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秘密新娘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秘密新娘 第九章

作者︰倪淨

    羅倪恩慢慢習慣了英國的生活,也習慣一個人的日子。

    來英國沒多久後,羅倪恩她發現了一件事——她懷孕了。只是她感到懷疑,他們一直都有避孕,沒想到竟然還是有了。

    如果這是老天爺可憐她,讓她在失去司與後送她的禮物,那麼她真是心滿意足了。原本該是一無所有的她,現在終于有一樣屬于她的寶貝,而且還是司與的小涪。

    最近她常常哭,想到以前的生活她就會落淚,想到她肚子里的小涪她也會落淚。

    司與,我好想你……好想你……你好嗎……

    半年了,肚子也慢慢大了起來,穿著孕婦裝的她,更增添了幾許的嫵媚。

    由于她怕被王基均及駱如杰知道自己懷孕的事,尤其是肚子這麼大,怎麼遮掩也沒辦法,所以她干脆不外出,除非是要去補充糧食否則她絕不出門。

    課業方面她跟學校辦了函授,學校會定時寄來她需要的課業資料。

    今天她心血來潮在家中織毛衣,想為寶寶織幾件她親手做的衣服,以補償她童年所失去的時光。

    叮咚——門鈴聲響起。

    羅倪恩打開門後,不敢相信竟是駱如杰和王基均。

    「倪恩,好久不見了,怎麼約你都沒空。你……你懷孕了?」王基均大叫。

    駱如杰也是,才兩個多月沒見,她的肚子就像吹氣般漲得這麼大!他們之前一直以為她只是變胖而已。

    「你們怎麼來了?」她走進屋內示意他們進來。

    「來看你啊!」兩人還是將眼楮定在她的肚子上。

    「還是老樣子,沒什麼改變,比較能夠適應這邊的生活了。」

    「倪恩,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們?」

    她看著他們,笑一笑告訴自己不能多說,因為他們是司與的好哥兒們,告訴他們就等于告訴了司與。

    「沒有啊!」

    兩人怎麼都不相信。

    當他們在客廳坐下後,她端了兩杯茶過來。

    「倪恩,如果我們沒有猜錯的話,你肚子里的小涪是司與的。」

    「倪恩,相信我們,別忘了我們是你的大哥,只要你有困難。」當年杜司與曾要求過他們,如果他不在她的身邊時,請他們能夠幫他照顧她。

    「請你們別告訴司與。」

    駱如杰沒有答話,想了一會兒後才說︰「好。」

    「我們分開了。我發覺我不能自私地擁有他,也不願意他是為了承諾而陪我。現在有另一個女人出現了,或許她比我更適合他,所以我願意退讓。」講到這里她的眼眶中泛有淚光。她沒忘記,王蕊芸就是王基均的妹妹,因此她更不能說出那女人是誰。

    「那司與知道你來英國嗎?」這很重要。

    羅倪恩搖搖頭。

    「他不知道?那他同意離婚了嗎?」

    「我不知道,我沒有見到他。」

    「我不相信司與會愛上別人。」王基均敢拿性命作擔保,杜司與什麼都可以不要,就羅倪恩他放不下。

    「當初我們要來英國是他提議的,這是他的夢想。但是為了你他放棄了自己的夢想,他沒有辦法離開留你一個人在台灣,所以我不相信他會愛上別人。」

    「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還是別人故意要陷害你,讓你離開司與?」

    「可能嗎?」若是這樣,那她該怎麼面對司與。

    「交給我們!」

    「你們?」

    「我和阿均先回台灣,看看事情是怎麼回事。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我會先好好地痛揍他一頓。」駱如杰不想她回去再受到傷害。

