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炎皇馴姝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炎皇馴姝 第十章

作者︰倪淨

    「董事長!」

    那位特助又來打擾他們開會。

    炎皇已言明開會時不準任何人打擾,除非是炎居來的電話。

    「我說過會議中不準人打擾!」炎皇沒有多大耐性跟男特助多說。

    「可是……有個女人說要找你。」那女的還有點面善哩!

    「說我不在!」他很不客氣地拒絕。

    「她說她一定要見你,而且她手里還抱著個嬰兒。」特助很慌張地說,那個女的實在太美了,自己一定要幫她。

    他的話一說完,炎皇馬上像陣風似地沖了出去,直往自己辦公室走。

    一開門,入目的就是段凌紗惹火又清涼的衣服。

    「你穿那是什麼衣服!」想到她就穿著這一身衣服在全公司男同事面前走過,他心中滿是憤怒。

    他看見她連女兒都抱出來了,「怎麼抱她出來?」

    「我的手好酸。」

    他馬上接過她懷里的女兒,珍愛疼惜地抱著。

    「小紗紗……」

    段凌紗注視著炎皇抱著女兒又有點失神的模樣,不禁笑了,且笑得好不開心。

    炎皇注意到她身上穿的衣服是上次她偷裁了他衣櫃里的那兩件,不過他已不介意了,跟她比起來,沒有任何東西比她更重要。

    「你快下班了嗎?」

    段凌紗推著炎皇坐在他身後沙發上,她故意和女兒爭寵似地坐在他腿上,並且還有意無意地用身子磨贈著他,然後得意地听到他的抽氣聲並感受到他身體的變化。

    「紗紗!」這女人什麼時候這麼大膽了,大白天的竟敢這麼挑逗他。

    「還是你打算讓我空手而回?」她故意裝作有點失望的看著他。

    「我們馬上回家!」是啊,天底下哪有什麼事比得上陪她呢?

    「真的可以嗎?」

    「我是老板,說了算。」

    不過他還是很聰明地用外套遮住她曼妙的身材,這才摟著她離開辦公室,連會議室里正在開會的主管們,他也不予理會,把公事全交給炎決處理。

    ***

    一回到房間,將女兒放到娃娃車里,炎皇就用力地將段凌紗給推回床上。

    沒有給她任何拒絕的機會,他狂亂地抱著她又親又吻的。

    「紗紗……」它的聲音變得沙啞地更有磁性,一件又一件地褪下她身上的衣服,直到她全身赤luo地躺在他眼前。

    為了女兒,他們沒敢將燈給全熄,在這樣微弱的燈光下,她著起來更是美麗。

    ***

    待他們從激情中回復後,段凌紗依舊枕在他懷里,享受他的呵護。

    但她腦中還是忘不了他剛才說的話,他說他愛她,是真的嗎?

    「不要懷疑我的話,紗紗。」炎皇仿佛知道她的疑慮。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他不太懂她的意思。

    段凌紗無語地瞪著他,像在著稀有動物。

    「我愛你,很愛很愛你,從來沒有別人。」他早就想告訴她了,只是苦無機會。

    段凌紗的眼淚因為他的話而決堤,再也忍不住地潛然而下。

    「好端端的怎麼哭了,是不是剛剛我太粗暴了?」他慌張地想安慰她,心想自己方才明明很小心啊!

    段凌紗用力地搖頭,緊緊樓住他。

    「我也好愛你。」她附在他耳邊小聲地說。

    炎皇這才明白她哭泣的原因,他抬起她的頭,輕拭她的淚。

    「傻瓜,我的心傻瓜,難道你不知道我一直很愛你嗎?」他用他的方式在愛她,一直是這樣的,只是他不知如何表達。

    「對不起,我……我……」

    她想要告訴它是她一直誤解了他,原來他表達愛意的方式和她父親一樣,而他們同樣愛著她。

    只因為她的倌強,讓她一時無法明白他們所傳達的愛。

    「好了,別哭了,當媽媽的人還這麼愛哭怎麼行?」

    段凌紗深吸了口氣,乎緩自己的情緒。

    等她止住淚水後,他才有機會發問。「紗紗,為什麼你不願意跟我結婚?」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他,讓他百思不解。

    如果她也愛他,那結婚不是最好的結果嗎?

    段凌紗在炎皇的逼問下,只得很委屈地說出那次存公司里听到他和女人通電話的事,而且她後來以為他是為了孩子才想和她結婚,所以才會拒絕和他結婚。

    「你說你該不該打?你誤會我了。」炎皇十分無奈地道。

    「是你不好,你不該用那種曖昧的語氣跟別的女人說話。」她開始數落著他的不是。

    「那個人是主人,她只是太久沒看到我了,有些想念,要我找其他門皇一起去看她。」

    天啊,就那麼一通電話,讓他們白白走了那麼多冤枉路,多不值得啊!

