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宿命新娘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宿命新娘 尾聲

作者︰倪淨

    「什麼?」冷凝怎麼也難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看著兒子,還有救他摟在懷中的冷憐心,她真是要看傻眼了。

    「媽,我跟憐心下個月結婚。」閻君再次說了一次。

    冷凝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那個不羈的兒子竟然開口說要結婚,而且對象還是深愛他的冷憐心,不過才一天的工夫沒看到人而已;昨夜她急著找人時,就發現事情有了轉變,可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回應。

    「憐心,過來冷姨這里。」冷凝輕喚著她看著長大的冷憐心,很是喜愛她此時的模樣,那嬌羞的俏模樣,教她看下都喜歡。

    冷憐心沒有多猶豫地走向冷凝,卻被她身邊的閻君給阻止。

    「媽,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同不同意?」閻君沒啥耐性地看著自己的母親。

    「結婚是件大事,我當然要好好地想一想。」

    「媽,這是我要結婚,不是你,而且我的新娘是憐心,你為什麼要多想?」他真是被自己的母親打敗了,同時拉住冷憐心不讓她離開自己懷里。

    「我要問問看憐心的意思。」她的兒子她自己了解,那過于蠻橫的態度,還有與他父親相似的高傲,總是強迫地要他的所愛隨他共舞。她不要憐心吃虧,怎麼說她都是自己的責任,當年要不是她將憐心帶回,那麼她也不會遇上兒子,也不會度過這麼多年的痛苦日子,更不會被兒子這麼欺凌。

    扁是這一點就教她看不過去,怎麼說她都要好好的再問一問,問個清楚,問個明白;她要確定自己的兒子是真的愛她,也要確定憐心是真的認定兒子了。

    「君,我想跟冷姨談談。」冷憐心開口了,她知道冷凝想要問些什麼,而她想跟冷姨分享自己心中的喜悅。

    「那好,我們就坐下來好好談談。」他拉著她坐在母親對面,眼中滿是疼愛。

    「君。」冷憐心被他的態度弄胡涂了。她不過是想跟冷姨好好的談一談,談她在這段感情里的所有,怎麼他會這麼著急呢?

    「閻君,我只跟憐心談,所以你先離開。」冷凝看向閻君,當母親的她自是明白,這一次兒子是真的將感情投入了。

    「我不想讓憐心再度消失。」這就是他所擔心的,上一次,憐心在與母親談過後,他還來不及見她一面,她就被母親帶走了;這回,他不想讓舊事重演,那樣的痛苦感受他是怎麼都不想要再感受一次。

    閻君那嚴肅的表情還有沉重的話語,字字敲在冷憐心心坎上,為此她靠向他,小手更是緊緊地握住那總是給他溫暖的大掌。「君,我不會消失的,永遠都不會。」她不知道自己的消失競給閻君如此大的傷害,她不禁感到難過。

    「听到了沒?憐心都說不會不見了,所以你可以先離開了。」

    「媽,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談,非得要我不在場?」他想要知道是什麼事,只要是跟憐心有關的事他全都要知道。

    彬許真是陷入情愛了,所以他開始懂得著急,開始想要分享與分擔她的一切。

    「是很重要。」

    冷凝直截了當地告訴兒子,而她的語氣更是讓閻君明白他該先行離開。

    見母親完全沒有商量的余地,閻君只好答應,「好吧。」他轉頭看了冷憐心一眼,那其中包含了太多的情愛,「答應我,別消失了。」

    「我不會的,我一直都在這里,相信我。」冷憐心緩緩地抽回手,給了閻君一個保證的微笑。

    閻君看了,不禁也露出笑意。「我在庭園里,談完去那里找我。」

    「嗯,我會的。」

    直到閻君離開,冷凝這才開口︰「真正的幸福已經來了,不是嗎?」

    被冷凝這麼一說,冷憐心這才收回視線看向冷凝,「我沒想到,我……」她該怎麼說呢,一聲不響地離開,還害冷姨擔心不已。

    「沒關系的,冷姨是為你高興。」是啊,她怎能不開心呢?自己拾回的女孩而今與兒子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樣的結果本來就是她要的。

