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少爺的甜心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少爺的甜心 第十章

作者︰倪淨

    這會兒的林香霏一臉的開心,因為她的頭號敵人就要除去了,雖然還不知道傷得如何,不過听家里其它佣人說很嚴重。

    林雨菲則不安地看著媽媽,她不知道她這麼做到底對不對,因為見陽哥哥對她是那麼好,而她竟然跟媽媽背著他打算害死他的女人。

    「雨菲,太好了,接下來你自己可要好好加油。」林香霏坐在陽台的椅子上,啜飲著咖啡。

    林雨菲趴在床上,她真的好不安心。「媽,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見陽哥哥從沒說過要娶她,從來都是媽媽自己說給她听的。而且見陽哥哥愛她嗎?還是他愛的是那個叫辛初憐的女孩?

    「過分?當然不會!那本來就是你的位置,是那賤人不自量力才會造成這種結果,這是她自己的錯!」林香霏一點也不會感到不安,現在她就等著江管家傳來那賤人的惡耗。

    真是的,怎麼不就這麼走了,還留一口氣在。

    林雨菲知道現在跟媽媽說什麼都是白說,索性閉上嘴,將臉埋進棉被里。

    其實從很久以前她就發現,見陽哥哥對她只有兄妹的感情,她以前會喜歡見陽哥哥是因為他對自己好,他總是護著她讓她有安全感。

    而那種不成熟的感情到最近她才知道,那只是一時的愛戀,現在她對見陽哥哥的感覺和其它哥哥都一樣,不再有什麼特別了。

    可是媽媽根本不听她的話,只是一味地想讓他們倆在一起,難道她和見陽哥哥在一起,就真的會如媽媽說的那麼幸福嗎?

    她已不再認為是了。

    +++

    「不可能!」上官見陽的房間傳來他的怒吼聲,嚇得守在門外的僕人個個不敢進去。

    「魅森,你快幫她看看!」怎麼可以!

    她怎麼可以忘了他,在他才剛要對她付出真心時,她竟然不記得他了。

    而一旁被他的怒吼聲嚇到的辛初憐則是縮在一旁,嚇得縮在床角直發抖。臉上更是蒼白得嚇人,眼淚也不自禁地撲簌簌而下。

    魅森站在床邊,他手上的診察結果很明顯地告訴他,辛初憐的腦部因撞擊過大受到傷害,忘了之前的事,連同上官見陽也一並忘了。

    難怪上官見陽要如此不平了。

    「初憐?」魅森嘗試叫她的名字,不過辛初憐並沒有回應。

    魅森看見少爺以銳利的眼神狠狠地盯著她瞧時,出聲安慰他︰「少爺,給她一點時間,這可能只是短暫的。」

    有的人患失憶主要是為了遺忘,辛初憐說不定是想遺忘那天所發生的事,才會故意逃避。

    上官見陽閉上眼。老天爺未免也太會捉弄他了!繼而一想,這或許是老天爺給他的另一個機會,讓她忘了先前的他,要他重新溫柔待她。

    是的,他要重新待她,讓她重新接受他的人,而他會等待的。

    床上的辛初憐小心地回頭瞟上官見陽一眼,被他發現後,又馬上轉頭過去,臉上還委屈地掛著淚水。

    「憐兒?」上官見陽還走其它人,坐到床邊將她扳過身來。

    辛初憐用很防備的眼神看著他。「我是誰?」這是她現在最想知道的,而她想他該會知道,因為他好像跟她關系密切。

    「你是辛初憐,我的未婚妻。」這個名詞一點也不陌生,但從他口中說出竟讓他有種甜蜜的幸福。

    「未婚妻?」她似乎不太明白。

    「對,未婚妻,」上官見陽對她溫柔的笑著。

    彬許是他眼中的笑意,也或許是他的溫柔,辛初憐主動伸出手去撫摸他一臉的疲憊。

    「那你的名字呢?」她羞怯甜美的笑容差點融化他。一抓緊她的小手,上官見陽輕輕地將臉抵在她額際,「上官見陽,也就是你未來的丈夫。」他吻上她的唇,用行動來告訴她他的愛意。

    在他的唇離開後,辛初憐嘆息著說︰「我以前一定很愛很愛你,並且期盼成為你的妻子,是不是?」雖然她失憶了,不過她對上官見陽的愛並沒有減少,反而更加大膽的表露。

    「我也很愛你,我的憐兒。」他要感謝老天爺沒讓他失去機會告訴她他的愛,否則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雖然她已經醒過來,不過她的身體還十分地虛弱,「見陽,我好累哦!」她虛弱地枕在他的肩上。

