

    江仔推開書房的門,氣喘吁吁地走了進來,「什麼事?」王騰夜才剛掛上電話。

    「少爺,江斐有消息了。」

    江仔手里拿箸一份牛皮紙袋,「我們派去找的人,回報消息說,江斐上個月回台灣了。」

    「他人現在在那里?」王騰夜接過江仔遞上來的牛皮紙袋,小心仔細地讀著里頭的內容。

    「他回汪家了。」

    「他回去找窅娘?」

    「不是,听說他要接下汪家的事業。」

    什麼?

    那是不是意味,江斐放棄了黑道所有的一切?

    江斐真打算回歸正常的人的生活了嗎?

    為什麼?

    是誰有如此大的能耐,教他浪子回頭?

    「江仔,馬上去汪家。」

    他與輕輕至今還未結婚,全是因為江斐的失蹤,他一日不在離婚證書上簽字,他跟輕輕就一日不能成為合法夫妻。

    「少爺,那要找林小姐一起去嗎?」

    「不用了。」她今天一大早就出門,只說要去看朋友,卻不肯告訴他要去哪里。

    其實她不說,他也大概能猜出她會去哪里,畢竟她心里還有牽掛,去看看也好,心里多少也踏實些。

    「江仔,走吧。」

    他與江斐的這筆帳,該是好好算個清楚了。

    ******bbscn***

    南部鄉下的某個社區,一間不算起眼的自助餐正在營業,客人坐滿屋里座位,看起來生意還算不錯。

    林曼輕坐在車子里,透過車窗望著忙碌不停的年邁身影,眼眶不覺泛紅。

    她不能說不怨阿姨,可也因此她與王騰夜相遇,貪享他的疼惜愛戀。

    「林小姐,你要下車嗎?」

    林曼輕朝司機搖頭,心里想著,只要知道他們平安健康,再等她心里釋懷時,她會再來的,那時的她應該可以平心地跟阿姨見面。

    林曼輕將懷里的兒子抱直,指著前方自助餐,嘴里喃喃說著︰「小天,你看到姨婆了嗎?那個在洗碗的人就是姨婆哦。」

    才剛滿四個月的兒子睜著圓滾滾的大眼楮,天真無邪的依依啞啞著,可愛的模樣跟他父親簡直如初一轍,俊俏得教人疼愛不已。

    小天撫著她的臉頰,林曼輕的淚水濕了他的小手。

    鈴…鈴…,她的行動電話響起,是王騰夜的號碼。

    「喂?」

    「你在那里?」听出她聲音帶著哽咽,王騰夜擔心的問︰「你哭了?」

    「沒有。」她將淚水擦掉。

    「還是兒子又吵你了?」他的兒子,一出生就跟他搶人,害他天天跟兒子爭風吃醋。

    「沒有,小天今逃詡很乖。」

    她的目光再望向自助餐,正好看到姨丈站在外頭抽煙,她發覺姨丈蒼老了許多,心里頓時感到一陣心酸。

    「等一下你直接要司機送你回老宅,爺爺要我們晚上一塊回老宅用餐。」

    「回老宅?」

    當初他們因為江斐的突然失蹤,無法在兒子出生前完成婚事。為此爺爺還跟他們下了最後通牒——不準他們在正式結婚前踏進老宅一步。

    這一年來,她因為懷孕害喜,除了家里,平日也很少出門,更別說回老宅看爺爺了,只偶爾幾次,他老人家會心血來潮地專程來家里看孫子,而且還不忘絮絮叼叼地要他們快些補辦婚禮。

    「不是爺爺改變心意,是有人回來了。」

    林曼輕的心狂跳,不敢置信地握緊行動電話,喃喃問︰「江斐回來了?」

    「嗯。」

    「他……好嗎?」名義上他還是她的丈夫。

    而他知道原本該訂婚的窅娘病了嗎?

    「你不用擔心他。」他有些吃味輕輕對江斐的關心。「他好得不能再好了。」

    林曼輕听出他話里的醋意,忍俊不住地破涕而笑。

    那頭的王騰夜听見她的笑聲,這才終于放心︰「等他待會簽了離婚證書,我們馬上舉行婚禮。」

    懊半晌,等不到她的回應,王騰夜又問︰「輕輕,怎麼不說話了?」

    「我們真的可以結婚嗎?」

    這回換他笑了,朗朗的笑聲里有著些許揶揄及調侃,「難不成你還想帶著我的兒子跟江斐當夫妻?」

    「我那有!」

    「還是你不嫁了?」

    「我要,我要!」

    听她緊張地喊著,王騰夜重喟一聲,溫柔地說︰「我們真的要結婚了。」結婚後,她不再只是他兒子的母親,更是他的妻子,「你說好嗎?」

    在電話這頭,她又哭又笑地說︰「好,我們結婚。」她覺得老天爺,並不是真的那麼偏心,雖然祂讓她嘗到親情背叛的痛苦,可相對地,也讓她擁抱了愛情,讓她覓得一位值得與他共度一輩子的男人,她該滿足了。盡管心里有再多的怨言,她知道,有一天,她還是會原諒的。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