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該請姻緣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該請姻緣 第十章

作者︰倪淨

    「妳說什麼?」車仁美的話讓左成威難以相信,怎麼會這麼湊巧,發生一次就中獎了?對彩券都沒有這麼車運。

    「沒錯,你的寶貝懷孕了。」車仁美再次清楚地說,她看著左成威原本難以置信的表情在瞬間轉為驚喜,她想左成威應該很樂意知道這個消息。

    「她懷孕了!」天啊!那意味著他要當父親了,他將要有一個只屬于他與右樂樂的孩子,這個消息對他而言是天大的喜悅。

    「你最好快點去找她。」

    「當然,我要馬上跟她結婚。」他可不想要右樂樂因為未婚而擔憂。

    「是要結婚,不過你最好能說得動你那個腦袋有點僵化的寶貝。」就她所知,要說服右樂樂結婚,不是件簡單的事,應該說是件浩大的工程,而能不能完成就要看左成威的造化了。

    「怎麼了?」左成威原本喜悅的表情因為車仁美的話而僵住,他緊張地看著車仁美,「妳可不可以說清楚一點?」

    上次去提婚事被拒後,他真的不想要再有任何的不順利,特別是在知道她懷孕之後,他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她結婚,最好是馬上。

    「她似乎不能了解你為什麼要跟她結婚。」

    「什麼意思?」結婚就是結婚,哪還有什麼理由?

    他被車仁美的話弄得一頭霧水。

    「她覺得你不夠尊重她。」

    「我不尊重她?我那麼愛她,給她全部的自由,哪里不尊重她?」他可是寶貝她出了名的,舍不得罵、舍不得大小聲,更舍不得她難過,想要把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送到她面前,這樣的對待還不夠嗎?

    「這就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問題了,我想你最好跟她好好溝通,免得她的想法又錯了。」

    「她是不是跟妳說了什麼?」

    「女人最想要什麼,你還猜不出來嗎?」她都說得這麼白了,他怎麼還不懂?

    車仁美有時真會被這些男人給打敗,不要時,他們偏偏一再出現,當需要時,怎麼都看不到人,真是的!

    「結婚。」

    「是結婚沒錯,不過她目前正在氣頭上,你最好先安撫她的情緒。」

    左成威點點頭,多少明白了,「我懂了。」

    「懂了最好,那就快去找她,免得她又在那里東想西想的,自己在那里白白難過。」

    左成威感激地對車仁美笑道︰「仁美,這次真的要謝謝妳。」他相信如果沒有車仁美的幫忙,問題肯定會更大。

    「不用謝了,最重要的是快點將你那寶貝娶回家,否則她真的會難過到不行。」車仁美嬌笑了下。

    「我會的。」

    「她目前正處于極度的不安當中。」因為做了壞事,所以懷孕了,因為這樣,所以更教她害怕。

    左成威了然的笑了笑。

    「你打算現在就結婚,還是等畢業後?」若是右樂樂不介意當個帶球跑的媽,那麼畢業後結婚應該不是問題。

    「看樂樂意願。」只要她肯結婚,任何時候都不是問題。

    車仁美很羨慕右樂樂,終于可以真正的成為左成威的另一半了,而她呢?她真的沒有把握,也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另一半是否真的會是言中成,她只知道,目前最重要的是先躲開邊以則,他給她太多壓力了,明明就不想要跟她在一起,為什麼又會纏著她,這是什麼道理?她一點都不能理解。

    「我很羨慕樂樂,一直都有你在身邊陪著她。」

    「妳也會有一個人陪著妳、對妳好的。」左成威安慰地道。

    「希望,不過千萬別是陪著我又陪著別人,對我好也對別人好,那就教人失望了。」她自我解嘲。

    「以則還有沒有找妳?」左成威听了她這麼無奈的說法,不由自主地問道。

    車仁美淡淡的笑了,「說沒有是騙人的,只是我不明白他是何居心。」

    她看不出他的目的,所以她只有更拒絕他的接近,況且她不想要同時跟兩個男人交往。

    「妳真的不打算給他任何機會?」左成威試探地問。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左成威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後他才笑著說︰「對不起,我忘了這件事。」