    上官見陽寵愛地將她放在床上,並且幫她蓋好棉被。

    「見陽,你陪我好嗎?」她拉著他的手期待他的答應果然沒讓她失望,上官見陽和衣躺進棉被里,而她則是主動地窩進他寬厚又溫暖的胭膛里,找個最舒服的位置後,沒一會兒即沉沉地進入夢鄉。

    上官見陽心中因為她的蘇醒而開心不己,對于香姨及雨菲的怨恨也減低不少;不過他還是不會原諒她們,而他相信任陽會給他一個最好的答案。

    +++

    「姨夫人,怎麼辦?她醒過來了。」江管家得知消息,馬上稟告林香霏。

    林香霏怎麼也沒料到她的命會那麼大,都已經跌成那樣還會醒過來。

    「真的?怎麼會呢?」她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般跌坐在床上,沒了平日的氣焰。

    「不過我听說她好像失去記憶,對于以前的事一點印象都沒有,連見陽少爺都忘了。」

    「失憶?」也就是說,她忘記她對她做過的事嘍?想到這里林香霏不禁暗吁口氣,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下。

    只不過,她沒想到上官任陽已通知其它兄弟上官家發生的事,而且他們已在進行討論該怎麼處理這件事。

    林麗菲因為那件事後,不再纏著哥哥們,她一個人關在房里,一關就是一整天有時連飯也沒吃,就連她想去看辛初憐也不敢,她怕看到見陽哥哥。

    她已經知道她錯了,而且是錯得離譜,她真的不該听媽媽的話,現在把一向疼她的哥哥們都得罪了,她一點好處也沒有……

    想到此她的心就酸,眼淚就這麼地直落下。

    +++

    經過兩個禮拜的調養,辛初憐已好得差不多了。

    「憐兒,要不要去後花園走一走?」上官見陽這陣子不是每天守在她身邊,就是忙公事。就算他不在她身邊,也一定會要任陽或是魅森守著她,片刻也不要讓她落了單。

    他怕相同的事又會再發生一次。

    「可以嗎,見陽?」辛初憐向來安靜,也很隨意地接受上官見陽對她的照顧,她不是沒有脾氣,只是她好像從以前就很怕他,讓她不敢違抗他的話。

    「當然可以。」以前她很少叫他的名字,可是現在她只要有什麼事一定會馬上喊他,他從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可以被喊得如此悅耳。

    「那你等一下,我去換衣服。」辛初憐起身拿了件衣服,打算到浴室換穿。

    不過,馬上被上官見陽阻止,「在這里換就好了。」他渴望她的身子,但是他不能現在要她,魅森說她的危險期還沒過去,胎兒一個不小心就會流掉,所以他寧願忍耐,沖沖冷水澡度過。

    可是,只要有機會他不會放過好好瞧她細致的身子,那一直是他的最愛。

    辛初憐紅著臉想要拒絕,但到口的話又吞了回去。她知道即使開口,他總會有理由賴掉,她只好照他的意思,在他面前換衣服。

    她注意到他眼中的變化,好奇地問︰「見陽,你不舒服嗎?」她單純的這麼以為,殊不知他正極力控制自己的欲念。

    上官見陽勉強給她一個笑容,就以吻她的唇當作是短暫的補償吧!

