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樓采凝 > 前夫真壞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前夫真壞 第二十章

作者︰樓采凝

    用過晚餐後,安裴霓帶著駱迪凱到她房里,兩人站在小露台上看月亮。

    「你父母人很好,弟弟也很可愛。」駱迪凱手里端著紅酒,「真後悔沒有早點認識他們,過去我太對不起你和你家人了。」

    「別這麼說,過去我們彼此不熟悉,當然會有誤會,何況……我們家是真的拿了奶奶的錢。」她聳聳肩。

    「這事別再說了,還有,別再提錢的事,也別再把錢分期還我,知道嗎?」他扶著她的肩,認真地說道。

    「不要分期?那是要一次還?可我沒——」

    「我是說認真的,你又在跟我開玩笑了,誰要你的錢了。」駱迪凱目光如炬地望著她,「記住,以後我的就是你的。」

    「我才不要你的。」她噘起唇,「我自己會賺。」

    「為什麼?」他的眉頭緊蹙,直勾勾望著她的眼。

    「魔咒吧!這三年多來我被錢的魔咒給逼得經常失眠,所以就算你再有錢我也不想踫。」她勾唇對他一笑,「這是我們事先講好的喔!」

    「老天!」他用力將她攬進懷里,牢牢摟著,「我不知道過去我的執著居然傷害你這麼深,對不起!」

    安裴霓閉上雙眼,淚水控制不住的滑落,「你不必對我說對不起,不是愛我嗎?這樣多生疏。」

    「是你對我生疏,如果我有錢會帶給你壓力的話,那我寧可拋棄所有財產,就當個平凡人。」他不希望自己的財勢成為他與裴霓之間的一道牆。「你別胡來,我可不允許。」這樣的話那她就虧欠他太多了。

    「那麼你就不能再說剛剛那些話,更別拒我于千里之外,否則這樣哪像夫妻呀?」駱迪凱溫柔的捧起她的臉。

    「可是……」

    「噓,我的就是你的,別再吵了,再爭執的話我就把你吻到說不出話來。」他的唇赫然欺近她,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深深的吻上她。

    忍不住,她試著回應他的吻,兩人緊抱著彼此,舌尖相互挑勾纏繞,激情難抑。

    他的心漸漸狂肆了,下一秒便抱起她來到床上,俯身再次吮住她的小嘴,大手撫上她的胸,慢慢解著她襯衣的鈕扣。

    「迪凱!」她抓住他的手,「我……」

    「你早已是我的妻子,別怕。」他低啞的嗓音柔情似水,滋潤著她的心,也挑勾著她的**。

    安裴霓就像只小貓,懶懶的倚在他身上,任由他在她身上點火。

    盡管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她害怕,但奇異的是她也為他著迷。

    熾烈的激情不斷在她體內升揚,終至形成一道道熱浪,逐漸淹沒他倆。

    安裴霓當晚住在家里,隔天一早準備去上班,她正要出門時,被母親喚住。

    「裴霓,等等。」

    「媽,有什麼事嗎?」她笑道︰「是不是要問我今晚回不回來?我有案子要做,這個禮拜都不會回來的。」

    「媽知道你工作忙,不是問你這個。」

    「那麼是?」她疑問道。

    「听裴弟說駱海集團已轉移到美國,那你以後是不是要跟著迪凱去美國呀?」

    安母不舍地問。

    「這……」她斂下眼,「我不知道。」

    「不知道?這種事應該要問問才是。」安母嘆口氣,「如果你真要去美國,我也可以先做準備。」

    「媽,這事還久得很呢!何況我在台灣也有工作,怎能說丟下就丟下?所以您別想太多了。」她向母親道別後便坐上車離開。路上,她開始想著母親的那番話,其實她也想過這個問題,不過她與駱迪凱才剛重新開始,想太多只是自找麻煩。

    來到事務所,潘希燕一看見她就開起玩笑,「喲,昨天下聘了嗎?」

    「下什麼聘呀?你別開玩笑了。」她皺起雙眉。

    「我听竹野崗說駱迪凱昨天去你家了?」

    「他是去我家,但竹野崗不也去過你家,難道他也下聘?」安裴霓回敬道。

    「竹野崗和駱迪凱可不同。」潘希燕抿唇一笑。

    「有何不同?」安裴霓翻開卷宗。

    「因為駱迪凱比較急,他現在就待在會客室里等著你。」潘希燕壓低嗓說。

    「你說什麼?」安裴霓站了起來,隨即沖進會客室。當她看見駱迪凱,笑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想你啊!」他不避諱地道,站起來圈住她的腰。