    「沒關系,況且我男朋友度量夠大,他會相信我的。」她一直都知道言中成對她好,而且是好過了頭,那讓她受寵若驚,因為她不覺得自己可以教人這麼疼惜。

    「看來他是個很不錯的男人!」

    「很普通的人。」車仁美淡笑道。

    「普通?」

    「對,一個對我好的普通男人,這就是我要的。」她的要求很小,只要這麼一個對她好的男人就夠了,她沒有那種能耐周旋在一群男人之中,那不適合她。

    「我想以則會看上妳,確實是有他的眼光。」邊以則從沒有在女人身上用過心思,而第一次的對象就是車仁美,看來他是真的看上這塊璞玉了。

    「可以不要提他嗎?我最近被他的電話煩得快要瘋了。」她沒有騙人,那電話一通接一通,他閑著沒事做也用不著這麼奪命連環Call吧!

    「考慮一下吧!跪許可以給彼此一個機會。」

    「還是不要得好,我命薄,消受不起。」

    左成威沒有再多說,因為感情的事,本來就只適合兩個人談,多了一人就不叫感情了,那只會是個糾纏罷了。

    這日,左成威並沒有撥打電話給右樂樂,他直接來到右家,

    「阿姨,我找樂樂。」

    「她在房間,你自己卜樓去吧!」右母正要去學校處理一些文件,在左成威上樓後,她也跟著出門了。

    因此她不曉得接下來女兒跟左成威,會演變成什麼樣的情況?

    右樂樂窩在棉被里大睡,自從那天跟車仁美聊過後,她心里的壓力減輕了不少,況且她認為懷孕後要多照顧自己,免得小功寶會長得不好。

    左成威一來到右樂樂的房間,就看見她熟睡地躺在床上,他不自覺的走上前去,輕輕地撫過她細致的臉蛋,沒有出聲喊她,就這麼坐在床沿,溫柔地看著她。她沉睡的模樣,教他感到滿足。

    他覺得不可思議,她竟然有了他的孩子,左成威回想著過往的日子、他與右樂樂之間所發生的種種,似乎還是昨天的事,他們還在爭吵,還在為誰愛誰多一點而計較,現在他們竟然已經要當爸爸、媽媽了。

    「你為什麼都不來找我?」這是右樂樂醒來後開口的第一句話,她為左成威這些日產的忽略而生氣,更想要多少耍一點小姐脾氣了。

    突來的細柔聲音教他連忙回過神來。

    「我不是來了。」他舍不得對她生氣,特別是現在。

    「那你之前為什麼不來?」

    「因為在想怎麼跟妳開口。」

    右樂樂委屈地嘟著嘴,她看著左成威,發現自己竟然好想他,那份想念讓她紅了眼眶。

    「開口說什麼?」說話需要想那麼多嗎?她怎麼都不知道。

    「說我很愛妳。」左成威在她額上輕吻了下。

    右樂樂害羞得紅了臉。

    「哦。」她一時不知道要怎麼響應,因為她感到一絲絲的甜蜜。

    左成威將她摟在自己的懷中。

    「然後呢?」她還想要多听一點甜書蜜語,這是女人的天性,她也沒有辦法。

    「我愛妳。」

    「你剛才說了啊。」她抬頭看他,不能理解他為什麼要重復那句話?

    左成威揚著笑意地定住她的小臉,「嫁給我好嗎?」

    這麼突來的求婚讓右樂樂愣了好一會兒,她先是沉默,而後低下頭。

    「樂樂?」等不到她的答案,左成威急了。

    「然後呢?」

    「然後妳要給我答案,願意還是不願意?」

    「是嗎?」他連戒指都沒有準備,就要她跟他結婚,好過分!想到這里,她的眼眶又泛紅了。

    「樂樂?怎麼了?」

    「你不愛我。」右樂樂嘟起嘴指控。

    「我才剛說愛妳,怎麼會不愛呢?」左成威一頭霧水,不明白她的意思。

    「若是愛,那你為什麼沒有給我戒指?」

    「戒指?」那不是結婚時才要給的嗎?怎麼是現在?他有些摸不若頭緒。

    「對。」她慎重地說,那小臉看起來十分的認真。

    看著她那雙泛紅的大眼,左成威再次將她摟緊,

    「好,那我們就去買個戒指。」

    「然後呢?」

    「還有然後?」不是這樣就結束了嗎?況且她都還沒給他任何的答案,這讓他有些無力感。

    「本來就有然後了。」她不高興地說,微皺起眉。

    「樂樂,可不可以請妳告訴我,然後是什麼?」左成威真的被她打敗了,一點都猜不出她的然後是什麼。

    「花呢?」沒有花,哪能算是求婚?