    「沒事,走吧!」再不走,他可不保證自己的定力了。

    此刻,在上官見陽的書房里,上官家幾個兄弟正聚會協商如何處理這件事。

    對于香姨這次的行為他們無法原諒,也對雨菲寒透了心。見陽是他們最重要的兄弟,相同的,他心愛的人對他們而言也是一樣重要,他們不會坐視辛初憐受到傷害而不發一言的。

    「我們的想法你覺得如何?」╴上官見陽沉默地坐在沙發里,他不發一語是因為他怕自己太沖動。

    「讓香姨永遠不能踏進上官家我沒意見。」上官見陽不想因為他一個人而讓其它兄弟為難。

    「或許干脆要她長年住在瑞士,當家里有一定的聚會時再讓她回來。」上官任陽又說。

    「見陽你覺得呢?」

    他們都覺得見陽是最有權利說話的人,真正在維系上官家族事業的人是他,而這次受到傷害的又是他的女人,所以他最該說話。

    「我雖不能原諒她,可是她再怎麼說也是我父親的姨太太」

    「那你覺得該怎麼對她?」上官任陽看上官見陽一眼。想要讓他作主。

    「見陽,我們會支持你的。」

    「那麼送她們回瑞士吧,上官家還是繼續供她生活費,不過我不希望她再回來了。」

    「至于雨菲……」上官見陽頓了一下。「她還在念書,等她念完書,若是她想回來,上官家隨時歡迎她。」他無法對雨菲太殘忍,畢竟那不是她的意思。

    上官任陽思考了一會兒後默點頭。

    +++

    不過,當事人可不願意了,並且鬧得上官家滿城風雨。

    「我不走,當初老爺子帶我進門,我就是上官家的人,你們誰都沒有權利趕我走!」林香霏在上官家的客廳里大肆叫吼,樣子有點狼狽。

    林雨菲則是沉默地坐在沙發上,她一直都不敢將眼楮調向二位哥哥的臉上,只是安靜地听他們的決定及安排,她不認為她和媽媽可以繼續待在上官家。

    上官見陽冷著臉不願表示意見。

    上官任陽以上官家第二代長孫的口氣告訴林香霏︰「香姨,你自己做了什麼事不要以為我們不清楚,今天送你走是因為我們還念在你曾是見陽父親的姨太太,否則我們大可以將你逐出上官家︰永遠不再承認你這個人。」

    上官任陽無表情的臉及語氣,讓林香霏瑟縮了一下。

    她知道情勢已經挽不回了,但她還是不放棄要見陽娶雨菲的事。

    「那我要看見陽娶雨菲後才走。」

    她的話讓上官見陽當場掐碎手中的杯子,他手上的鮮血直冒。

    「見陽!你干什麼!」上官任陽心疼地拉開他緊握的拳頭。

    「見陽哥哥!」林雨菲則是不相信他會有這麼強烈的反應。

    「媽,你不要再說了。」她已經很明白見陽哥哥的意思了,他不說話已經是給她面子,她不要媽媽再繼續這麼厚顏。

    「本來他就該娶你,而不是娶那個卑賤的女人。」在林香菲的心中,辛初憐是個低等的佣人,她不配上官見陽。

    「她是我的女人,將是我上官見陽的妻子,也是我孩子的母親。不要讓我再听到你說她的不是,永遠都不要!」上官見陽的臉都扭曲了。

    「媽,你不要再說了!」林雨菲急得眼淚都流下來。

    「雨菲,別哭,媽會給你作主,不會委屈你的。」林香霏安慰女兒。

    「不要,我沒有委屈。我一直很快樂,我很高興哥哥他們對我好,我只想當他們的妹妹,永遠的妹妹,媽,你懂嗎?我不要嫁給見陽哥哥,他是雨菲的哥哥,他永遠不會娶我的。」林雨菲難過媽媽的不死心,也為自己感到難堪。

    「雨菲。」林香霏沒想到女兒內心是這麼想,她以為女兒很高興她的安排。

    「打從媽帶我進這個家,雖然我跟這個家一點血緣關系都沒有,可是哥哥他們那麼疼我。呵護我,一點也沒讓我感到被排擠,我覺得就夠了。」林雨菲梨花帶淚的看著上官見陽,「因為哥哥對我這麼好,我才會活得那麼幸福,我也一直以能當他們的妹妹為榮。現在見陽哥哥找到他人生的伴侶我應該為他感到高興、該祝福他,而不是去破壞他。」說完,她低下頭掩面痛哭。

    「雨菲,媽以為……」是她想錯了嗎?

    林香霏又看了他們兩人一眼,最後才無力地坐在椅子上,不再說話。

    「傻雨菲,你還是我們的妹妹,永遠都是。」上官任陽很高興雨菲終于能說中自己的心情,不再是個傀壘娃娃了。

    「哥哥,對不起……」

    上官見陽輕祉開被任陽包扎好的手,走到雨菲身邊,將她的手拉開。

    「你永遠是我的妹妹,上官家永遠歡迎你回來。」

    林雨菲哭得更厲害,並且將頭埋進上官見陽的胸前。

    「見陽哥哥,對不起。」

    「我接受你的祝福,同時哥哥也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擁著這個小自己近十歲的妹妹,上官見陽冥心他說著。