    女人的疑心真是……

    「可是你的求婚是在我懷孕之後啊,我以為你是為了孩子。」她又有話說了。

    炎皇忍不住打了下她的臀部,「我以為你會希望我這麼說的。」

    其實他本來就想求婚了,只是以為有了孩子更好,是個很好的理由。

    「我又不知道你的想法。」她還是覺得很委屈。

    「下次你可以直接問我,我會很老實地告訴你,千萬不要自己猜好嗎?」

    是他自己說會老實說的,所以她也馬上提出問題︰「好,那你說,我搬出房間後,你是不是都去找別的女人?」

    想到這里,她覺得好嫉妒,又跨坐在他身上,一臉興師問罪地要他從實招來。

    炎皇從不知道女人是這麼會翻舊帳的,而且翻起來還非常可怕。

    「沒有。」它的手把玩著它的**。

    「沒有?」可是明明听說他常去那些聲色場所。

    「我只是去喝悶酒,完全沒有踫別的女人,除了你我不以為還有誰可以滿足我。」

    他將她壓在身下,開始另一波的攻勢。打算將這些日子不足的部分全給補回來。

    ***

    炎皇以為一切的風風雨雨都過去了,哪知段凌紗還是不結婚。

    「給我個理由!」他對這個女人是不是寵過頭了。

    「沒有理由啊。」

    「沒有?」他的眼中閃著危險光芒。

    「我只是認為這樣很好啊!」反正有沒有結婚都一樣,她已經知道他是愛她的,這樣就很滿足了。

    「不行!」這次說什麼他都要結婚,不容許她無理取鬧。

    「可是奴奴都出生了,我想還是不用了。」

    炎呈給女兒取名任奴兒,她是他們兩人的寶貝。

    「就因為奴奴出生了我們才要趕快結婚。」他真不懂她心中在想些什麼。

    況且他已經對外宣布,將舉辦一場世紀婚禮,同時慶祝女兒滿周歲。

    「那這樣好不好?我們去公證,很簡單對不對?」

    她說得容易,那他的臉要往哪兒擺。

    「不行,下個月奴奴周歲我們就結婚,這次你再敢逃跑或是拒婚,我一定會好好處罰你一頓。」

    段凌紗眼見自己是完全沒有反駁的余地,便不再說話。

    她板著臉,打算離開房間。

    「你去哪里?」都要睡覺了。

    「去奴奴房里睡啊。」

    「在房里睡不是更好?」

    「男女授受不親。」

    「段凌紗!」

    「是你自己說要結婚的,那還沒結婚之前我們就不該同房。」

    炎皇一把捉回她,「你敢!」

    他狠狠地將她甩回床上,並且馬上讓她離不開他的懷抱,激烈地和她纏綿

    ***

    在炎皇的安排下,他們的婚禮如期地舉行,段松深夫婦也都來參加。

    遍禮上還有一些她不認識的人物,不過來頭好像都不小。

    在這群人中,只見炎皇熱作地抱著女兒像是獻寶地在三個男人面前炫耀著。

    那三個男人之前炎皇已跟她介紹過了,都是很不錯的男人。

    「怎麼樣?我女兒漂亮吧?」炎皇丟下新娘子,就是為了要讓其他三位門皇羨慕他已有個女兒。

    「來,叫叔叔。」

    女兒現在只會叫爸爸和媽媽。

    「爸爸。」奴奴還是甜甜地喚他。

    「有沒有听到,我女兒在叫我。」炎皇高興地猛親女兒。

    「喂,大男人有點樣子好嗎?」悱皇看不下去了,真懷疑這家伙是不是頭腦壞了。

    不過話說回來,倘女兒還真是漂亮。「來,叔叔抱一下。」

    悱皇伸手接過奴奴,也是一臉寵溺。

    奴奴被悱皇抱住閣,不知是怎麼的,竟主動親了親悱皇的臉頰。

    這一親可不得了了,炎皇馬上吃醋地要抱回女兒,還凶神惡煞地像是要找人打架。

    「哇,奴奴好可愛。」悱皇第一次發覺小嬰兒也很可愛。

    奴奴似乎知道人家在贊美她,馬上又嗽的一聲親了悱皇一記,這讓炎皇頭上都要冒煙了。

    「把我女兒還來!」

    段凌紗趕緊出面制止炎皇的火爆脾氣。

    「磷,人家是喜歡奴奴,你不要這麼生氣。」她好言相勸。

    「他在誘拐我女兒!誘拐未成年少女!」

    哇!該嚴重的控訴。

    「女兒還沒親過我,怎麼可以先親他,可惡!」炎皇氣沖沖地道。

    要不是有段凌紗在一旁勸阻,說不定這場歸禮會以打架收場。

    悱皇公平地將奴奴抱給沙皇,「傲,奴奴給你。」

    沙皇笑著接過奴奴,並且也得到奴奴的獎賞,她也親了沙皇的臉頰,並且還給了他一個好甜好甜的笑容。

    「奴奴,快來!鋼爸抱!」炎皇更是生氣了。

    沙皇抱完後,馬上又交給魅皇。

    奴奴連著被三個出眾的男人抱,這次除了親魅皇外,還轉身緊緊地抱著魅皇的脖子,發出清脆的笑聲,讓魅皇很高興。

    只見炎皇很沒形象地跟人家搶女兒,段凌紗見勸也勸不了,只得由著他去。

    看著她心愛的男人,段凌紗好想大聲地告訴天上的母親,她做到了,她擁有完全屬于她的幸福,不必和其他女人分享她的男人,此時的她是全世界最幸福快樂的女人。

    而且她相信,不管幾年過去,她的男人都將始終如一的愛她。

    角落里,她看到父親滿意的笑著、放心地點頭,而大娘則流著淚朝她的揮手,無聲地告訴她︰「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段凌紗跟父親及大娘行了個體,原來在她身邊竟有這麼多人在關心她……我會的,我一定會幸福的!

    本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