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初瓣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初瓣 第十章

作者︰倪淨

    下班後不久,崇震天很快回家,倒是崇未雨今晚跟朋友玩瘋了,可能會直接回家過夜。

    所以這個寧靜的夜里,只有她跟崇震天了。

    「陳姨呢?」

    「她回家了。」她將最後一道菜上桌,擺好碗筷後,甜蜜地看著崇震天放好公事包,脫下西裝外套,然後坐在餐桌。

    「這全是你煮的?」

    「嗯,你吃看看好不好吃。」

    她夾了塊紅燒肉放進他口中,見他吃得津津有味,「好吃。」

    「我去盛飯。」

    崇震天見她忙碌地走進廚房,心里頓時升起家的感覺,「你今天出門了?」下午他打電話給陳姨,說她出去了。

    「嗯。」將碗放在他面前,孟飄兒也坐下,怕他會問自己去見誰。

    「吃飯吧。」

    吃完晚餐後,崇震天去書房看公文,而她則拿了衣服進浴室洗澡。

    她站在書房外,她已經站在書房外好一會兒,崇震天看公文看得認真,全然沒發現她的存在。

    「我吵到你了嗎?」他抬頭時,她怯怯地問。

    「過來。」很難得她會到書房找他,以前她總是一個人待在客廳或是房間,從不會像今晚這樣。

    放下手里的筆,背靠向椅背,將走近自己的她拉坐在腿上,「你好香。」沐浴過後的她,全身盡是肥皂及洗發精的香味。

    「工作還很多嗎?」

    「差不多了。」只是有幾場簡報明天要進行,他想先了解過程罷了。

    孟飄兒撒嬌地雙手環上他的脖子,「那你要不要洗澡了?」

    他吻了她的臉頰,「你要幫我洗背嗎?」他調侃。

    「上次你不是笑我刷背的技巧不好。」

    「技巧可以練習,你沒听過熱能生巧嗎?」抱起她,崇震天邁步走出書房。

    「震天?」

    「嗯?」

    「今晚,你可不可以抱我?」帶些挑逗,感性的她倚在他耳畔惑誘著。

    www.lyt99.cnwww.lyt99.cn" target="_blank">http://www.lyt99.cnwww.lyt99.cnwww.lyt99.cn

    www.lyt99.cnwww.lyt99.cnwww.lyt99.cn

    本來是計畫洗完澡後,崇震天會迫不及待地拉她上床,熱情地佔有她的身子。

    可,情況似乎超出她的預料,崇震天竟然對她的主動無動于衷,「你今天去見誰了?」避開他探詢的眼神,孟飄兒幫他吹頭發。

    「沒有啊。」

    「那你想跟我說什麼?」她一整晚的若有所思,他都看在眼里。

    「我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享受她今晚的服務,崇震天滿足的閉上眼楮。

    「如果我把一仟萬還你,那你可不可以答應讓我走了?」這句話,她想了好久,反覆再反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開口。

    崇震天乍听,眼楮倏睜,漆黑瞳孔與她俯視的臉相對,「為什麼要走?」

    「你不是說不會多留我?那在你趕人之前,我想先走。」她淡淡的笑,笑得甜美,教他無法移開視線。

    「所以你打算提早走?」

    「嗯。」

    「什麼時候?」

    「只要你答應,我馬上就走。」不需要太多的準備,也不需要太多的離別,她怕自己會改變心意。

    他的頭發干了,吹風機也停了,房里只剩下兩人呼吸聲,安靜得有些嚇人。

    「為什麼要還我錢?」那是他給的錢,既然給了,就沒打算收回。

    「因為我提早走了,所以那一仟萬我不能拿。」

    「如果我答應了,那你要去那里?」

    「回美國。」她打算回美國念書,然後找份工作安定下來,畢竟那里是她的家,台灣對她畢竟還是不適合。

    「你不怕被你父親找到?」

    「不會的,我會很小心。」

    「這是你想要的?」

    「嗯。」

    「你要離開我?」

    「我們只約定五年不是嗎?」強忍著淚水,她漾著笑說。

    「五年還沒到。」

    「可是我想走了。」

    「我可以因為這個原因,把所有的錢全拿回來。」她驚訝他會這麼說,「如果你非要提早走,那你就違約,這樣你還要走嗎?」

    她咬咬唇,靜靜地看著手上的鏈子,「那這條手鏈你也要拿回去嗎?」她指了指手上的手鏈,「如果你覺得不公平,我會把錢全部還給你,可是這條手鏈不能還你。」

    當初的買賣沒有滲雜感情,所以她接受他的金錢,可是在她發覺自己付出了感情後,她的感情太貴重,那五仟萬根本買不起,唯獨他送的鏈子不能還他,那是他送她的唯一禮物,她舍不得還。