    「對,我們先回去一趟,反正也該回國看看老朋友了。」

    「不要告訴他我懷孕了。」這是她唯一擔心的事,她怕他會為了這件事又放心不下她。

    「可以。」王基均點頭。

    「對了,我還沒有問起你肚子里的寶寶幾個月了?看你肚子這麼大,應該有四至五個月了吧?」駱如杰問。

    「嗯,差不多,這個月是第六個月。」羅倪思不自覺地摸了摸肚子。

    「太瘦了,你要多吃些,不要寶寶還沒有出來,你就先垮了,要為寶寶保重自己的身體。」

    「等寶寶出來我還要當他的干爹呢!」

    講到寶寶她的臉笑開了,笑得好不高興,這就是所謂母性的光輝吧!@@@

    台灣。

    「杜司與,你可不可以振作點!像個男人好不好?我拜托你。」屈語庭看不慣他的墮落,指著他的鼻子罵。

    自從他去找王蕊芸後,羅倪恩已離開快有半年,到現在依舊沒有她的下落,也難怪他會如此消沉。

    杜司與沒有理會大嫂,還是自顧自的喝著他的酒,這些日子來他就這麼麻醉自己,有時候去公寓走走,原本想重新裝修它,可是想想似乎已經沒有必要了。

    「大嫂,你的嗓門太大了,我的頭有些受不了,能不能請你離開?」他只看到屈語庭的嘴巴一張一合,根本不知道她到底在說什麼,而且他的頭痛得不得了,腦子里哪里還裝得下其他東西。

    「我看你醉死算了。如果有了倪恩的下落,我也不會告訴你廠

    「倪恩?倪恩在哪里?」一听到羅倪恩的名字,杜司與拉著大嫂問︰「大嫂,你告訴我倪恩在哪里?」

    看著眼前的杜司與,她感到很心疼,為什麼好好的人今天會變成這副模樣?若羅倪恩永遠不回來,他是不是永遠都這樣生活?

    「沒有,我不知道倪恩在哪里,可是兩個月前有個人打電話來說他是你的朋友,叫駱如杰。」

    杜司與沒有說話,轉頭想再繼續蠍他的酒。

    「喂,司與,你听我說完好不好?」她急得拉住他的衣服。

    「我知道,大嫂,他是我的朋友,就這樣。我會打電話給他的,你放心。」

    「我還沒有說完,他還說你有樣東西寄在他那里。」這很奇怪,他人在台灣,東西怎會寄在英國?「你朋友是不是有問題啊?」

    杜司與搖搖頭,沒有多說。

    屈語庭眼看連他的朋友都不能讓他心情好轉,那他可能真的陷得太深了,除非羅倪恩回來……

    等大嫂出去後,杜司與邊喝著酒,邊看著倪恩最後留給他的信。

    「倪恩,你現在好嗎?我很想你,你知道嗎?你難道感覺不出我對你的心?」

    將酒一口飲盡,杯子往牆上用力一丟,破裂的聲音響起。「為什麼?你說你要離開台灣,難道你連有我在的土地你都不願意留下?」忽然,他想起一件事。

    我要離開台灣了。他看到倪恩信里這麼寫。

    倪恩!一個念頭在他腦中閃過……

    他跳了起來,拿起電話,也不管現在是英國的深夜,可能會打擾到他人的睡眠。

    電話響了幾聲終于被人接起。

    (混蛋!你知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你不要睡別人還要睡。)王基均講完,便想將電話掛掉。

    「別掛!是我。你是阿均?」

    (司與!怎麼是你?)他們明天正打算回台灣。

    「阿杰呢?他在嗎?能不能請他听一下電話。」他現在是心急如焚。

    (你等一下。)王基均將電話拿給駱如杰,自己也在一旁听著,他認為杜司與可能猜出駱如杰留下的暗示了。

    「倪恩呢?我的倪恩在哪里?」他知道他一定知道她的下落。

    (你還好意思打電話過來問!)

