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空舞情塵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空舞情塵 第九章

作者︰倪淨

    當崇征來到言家時,他不只因不見言織樂的人影而心急,更對自己沒能追上她而感到懊悔不已。

    「崇大哥,你說姐姐不在你那里!?」言織語因崇征的到訪而驚醒。言家父母這日外出,所以家中只有她在。

    只見崇征一臉自責的表情。

    「我……以為她回家了。」

    「姐姐不是跟你在一起嗎?」怎麼才一個夜晚,人就不見了?

    崇征無奈地搖頭。

    「沒有,昨夜她就走了。」

    除了回家,言織樂不會再有其他地方可以去,況且她的朋友不多,就算有,也不可能熟識到讓她夜半打擾人家。

    一听他這話,言織語失措的臉上寫滿焦急。

    「怎麼會,姐姐在你那里不是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半夜跑回來?」而現在竟連人影也沒有。

    「這都是我的錯。」想起兩人之間的口角,崇征無奈地搖頭。他的心教織樂給捅上一刀,好痛。言織語不解崇征的自責和他臉上的痛楚,但她不願多想。

    「我們要趕快找到姐姐。」

    「織語,你在家等著,我開車在這附近再繞一圈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言織語沒等崇征多說,快速回房拿了外套又匆匆下樓。

    就這樣,崇征與言織語仔細地在寂靜的早晨來來回回地尋找言織樂,可在幾個小時過去後,崇征的希望還是落空了,所有她可能會去的地方他都找過了,仍不見人影。

    「真的都找遍了嗎?」言織語問著。

    「我已經想不出來織樂還會去哪里了。」

    他們再回到言家,但言織樂並沒有回去。

    「我想還是報警好了,請警察一起找,我怕姐姐一個人會有危險。」不能開口的言織樂若是發生什麼意外,根本無法求助于任何人。

    這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畢竟人多找到的機會較大。

    「說不定馬上就能找到了。」

    就這樣,當崇征、言織語來到警察局時,天色已經大白;值班的警察為他們填上資料,並聯絡巡邏人員加強搜尋。

    「警察先生,麻煩你一定要幫我們,我姐姐不能說話,連求救的能力也沒有……」想到這里,言織語的眼眶都紅了。

    「織語,你別擔心。」

    那名警察听了言織語的話楞了一會兒。

    「你的意思是她是個啞巴?」

    「是的,警察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那名警察的表情顯得有些吃驚。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你們要找的人,不過昨晚我們確實有帶回一個不能開口說話的女孩。」

    聞言,兩人睜大了眼。「那她人呢?在哪里?」

    「被家人帶走了。」

    「那恐怕不是。」除了他們,她沒有其余親人。

    「我想也不可能,那女孩半夜穿著睡衣又赤腳在路上走——」

    「你說什麼!?」崇征急切的語氣中有著訝異。

    「怎麼了嗎?」言織語不解他突來的反應。

    「那是織樂,我可以確定。」因為她離去時只穿著睡衣,而她的鞋子還擺在他家的鞋櫃里。

    「什麼?」一頭霧水的警察喃喃念著,「那女孩就是你們要找的人?」

    「是的,能不能麻煩你告訴我們是誰帶走她?」

    那名警察帶笑回道︰「當然可以,帶她走的人是她的未婚夫。」

    mpanel(1);

    言織樂根本還沒訂婚,哪來的未婚夫?惟一可能的人選只有一個。

    听到這句話教言織語及崇征皆黯然神傷。

    當兩人帶著猜疑和不敢置信的心情來到宋家時,崇征臉上的絕望及不平已經難以掩飾。

    「阿姨,宋大哥在嗎?」

    言織語詢問上前應門的宋母。

    兩家人在宋齊遠走美國,而言織語也隨著出國後,關系一直都保持親近,只是彼此都不再提及言織樂的事。

    「怎麼了?我想他還在睡吧。」

    「阿姨,那姐姐呢?她是不是跟宋大哥在一起?」言織語忍不住焦急地問,她期望答案是否定的。「織樂?她沒有來啊。」宋母感到訝異。

    「她有,而且就跟宋齊在一起。」崇征忿然道。

    警察的形容如此貼切,那男子根本就是宋齊,而他還自稱是織樂的未婚夫!