    「花?好,我們等會兒去買花,隨便妳要買多少都好。」左成威想著她孩子氣的單純舉動,不自覺的又在她的紅唇上印了個吻,他就愛她的單純、愛她的直率,這樣的她,他愛她多久都不會變。

    右樂樂想到他對自己的寵愛,非常開心,滿足地窩進他的懷里。

    「那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她希望能在孩子出生前結婚,最好是明天就能結婚。

    「時間妳選。」她已經同意了,接下來左成威什麼都由著她。

    「那就明天吧!」

    「明天?」左成威被她的話嚇得瞪大了眼看她,想要明白她話中的意思。

    「不可以嗎?還是你不要?」

    「太快了。」他什麼都還沒有準備好,也沒有跟家人提起。

    「會嗎?我怕寶寶會跑出來。」她真的很擔心。

    左成威這才想起她懷孕的事,知道她的擔憂後,他終于明白地點了點頭,「好,明天好,哪逃詡好,只要妳開心。」

    「真的嗎?不會騙我?」

    「嗯。」

    左成威抬起頭,兩人四目交接,那眼中的深情不再需要言語傳遞,而後他低頭吻住她的紅唇、吻住他今生的最愛,再也不放手了……

    左成威與右樂樂的婚禮並沒有如他們兩人所言隔天就舉行,因為雙方家長都不同意兩人如此草率地結婚。

    右樂樂從來都沒有想過家人會反對,因為她父母很滿意左成威,在他如此深愛自己的情況下,她的婚姻生活應該不會受委屈,也不會有太多的波折,左母待她向來就猶如親生女兒般疼愛,這突如其來的反對,真的讓她措手不及。

    「媽,為什麼我不能跟成威結婚?」她都想好明天去法院時她要穿的衣服,還有她都已經將自己的印章、身份證帶在身上了,現在爸媽才說不可以,這不是要她悔婚嗎?

    「我沒有說不可以。」右母在女兒抗議不吃晚餐時,特別準備了消夜到她的房間,就是要與她好好地聊一聊,因為她認為婚姻不是兒戲,哪是他們年輕人說公證結婚就公證結婚的,她就只有這麼一個獨生女,若是要出嫁,絕不能如此草率。

    「那為什麼要拒絕我們的提議?」右樂樂不解地問,她原本趴在床上的身子此時已經坐正,並且很認真的看著母親,想要問個清楚。

    「結婚就是要好好的籌備,哪是去公證就能完事的!」

    「可是只要我愛他,我想要跟他在一起,那不是最重要的嗎?」

    「是很重要,不過那已經是結果,但過程還是不容視。」她是過來人,所以她了解。

    「那如果我不在意呢?」

    右母看著女兒一臉單純的模樣,她拍了拍女兒的頭,同時也順了順她的發,「傻女孩,媽是想要給妳一個美好的回憶。」

    一個女人一輩子只有一次的回憶,她不要女兒這麼隨便就嫁出去,她不是要給她最風光的婚禮,而是最慎重、真心的婚禮,那是她當母親的一份愛。

    「媽,結婚真的好嗎?」她跟左成威自小青梅竹馬,她知道她愛他,除了他,自己不會再去愛上任何一個男人,可是她卻很擔心,結婚後會不會有其它的改變,想著未來的婚姻生活,她的確有想嫁的沖動,只是她也很擔心未來的日子……

    右母笑了笑,「跟自己愛的男人在一起,婚姻自然美好,而且會幸福,媽相信成威會給妳一個安定的生活,跟妳一起經營婚姻生活。」

    听了母親的看法,她有了盤算,「好,我會努力當個好妻子,而且會好好地經營我的未來。」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因為有這個想法,讓她的念頭更加堅定。