    「你還真不害臊呢!這樣子怎麼回去?」她摸摸他的臉龐,眼底帶笑語氣卻不舍,「我知道你在台灣一定待不住。」

    「怎麼這麼說?」他眉一蹙。

    「連竹野崗都說過你是個工作狂,在美國的時候經常睡在辦公室,這次會待在台灣這麼多天已是奇跡。」

    「你是擔心我回美國後,就要與我分隔兩地?」他微眯起眸子。

    「我……我不擔心,你盡管做你的事,有空的時候我會去找你,你也可以來找我。」她不愛纏著男人,更不想讓他看輕,只想做個獨立的女人。

    「昕你這麼說,好像一點也不會想我?」他擰起眉望著她。

    「想你又如何,你……你難道不離開嗎?」她斂下眼,逸出一絲苦笑,「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他深吸口氣,拉著她的手往外走。

    「你要帶我去哪兒?」

    走到大樓外,他讓她坐進自己的車子,而後他也坐上駕駛座,發動車子,「先別問,到了你就會知道了。」

    「你還真會搞神秘。」她噘嘴。

    他揚起魅惑的微笑,「這種事當然得裝神秘,因為我想看見你驚喜的表情。」

    「你這麼說讓我好期待喔!」就不知道會有什麼Surprise等著她.該不會是他臨別前的禮物吧?

    他不再說話,笑著開車往前行駛。

    不知過了多久終于到達目的地,車子停了下來。

    安裴霓看看這處陌生的地方,不禁好奇地問︰「這里是哪兒?我沒看見驚喜呀!」駱迪凱先步下車將她牽了下來,走向旁邊一棟優美典雅的別墅,「喜歡這棟房子嗎?」

    「好漂亮的房子,這是誰的家?」

    「我們的家。」他撇開嘴角。

    聞言,安裴霓倒吸口氣,「你說什麼?」

    「這是我們婚後的家,離你家也不算太遠。走,我帶你進去觀賞。」他抿唇一笑,牽著她的手將她帶進去。

    安裴霓第一眼就喜歡上這屋子,但是怎麼都沒想到這里會是她的家……她夢寐以求的家!

    捂著臉,她忍不住熱淚盈眶,「這一切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屋里都還沒布置,只等女主人來規劃,隨你愛怎麼裝潢就怎麼裝潢。」他柔魅的笑聲與低沉磁性的嗓音圍繞著她,讓她沉溺在幸福里,好怕這不過是場夢。

    「這麼說你也會住在這里?」如果只讓她一人住,那她寧可不要這麼漂亮的鳥籠。

    「當然,我怎麼可能放你一個人在這里?」就算她願意,他也做不到。「可你的事業都在美國呀!」她眨著眼問。

    「我可以將事業轉移回台灣,這不過是手續的問題,況且駱氏集團的事業很穩固,到哪里都不成問題。」看她那副興奮的神情,駱迪凱相信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我好開心!」安裴霓摟住他的頸予,「我雖然嘴里沒說,但其實我心里好怕……怕我們得分隔兩地。」

    「傻瓜!我明白你很喜歡律師的工作,好不容易才有今日的成績,絕不可能舍棄的,那就由我來配合你!」他圈住她的腰,吻了下她的額頭,「知道嗎?我好愛你。」

    「我知道,這麼一來我爸媽也可以放心了,他們很舍不得我離開呢!」她開心地在空曠的客廳里轉著圈。

    他走近她,摟住她的肩,瘩咽地問道︰「我想知道你是哪時候愛上我的?」

    「我也不是很確定,但我想是在三年前……可能那時候我就愛上你了,愛上你的酷、愛上你的霸氣,卻也討厭這些,我是不是很矛盾?」她偏著腦袋望著他,「那你呢?」

    「應該也是在那時候吧!我被你的執著和不服輸的個性所吸引,這麼說來我們可以算是一對悶葫蘆了。」

    「對,那我以後就喊你悶葫蘆。」她開心地笑。

    「別忘了你也是。」駱迪凱將她壓在牆上,咬著她的耳垂輕聲問道︰「那你哪時候要幫我生小葫蘆?」

    「你討厭啦!」她害臊地推開他,爽朗和清脆的笑聲傳遍這間名為「幸福」的屋子。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