    「為什麼?」他不明白她突來的想法,是誰讓她改變主意的。

    「因為我是你買來的女人,時間到了,我也該走了,這是約定。」

    她吻他,再吻他,淚水濕了她的臉頰,「你讓我走好嗎?」

    「飄兒。」

    她緊緊地抱住他,「答應我好嗎?」

    安在他身上,孟飄兒挑逗地撩撥他的**,不讓他有時間說不,直到兩人解下衣服,赤luo相擁時,她听到崇震天傳來的抽息聲,反被動為主動地,他強悍地主宰了這場**,不讓她退縮地要她接受他的熱情,直至這場桂焰幾乎將她燒盡,在她累得昏昏欲睡時,他才輕聲道︰「我答應你。」

    這個夜晚,枕在崇震天的懷里,孟飄兒哭了又哭,將這些日子來,所有的委屈全都渲泄出,她知道以後再也不會有這雙臂膀為她伸張,有力地將她抱在懷里,她即將要成為一個人。

    www.lyt99.cnwww.lyt99.cn" target="_blank">http://www.lyt99.cnwww.lyt99.cnwww.lyt99.cn

    www.lyt99.cnwww.lyt99.cnwww.lyt99.cn

    崇未雨以為自己听錯了,怎麼她才回家一晚,一切全都變了樣,二哥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他要讓孟飄兒回美國?

    為什麼?

    他明明就在意孟飄兒,他愛上她了不是嗎?

    為什麼要讓她走?

    一個大哥為了所愛的女人浪跡天涯就很悲慘了,怎麼她家二哥還不懂得前車之鑒,竟然還傻得讓自己愛的女人離開?

    「飄兒!你為什麼要走?」

    「我該回家了。」

    「可是,這里就是你的家啊,我早就把你當自己家人了。」而且還是準二嫂,她還想二哥應該很快就會娶孟飄兒進門,那里知道,二哥竟要讓她走。

    「我的家在美國。」隔著另一個海峽,那里有她熟悉的環境,她想回去。

    「你不要走,你走了我會很無聊。」

    「你不是打算再繼續念研究所?我也要回美國念書,等你有空再去美國找我。」

    「不要,我的英文那麼破,我不敢!」

    崇未雨氣得瞪她二哥,竟然還可以悶不吭聲地坐在那里抽煙,他是怕場面不夠感人嗎?

    「二哥!」

    「我已經答應飄兒,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我那有無理取鬧,我是生氣你!」

    崇震天當然明白妹妹生氣的原因,但他都承諾了,他就不打算反悔。

    「就算你氣得不想理我,飄兒還是會走。」

    「為什麼?」

    「這樣對她最好。」

    「我才不信,她一個人孤伶伶地回美國那里好?你為什麼不留她?」

    她知道二哥之前曾夸下狂語,他不留人,時間到了就要孟飄兒離開,但她以為經過前陣子的風風雨雨後,二哥的想法變了,沒想到是她想太多,二哥壓根沒改變心意。

    「未雨,不要這樣,是我自己要走的。」

    「你為什麼要走?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走?」

    「過幾天,天門要回美國,飄兒就跟他回去。」

    「這麼快?」

    她二哥沒心沒肝,根本是個冷血動物!

    他該開口留飄兒的,為什麼不留?

    www.lyt99.cnwww.lyt99.cn" target="_blank">http://www.lyt99.cnwww.lyt99.cnwww.lyt99.cn

    www.lyt99.cnwww.lyt99.cnwww.lyt99.cn

    微微細雨的傍晚,孟飄兒整理好輕便的行李,由黑天門幫她拿到車子,祟未雨哭得抽抽噎噎,連話都說不清楚,卻還不忘痛罵她二哥。

    「沒良心,沒、沒心肝,冷、冷血動物,二哥是大、大笨蛋!」他竟然不回來送孟飄兒去機場,這算什麼?

    堡作繁忙?她才不信!

    「未雨,你要不要先拿面紙擦擦眼淚鼻涕?」黑天門抽了幾張面紙遞給她,被她的哭聲跟咒罵聲給吵得不得安寧,連心情都跟著煩躁了。

    從他一進門,崇未雨就拿他當仇人看,好似他是那個拆散情侶的惡人,而他何辜?不過是幫崇震天送孟飄兒回美國,這也要怪他?

    崇未雨跟在他身後,哭哭啼啼好一會兒,吵得他根本不能跟組員交代任務,惱得想把電話甩了,叫她閉嘴別再碎碎念了!

    再念,再哭,她二哥都不會回來!

    「天門大哥,你不要帶飄兒走好不好?」

    「我只是送她回家,你不要哭得好像我要把她帶去賣了好嗎?」

    「是很像啊。」

    「你……不可理喻!」

    孟飄兒拿了最後的背包,從樓梯下來,「可以走了。」

    「不可以!」

    「未雨,等你有空再來找我。」

    「不要!你走了我就跟你絕交!」

    孟飄兒知道她還未能釋懷,張開手臂抱了抱未雨,「我會想你的。」從她初到這里的頭一天,崇未雨就對她十分和善,就連要走了,也只有她送她出門。

    「好了,未雨,你顧家,我們去機場了。」

    「我也要去!」

    「你不能去!」

    她去了還得了,不在機場上演十八相送才怪,他可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跟她拉拉扯扯有失他大男人的風度。

    「我不管,你不能丟下我。」拉著孟飄兒,崇未雨朝大門走去,「我偏要去!」

    她的手才要觸及門把,外頭一道反作用力,急急地將大門給推了進來,同時將門板撞向崇未雨的臉,疼得她蹲在地上哭爺喊娘!

