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愁解情冢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愁解情冢 第十章

作者︰倪淨

    必到家後,尹中辰將她抱回床上,正準備去廚房為她倒水時,林佳子的手怎麼都不肯松開。

    「佳佳,怎麼了?」

    尹中辰溫柔地陪她坐在床上,林佳子則是貪心地枕在他懷里,要他緊緊地摟著自己。

    「你為什麼要這樣?」埋頭在他胸前,她含糊不清地問著他。

    「我?」

    「對,就是你!」氣不過的她抬起頭瞪著他說。

    「因為我遲到?」

    她搖頭。

    「那我怎麼了?」

    他明明只對她好,只想對她溫柔呵護啊。

    林佳子不願讓他又將自己給按回胸前,「你讓我以為我們又回到過去了。以前我還可以盡情地對你撒嬌、對你依賴……」

    「你現在還是可以。」他是樂意之至。

    「不行,我跟你已經分手了。」

    尹中辰為她的倔強而心疼。「那你認為呢?」

    沒錯!這是他的目的,要佳佳怎麼都無法離開他,依賴他成性。

    只是這一次她必須說出她真正想要的。

    「我不知道。」

    將頭埋進他的臂彎中,林佳子再次傷心地哭著,最後竟放聲大哭,哭得好不可憐,令摟著她的尹中辰一時還真是嚇住了。

    「佳佳?」

    「你不要再抱著我!」

    她想要掙出他的懷抱,奈何尹中辰不肯放手。

    林佳子氣得打他,那力道雖不小,卻不痛。

    「放開我!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在她幾乎要掙開他的鉗制時,尹中辰快速地翻身將她壓至床上。

    「你不要這樣……」林佳子哭花了一張臉,哽咽地掙扎反抗。

    「不要怎麼樣?」

    尹中辰封住她的唇,林佳子微啟的小口被他給奪了去,舌頭一並探入,與她糾纏。

    「中辰,放開我……」離開他的唇,雙手捂住他欲親近的雙唇,林佳子為他突來的轉變而有些驚慌。

    「我為什麼要放開你?」

    尹中辰將她的手給扯開,試著看清楚林佳子絕美的容顏,那雙似要勾人的眼眸教他迷醉。他的唇則落在她頸間,一次次地吮著屬于他的粉嫩。

    「我們不可以!」

    「告訴我,為什麼不可以?」

    他邊問,唇邊游走而下來到她胸前。動手解開衣服的扣子,將衣服給扯開,露出教他思念不已的雪白身軀,她還是美得教他屏息。「我怕……」哭得抽噎的她停止了掙動,緊緊地摟著他的脖子,將連日來她的不安傳遞給他。

    「怕我再離開?」

    尹中辰一語道破她的心事,使林佳子困窘地想要逃開。

    「我才沒有!我沒有……」

    「那你為什麼哭?」

    林佳子無語,她找不出合理的答案回他話,更因他狂猛的要求而感到無助,想要拒絕他卻又想念被他疼惜的感覺……

    尹中辰一再品嘗她的身軀,沒一會兒時間,兩人已赤luo地相貼合。

    「告訴我為什麼哭。」尹中辰強忍著欲火,粗重的鼻息噴灑于她胸前,而手指則開始他的刑求,要她再也無法隱瞞她的心事。

    「我不要……你走,走開!」

    「告訴我!」

    「不要……」

    當尹中辰的欲火逐漸逼近她時,林佳子嚇得推他。

    「說,為什麼哭?」沒有得到他要的答案,他不會罷休。

    他可以毫無保留地為她付出,可以盡情地寵她、愛她,要她無法離開自己,可這不長久,他要她自己開口說出,否則她的心對自己還是不信任。

    林佳子為他一反常態的強悍作風而戰栗著,在還來不及搖頭拒絕回應時,他一個使力挺進,將她所有的話語全給吞噬。

    承受不了他突來的侵略,林佳子仰頭急促喘息,雙手抵在他肩頭,要他退出。

    扳正她不肯直視自己的臉,眼光與她相鎖,尹中辰在她眼中看到脆弱還有不安。

    「佳佳,告訴我。」靜止不動的身軀隱忍著強大的欲火。

    林佳子氣他的霸道,調開視線地哭喊著︰「不要!你不要這樣逼我。」

    她的話才停止,尹中辰便再也忍不住地不理會身下的她是否能夠承受,使她無法平息地顫抖著,吐出懇求的話語。

    此時的他全然忘了他想要的答案,壓抑在心頭的欲火早已燃至心頭,無法熄滅,唯有佔有她的每一分,才能將那渴望給停掉。

    他的手狂亂粗暴地撫弄著,唇齒吮咬著她的飽滿,滿足地傾听她無力的喘息聲。

    明知她的嬌弱承受不了自己過多過猛的強烈渴望,但她吐出的嬌喘及求饒使他迷失了理智,一心只想要征服眼前的她。

    「不要了……中辰。」

    林佳子顫著手想抵住他的腰際,求他停止這場激情。

    誰知她的手才一觸及,尹中辰卻更加狂猛,大掌伸向她的圓臀,逼她無處可退地承受。

    不再需要言語,房間里傳來的是彼此的喘息聲……

    所有的激情過去,雖然彼此身上都還留有余韻,但寂靜的房間已听不到一絲聲響,連呼吸都顯得平緩。

    林佳子無聲地流著淚水,側過身的她被尹中辰給摟進懷中,無處可去。

    沉默了好久,久到淚水都浸濕枕頭了,她才幽幽地道︰「我哭是因為怕你會走;怕你只是想要安慰我;怕我有一天會再依賴你,沒有你後會忘了怎麼生活;怕自己听到你說你要走……」