    「冷姨。」冷憐心感激地看向冷凝。

    這個向來當她是自己親生女兒的冷姨,從沒有責備過她,總是在一旁默默地看著她,而現在,她擁有的幸福,她只覺得這些都是冷姨為她帶來的。

    「我相信這一次,君會好好的珍惜有你在他身邊的日子。」兒子以前的荒唐她這個當媽的不好說,不過最後他還是選擇了他的真愛,這樣就好了。

    「冷姨,謝謝你。」冷憐心起身來到冷凝身前,眼里有著感激,更有淚水。

    「傻孩子,怎麼跟冷姨客氣起來了?看你找到幸福,冷姨才真的是開心,這樣我才不會愧對你往生的父母。」

    「當年若沒有你,我不會有今天這樣的生活。」而那會變成怎麼樣,她根本不敢去想,因為那結果肯定是糟于現在。

    「沒有冷姨,你就不會成為君的貼身保鏢,為他受苦這麼多年。」說到這兒,她忍不住拉過冷憐心坐在自己身邊,將她摟入懷中。

    「冷姨——」

    「我相信君這一次是真的明白你對他的重要,你對他而言不再只是個保鏢,而是個人生伴侶,你要好好的珍惜,懂嗎?」

    「嗯,我會的。」閻君的告白她深深記在心里,她緊握著這遲來的幸福,怎麼都不想放開,更不願他改變心意,所以她會好好珍惜眼前所有的幸福。

    「真打算下個月就結婚?」這樣的婚禮著實匆促了些,她想要緩緩,好計畫該怎麼舉行這場歸禮,她想給憐心一個最特別的婚禮,讓她成為最美的新娘。

    「君說……」想到閻君的話,冷憐心不禁又紅了臉頰,一半是因為甜蜜,另一半是因為幸福,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要成為閻君的新娘子了,她夢想了好久,如今真的要實現了。

    「別理他,我看先緩一緩好,半年後再說。」

    「冷姨!」

    「還是你等不及想當君的新娘子了?」

    「不是的,我……」被冷凝這麼取笑,她將頭垂得更低說不出話來。

    「冷姨知道,不過還是將婚禮緩一緩,算是考驗君好了。」

    「考驗?」

    「沒錯,就當是對他的考驗,也算是回報他曾經對你的過分強求。」

    「冷姨,你都知道了?」

    那些過去,還有她為何會成為閻君的保鏢的事,她以為那只是個秘密,除了她與閻君外沒人知道。

    「嗯。」冷疑心疼地笑了笑。「所以這只是個小小的考驗,他若真想與你共度一生,會默默地守在你身邊的。」

    「這樣好嗎?」她不明白,只是她覺得自己似乎不該回拒冷姨的話,該怎麼辦,她沒有主意。

    「讓我來跟君說吧,別擔心,這是我的意思,他不會多說什麼的。」就這樣,冷凝下了決定,打算要自己的兒子好好的為當初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些小小的代價。

    qizonqizonqizon

    閻君怎麼都沒有想到,那個阻礙他結婚的人竟會是自己的母親。

    「什麼,閻君你有沒有說錯,這全是冷姨的意思?」

    當他們為閻君終能尋得佳人而高興時,這突來的消息又令他們個個驚訝不已。

    「怎麼會呢?冷姨不是向來就希望你能夠早些離開花叢,怎麼會你都要結婚了,她還不同意?」這點數他們怎麼都想不通。

    「你有沒有听錯?」

    閻君沒有多說地露出苦笑。他知道過去的事母親多少有所耳聞,只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母親會這麼地要他付出代價。

    「那現在怎麼辦呢?」

    「憐心人呢?怎麼沒見到她?」

    一講到冷憐心,閻君有了更重的挫折感,「她跟我媽去找我爸了。」就算不讓他們結婚,起碼也不要這麼殘忍地對他,她竟將憐心帶離他身邊,這算什麼?

    「什麼?冷姨真這麼做?」看來冷姨是要好好的考驗閻君了,唉!「君,看來你要娶憐心真是要花苦心了。」

    「足啊,冷姨都這麼刁難你了,完全不看在你是她兒子的份上,你得要自求多福了。」

    「別再說了,我過幾天要去找憐心。」

    「找憐心?冷姨不是不準你去見她?」

    「為什麼不準?我想她想得都要瘋了,再不見她,我看我要去搶人了。」他不敢保證若是母親真這麼絕情的話,他會不會真的去將憐心給搶回自己身邊,因為陷入感情里的他,已快要沒有理智。

    「我贊成。」

    「我也是。」

    「沒錯,是該去搶人。」

    「愛她就是要讓她知道,讓她回到你身邊。」

    最後大家的意見都一致,都要閻君去搶人,因為他們真的看不下去了,害相思的閻君令他們都不敢相信,曾經那麼意氣風發的他,而今竟為了冷憐心而不復在,若再這麼繼續下去,他們擔心,半年後的新郎會十分的不像樣。

    閻君與冷憐心,很車運地在人生路上尋得了共度一生的伴侶,這樣的他們,將會再孕育下一代,他們會延續冷族一脈,讓冷族傳承下去——

    【全書完】

    ☆(冷族情焰)系列第二部——

    1、有關任奴兒的濃烈纏情,請鎖定非限定情話F586《人質新娘》

    2、想知道冷廷風如何索討心中摯愛,請看非限定情話F620《綁架新娘》

    3、欲知水宇文贏得冰山美人心的曲折過程,請翻閱非限定情話F730《冷色新娘》

    4、欲探歐陽霓霓的執著真愛,請勿錯過非限定情話F945《禁忌新娘》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