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遠妻不如近鄰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遠妻不如近鄰 第九章

作者︰倪淨

    連著幾天,林心兒都沒有出現,一直找不到她的楚天幾乎要崩潰。

    萬少為看不下去,直罵︰「你是不是對不起她?還是欺負人家了?」

    「我愛她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傷害她?」楚天無力地低吼。

    「愛有時會在無意中造成最大的傷害。」萬少為深思道。

    萬少為因為楚天連著幾天沒去上班,只能一手扛起公司的重任,而申雪也因為擔心楚天所以沒有離去。

    楚天只是沉默,這幾天他除了等待,就是出去找人,再不然就是在家喝酒。

    「申雪,你沒听心兒說過她要去哪里嗎?」萬少為轉而問申雪。

    「她沒有說。」

    「那你跟她說了什麼?」

    「我?」申雪被萬少為這麼一問,一時措手不及地不知怎麼回應。

    萬少為不是看不出申雪對楚天的感情,不過大家是同事、又是同學,所以他一直不願去點破。

    只是事情為什麼這麼巧?就在她住進楚天家時,林心兒就消失了,這不會是巧合,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

    楚天此時的腦子里只有林心兒,根本無心去思考這些,此外,他知道林雲天若是回來找不到女兒,問題就更大了,恐怕他與林心兒就真的玩完了也說不定。

    「我沒有說什麼。」申雪拒不承認。

    「你肯定跟心兒提了什麼,否則她不會一聲不吭就走。」萬少為深思道。

    「我只跟她說我會暫時住在這里。」

    萬少為听了直搖頭,當初若是楚天能多為自己著想,那麼今天就不會這樣。「你跟她說是楚天要你住在這里的?」

    「我沒有說錯。」申雪強辯著。

    「你有跟她解釋你住在這里是因為你身體不舒服,而不是因為楚天跟你的關系有改變嗎?」

    「我為什麼要說那些?」

    萬少為此舉無疑將申雪短暫的美夢給打碎,她怨恨地看著他。

    「因為你不說,心兒就會亂想,她會以為是楚天帶女人回家了。」這也就是為什麼林心兒會消失的原因。

    「少為,別說了。」楚天之前也曾想到這些,只是為什麼林心兒不來問他?若是她問他,那麼一切就會沒事了,為什麼她不來呢?

    「我是為你抱不平。」萬少為說完又看向申雪,「申雪,大家同學一場,不要搞得太難看,你跟楚天是永遠不可能的,他的心里只有心兒而已,你不要再白費心機了。」

    「我沒有要破壞他們。」申雪大聲反駁。

    「你已經做了,而且傷害了心兒跟楚天,我剛剛說過,有時愛才是最大的傷害,你不要忘了。」

    「你憑什麼這樣說我?」申雪惱羞成怒。

    「因為我看出你的心思。」

    萬少為直接把話挑明來說,而申雪的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

    「那我走,這樣可以了吧?!」

    「要走可以,先跟心兒把話解釋清楚。」萬少為不讓她乘機逃避責任。

    「她要怎麼想是她的問題,若是連這點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那麼她跟楚天之間的感情也太脆弱了。」

    煩躁不已的楚天打斷兩人的爭吵,「夠了!桂再說了,我想要靜一靜。」

    萬少為于是回到正題,「楚天,有沒有心兒朋友的電話?」

    「只有一個。」

    「那就去找她,別再拖了。」

    「我要等她回來。」楚天突然改變態度。

    「等待有時是分離的開始,不要再等了。」萬少為真是快被好友給氣死。

    就在這時,電鈴聲突然響起。

    「會是她回來了嗎?」申雪猜測。

    「不會是心兒。」楚天知道林心兒從不按鈐,她總是自由進出,當這里是她家。

    楚天的話是對的,因為來的人是田品文,而非林心兒。

    「我找楚天。」田品文口氣不甚和善,但這不能怪她,只能怪楚天太無情了。

    「又是你!」申雪一見到田品文,馬上記起她就是那晚來過的女孩。

    「楚天,你是不是真的不要心兒了?」田品文激動地沖到楚天面前,憤怒地指著他。她實在看不下去林心兒這些天來的痛苦,所以才會決定過來找他。

    「心兒在你那里?」楚天抬起頭。

    「沒錯,而且傷心難過不已,天天以淚洗面,這樣你滿意了嗎?」

    「我馬上去找她。」說著,他就要起身。

    田品文冷冷打斷他,「不用了,我只是要來告訴你,心兒已經決定跟你分手,請你以後別再煩她了。」

    「我要去找她!」楚天只想要找到人,完全不理會田品文說話的內容。

    「你不是已經有其它女人了嗎?」田品文故意不屑地看了申雪一眼,她最瞧不起第三者了。

    「你是什麼意思?」申雪被她的眼神激怒,生氣地反問回去。

    田品文不想理她,對楚天說︰「心兒已經決定跟左日見去國外念書。」

    「什麼?」楚天這一驚非同小可。

    「她跟你已經結束了。」田品文語氣冷冽。

    「她現在在哪里?」他非要好好地教訓她不可,竟然擅自作決定!