    「快告訴我她人在哪里,過得好嗎?」杜司與只差沒有求他了

    (你現在不是身邊有人相伴了,還會在意她嗎?)駱如杰故意糗他。

    「她誤會了,我沒有,從頭到尾只有她一個人,我誰都不要。」

    等他掛了電話後,他的家人听到他房間里有說話的聲音,每個人都跑進去,只看到他一個人傻傻地坐在那里笑著,看上去好像失了魂。

    「司與,怎麼了?」杜司岑緊張地沖到他身邊,要拉他起來。

    「司與,你別嚇大嫂啊!」屈語庭也在一旁緊張地問。

    「二哥!」

    「倪恩在英國,她現在人在英國。」他興奮地大叫,抓著大哥的手。「大哥,她在英國,我找到她了。」

    在電話里,駱如杰要他自己來一趟英國,當面和倪恩好好說清楚,而且要他別被嚇到了。

    「我現在馬上去英國。」推開家人,杜司與打算現在就去找倪恩。

    「喂,你確定你要這副模樣去見她,你不怕嚇著她?」

    他看著自己凌亂的衣服,加上憔悴的臉龐,笑了笑。「對,我要梳洗一下,千方不能嚇到她。」

    見他快樂地笑著,大家也都笑開了。

    「跟她說清楚,帶她回來,說大家都在等她回家。」

    必家!是的,他要帶倪恩回家,他要讓全部的人都知道,她是他的新娘。

    @@@

    此刻杜司與的心情緊張得不得了,他在機場等侯駱如杰及王基均。

    「司與,司與!」

    熟悉的呼喚讓他感到溫馨,那是駱如杰的聲音。

    「好久不見了!」

    三個大男人互相擁抱後又拍了拍彼此的肩膀,男人之間的情誼在此刻流露出來。

    「好小子,你怎麼搞的,將倪恩惹得離開你身邊?」駱如杰一見面馬上訓了他一頓。

    「司與,對不起。」王基均已經知道這一切全是自己妹妹搞的鬼,所以他感到很抱歉。

    「事情過去就算了,她人呢?趕快帶我去見她。」想到馬上就能見到他朝思暮想的人,他的心就興奮得很。

    兩人笑了笑。

    「她好嗎?」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看他神色緊張的模樣,讓他們兩人看得好不訝異,原來杜司與也有這麼不為人知的一面。

    「你看了就知道。」

    因為羅倪恩會害喜,吃得不多,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他們帶她去看醫生,醫生也是很擔心,認為她的體重不足會讓肚子里的小涪營養不良。

    但是,這一切他們不打算告訴杜司與。

    @@@

    羅倪恩今天打算帶著肚子里的寶寶到戶外活動一下,順便買些日常用品。

    她因害喜害得嚴重,根本連門都沒有踏出去一步,整個人看上去氣色不是很好。

    現在她已改穿孕婦裝,有時看自己會有些不好意思,不敢相信自己會改變這麼多。

    一切準備就緒時,忽然門鈴響了。

    「奇怪,會是誰啊?」她一邊懷疑一邊去開門。

    「咦?你們不是回台灣了嗎?」原來是駱如杰與王基均,但是們怎麼還在這里?

    「有個人想要見你。」

    「見我?這邊我又不認識什麼人,除非是台灣的朋友,否……」話還沒有講完她便愣住了,因為她看到她罹念很久的人。

    杜司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倪恩懷孕了。

    「司與?」她激動地喚著他的名字。

    杜司與就站在她的面前,靜靜地看著她。

    他瘦了,也憔悴了。羅倪恩也打量著他。

    淚水滾出她的眼眶,靜靜地滑下她的臉,她記起他不再是她司與了。

    想到這,她別過頭,不再看他。

    「為什麼要離開?你難道不怕我傷心?」在震驚下清醒過來,這就是他們要他別嚇到的原因嗎?