    「好痛!」是那個冒失鬼什麼時候不來,偏偏跟她作對拿門砸她!

    呆若木雞的孟飄兒傻傻地瞪著眼前的長大身影。

    怎麼會是他?

    他不是在忙嗎?

    「你是不是忘了帶公文了?」上班時間他從不來這里,除非有文件忘了拿,孟飄兒的目光深深地鎖在他身上。

    怎麼都沒想到,臨走之前還有機會再見他一面。

    「震天,你來得剛好,把未雨帶走,我還要趕去機場。」被她這麼吵鬧,他已經浪費很多時間了。

    擺天門努了努下巴,要他看看蹲在地上痛哭的麻煩。

    「嗚、人家的鼻子好痛!」

    「天門,麻煩你幫我帶未雨離開。」

    帶未雨離開?

    有沒有說錯,該帶走的人不是孟飄兒呢?

    擺天門的話還未吐出,即見好友對著一再往後退的孟飄兒下了通緝令,「我不準你走!」

    在公司一整天里,他要自己別去想她離開的事實,但怎麼都無法抵抗心里傳來的渴望,他不想讓她走,所以他在千釣一發之際趕回來了。

    為得是要阻止她回美國。

    「你終于想通了是不是?」黑天門譏問。

    崇未雨這一下沒有白挨,听到二哥回心轉意要留人,她的鼻梁撞斷了都值得。

    「嗯。」

    「你不可以反悔,不可以。」

    「我不準你走。」好霸道的話,完全沒給她反駁的余地,「天門,想辦法把她的美國簽證取消。」

    「不可以!」

    「沒問題。」拉起崇未雨,見她還痛苦的捂著鼻子,黑天門同情地嘆氣,「她的行李我放在車上,你別忘了。」

    隨即,拉著又開始吵鬧的崇未雨離開。「我不要走,我要在這里看戲。」

    「看什麼戲?」

    「看我二哥真情告白啊。」

    這一刻不是最感人的嗎?她才不要錯過。

    「走!」

    可惜的,崇未雨還是被押走了,留下的是她抗議的余音。

    「我也該走了。」不敢看他,孟飄兒別開臉。

    她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要走,不可以因為他的話而就改變心意。

    「你不可以走!」

    「震天,你明明答應我的。」

    「我反悔了。」他霸道地說。

    「我不要!」

    他怎麼可以說留她就留,說要她走就走,她是人不是東西,怎麼可以這麼輕易隨他呼喚來去。

    推著他,孟飄兒想走出大門,卻被他給拉住身子,「留下來。」

    「不可以。」

    「為我留下來。」

    他放下身段,只想留住她的人。

    「你不要戲弄我了,你自己說你不會留我。」

    「我已經開口了。」

    為了她,他破例,這表示他對她的感情早掙脫理智的掌控,他想要她留在自己身邊,那里都不去。

    「我已經有錢了,我不會再出賣自己另一個五年。」她心酸地哽咽道。

    「傻瓜,誰說我要再買你的另一個五年?」

    「是你自己說不要愛上你,也不要對你放感情的。」不爭氣的淚水落下,孟飄兒以手背拭去,「我不要相信你。」

    「那我說我愛你,我已經對你放了感情,這樣你可以為我留下來嗎?」

    一定是在騙人,不然就是在作夢,她不相信!

    「你沒有愛給女人。」

    「所以我把愛給你,不好嗎?」

    「不好,不好,我不適合你。」

    「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讓你走!」

    淚眼汪汪的眼楮看他,哽咽得說不出話來,「這一次,我不會再買你了。」買她,是對她這一生中最大的傷害,這個錯他不會再犯,發自內心,真誠地,他說,「嫁給我好嗎?」

    嫁給他?「你一定在開玩笑,我沒有錢,我也沒有好的出身,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你給我的五仟萬而己!」

    「沒關系,等我們結婚後,我的一切都會屬于你。」

    可以嗎?真的可以像他說的那樣,他的一切都會屬于她嗎?

    她不貪心,要的也不多,她不要一切,她只想要有人愛她,陪她,在她需要時,能夠永遠在她身邊那就夠了。

    「不相信我?」見她遲遲不肯點頭,崇震天拉著她往大門走,「你要帶我去那里?」

    崇震天溫柔地轉頭看她,「買結婚戒指。」要不是已經傍晚了,他恨不得直接去法院公證結婚。

    「震天?」

    「我愛你。」听見她的哭聲,崇震天連忙停下腳步,哄著她。

    「你可不可以抱我?」只要有他的擁抱,她就覺得自己像是擁有了全世界,教她有了安全感。

    靶性地,崇震天的俊容浮起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瀟灑地退了一步,而後朝她伸開雙臂,「過來。」

    意無反顧地,不再有任務猶豫,孟飄兒飛奔投入他懷里,她知道,她不再感到孤單寂寞了。

    她的唇,忘情地吻著崇震天的,將對他的愛意全都藉由吻傳遞給他。

    一全書完一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