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美國吸血霸情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美國吸血霸情 尾聲

作者︰倪淨

    百年後--

    初情•莫里西斯已是個豆蔻年華的少女,清純縴細的外貌下有著一顆細膩內心。長及肩的秀發使她顯得更嬌柔,而她是水墨•莫里西斯及火戀呵護成長的女孩。

    盡管水墨不舍她的成長,但依家族的規定,此時的初情已到了相許他人的時候了。

    可向來貼心柔順的初情卻在這重要的時刻消失了人影,為的是想要一探人間,找出那位索去她芳心的人如今身在何處。

    瞞著父母,她來到清池邊,小心翼翼地確定沒有人之後,向清池許了她的第一個心願,她不要父母許下的姻緣,為此她打算找出那位將與她走過永生的他,而她許下愛他永生。

    就在這時,清池顯現出她的未來,可她怎麼都沒想到,那個未來竟會是他!

    清池里印出一個人影,那頭及肩的銀發使他整個人看來更顯邪魅,一雙深邃的眼眸似乎要看透他人般犀利,與父親一般高大健碩的身形看來十分強勢。

    他是她怎麼都不想再見到的人,他奪走她的初吻、奪走她平靜的心,而此時他卻像鬼魅般走進她的未來。

    那個他在不久前曾出現在父親的書房,從沒有誰可以在沒有得到父親的同意下被允許進入,就連她及母親都不被允許,想來眼前的他,更是不可能--

    「你是誰?」

    當時,初情一走進書房,看見里頭有人而吃驚不已,這里是父親一再告誡不準閑人進入的地方,若不是她一再要求,父親是不會讓她進入的。

    「你又是誰?」

    那年輕男子只是放下手中的書,倚在書架邊打趣地看著驚訝的初情。

    初情從沒見過對方,那麼他更不可能得到父親的準許,想必他是私自闖入。

    「這里不準進入,你怎麼進來的?」

    她該喊人的,只要她開口,馬上就會有人進來。可她沒有,不知為何,當她望進對方一雙深邃的眼眸時,不敢正視的她只想馬上轉移目光,他的眸光似乎帶有魔力般吸引著她。

    「你知道這是水墨•莫里西斯的書房?」

    他費了好大一番勁才進入,而她卻只是輕啟門扉便可進入。

    想必她不是外來的潛入者,而是莫里西斯的族人。

    初情見他完全不理會自己的話,一徑朝自己走來,直到他已來到她面前,仰起頭的她只及他的肩頭。

    「告訴我,你是誰?」男子低下頭,帶著低沉的語調問。

    她那一頭火紅的秀發引起他的注意,甚少見過這般發色,而惟一一個是在族里的畫像中見過,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而今那女人已是為人母了。

    也因為這樣,他更感興趣想要知道她是誰,為何會有如此相同的發色。是故,他抬起她的下顎,盯著她仔細地瞧,手指更是卷起一絡發絲撫弄。

    杯像中有著火紅秀發的女子是莫里西斯家族的火戀,他知道百年前,水墨•莫里西斯重新得回他的摯愛--火戀,而後不久兩人即生下一女。

    而她那教男人自私地想藏起而不讓他人窺探的美貌使他有些確定,她可能是水墨•莫里西斯的下一代,而這頭紅發更是遺傳自她的母親,想必美貌也會讓男人不能忘懷。

    他在進入莫里西斯家族時,即得知此時的她正由父母為她尋找適合的人,希望那人帶著她走過永生,而他心中在此時閃出一個念頭,他想成為那個幸運的男人。

    初情並不願意告訴對方,她搖搖頭,而後退開幾步遠的距離。

    「你快走,否則我要喊人了。」

    那柔細的嗓音使他感到舒適地笑了。「你打算放我走?」

    初情自己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可她不要他被族人發現。

    「你不是莫里西斯的一份子?」在他接近自己時,她發覺他身上的氣息與她相斥,那代表他的身份與自己不同。

    可他為什麼能進入家族?為什麼?初情不解地看著他。

    「沒錯,我不是。」而他永遠都不會是。

    他的到來完全只是為了千年前水墨遠走他方的記載,因為未成年的他也有著同樣的念頭,不過他沒有水墨的緣定,所以他的出走只會要自己付出代價。

    在她進入書房之前,他已將書中記載完全記入腦海里,此時離去對他而言正是時機,不過他想要讓她明白一件事。

    「別忘了我,因為我將會回來帶你遠走。」

    只要他完成心中的想望,那麼他會向族人提出此項要求。離他成年的日子看來,這並不遙遠。「遠走?」她再看了看眼前的年輕男子,「我不會跟你去任何地方。」這里是她的家,她會待在父母身邊。

