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巧施美男計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巧施美男計 第九章

作者︰倪淨

    若是項太太對大女兒及炎柬之間的感情還有疑問,那麼自剛剛那一刻起,她相信女兒與炎東之間並不是那麼單純的關系。

    「媽,炎大哥吻姐姐!」項沁愛驚訝的喊道。

    項太太已經被小女兒給吵了一整天,要不是她一直聯絡不到威柔,這時的她肯定已緊緊糾纏住威柔了,而她們哪里還有這一幕可看。

    等在客廳的兩人,本來已感到十分無聊;直到項沁愛因為等項威柔而頻頻往窗外望去,看到這意外的一幕。

    炎柬竟然抱住姐姐,還吻了姐姐,這是怎麼一回事?

    項太太因為小女兒的喊叫,也連忙來到窗邊,她這一看,就見那兩人吻得很熱烈,只是最後威柔竟給了炎柬一巴掌;而炎柬並沒有追過來,只是呆愣在那里,直看著威柔奔進屋內。

    「他們怎麼……」

    「媽,我早跟你說了,姐姐跟炎大哥彼此愛著對方。」項沁愛很不服氣地又說了一次,她一點都不想要姐姐跟那個男的在一起,她認定的姐夫人選只有一個,那就是炎柬。

    「可是威柔好像很生氣。」

    「那是因為姐姐不能喜歡炎大哥,而那一切還不都是你跟爸的錯。」項沁愛一想起父親竟要姐姐去相親,心里就難免有氣。

    「小府,你怎麼這麼說!」

    「本來就是了。」

    項太太又朝外頭看了一眼,她心想,是不是該跟丈夫再談一談,若女兒愛的是炎柬,那麼他們就不該阻止,否則威柔就太可憐了。

    「媽,姐姐進來了,我們要當作沒看到。」

    項沁愛听到開門聲,連忙比了個手勢給母親,同時也將母親拉到沙發上坐奸,兩人看來像是專注看著電視的演出。

    項威柔一進入家門,看見她們時並沒有說話,因為她的眼眶泛紅,只好低頭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姐,你回來了。」項沁愛狀若輕松的說著。

    「威柔,怎麼這麼晚?」

    「我有點累,先回房間了。」項威柔仍是低著頭輕聲回道,不想多說,因為她的眼淚已經弄濕了她的臉龐。

    「好,你先去洗個澡。」項太太關愛地道。

    項沁愛則似有意地問道︰「姐,你有沒有看到炎大哥,他也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一听到炎柬的名字,項威柔很不自在地搖頭。

    「沒有,我沒看到他。」她怎麼都不會告訴家人,她在外頭遇到了他,而且還發生爭執,他更是霸道的吻了她。想到那個吻,她的手不自覺地撫上自己的紅唇,那里還有殘留些許他的氣息。

    「姐,我過幾天就要跟炎大哥出國了。」

    「哦,我知道。」

    沒有再多說話,項威柔快步奔回自己的房間,然後整個人趴在床上,傷心地痛哭著。

    而在外頭的炎柬則是一直都沒有進屋里,他只是走到大門邊倚著牆,安靜地抽著菸。抽菸似乎已成了他最新養成的習慣,而這個習慣,他想該是會永遠無法再戒掉了吧!

    她竟然出手打了他,那—巴掌對他而言沒有多大的感覺,然而看見她眼里的傷痛,他忍不住地斥責自己。

    他怎麼會這麼傷害她呢?他一向都保護著她,不教任何人有機會可以欺負她;結果呢,真正傷害她的人,卻是他。

    抬頭看著她的房間,依舊是漆黑一片,他低頭看了看手上的菸燃起白煙,今晚該又是個不能成眠的夜,一個教他飽嘗思念的夜。

    項沁愛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坐視不管姐姐的幸福,所以,她趁著出國前一天來到姐姐的辦公室。她想要跟姐姐好好談一談,因為這些天姐姐看來很消沉,她的身上幾乎是沒了生氣。

    而姐姐與炎大哥之間,在上次的擁吻過後,兩人的冷戰已到了天寒地凍的地步,眼看明天炎大哥就要陪自己出國了,若是再不想個方法出來,等他們半個月後回來,姐姐說不定都要訂婚了,這樣不就白費了她的苦心?

