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實習老婆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實習老婆 第九章

作者︰倪淨

    幾天後,炎仁離開日本,去了台灣。

    在離開前,炎仁看著示淨那副難過的模樣,他一再地向她保證他過幾天就回來,這樣的承諾讓她的不安減輕了不少,而她也一心地等著炎仁歸來。

    他不在的時候,示淨發現屋子顯得有些冷清,讓她一點都不想要待在屋里,所以她總是在下課後,單獨地在街上到處逗著,因為一個人生活的日子,她已經過怕了。

    她以為他會撥個電話給她,而她的期盼卻落空了,因為如此,她心里的失落感逐漸擴大,不過她仍相信炎仁,可她還是會孤單,而且她也感到身子好像有一些的不適,但她並沒有去多加注意。

    -----------------------------

    這晚,是炎仁離開後的第三天,她因為學校功課而在圖書館待得比較晚,直到半夜才回家。

    因為只穿著單薄的衣服,且入夜後的空氣顯得有些冰冷,讓她以雙手環在身體兩側,試圖想要溫暖自己的身子。

    當她回到家時,意外地發現屋外竟然有人。

    「大嫂?」出聲的人是炎月,他站在屋子前等她。

    「炎月,有事嗎?」不知道怎麼搞的,她最近都覺得自己身子不怎麼舒服,從今天早上頭暈到現在,那暈眩的情況一直都沒有.改善,這時她才想起自己好像一整逃詡沒有吃東西,就連一口水也都沒有喝,難怪她會感到不舒服。

    「大嫂,你的臉色很不好看,是不是不舒服?」

    大哥臨行前交代他要照顧好大嫂,所以今天才會撥空前來,沒想到他在這里卻等了好幾個鐘頭,才看到大嫂回來,炎月放心多了,可是示淨蒼白的臉色讓他有些擔憂。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

    她輕抬起頭,試圖強打起精神,但臉上的疲累卻是瞞不了人的。炎月不禁懷疑大嫂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這麼晚了,你可以叫我去接你,大哥若是知道了肯定會罵我的。」在大哥臨去台灣之前,他一再地交代他要好好照顧大嫂,這個重責大任他可是一點都不敢馬虎。

    看著炎月,示淨很窩心地笑了,「我真的沒事。」

    她又想起炎仁了,才短短幾天沒見,她卻感覺過了許久,

    「大嫂,要不要我跟大哥說一聲?」

    炎月不想要瞞大哥,若是可以,他還希望大哥能早點回來。

    「不要,我真的沒事……」正當她這麼說時,因為過于難受,她承受不住地倒了下去。

    「大嫂。」

    炎月沒有多想,他立即抱起大嫂直往屋子里走去,心里不斷地祈禱,希望她沒事,若是真出事了,他恐怕會被大哥大卸八塊。

    因為照目前的情況看來,他疼愛大嫂是眾所皆知的,而他若沒有將大嫂看顧好,那就真對不起大哥了。

    --------------------------------

    炎月請了醫生為示淨檢查,家族的成員們也因為她昏倒而緊張著。「炎月,淨兒怎麼會突然昏過去?」

    炎仁母親心疼地看著躺在床上的媳婦,怎麼才幾天就瘦成這層弱的模樣,要是炎仁回來了,肯定會舍不得的。

    「大伯母,我也不曉得。」他才跟大嫂聊了幾句,她就昏倒了,他沒有嚇出病來就已經是很慶幸了。

    「怎麼會這樣呢?」炎仁母親看著醫生為示淨檢查身子,擔心地問著︰「醫生,她怎麼了?」

    那是家族里聘請的私人醫生,他在檢查完後臉上露出了笑意,「她懷孕了。」「什麼?」

    炎仁母親因醫生的話而吃驚。

    「呃?」炎月則是不敢相信地瞪大眼。

    背孕了?示淨這一臉蒼白的人,竟然懷孕了?