    「我們已經沒有關系了。」她轉過身去,用手拭去臉上的淚水同時平復不平靜的內心。

    「你們好好談,我們先離開。」看看情況,覺得還是由他們自已去處理比較好。

    杜司與點頭同意,羅倪恩根本沒听到他們的話,她正在思考著司與這次來的目的是什麼。

    「倪恩……」

    靶覺有雙手輕放在自己的肩上,輕輕地將她轉過身。

    兩人對看著彼此,「永遠不要懷疑我對你的感情,我這一生除了你以外,我誰都不要。」

    她多想靠在他寬厚的胸膛里,讓它撫慰自己受傷的心靈。

    「倪恩,看著我。」他粗啞的嗓音讓她原本平靜的心再次激蕩不已。

    「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羅倪恩在他的注視下終于崩潰了,她把自己這半年來的恐懼及寂寞全部哭出來。

    「我知道、我知道。」杜司與不忍地將她整個人擁入自己的懷里。「是我的錯,我不該讓你一個人去面對這一切,原諒我。」他緊緊地擁著她,生怕她再一次消失。七年來他們第一次分離,這個苦他不想再試一次。

    「她說你不要我了,你讓她住進我們的公寓,而且她還要我離開你……」羅倪恩說得泣不成聲,她還記得當時王蕊芸硬要她離開司與的情景。

    「沒事了,一切有我。她是騙你的,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她!」杜司與多舍不得她這半年來所受的苦。關于王蕊芸他已經把所有的事都告訴王基均,他相信剩下的事情他會作個結尾。

    「真的?」

    「我愛你,我要你為我生孩子。」他的手撫著她的肚子。「可以嗎?」

    她又哭了。

    「只要你在就好。」

    他的話讓她飄晃了半年的心平定住。

    「回家了,大家都在等我們,文文答應要嫁給司起,先決條件是你要回來當她的二嫂。」

    「真的?」她不可置信地問著。

    「嗯!如果他們看到你現在這樣,一定去更高興。」擁有她等于擁有全世界,他的心從沒有這麼踏實過。

    而門外那兩人還不知道里面的情形,在外頭急得不得了,不知里頭已是春暖花開了。

    @@@

    「文文,你看我們什麼時候去選歸紗及拍結婚照?」從二哥結婚至今已經快要三個月了,他的文文還是沒有要嫁他的意思。

    「干什麼?」她依舊埋頭在她的公文里,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杜司起的好脾氣已快被她磨光了。「你忘了嗎?你曾說過只要二嫂回來,你答應嫁我的。」

    「是嗎?我忘了。」話才說完,就听到一聲門開了又關上的聲音,抬頭一看,杜司起已經不在她眼前了。

    一會兒就听見門外有個女人用極為嫵媚的聲音叫杜司起,她一听還得了,馬上沖出門口。

    不看還好,一看才發覺杜司起的家人全在她面前,上至他媽媽,下至杜司與的小女娃。

    「你們看,我就說她一定會出來的。」杜司起太了解她了,她絕不能忍受有人侵佔屬于她的東西。

    「杜司起!」柯綠文一時覺得自己的臉整個都紅了,她沒想到—向對她唯命是從的杜司起會這麼對她。

    「嫁給我吧!」不知他哪來的花,一大束地展現在她眼前,看得她好感動。

    如果她還不答應他的話,可能他真的會被別的女人給搶了。

    「算你聰明!」她靠在他耳際輕語,惹來杜司起的大笑。

    「好啦,終于完成我的心願了。」屈語庭很殺風景地出聲。

    「完成你什麼心願啊?、老婆。」

    「以後家中就是女人的天下了。」哈……哈……

    「大嫂,我覺得你好像是白雪公主的後母哦。」杜司起擔心她會教壞他的文文。

    「你說什麼?」

    最高興的莫過于杜媽媽了,她的三個兒子全都結婚了,而她也準備下個計劃,那就是抱孫子。

    ——完——

    欲知輾轉情事及精彩故事請看相思情郎四部曲之三(白雪與七矮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