    項沁愛不假思索地打開門,逕自進入辦公室。

    上次她來時,記得還有炎大哥的料理可吃;這次呢,只見到姐姐獨自一人坐在辦公室里,埋首看著文件的孤單身影。

    「姐,你在忙嗎?」

    「小府,你不是明天就要出國了嗎?怎麼還來公司?」項威柔看著妹妹,覺得奇怪地問。

    「姐,你真的還要去相親嗎?」項沁愛並不打算多說廢話,坐在辦公室舒服的沙發上,她習慣性斜躺著,很直接地問道。

    「小府,你怎麼會知道?」她以為家里除了父親和炎柬外,該是沒人得知。

    「姐,你不要勉強自己,若是不想要去相親,就不要勉強自己,我不要你這麼不開心。」雖然項威柔不是她的親生姐姐,可是自那次的綁架事件後,她心里就明白一件事,她愛姐姐,不想要失去姐姐,所以她很珍惜姐姐對她的關心︰也因為這,她希望姐姐幸福,不要因為對家里的恩情而委屈自己。

    「小府,我沒有勉強自己,那是我自願的。」

    「然後呢?相親完你是不是就要跟其中一個人結婚?」沒有人會無聊到只為相親而去相親,不是只有當朋友那麼簡單。

    「我是該結婚了。」

    她以前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不過最近她一直都思考著這個問題——她是不是該結婚了?然而結婚的理由卻只有一個,那就是要忘了炎柬。她必須讓自己沒有時間去想起他,否則她會無法厘清自己的思緒,而一再地想到他。

    他這些日子好嗎?她好想念那些被他呵護的日子,只不過,那些都已成了回憶。

    想起自己那天沖動的給了他一巴掌,她心里很後悔,可一切都來不及了。

    「那就跟你愛的人結婚,不要只為了結婚而結婚。」

    「我當然會跟我愛的人結婚。」只是她的真愛早給人了。

    「是炎大哥嗎?」

    「小府!」

    「姐,我都看到了,媽也看到了,那天炎大哥吻你,就在我們家門口。」項沁愛緩緩的道出所見之事。

    「什麼?」那一晚的事竟被人給看到了,那麼母親又是怎麼想的呢?

    「姐,你明明就愛著炎大哥,為什麼要假裝不愛?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永遠都不會愛上的人身上?」她弄不明白,但她相信愛情就是愛情,沒有其他的了。

    「小府,有些事你不懂。」

    「誰說我不懂!我懂,我知道你愛炎大哥,而炎大哥也愛你,可是你們都痛苦,因為不能與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這樣我怎麼會不懂?」

    「他要走了,而且他只是我的保鏢,就這麼多了。」

    「那就叫炎大哥不要走。姐姐,去留住炎大哥。」項沁愛急急的道。

    「我……不行。」

    項威柔很想這麼做,可是她都答應父親了,那麼她就不可以再回頭;況且炎柬真要走的話,她是怎麼留他也沒用。

    只是她又想起那一晚,炎柬曾經說過,他會為她而留下,那是真的嗎?她是否該再去問他一次?去告訴他,自己有多愛他,因為愛他,所以不要他走,她想要永遠和他在一起。這樣,會有結果嗎?

    「姐,你為什麼不去問炎大哥,我們沒有人知道炎大哥的過去,他是你的保鏢,在家里與你最為親近,可是你真正了解炎大哥嗎?」項沁愛為炎柬抱不平。

    「我不過問他的私事。」

    「那不是私事,因為你愛他,所以你要去了解他。去問炎大哥,問他可不可以為了你而留下來;若是他肯,那就跟爸說你再也不要去相親了,因為你已經有自己最愛的人,你只想要與那個人相守。」

    項沁愛不能理解父親為什麼會這麼霸道,她一直都知道父親疼愛姐姐,可是為什麼要逼姐姐相親,難道父親真看不出姐姐與炎大哥之間的感情嗎?

    「我跟他已經是不可能了。」

    「為什麼?」

    「小府,我已經下定決心不再愛他,你不要再說了。」

    項威柔眼眶紅熱地看著手中的文件。這些日子她總是特別容易軟弱,一軟弱就哭,而這樣的她很脆弱沒用。

    「姐姐,炎大哥真的很喜歡你,他所為你付出的心意及情感,你真的都能忘了嗎?」她是旁觀者都感動不已,更何況是姐姐這個當事人。

    「我……」她怎麼可能不心動,就是因為心動了,才會這麼難過、才會難以忘了他啊!

    「我不要炎大哥跟我出國了,當初是為了要撮合你們,現在你們都鬧成這樣了,我才不要炎大哥陪我去,我不去了!」

    「小府,你……」

    看著妹妹難過不已的表情,項威柔哭了,她怎麼都沒想到妹妹竟是為了她才提出這麼任性的要求,而她呢?

