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為愛留步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為愛留步 尾聲

作者︰倪淨

    報仙兒中午回家,歐陽承還在床上熟睡,她趴在床上,看著他好看的五官。

    「歐陽?」她在他唇上印個吻,幸福的笑在臉上蕩著。他該起床了。

    「嗯?」花仙兒來不及起身即被歐陽承一個翻身摟入他懷里。

    「產檢順利嗎?」

    「嗯。」她若有所思,欲言又止。

    「怎麼了?」歐陽承關心的問。花仙兒將頭發盤在腦後,小臉素顏映入他眼底。

    「醫生說是女兒。」

    「女兒?正好可以讓我寵一寵。」他疼寵老婆,多個女孩正好寵成一雙。

    「歐陽?」她的手繪著的五官,「如果女兒不漂亮呢?」歐陽承微笑,「不漂亮?」她的杞人憂天又發作了,「我們的女兒怎麼會不漂亮?」

    「如果像我,那就不漂亮了。」但如果像他,一定是個迷人的小公主。

    「我希望女兒像你。」不是安慰,他真心希望。

    「為什麼?」

    「像你才會得男人的心啊!傻瓜。」歐陽承輕撫花仙兒的背,「你自然的舉止,笑起來比陽光還耀眼,誰敢說不美?」

    「歐陽。」

    「嗯?」

    他正悄悄解開老婆身後的拉鏈。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愛你。」花仙兒認真的說。

    她真的好愛這個男人,他明明可以選個更好的人生伴侶,可是他沒有,他要了她,只喜歡她,獨寵她一個人。

    有時她以為自己是在作夢,也因為他,所有的自卑及不安都逐漸消逝,只有他可以撫平她內心深處的感受,只有這個男人。

    歐陽承翻身覆上花仙兒,撐著上半身,怕壓傷她及寶寶。

    「我等這句話等好久了。」他愛她的心從來不需言明,行動已是最好的證明。

    「我以為你早就知道了。」

    歐陽承捉弄的唇吻著她的頸項,在那里呵氣讓她發笑閃躲著。

    「我只知道我有個打從第一天跟我交往就直想跟我分手的老婆,跟我結婚後還天天等著我提出分手,你說她過不過分?」

    「我只是不安嘛,不能怪我,而且你也常想跟我分手不是嗎?」她是從上官宇陽那里知道這件事的。

    「誰教你不開竅,不知我在等待什麼!」

    想到過去所受的煎熬,歐陽承故意再重重的吻她一記,一抹紅印又在她頸問浮現。

    「好痛……」花仙兒撒嬌的嘟起嘴。

    「我等你愛我啊,傻瓜。」

    見她撒嬌,歐陽承的心都柔了,她笑里的甜膩讓他愈陷愈深,不可自拔。

    「那你真的不在意女兒漂不漂亮?」

    歐陽承挑眉認真的看她,「誰敢說我女兒不漂亮,看我不拆了他的骨頭。」

    陽光灑入房里,入春的暖陽似乎也爭著想分享兩人間的甜蜜情事,偷窺兩人親密的愛語與熱情。

    八個月後——

    一個月前歐陽承和花仙兒的女兒出生了,花仙兒痛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才生下的女兒,皺巴巴的看不出美丑。

    報仙兒抱著女兒滿足的笑著,她正在喂女兒母乳,她老公躺在床上享受此時寧靜的幸福。

    女兒貪心的小嘴巴終于松開,花仙兒拉好衣服為她拍背打嗝,然後將女兒抱回她的娃娃床。

    「仙兒,你覺得女兒漂亮嗎?」看得出來女兒五宮跟她相似。

    「我女兒當然漂亮了。」哪個母親會說自己的孩子不好看,自己的小涪肯定是最美的。

    歐陽承滿意的微笑。

    「過來。」見她放好女兒,睡衣已拉正,他伸手向她。

    報仙兒走上前,來到老公身前,被他一把拉進懷里。

    「你好美,你知道嗎?」她全身散發出柔性的嫵媚,那是生下小涪之前所沒有的。

    「你已經說了好多次了!」花仙兒故意掄拳輕槌他一記。

    「你快點換衣服,上班又要遲到了。」

    歐陽承已經梳洗過,全身只穿著一件浴袍,胸前黝黑結實的肌肉,在花仙兒眼前一覽無遺。

    「今天不去酒店了。」

    「為什麼?」兩人視線交纏。

    「你說呢?」

    他們曖昧的倒向床上,歐陽承由得她趴在自己身上,兩人身子相貼合。

    「不行。」

    沒想到花仙兒伸出食指壓住他的唇,還制止他不安分的手。

    「不行?」

    明明醫生說沒問題,她卻不願意,歐陽承有些挫敗的低吼。

    「我的學生等一下要來看寶寶。」

    她那班學生明知她結婚了還愛纏她,常惹得歐陽承吃醋當妒夫,吼人、趕人的記錄更是十指數不完,從不知他比小男生還愛計較。

    「他們來干什麼?」

    要泡妞去別處,他女兒還小,來不及長大陪他們。

    「你怎麼這樣?」花仙兒馬上扳起臉,撾他胸膛。

    「他們是我的學生耶!」

    「一群長不大的小男生。」

    「他們只是愛黏我。」

    那班男生的貼心常教她感動,他們今年就要畢業了,花仙兒心里多少舍不得。

    「哼!」

    「別這樣嘛!歐陽。」

    「那就陪我一下下?」他說著悄悄話。

    按捺不住的摟著她已回復苗條的縴腰,歐陽承伸手解開她的扣子,她剛為了喂奶方便沒有穿內衣。

    「可不可以晚上?」

    她也回悄悄話,被他一纏,她怕沒有力氣起床。

    「現在好嗎?」歐陽承改用唇語吐著氣聲。

    他好想念她的身子,忍了這麼久,真的很渴望,這是已婚男人的可悲,想要的時候,老婆偏偏就是不能理解他們的感受。

    「只有一下下?」

    報仙兒輕聲細語的含著他的唇。

    見他眼里的失落,花仙兒被說服了,任他解下她的衣服。

    歐陽承翻身覆上她,「對,一下下。」

    歐陽承沒跟老婆說他的每一下都是好久的一下,這個一下下可能要花很久才會結束。

    吻上花仙兒的唇,歐陽承不得不說,他真的好愛她,她不美,不漂亮,沒有姣好外貌,沒有魔鬼身材,但她有的全都是他所愛的,只因為是她,所以他情願陷入這場情網里。

    她曾說過除了那個被搶的煙灰缸,他什麼都沒留在她屋子里,卻沒發現,所有的東西他都沒留,獨獨留下一顆為她跳動、等著愛她的心。

    當初的白開水平淡無味,經過時間調味、愛情加溫,原來水煮愛情也可以別有一番滋味。

    曾經的一朵青雲,游游蕩蕩幾番回首,終將為愛留步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