    「好,婚是一定要結,不過婚禮還是不能隨便,媽會再請人好好的看個日子,先訂婚再說。」

    「訂婚?不能直接結婚嗎?」

    「是可以,不過訂婚後,妳還可以有時間去適應當人家妻子的生活。」

    「哦。」她點頭。

    「我明天會再跟妳阿姨商量,她今天也有打電話給我,她也不同意你們的作法。」

    「連阿姨都反對?」

    「對,所以妳就先好好的待在家里,然後媽會安排好一切,妳就等著當個新娘子吧!」

    「媽,妳會不會舍不得我?」

    「女兒大了總是要嫁的,而且妳只是嫁到隔壁,媽一點都不擔心。」

    「真的?」右樂樂懷疑地問。

    「嗯,隨時要見面都可以,媽很放心的。」右母摸了摸她的頭。

    「那好,妳不可以在我結婚的時候哭哦。」

    「媽不會。」右母向女兒保證。

    右樂樂沒有再說話,只是安靜地吃著母親做的消夜。

    餅了一個小時,在右母離開她的房間後,她並沒有馬上入睡,而是悄悄地起身來到窗邊,她開了窗,看向左成威的房間,她想要去找他。

    她轉頭再看了眼自己的房間,她知道過了今晚,她將離開這個自己習慣的空間,因為她要與左成威共同生活了。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她站在左成威房間的窗外,輕輕地推著窗,她知道左成威向來不鎖窗戶,因為她的緣故。有時她半夜會跑到他的房間,因為難以入眠,也因為想要見他,而不管是什麼理由,左成威都會張開雙臂歡迎她,將她摟進懷里。

    打開窗戶,她輕輕地爬到里頭,十分熟稔地來到左成威的床邊,她借著月光溫柔地看著他,並且伸手輕撫他的睡容。

    「成威。」

    「嗯?」左成威輕聲地響應,而後他自然而然地將她摟進懷里。

    「成威,你睡了嗎?」右樂樂在他耳邊輕聲說著。

    「嗯。」

    「你可不可以醒醒?」

    「樂樂,乖乖睡覺。」左成威低語道。

    「我想要跟你結婚。」

    「好,我們結婚。」他一口答應。

    「明天就去結婚。」她吻了吻他的額頭。

    「嗯?明天?」左成威原本混沌的腦子,因為她的話而清醒了過來。

    「樂樂?妳怎麼在這里?」原來剛剛他不是在作夢,看著右樂樂,左成威這下是完全清醒了,並且很訝異她的到來。

    「我們明天就去結婚。」她知道自己不在意那些過程,她想要的是那份結果,與他相守的未來。

    「明天?」她有沒有說錯,今天雙方父母不是都反對嗎?他知道自己太車率了,所以他接受了家人的意見,要好好的辦個婚禮將她娶進門。

    「嗯。」

    「樂樂,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而且我也不會後悔,我想過了。」右樂樂肯定地道。

    她認真的表情教左成威動容。

    「為什麼不等一等?」

    「因為你比什麼都重要,我不在乎那些外在的東西。」她想當他的妻子。

    「樂樂。」左成威將她摟在懷里,摟得很緊、很緊。

    「我想要跟你一起生活。」是的,這就是她要的。

    「妳不擔心妳的父母不同意?」

    「媽媽已經答應我嫁給你了。」

    「我知道,不過那是要等婚禮籌備好。」這一點他今晚已經跟家人妥協了。

    「可是我想要當你的妻子,所以我們明天就去結婚。」

    「不反悔嗎?」

    「不會。」她永遠都不會,因為她真的很愛他,而且愛得很深。

    左成威輕輕地吻了她的臉頰,「好,那我們就明天去公證結婚。」他早就買好了,只差為她戴上。

    「嗯,那我們睡覺吧!」明天要早起,她不想要睡過頭。

    左成威只是摟著她,沒有再回話,未來的路已經很明顯,也十分的清楚了,他經結婚了,而他的最愛將成為他的妻子,這就是他所要的。

    這一晚,他們相擁而眠,兩人的心靈是相通的,他們睡得十分甜美,並且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只是他們都沒有想過當家人得知他們結婚的消息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此時他們只想要守住那份幸福,不論那是一時沖動,或是一時的輕狂,但這就是屬于他們的年輕,他們想要捉住這份甜蜜。

    【全書完】

    ★<四請姻緣>系列——

    1.好奇向天浪如何奪回幸福,請看飛象名家ME11《還請姻緣》

    2.欲知左成威青梅竹馬的情事,請翻閱飛象名家ME12《不請姻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