    「我不要看你這麼委屈自己,你是我的姐姐,我不要你為了家里做出任何讓自己不快樂的事。」項沁愛哽咽的說著,她只是希望姐姐能幸福。

    項威柔走至妹妹身邊,因為妹妹的話而動容地將她摟在懷里,「傻瓜。」

    「姐姐,別讓愛情成為遺憾!」

    是嗎?遺憾?

    項威柔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做的,可是她該跟著自己的心走。

    「威柔,你說不要跟任何一個相親者結婚?」項國正不解大女兒突來的用意,他以為一切都順利地進行著,況且那個白成化不是很有心地追求她嗎?怎麼她會突然這麼說呢?

    「爸,你還記得我曾經跟你提過,若是我不喜歡任何一個相親者,我還要跟他們其中一個結婚嗎?」

    「嗯,不過那些人里,真的沒有你喜歡的嗎?」項國正很納悶。

    「因為我已經有自己喜歡的人了。你說過,若是我有了自己喜歡的人,那麼我可以跟他在一起。」項威柔決定不再回避。

    「除了炎柬,任何人都可以。」項國正當然可以感覺出女兒對炎柬的情感,只是他不同意,怎麼都不同意。

    「為什麼?」就是這一點教她不解,她與炎柬發生感情應該是十分正常的,而且還是父親給的機會,為什麼這時他會如此堅決反對呢?

    「沒有理由。」

    「爸,請你告訴我好嗎?」

    項國正看著女兒,身為父親的他能感受女兒近日來的不快樂,也發覺自己似乎是自私了點︰但是,為了不想失去女兒,所以他阻止她追求幸福的權利。

    「你知道炎東來自日本,可是你知道他的過去嗎?」

    項威柔搖搖頭。

    「炎柬並非一般人,他來自日本一個十分有權勢的家族——炎派,你應該有听說過。」

    「炎派?」項威柔納悶的重復一遍。

    難道……就是那個教人十分好奇又神秘的家族嗎?炎柬與那個家族是什麼關系?

    「沒錯,炎柬就是炎派的人,他離開日本是為了尋找人生伴侶,只是他為了你決定留在台灣。當我找上他時,我便要求他不能與你發生感情。」

    「為什麼不可以?」

    就算是炎派,那麼跟他們之間的感情有什麼關聯呢?

    「算我自私,我不想要你離開我身邊,一旦你與炎柬在一起,那麼你就要隨他回到日本,回到他的家族,去接任他的責任。」

    「若是我不去呢?」

    「那麼炎柬與你永遠沒有結果,他必須離開台灣。」

    「這就是他為什麼要走的原因?」可那天炎柬說了,說他要為她留下來,那都是騙她的嗎?

    「他不得不走,因為他不想要見你離開親人,況且我與他有約定,他不是個會違約的人。」

    項威柔似乎明白了,若是她走了,那麼她將會背棄家人對她的恩情;若是炎東留下來,那麼他與她將永遠都沒有結果。

    這樣的感情路,怎麼走都有人受傷。

    看著女兒沉默下來,項國正輕拍了拍她的手,「是爸爸自私,爸爸只是舍不得你離開,才會定下那個約定。」

    「爸,我愛炎柬,我想除了他,這輩子我不會再去愛上另一個男人了。」她可以為了家人留在台灣,可以為了家人不要與炎柬在一起,可是她只有一個要求。「所以我永遠都不要結婚,我只想要待在項家。」

    「這怎麼可以!」

    「爸,我不想要勉強的感情,那只會更痛苦。」她不能愛自己所愛的人,那麼何苦要一個自己怎麼都不會愛上的人來受苦呢?她一個人受苦就夠了,不想要拉另一個人瞠進這渾水中。

    「威柔?」

    「爸,我答應你不跟炎柬走,那你也答應我好嗎?」

    看著女兒這麼傷心,項國正怎麼都難以同意。「看來我當初真的錯了,不該要炎柬待在你身邊。」

    他早該看出來,炎柬是有企圖而來,只是他當時只想要一個能保護女兒安全的保鏢,而他又是救了女兒的人,所以他也沒有多想的馬上就答應了。

    「當年他救了你一命,或許就是要你這個時候回報他。」沒有炎柬,如今哪有他乖巧的女兒存在呢?