    尹中辰的手臂因她的話而收緊,將她整個人給圈進懷里。

    「佳佳……」

    「是我自己太傻了,每次都把你推向心房外。明明知道你不會騙我,可是我卻不肯為你著想,一味否定你的話,等到我發現自己錯得有多離譜時,你卻又回來了……你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你不是還趕我走嗎?既然要我走,干嘛又回頭對我好?」那全是她自作自受的結果。

    尹中辰嘆了口氣,扳過她的身子,吻去布滿她臉上的淚痕。「因為我已經習慣對你這個女人好了。」

    她習慣他的好,而他習慣付出他的好,這就是答案了。

    「你不生氣?」氣她的胡亂指控、不相信他的解釋。

    「氣!氣得想捉你過來好好痛打一頓。」

    才說完,他便見林佳子嘟著嘴,委屈得又快要哭了。

    「可是我舍不得,我怕不凶,你又有話可以罵了。」吻了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唇,他最後又說︰「我還怕你帶著孩子遠走高飛,一輩子也不見我一面。」

    他的話使林佳子睜開眼。「你知道?」他知道孩子的事?

    「對,我知道,而且還為你的隱瞞感到生氣。」

    林佳子無措地想要掙開他的懷抱。

    「你又怎麼了?」

    「你是為了孩子對不對?」

    所以才會幾乎一逃鄴十四小時陪著她,怕她帶著孩子遠走。

    尹中辰此時真想要痛打她一頓,都這個時候了還鬧別扭。

    「我想要孩子,可是我更想要你。」

    林佳子一听他的話,本是憂愁的臉蛋逐漸笑了開來。

    「真的?」

    若是中辰能夠回到她身邊,那麼她不在意成為小女人。大女人她當膩了,故作堅強的外表下,有著一顆孤單又寂寞的心,她需要他好好地待在她身邊,永遠不離開。

    「給我一個條件。」

    林佳子咬唇甜甜地笑著,與剛才梨花帶雨的模樣猶如天壤之別,翻身枕在他身上,故意不去理會他的抽氣聲,也不在意地磨蹭著他強壯的身軀。看著他逐漸轉暗的眼神,那里頭訴說著什麼她懂。

    「不後悔?」

    「不後悔。」他樂于被她束縛。

    林佳子低頭吻了他的唇,雙手大膽地在他胸前來回畫圈;那是種挑逗,對尹中辰的挑逗。

    「別離開我好嗎?」

    當年是她決定分手,那麼現在她再開口。

    「你真的想清楚了?」

    他可不想沒幾天後她又反悔了。

    「孩子最好有個爸爸比較好。」

    她故意避重就輕地說。

    「那你呢?」

    尹中辰握住她的小手,不讓她再玩火。

    她輕瞥了他一眼,發覺尹中辰正熱烈地等著她的回話。

    焙緩地將臉埋進他懷里,林佳子俯在他耳邊帶羞地說︰「我愛你,愛你成為我的習慣。」

    卑一說完,她隨即被他給覆于身下。

    「那麼我是不是要更賣力些?否則這習慣會變淡了。」

    林佳子這一次沒有反抗,也沒有拒絕,而是欣然接受他給的熱情,為他熱切又溫柔的佔有而摟緊他的人。

    兩人密密地深吻著,一切的愛意不再需要言語傳遞。

    童夢與林佳子又出現在同一家咖啡店里,此時的兩人都已挺著大肚子,身著孕婦裝的她們美麗依舊。

    貪甜食的她們,三天兩頭就相約到這家店里好好地品嘗一番。

    「童夢,你真的還不打算嫁給他?」

    吃著甜點,林佳子抬頭問著。

    成至軒都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了,而童夢呢?卻繼續當她快樂的單身女郎。雖然她早已搬至成至軒家中,兩人同居了近半年,可後續還無著落。

    「不想。」

    林佳子听完她的答案,也不再追問,因為她自己也是同樣。

    「那你呢?肚子也不小了。」

    童夢瞥了眼與自己相差無幾的林佳子。

    「我怎麼了?」

    「為什麼也還不結婚啊?」

    童夢隨意問著。

    林佳子笑道︰「不曉得,就是不想結婚。」

    「不怕中辰又跑了?」

    尹中辰不似成至軒逼著林佳子,反倒是由她去,只要她開心就好。

    「他不會。」

    這一次林佳子十分篤定地告訴童夢。

    「這麼有把握?」

    看來佳佳是馭夫有術。

    林佳子又吃了口甜點,「有人會無故丟掉習慣嗎?」

    她是尹中辰的習慣,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習慣,而有人管它叫愛。

    —本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