    林香霏這時才明白,她犯了多大的錯啊,可是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

    +++

    林香霏被送走了,上官任陽還給了她一張字條,相信她看過字條就會明白一切。

    事已至此,林香霏就算再有多大的不滿,她也只能選擇離去。

    至于林雨菲,她則是哭著感激上官見陽的原諒,她永遠不會忘記的,只是當她說想要去看辛初憐時,卻被上官見陽拒絕了。

    「見陽哥哥!」林麗菲還想說什麼,不過上官見陽決定的事誰也不能更改。

    最後她只能默默地跟著媽媽遠離台灣這塊土地,但她相信有一天她還是會再回來的。

    至于江管家,這次再也沒人給她機會,她被上官見陽逐出上官家。但他還是給她一筆豐握的金錢,他不會忘記江管家曾照顧上官家三十年的時間。

    懊不容易所有的事都處理完後,上官見陽卻還有一件事困擾著——

    辛初憐還是沒有恢復記憶,她還是生活在自己的新生活中。

    「要不要帶她去看大醫院?」上官任陽這麼建議,因為魁森說上官家的儀器不夠,無法完善地幫助辛初憐。

    上官見陽搖搖頭,「不了,就讓她永遠這麼生活著,我要她忘了以前那段痛苦的生活,從現在開始才是她新的人生。」

    上官見陽看著在後花園里認真地陪園丁種花的辛初憐,他的眼神不自覺地放柔。

    「你確定嗎,見陽?若是她有一天突然恢復記憶呢?」

    「那她也會記得我們之間的愛,她不會忘記的。」上官見陽認為那已不重要,只要她活著才是最重要的事,他的人生才有意義。

    上官任陽含笑點頭,他優雅地輕撫頭發,「那你打算舉行婚禮嗎?她的肚子會越來越明顯。」

    他們一直沒有告訴辛初憐她懷孕的事,而她自己也沒發覺。

    「當然,下個月吧,等兄弟們都回來,我要給她一個最盛大的婚札,讓她當個最幸福的新娘子。」

    這時,辛初憐匆忙地跑過來,她身上沾了不少土、也流了不少汗。

    「憐兒,不要跑那麼快!」上官見陽緊張地沖上前抱住她,並且告誡她不準再跑。

    上官任陽在一旁心喜見陽能找到自己的伴侶,他的那一半還在和他抗戰,不過他有的是信心,他的女人是跑不掉的。

    +++

    這天,上官家依舊熱鬧非凡,所有國內的大人物及上官家族的人齊聚一堂,因為今天是上官見陽的結婚典禮。

    這個從來不輕易交心的男人終于結婚了,而他的新娘竟是個才十八歲的小姑娘,一個美得不可方物的小新娘,她臉上露出甜蜜幸福的表情。

    雖然她還是不記得過往的事,但上官見陽要給她的是往後的無數個十八歲。

    忙了一天,上官見陽擔心辛初憐累壞了,而先行帶她回房「見陽?」

    「嗯?」他正在幫她換下一身的禮服。

    「為什麼我的肚子愈來愈大了?」李初憐不明白她的肚子為什麼像吹氣球般地脹大,雖還不明顯,但她自己感覺得到。

    她已懷孕三個月了,肚子當然會變大。

    上官見陽寵溺地抱她坐在床上,「那是因為你要當媽媽了。」

    「當媽媽?」辛初憐很是驚喜,輕撫著肚子,「這里住了個小BABY是嗎?」她肚子里竟然有個小涪,而她卻一直都不清楚。

    「對,是我們的小涪,再六個月他就出生了,到時候你就是媽媽,而我就是爸爸。」上官見陽向她說明。

    他的手很不安分地開始解開她身上的衣服,昨天魅森來找過他,告訴他憐兒的身子已回復得很好,只要他小心行房就不會有問題。

    同時,魅森也表明他的去意。

    魅森因為組織出事必須趕回去,婚禮也不能參加了。說真的,他很舍不得魅森的離去,他已將他當成自己的家人。

    上官見陽雖介意他不能參加但又不能勉強他。「沒關系,你多保重。」

    兩人之間的情義契約雖已結柬,但他相信他們會再見面的。

    「見陽?」辛初憐看他想事情想得出神,伸手搖了搖他。

    「啊!」

    她身上的衣服已經滑落一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半個酥胸,「憐兒,你想不想知道為什麼會有小BABY呢?」

    「想,我想。」辛初憐單純的點頭,而後,上官見陽就不再讓她說話了。

    他吻著她,開始教她嬰兒是怎麼產生的。

    這次,他要用他的愛、他的溫柔帶她領會男女間融為一體的喜悅,並且要她成為最幸福的女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