    「怎麼可能?這幾日他連見織樂的機會都沒有,更何況昨晚他回來時是一個人啊!」

    宋母讓他們進門,打算親自上樓去兒子房間看個清楚。

    只是宋母還來不及上樓找人,宋齊已經快步沖下樓。

    「阿齊,你要去哪里?」

    「媽,織樂呢?你有沒有看到織樂?」

    她什麼時候走的?他竟完全沒有發覺,該死!

    「宋大哥,姐姐真的在這里嗎?」

    言織語臉色刷白地顫聲問,看著宋齊那擔憂的樣子,她為自己這四年來的付出感到不值,因為他心中從來沒有她。

    崇征也直盯著宋齊,等著他的回答。

    「是,昨晚是我帶她回來的。」

    只是他竟又粗心地讓她溜走。

    「而且我不打算讓她再離開我。」

    「阿齊,你跟織樂……」

    宋母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問下去,她擔心的事似乎已成真了。

    「我會娶織樂,因為我有責任,而且我愛她,除了她我誰都不娶。」

    「宋齊,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崇征帶著怒氣質問。

    「我愛織樂,我要跟她結婚。」

    「織樂已經打算跟我訂婚了,不久我們就要結婚,而你卻這麼對她!」

    「那麼你們的訂婚只能取消了,因為織樂已經是我的人了。」她未經人事的身子教他著迷。

    「我不同意,我怎麼都不同意!」宋母堅決道。

    「媽,我說了,我的事不要別人插手。」

    當年就是因為身邊的閑話,使得織樂承受不了壓力而離開他,這一次他不會再讓舊事重演了。「阿齊,我跟你爸絕不同意你娶她!」

    言織語看著宋齊眼中的堅定,最後她開口︰「宋大哥,你是不是從沒忘記過姐姐,從來沒有?」

    就算他身邊有過女人,可他的心還是在姐姐身上。

    「是的,我愛她,從來沒有停止過。」

    「那你當初為什麼要離開姐姐?」

    為什麼要給她機會?她不懂。

    「若是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不會再離開她,怎麼都不會。」

    突地,在眾人身後有個聲音響起——本該已經離去的言織樂竟站在那里。

    「織樂!?」

    宋齊在崇征還來不及上前時,快了一步將佳人摟進懷里。

    原來言織樂才一走出宋齊的房間,就听到宋母的聲音,令她連忙縮回身子躲至轉角處,而後她听到織語及崇征來找人,為此她更不能讓他們發現自己,就這樣她一直躲在一角。

    宋齊匆忙由房間沖出的焦急模樣她也看在眼底,無法開口的她只能蠕動雙唇,沉默地看著他從自己面前走過。

    不舍的眼神及愛意在宋齊眼中蕩開,言織樂只是流著淚,無聲地埋在宋齊的胸膛前哭泣著。

    「怎麼了?」

    宋齊一把將她抱起,打算走回房間,可卻被言織樂阻止了。

    「姐姐……」

    看著姐姐偎在宋大哥懷中傷心哭泣,言織語感到一陣心酸。

    崇征則是無奈地看著兩人,知道這一場情愛賭注,他是注定輸了,而且已沒有挽回的余地。

    對不起。

    言織樂緩步來到眾人面前,眼中還有熱淚。

    我真的好愛齊,我以為自己可以忘得了他,可是我不能,我愛他的心一直都沒有改變過,從來沒有。

    宋齊感動莫名地來到她身後,「別說了,織樂。」

    不,我今天一定要說。

    言織語拉開那緞帶,上頭是道傷痕,那道為了愛宋齊的痕跡。

    本以為這一刀劃下,該是一刀兩斷,可是沒有,反而讓我更思念齊。因為不想誤了齊,所以我以為這是最好的,可是後來我才知道,劃下這一刀,我跟他之間是沒有結束了,永遠都沒有。

    「夠了,織樂,不要再說了,我都懂。」

    宋齊快步來到她身前,將她比畫著的雙手握住。

    最後,言織樂看向宋母。阿姨,我真的配不上齊嗎?