    田品文觀察楚天的反應,想來這件事真的是誤會一場,還好她來了。

    「她在隔壁。」心兒在她家休息幾天後,自然是回家了。

    只見一道人影倏地從眾人眼前閃過,田品文見狀,終于松了一口氣。

    林心兒回到住處,打了電話給父親後,見田品文還沒回來,她無精打采地洗完澡,穿了睡衣及貼身內衣褲,向來沒有吹頭發習慣的她則濕著發不去理會,就這麼走出浴室。

    她的心情還是蕩到谷底,只是她不願再去多想,為了忘記楚天,她決定要好好的專心念書。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林心兒,沒有注出息到楚天已無聲無息來到她房里。

    「心兒……」楚天柔聲低喚。

    「你怎麼在這里?」看到他時,林心兒驚慌地想逃進浴室,「你不要過來,我已經不要理你了。」

    她的威脅根本起不了作用,楚天早已伸手一攬,將她給擁入懷里,看著她,他再也無法克制思念之情。

    「心兒。」楚天往她的紅唇上吻去,把她還來不及脫口而出的話全吞進口中。

    「不……」林心兒掙扎。

    之前兩人的感情穩定時,楚天經常吻她,卻很少像現在這樣霸道,像是要把她吃了似的,摟住她的鐵臂緊得令她生痛,一雙大手更是不規矩地在她的身上游移。

    林心兒慌亂不已,連最起碼的掙扎都忘了,她顫抖著身子,雙手輕抵在他的胸口上,不讓他的身體貼近。

    楚天彎腰將她抱起,極其溫柔地放在床上,林心兒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時,害怕得想逃離大床。

    楚天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高大的身形往她身上壓去,逼她清楚感覺自己。

    被他吻過的唇瓣微微發疼,林心兒卻不敢伸手去踫,「楚天……」強烈的不安與恐懼,使得她將頭偏向一邊,不敢看他眼里濃烈的**。

    楚天看見她害怕的模樣,一股火熱的欲望席卷他的理智,讓他情不自禁地再度欺上她的唇。

    不過這次他改為溫柔地吻她,在她張口的同時,順勢將舌頭探進她的口中,品嘗她的甜蜜,並不時用舌頭玩弄她的香舌,追逐著它嬉戲。

    他的雙手開始不安分地沿著她的曲線一再撫摸,最後停在她的胸前。

    林心兒慌亂地伸手推他,想把他的手移開,那沉重的身軀卻是不動如山。

    楚天離開她的唇,轉移陣地來到她的頸側,用力吮吻著,刻意讓她的脖子上印著屬于他的印記,一個一個鮮紅的吻痕就這麼展現在他的眼前。

    「楚天,不要……」

    听到她的聲音,楚天明知該停止,可他卻停不下來。

    林心兒雙手拉扯著他的頭發,想讓他住手,但她這麼做反而被他反制住雙手,壓在她的頭頂上,以便他單手解開她的睡衣,展露她雪白完美的嬌軀。

    他狂烈地在她**的香肩上吻著,索性連阻礙他的內衣都一並解下,當他看到她潔白無瑕的雙峰時,眼神倏地轉為深沉,接著低頭含住其中一邊,細細地舔吮,亦伸手輕輕地**。

    他緊密地壓著她掙扎的身子,完全不讓她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林心兒不知道為河會演變成這樣,完全沒經驗的她無法阻止楚天的動作,而且不管她怎麼反抗都沒有用,他像座山,穩穩地壓在她上頭,下半身更是完全貼緊她,她閉上眼楮,消極的逃避。

