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孤單藏相思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孤單藏相思 第十章

作者︰倪淨

    乍見她時,冷在格臉上盡管難掩喜悅之情,與她的態度卻帶著距離與保留,這樣也好,她與他本來就不該有開始,結束了反而自在些,他是她的小哥,兩人之間只有親情。

    「小影姐姐,你終于回家了。」冷在泱沖下樓抱住她。

    「小泱,你別這麼粗魯。」冷在格拉開妹妹。

    「人家只是太興奮了嘛。」小哥上次說小影姐姐不再回家,好不容易她回來了。

    她心情難免激動些。

    「小哥,我沒事。」見他訓著小泱,她反倒有些難為情,「我的身子已經好多了。」

    「真的嗎?那小影姐姐是不是要搬回家住?」

    「小影跟婆婆住,暫時不回家。」

    冷在泱一听,心里很失望,「為什麼?小影姐姐,你知道嗎?

    這些日子你不在,裴深天天來家里找你,我都要被他煩得不敢回家了。」

    「裴深來這里?」

    「對啊,跟他說你不在家,他都不相信。」

    「那他有說什麼嗎?」

    「沒有,不過他臉上掛彩了,是大哥打的。」冷在泱倚在她耳邊輕聲說著。

    「小泱,你又多嘴?」

    「本來就是你打的嘛。」

    縮在小影姐姐身邊,冷在泱繼續仗義執言,哥哥們對小影姐姐最好了,從不對她大聲。

    「裴深還說是我們把小影姐姐藏起來了。」

    「小影,你現在住在哪里?」冷在格也問著,別墅賣了,除了大哥外,似乎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她跟婆婆住。」

    摟過小影,冷在夕打啞謎結束談話,「小泱,大哥保證,裴深下次不會再來了。」

    「真的嗎?」

    「只要他最在意的東西找到了,他就不會再來了。」

    那晚回到婆婆的老宅子,夜已經沉了,倦累的冷在影窩在大哥車子的座椅睡著了,「小影,到家了。」

    才睜開眼,只見大哥輕拍她的臉,「到家了嗎?」

    「嗯,快點進去吧。」

    「大哥不進來嗎?」穿上外套,她問大哥。

    「今天不進去了。」她伸手開車門時,被大哥喚住,「小影。」

    「嗯?」

    「有機會見到裴深時,要記得問他,你是不是他的負擔,懂嗎?」

    「那很重要嗎?」

    「很重要,你一定要記得問。」

    一會兒後,見她開門進屋,冷在夕在車內燃了香煙,裴深會天天上門找人,是他打電話要裴深拿出補藥帖子說是要繼續為小影補身,也因為補藥,裴深才願意等待。

    而今該是將人還他了,否則他怕小泱真要被裴深煩得逃家,也算是還他上次打斗的帳,沒想到那一擊,竟然讓裴深回復記憶了。

    長吁口氣,冷在夕將香煙彈出車窗外後驅車離去了。

    屋內漆黑一片,怕吵醒已經入睡的婆婆,冷在影摸黑走回房間。

    才一打開房門,一股熟悉的氣息直撲而來,她以為自己是思念太多造成的錯覺,卻被突來的聲音楞得定在原處。「在影。」

    是裴深?真的是他嗎?

    她不敢置信的倚靠房門,「深?」

    「你回來了。」他的聲音好溫柔。

    「真的是你?」

    見她不肯走近,裴深只有起身走向她,攬腰將她抱起走回床邊坐下,「你怎麼可以丟下我一個人走了?」

    冷在影顫抖著手踫了下他的臉,「因為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

    「是負擔又如何?」在她還未開口前,裴深蠻橫的向她索吻,懲罰她擅自離開他。

    「深……。」直到他的吻移開,所有的思念全都傾泄而出,反手抱住他寬厚的胸膛,冷在影輕訴︰「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是我回來晚了。」

    「你……?」

    「過去的事,我都想起去了。」

    冷在影看著他,一直看,而後她咬了咬唇,眼眶泛紅,接著放聲大哭,將他失憶後的委屈及埋怨全都哭出來,她曾經埋怨老天、也曾經自怨身子弱,失去他後她不敢再有奢求,那些委屈讓她止不了淚水,哭得哽咽。

    「可是……我不想拖累你。」

    「我愛你,小影。」

    「可是我不能生兒育女。」

    「準說不行,等過幾年你的身子壯些,我們會有孩子的。」

    知道她在意這件事,裴深安慰說。

    「真的可以嗎?」

    「你不相信我?」冷在趕忙影點頭,「我相信。」

    「你的傷痛不痛?」

    「一點點,你要照顧我嗎?」難得他也有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冷在影頭一次被人依賴,臉上蕩了抹甜甜的笑,「嗯。」

    她要照顧他,要一輩子都跟他在一起。

    「我們明天回家,好不好?」

    現在太晚了,她大哥唯一的要求是別再讓她受委屈了,冷在夕故意將房子賣他,目的是為了小影著想。

    「家?」

    「我們回別墅,我買下別墅當我們的新房,以後那里就是我們兩人的新家了。」

    而她這輩子只能倚附他,體弱多病又如何,他會細心呵護她一輩子,將這些年她失去的關愛全都補償回來。

    窩在裴深懷里,從來不知道幸福可以如此親近她,曾經她不敢貪求,就算心里有一絲絲奢望,譴是奪小心心敷著不敢說出,現在卻都成真了,裴深愛她,而且她還會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新家,這樣就夠了……

    一全書完一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