    「太好了!」炎仁母親上前撫著示淨的小臉,還在昏睡的她,臉上的氣色還是不好,「炎月,馬上去通知炎仁,要他馬上回來。」

    「大伯母,這不好吧?」

    「什麼不好,你跟他說淨兒懷孕了,他若是真愛淨兒,就要馬上回來。」炎月看著大伯母難得的嚴肅表情,他只有快去打電話找人了。示淨料想不到自己竟然懷孕了,而這突來的新生命教她很高興,而她並不曉得家人已聯絡炎仁了。

    因為身體不適,所以她跟學校請假,在家休養,醫生也為她開了些藥,要她每天按時服用。

    不知是不是因為懷孕的緣故,她總是容易感到疲累,常常在醒來沒多久後,就又回床上睡覺。有時一睡就是一整天。

    她今天下午與炎仁母親一同在庭院里聊了一會兒,在炎仁母親走後,她很疲累地走回房間,原本只是打算躺著休息一下,沒想到一躺她就又睡著了,等到她再次睜開眼時,天色已經暗

    了。因為才剛轉醒,所以她沒有留意到房里有人,直到她想要坐

    起身時,那人才出聲。「醒了嗎?」

    「炎仁?」她有沒有听錯?

    真的是他的聲音,他不是還在台灣嗎?怎麼會回來了?

    炎仁輕悄地走近她,坐在床邊看著她,他的大手則是拉過她的手緊握在手心。「還不舒服嗎?」

    那溫柔的聲調里有著她懷念的情意,看到他,示淨再也忍不住地撲進他懷里。「你怎麼回來了?」

    不是還要幾天嗎?怎麼現在就回日本了?

    「我放心不下你。」吻著她的發絲,將她摟緊在懷中,炎仁這時心頭的不安才緩緩地消去。

    他在台灣接到炎月的電話時,一時還不能意會過來,直到炎月再重復一遍時,他才很吃驚地瞪著話筒。

    淨兒懷孕了!?

    原本,他想馬上買了機票就回日本,他希望能夠待在她身邊,可是炎柬的事還是得處理妥當。他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完之後,沒有多作停留,便立即飛回日本,因為他的一顆心早已飛到她身邊了。

    才一回來,就見示淨嬌小的身子躺在床上,那蒼白的臉色令他很不舍,不願吵醒她;所以他就坐在一旁看著她的睡容,這一坐就是好幾個鐘頭。

    示淨因為他的話而紅了眼眶,「我好想你。」她真的很想他,那份思念教她幾乎不能平靜的過日子。

    「我回來了。」炎仁抬起她的下顎,輕柔地在她額上印了個吻。示淨的淚水不停話地流下,她不斷地哭泣著;而炎仁則是將她抱在懷里,不舍地哄著她。

    懊不容易在她哭聲歇息時,他想要松開她卻教她摟得更緊,「你再躺著休息一下。」

    「我要你陪我。」她開始學會撤嬌了,學會怎麼跟這個疼惜她的男人說溫柔細語,那副可愛的神情使他笑了。

    隨後,炎仁也陪著她躺在床上,擔心地問︰「還會不舒服嗎?」

    他溫柔的撫著她還是平坦的小腹。

    「好很多了。」她想炎仁應該是知道她懷孕的消息了,她的手也按上了他的手背。

    「炎仁……」她忽地更倚向他。

    「嗯?」

    「你還會再離開我嗎?」

    炎仁眼中充滿著愛意,「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真的嗎?」「沒有離婚,記得嗎?」炎仁再次聲明他們之間的約定。「是為了這個原因,所以你不走嗎?」

    炎仁搖頭,他的唇點在她的上方,「因為我愛你,我的小新娘子。」「呃?」

    在她還來不及多作反應,炎仁已一口將她吻住,他深情地擁吻著她,並與她的舌互相糾纏著。

    不知過了多久,在她的手攀上他的頸項時,炎仁又再說了一次︰「我愛你,永遠都不會離開你。」這份感情他也不知是自何時開始萌生的,只是現在他十分確定,他想要這份愛再延續下去。

    示淨滿心歡喜地緊摟著他,「我也愛你,一直都好愛你,從沒有停過。」她愛他好久了,只是她一直都不敢表白。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他也是因為了解她的心意而更加地憐惜她。

    兩人就在這夜色下互吐情意,表露著對彼此的感情,再也沒有什麼能夠分開他們。

    《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