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你的手讓我牽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你的手讓我牽 尾聲

作者︰倪淨

    「唐少守!」

    門都沒敲,咆哮的主人是唐少蝶,只見她一身清涼勁裝,怒火沖沖地沖進她弟房間。

    「啊!」

    「唐少蝶,你給我出去!」

    本是吻得難分難舍的兩人,被硬生生地破壞,饑渴難耐的唐少守火爆地嘶吼。

    「呵呵……原來是躲在房間玩親親啊。」

    大過年的,丟下其他人,躲回房間,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她弟的計謀。

    「你快出去!」

    任家雨臉紅的像顆隻果躲在唐少守懷里,不敢見人。

    「是不是你把我一整年的表演行程全給了林靖浩!」她就說嘛,怎麼她去那里,都像被監視。

    「不是我。」他沒那麼無聊。

    「那是誰?」

    她千里迢迢趕回來捉拿凶手,一定要問個水落石出。

    「那有誰,是恨不得趕快把你嫁出去的老媽,她雙手奉上你的行程表給林靖浩,還語重心長地鼓勵他加把勁,趕快完全她嫁女的心願。」

    什麼?

    「媽……」

    別爆女氣沖沖沖房間,還不忘把門重重地甩上。

    踫!

    「你姐好像很生氣?」她知道表哥這陣子瘋狂追求唐少蝶,幾乎是纏得她喘不過氣。

    「不用管她。」

    「可是……」

    「誰叫她自作自受,沒事寫什麼日記當回憶,好死不死被我媽偷看到她跟你表哥那段不可告人的感情,怨不得別人。」這叫自作孽不可活。

    任家雨嬌嗔地槌了下他的胸膛,「以前念書時,你不是不準我表哥接近你姐嗎?」

    「有嗎?」他裝傻。

    「有,而且還強走了我的初吻!」

    唐少守一听,得意地仰頭笑了,「我才不在乎我姐跟那個男人談戀愛,我在乎的是你。」

    所以他千方百計找盡各種理由,為得全是她。

    「你……」

    正當她準備大發嬌嗔,唐少守不知那里拿出來的圓型小絨盒,「打開它。」

    「這是……」

    她照他的話,打開絨盒,是男女對戒,唐少守拿出秀氣的女戒,溫柔警告,「這一次,不準再把它送人了,懂嗎?」好不容易才把她從機場追回來,又陪她去美國見家人,經歷過這些是非,終于他將戒指套進左手無名指,還低頭深情吻了她的手背,一切深情盡在不言中。

    「你不是不戴戒指?」她撿回的項鏈他重新戴上,只不過系在上頭的戒指被他丟了。

    「誰說的,上回是你不肯,我只好勉強把戒指跟鏈子套在一起。」事實上,他渴望得要命,想要她將他緊緊套牢,一輩子都不要再放手了。

    一對男女對戒,大掌牽住小手,互相輝映,見證著情人之間比石堅的愛情……

    「唐少守!」

    門又被踫地一聲推開,來的人還是唐少蝶,原本穿在腳上的室內拖鞋早不見蹤影。

    來不及加深的熱吻,又被打斷,唐少守欲求不滿的咆哮︰「唐少蝶,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你不要廢話了,房間先借我躲一下。」唐少蝶像無頭蒼蠅在唐少守的房間亂竄。

    唐少守懶得理她姐,冷嗤地牽著任家雨走出房間。

    必門時,任家雨兩眼圓瞪地見到唐少蝶竟然不顧大小姐維持多年的淑女形象,曲著身子躲在行李箱里。

    隨後,與他們打過照面的林靖浩也走進房間。

    有情人,該成眷屬了,這兩個人,追尋了這麼多年,他們不累,看戲的人都累了。

    「少守?」

    「放心,我姐自有辦法對付你表哥的。」

    現在,他只想找個地方,好好跟心愛的女人互吐情話,不受任何人的打擾,好好地享受兩人獨處的世界。

    一全書完一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