    「心兒,張開眼楮看著我。」楚天沉聲低吼。

    可是她根本不敢張開眼楮,她真的好害怕,更何況她現在又衣衫不整的在他眼前。

    當林心兒被迫與楚天四目相對時,她用手拍打著他的胸膛,眼中泛著晶瑩的淚水。

    「你怎麼可以這樣!」她哭得好不傷心,粉拳卻是毫不松懈地打在他身上。

    楚天輕輕地吻去她的淚水,額頭與她相抵,然而他粗重的鼻息卻讓她想要逃開他的包圍。

    「心兒,別再躲我……」

    「我不要,你好重!」

    楚天的身體完全壓上她的,她都快不能呼吸了。

    在她慌亂地扭動身子時,不知何時楚天身上的衣物早已離身,兩人赤luo地貼合,前所未有的親密使她更加不安。

    「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嗎,心兒?」

    林心兒無助地閉眼搖頭。「楚天,你不要這樣……」他們兩人的冷戰在還沒有解釋及和解下,竟會演變至此,教她完全無法預料。

    楚天克制欲望地凝視她。「我的心里只有你,沒有其它人。」這是他的承諾、是他不變的情感,而他將這份情感給了林心兒。

    「你不是有別人了?」她還可以相信楚天嗎?

    「我等了你十年,全都是為了你,因為我愛你,懂嗎?」

    「我要你。」楚天在林心兒耳邊訴說,溫柔的嗓音教人心動。

    林心兒凝望著楚天,抬起手在他臉上撫過,眼里蘊涵無限深情。

    「你愛我嗎?」楚天不想強迫她,他要給她全部的愛。

    林心兒不語,只是將手環在楚天的頸上,這意謂著什麼楚天不會不了解,他深深地吻她,沉入她的身體里,突如其來的巨痛教林心兒再次失聲啜泣,雙手拼命地拍打他的肩頭。

    知道她會不適,他克制力道,拼命壓制狂野的欲望,等著她習慣他的侵入。

    「好痛……」

    林心兒不住的掙扎,想要擺脫那強烈的疼痛,楚天再次封住她的唇,無法按捺欲火地挺進她的體內,完全感受她的包覆。

    林心兒所有的哭喊都被他吞沒,怎麼都無法躲開他強勢的侵佔。

    為了讓她適應,等待折磨人的痛楚結束,楚天忍著停住不動。

    直到確定身下的林心兒安靜了,他才松開她的唇,審視她被淚水浸濕的臉頰,還有教他吻得紅腫的唇瓣。

    「楚天……好痛……」顫抖的她被迫承受他的侵入與佔有。

    「再忍耐一下,很快就過去了。」

    林心兒被他壓住的身子完全承受他的重量,兩人之間的親密已是無法言喻,楚天改將她的手置于自己的寬肩上,直到她逐漸適應這樣的親密接觸時,楚天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瘋狂地律動起來,而林心兒則是被迫承受他每一次加重的力道,嬌喘地呻吟著,無助地隨他起伏,一同攀向歡愉的高峰……

    兩人之間原有的冷戰,在這場桂熱中奇異地消失了,盡管林心兒還是感到有些委屈,但她明白楚天與她之間的情感該要有更多的信任,為此她盡釋前嫌。

    她發現自己好愛楚天,那份愛教她甘心與他在一起,那些她曾經以為的傷害及委屈,突然間也變得微不足道了。

    一個月後——

    本來一再抗拒婚姻的楚天,在父母面前竟然一反常態地同意結婚,這樣的轉變教所有人感到錯愕不已,只有他最好的朋友萬少為例外,他當然知道楚天改變心意的理由是什麼。

    「楚天,你是認真的?」楚母為兒子終于想通而欣喜不已,卻又暗自擔心楚天會不會明天又反悔了。

    「媽,這是我的人生大事,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楚天冷靜地看著父母,同時不忘瞪一眼好友臉上擴大的笑意。

    「你同意相親了?」

    楚父也急著要兒子完成終身大事,他跟妻子都等著抱孫子,本以為今天又要有一番爭執,誰知竟是如此地順利。

    「沒有。」

    楚父、楚母面面相覷。

    沒有相親、沒有女朋友,而且又沒有親近的異性,楚天不該會如此膽大地同意結婚。

    楚天淡淡地笑了,「我有對象。」

    听他這麼說,他的父母怎麼都不相信他的話,但是一看到他眼中那真誠無偽的喜悅,不由得暫時相信這是真的。

    「我們怎麼不知你有對象了?」

    楚天知道該是公布答案的時候,再拖下去似乎就太對不起他們的關愛。

    「林心兒。」楚天帶著笑意說著。

    「什麼?」楚父、楚母驚訝不已。

    「心兒懷孕了,我們下個月就要結婚。」這就是為什麼他要父母臨時回台灣的原因,而且心兒的父親早已回台灣了,在得知女兒懷孕的時候,他自然是極為震驚,之後才慢慢接受。

    而這中間只有林心兒是最開心的,因為她可以免去升學,不需要再念書,正如田品文所言,只要找到養她的人,那麼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真好!下個月後,她就成為名副其實的楚太太了……

    【本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