    除了不能言語,她還是以前的她,還是言織樂,更何況她懂宋齊。

    被這麼一問,宋母無語地立于一旁,最後將臉轉向一旁,「我不想再干涉阿齊了,他知道自己要什麼。」

    宋母感到自己這多年來的堅持似乎是無理了些。言織樂說得對,除了不能言語,她還是可以愛兒子,況且與她在一起,宋齊的心似乎也活絡了,那麼她還能再阻止嗎?

    「姐姐,你為什麼不到美國找宋大哥?為什麼不在我告訴你我愛上宋大哥時就去找他,留在他身邊?」

    織語,對不起,我本來真的打算不再愛齊的,因為你愛他,可是愛情哪是說收就能收的?哪還有理智思考?我只知道,若是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會留下,我一定會緊緊跟在他身邊,我只想要愛他。

    而現在,她有了這樣的機會,她不能再錯過了,錯過了就是永遠的遺憾。

    「可是我也愛上宋大哥了!」言織語難過地轉身離去,淚水再也忍不住地落下,最後的堅強已經崩潰。

    織語!

    想要追上的言織樂被崇征拉住。

    必過頭,看著崇征失落的神情,言織樂的心緊揪著。

    「我早該知道的,不是嗎?你從沒有愛過我,從來都沒有。」看著自己疼愛許久的佳人,崇征只能無奈地搖頭。

    我……

    「不,你別說了,我都知道。」她在最無助時撥了電話給宋齊,就已表明她心中只有他,再也沒有別人。

    對不起。

    「這不是你的錯,只能說我們無緣,真是無緣。」崇征最後又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似乎要將她看透,將這段感情看個徹底,隨後也轉身離去。

    她是不是又錯了?言織樂這麼想著。

    身後的宋齊將她拉進懷中,溫柔地在她耳邊輕語︰「我愛你,我的織樂。」

    宋齊憐惜地將痛哭的言織樂抱回房間,溫柔地將她放在床上。

    那教他們溫存了一夜的大床,她以為自己將再也看不到了。

    別走!

    當宋齊松開她的手時,言織樂不安地拉住他。

    「我不會走,只是要去關門。」

    言織樂看了看房門,最後才緩緩收回手。

    「織樂,看著我。」

    言織樂被他抬起下顎,望入他眼里。

    「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因為我舍不得。」

    在她唇上輕印下一個吻後,宋齊才轉身走去關上房門。

    言織樂听了他的話,則是再次落淚,緊咬下唇不讓自己發出喑啞的嗚咽聲,獨自陷入傷痛中。

    「想什麼?」

    宋齊將她擁入懷中,她輕嘆了口氣。

    那充滿愛意的雙眼閃著光亮,非常吸引人。

    「想我嗎?」

    言織樂伸手貼上他的胸膛,而後將頭枕上,听著那不久前才感受過的心跳聲,如此真實得教她不能自制地回抱這強壯的身軀。

    齊,我真的可以再愛你嗎?

    分離太久了,久到她忘了要怎麼跟他撒嬌、怎麼感受他的心。

    她在宋齊背後寫著心話,震撼了他的心——我愛你。

    「除了我,你再也不許愛別人了,懂嗎?」

    他無法再忍受仿若隔世的分離。

    三個字由她的心轉印他的心,言織樂抬頭,沒讓宋齊來得及說話,馬上將這濃情化為深吻,吻上他含情的唇。

    「織樂?」

    她這突來的大膽舉動教宋齊有些發怔。

    言織樂不甚熟練地將舌頭輕抵在他的唇瓣,來回輕描著。

    宋齊主動吻著她的唇,誘引她與自己糾纏。

    就這樣,宋齊重新走入她的生活,再次呵護著她,言語從不是他們之間的阻礙,那份相愛的心早已超越一切……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