    「爸?」項威柔抬頭不解的看著父親。

    「去找他吧!」

    項國正想起太太說的話——女兒快樂總比傷心的好,就算不能生活在一起、不能天天見面,但起碼有人疼愛她,怎樣都不會受苦。

    這個道理,他現在才領悟。

    「爸……」

    「炎柬之前就跟我表明,他想要帶你走,是我拿約定來羈絆他,現在一切都過去了。你去告訴他,沒有約定、沒有羈絆了。」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她真的可以跟炎柬在一起了嗎?

    這突來的幸福讓項威柔幾乎不敢相信。

    她好想他!

    他呢?他在哪里呢?

    炎柬既然答應了項沁愛,那麼他就會信守承諾陪著她出國,所以他們來到了機場,再過一個鐘頭就要出境。

    「炎大哥,你不要陪我了,我已經不想去了。」項沁愛懊惱地道。

    「我既然答應了,就不會反悔。」

    「可是這一趟根本沒有意義了,我不想去了。」

    「我與威柔的事,我自會處理,你不用擔心。」炎柬淡淡地道。

    「那我們起碼要跟姐姐說一聲吧!」她今天早上都沒有見到姐姐,媽媽說她一早就出門了。

    「不必了,日期她早就知道。」

    「話是沒錯,可是我想要跟姐姐道再見。」

    炎柬無奈地看了看項沁愛,最後只好隨她了。「那你打吧!」項威柔還是避著他,連他的電話都不接,若是由他打電話給她,得到的不過是無人回應。

    項沁愛知道這已經是炎東最大的讓步了,所以她馬上拿出手機,快速的撥了公司電話,並且轉至姐姐的分機;奈何就是沒人接,最後才由總機告訴她姐姐外出了。

    「怎麼回事?」項沁愛奇怪的問。

    炎柬看著項沁愛那不敢置信及含著笑意的表情,冷冷地道︰「我們該進去了。」

    「炎大哥,我自己去。」項沁愛拿過炎束手中屬于她的行李,眼中有著感動的淚水,「你真的不用陪我去了。」

    「沁愛?」

    「姐姐來找你了,總機小姐說姐姐去找炎柬了。」那就是說姐姐要來機場,姐姐要來找回她差點失去的愛情了。

    「什麼?」

    「姐姐來了,她真的來了!」項沁愛沒再多說什麼,她拿出炎柬的機票,並且當著他的面將機票給撕了。

    「沁愛!」

    「我要走了,太好了,我終于可以一個人去了!」她真的是太高興了,姐姐還是想通了。

    炎柬因項沁愛的話而怔愣住,在他回過神時,他的機票已被撕碎,並且丟入垃圾桶里。

    望著項沁愛快速地消失在出境處,他感到萬分無奈;而就在他轉身之際,那里有著一抹縴細的人影,那是他思念不已的人兒。

    「威柔?」

    項威柔很高興自己趕上了,要不是父親派人送她來,她恐怕要錯過了。

    她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地朝他走去,她好想他,好想好想。

    「不要走好嗎?」她想要再回到從前那樣,他對自己百般的疼愛及呵護,再也不要對她不理不睬,她不要。

    「繼續當你的保鏢嗎?」

    項威柔搖頭,緩緩地伸出手環住他的頸項,眼中有著深情。「不只是保鏢,也當我的情人、我的人生伴侶。」

    「威柔?」炎柬遲疑地叫著。

    「可以嗎?」她不要失去他,就算要陪他離開,她都願意,只要是與他在一起。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她微微一笑,踮起腳尖吻上他的唇,很輕柔地吻上他,這是她第一次這麼主動,同時正視兩人的感情。

    「我不要你走,我不要……」

    「威柔,我的威柔……」炎束緊緊地將她給摟在懷里,怎麼都不打算再松開手︰他怕自己一松開手,她又要離自己而去。

    「沒有約定了,爸爸已經同意我們在一起,他要我告訴你,沒有約定,也沒有羈絆,只有你跟我。」這條感情路,她辜負了他十二年,她打算好好的回報他的真心,用的就是她的下半輩子。

    「你願意與我回到日本?」

    「我願意。」只要是有他的地方,她都去。

    「而我必須永遠留在那里,接任我的責任,你可以嗎?」他不要綁住她的人生,那對她並不公平。

    「我只想要跟你走,哪里都好。」她在他懷里哭泣著,因為喜悅,因為她可以擁有他的人、他的心,也可以擁有自己的愛情。

    「我愛你。」

    炎柬知道,他的流浪生活終于結束了,他該帶著他的新娘回到家族會見他的長輩,然後為她舉行一場歸禮。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