    「是嗎?相信我,你會是我的人。」

    他從不輕許諾言,而現在他對她許下諾言了︰「文森,我的名字。」沒給她反應的時間,他已在她臉頰邊印上一個吻。

    「不要!」這是第一次的見面,他卻如此無禮,令初情感到憤怒。

    雙手撫過臉頰,她感到兩頰帶熱地發燙,而她的心更是因為他的舉動而加速跳動,盡管如此,她都沒有一絲的厭惡產生。

    「生氣了?」輕攬過她的身子,文森感受她柔軟身子帶來的觸感,嬌柔的她似乎只要自己一個用力即能將她給捏碎。

    「不要踫我,放開我!」初情掙扎著,雙手則是不斷地拍打他的胸膛及手臂,但依舊無法掙出他的掌控。

    「告訴我,你有心上人嗎?」這是很重要的事,他不要在她心中有了戀人,那個位置他已許下,不準許他人進駐。

    「那不關你的事,你快放開我!」此時她後悔為何要走進父親的書房,更為他的輕薄感到羞愧。

    「不說就代表沒有。」

    文森再次大膽地將他的手掌貼上她心口,為那里的跳動而滿意。

    「這里,只能有我,懂嗎?」

    初情怎麼都沒有辦法相信,初次見面的他竟會說出這種話。

    「我不會喜歡你,永遠都不會。」

    「你會的,因為我已經可以看到我倆的未來。」

    文森將唇貼上她的唇瓣,帶著情意地印上吻,短暫而輕柔的吻痕並沒有太多的品嘗,但這已足夠。

    這時一陣敲門聲響起,同時對方口中正喊著她的名︰「初情,你在里面嗎?」那是火戀的聲音。

    而初情則是愣愣地望著他,為他奪走自己的初吻而難過。

    「初情•莫里西斯?」

    敗適合她,因為他將成為她初定衷情的男人。

    「再見了,我的女孩。」他會回來的,回來帶她遠走。

    jjwxcjjwxcjjwxc

    初情•莫里西斯怎麼樣都沒有想到清池所顯現的人會是他。

    文森,那是他的名字,可其他呢?她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她心中早已不想原諒他的無禮,也打算將他給忘懷。

    可不能自主的她,再次將眼神飄向清池。再次見到他的人,那張寫著堅定的臉龐及深遠的目光,一再地告訴自己,他絕對不是個平凡之人,可清池無法告訴她更多的消息,就算她想得知更多的事,也是無濟于事。

    「他是你的心上人?」忽地,在她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初情一個轉身,帶著驚慌地看著那人。「女長老!」

    是管理清池的長老,她沒有任何聲息的出現在她身後,想必女長老也已看到清池所顯現的男子了。

    「原來你已遇見他了。」

    初情為女長老的話感到不解,「女長老,你知道他是誰?」

    女長老只是笑笑地看著她,輕撫過她一頭火紅的發,「當然知道了,因為他會是你日後要共度永生的男人。」

    「什麼?」

    他沒有騙她?

    他也說過這句話,可當時的她不信,現下她只能再次搖頭。

    「我不喜歡他。」

    他太過自負,那過于強勢的態度使她不安,若是與他共處,想必她會沒有自我。

    「傻孩子,你會的,因為他會為你而付出他的一切。」

    他會嗎?

    初情看著清池已轉淡的人影問︰「他是誰?」

    「文森•蒙特利斯,就在我們族里另一頭小島上的另一支吸血鬼族群,而他則是王族的後裔。」

    「可是父親已為我尋找共生的人。」而他絕不會是人選之內。

    「他會來帶你走的,因為他許下了你。」

    「女長老!」她感到不安,為她的未來而不安。

    「別擔心,孩子,你會得到你的幸福,就像你的父母。」

    水墨及火戀的情事,初情自小就耳聞,心中更是傾心于那樣的情愛。

    「我想去找他。」

    若是他將成為自己共度永生的人,那麼她要知道他會如何為自己付出一切。

    「你還未成年,孩子。」

    難不成又是一個水墨•莫里西斯?

    「幫幫我,我想去見他。」突然間,她的心頭只有他,想與他見面的念頭很強烈。

    「水墨不會同意的。」

    「別讓父親知道,等我見到他後,我會馬上回來。」

    「你真想去?」

    初情點頭,她想決定自己的未來。

    「好吧,我讓清池告訴你他在哪里,同時將你送去與他同一個國度,而你必須去找尋他的人,沒有誰可以幫你尋得他,惟有你自己。」

    「我會找到他的。」

    再見了,爸爸,媽媽,再見了所有的族人,她會再回來的,她相信。

    「準備好了嗎?」

    「嗯。」閉上眼,她等著。

    不到幾秒鐘,清池已將她送往一個未知的國度。

    而在原地的女長老則是搖頭地喃喃自語︰「這一趟去了,想來要見面是很久之後了,孩子。」

    文森•蒙特利斯將與她共舞接下來的歲月,就在不同的國度里,舞出她與他之間的情愛,而這段情愛是誰都無法干涉阻止……

    -本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