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嫡女貴妾 > 第二章 這妾納得還不錯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嫡女貴妾 第二章 這妾納得還不錯

作者︰風光

    宋知劍才剛下朝,回到府中朝服都還沒換下,就看到自家寶貝佷子急匆匆地找了來。

    如果要說這勇國公府里還有一個人不怕他的,大概就是宋英杰了。雖然宋知劍因性格穩重,故表情並不慈藹,甚至還能稱得上冷漠,偏偏這宋英杰就是不怕他,天生就對他這三叔有種親近感。

    而宋知劍也當真打從內心疼愛這個內佷,便不拒絕宋英杰的親近。從小到大,這小頑皮可不止一次闖了禍就躲到宋知劍這里來,但是只要無傷大雅,宋知劍往往護著他,讓府里的人也是無可奈何。

    便如今日,這小家伙的樣子一看就是又來逃難的,待到他氣喘吁吁地穿過了庭院跨進大門,停在了自己身前,宋知劍面無表情地盯著他問︰「寶兒,你又闖了什麼禍?」

    「三叔,這回寶兒沒闖禍。」宋英杰可不服了,忍不住嘀咕了起來。「何況我有那麼常闖禍嗎?」

    「噢,是嗎?但那李夫子可不是這麼說的。」宋知劍依舊是那麼淡淡的。「一旬內的課你可以逃掉三次,能學到什麼道理,這不叫闖禍嗎?」

    他雖然沒有直接插手宋英杰的教育,但對這孩子在李夫子那兒的學習情況可是了如指掌,免得這鬼靈精怪的孩子仗著他的寵愛,哪天就糊弄起他來。

    「三叔啊,你千萬不能被李夫子給迷惑了,他上課令人昏昏欲睡,不知所雲,寶兒要繼續跟著他上課,才是蹉跎時光呢!舊時燕國有個大將軍樂毅,他打下了齊國所有的城池,偏偏莒城與即墨他不打下來,引人非議,但後世的〈樂毅論〉就替他平反啦!說他不攻那兩城是眼光長遠,推行仁政呢!所以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也不能人雲亦雲,嘖嘖嘖……三叔,不能李夫子說什麼你就听啊,你要有自己的見解才行!其實寶兒也沒有那麼不听話,偶爾也是很乖巧的。」宋英杰居然挺起了胸,煞有其事地評論起來。

    這小子年紀輕輕,倒教訓起大人來了?宋知劍眼底閃過一絲笑意,但表面上仍不著痕跡地道︰「你又知道樂毅了?那不就是夫子那里學來的學問?既然如此,你如何說跟著夫子蹉跎時光?」

    「當然不是夫子教的啊!」宋英杰眼楮一亮,終于可以帶到正題,他將手上的字帖呈給了宋知劍。「三叔三叔你先看看這個!」

    宋知劍接過字帖一看,難得地露出了一絲意外的神情,但也只有一絲。「好字!李夫子果然不同凡響。」

    「那也不是李夫子寫的。」宋英杰癟了癟嘴,「是甄姨娘寫的。」

    「甄姨娘?」他隔壁院子那個?宋知劍雖有些訝異,但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畢竟甄平是江寧一帶名士,教出來的女兒精通書法也在情理之中。

    「是啊!」宋英杰這下真要開始訴苦了。「三叔,寶兒就是因為這事來找你的!甄姨娘會幫寶兒寫這字帖,就是因為上次寶兒污了夫子寫的字帖,只好去找甄姨娘幫忙……」

    于是他從自己常去找甄姨娘听故事學讀經,請她幫忙寫字帖,邊寫還邊和他說樂毅的故事,一直說到徐氏不準他去找甄姨娘,說得是萬分委屈,靈動的大眼都像有眼淚要滴出來。

    「這倒是出乎我意料。」宋知劍定定地望著宋英杰,突然說道︰「你既學經,就應知道『他山之石,可以為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是什麼意思?」

    「甄姨娘教過我,這句話是要我們廣納善言,習他人之長,改自己之短,這是大臣寫來勸誡周宣王的句子。」宋英杰很快就想了起來。

    「所以你不斷批評李夫子,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嗎?」宋知劍好整以暇地道。

    宋英杰愣著,皺起小臉兒思索了一番,突然沮喪地低下頭來。「寶兒知道了。寶兒沒有看到李夫子的好處,一味的排斥他,也沒有把他的教誨听進去,根本沒有意會到他山之石,可以為錯的道理。」

    這孩子果真聰明至極,宋知劍輕嗯了一聲。

    宋英杰本以為他這番教訓是為了逼退自己,沒想到他接著又道︰「你既然明白這個道理,以後可以繼續去找甄姨娘了,有人阻你,就說我同意的。至于李夫子的課你仍要繼續上,他雖然迂腐了點,教學方式也古板,肚子里卻是真有學問的,至于要怎麼挖出來,就靠你的本事了。」

    听到宋知劍的話,宋英杰的小臉兒都亮了起來,馬上揚起了笑容。「謝謝三叔!那寶兒去找甄姨娘了!」

    接著這孩子便一溜煙不見了人影,倒讓宋知劍好氣又好笑。

    宋英杰走後,宋知劍眼中難得露出的一點情感也收斂了起來,對著身邊的隨從慎悟淡淡說道︰「我不在的時候,甄妍倒是做了不少事,竟連寶兒也收服了。」

    慎悟跟在宋知劍身邊久了,知道主子其實是個明理的人,不若外界所想那般陰沉易怒,所以說話也比較大膽,甚至面對宋知劍如此冷淡的語氣,他也能笑吟地回答,「不是奴才要說,甄姨娘生得美若天仙,能讓一個七歲娃兒親近,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替宋知劍更換朝服時,慎悟還特地讓他仔細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飾物,「三爺既然不見甄姨娘,那麼她自得其樂也沒什麼不好,關在府里橫豎只能閑著,能做的事可比三爺想象得多了。」

    宋知劍看著原本掛在自己身上的金魚袋,什麼時候竟換了繩結都不知道,而且這編法顯然比原本那個更復雜更華美,卻也適切地搭配著他的朝服,不顯得小氣。

    「還有這個,這些個劍套、劍穗、鞋套、錢囊……」

    慎悟又取出了宋知劍沒有佩帶的長劍,已換了新的劍套,劍把上還裝了劍穗,裝飾性更強;還有雨日用的鞋套,平時裝銀兩的錢囊……不知不覺地放滿了他的眼前。這些琳瑯滿目的小飾品繡功一流,針腳細密,沒有一定的功夫及美感是做不出來的。

    最後慎悟指向宋知劍的頭頂。「連三爺頭上的玉環都換了一個,三爺沒注意嗎?這些玩意兒,府里那些大手大腳的婆娘們,哪有那樣細心注意著幫您換。」

    宋知劍取下了束發的玉環,卻是發現原本普通的碧玉被換成了黃龍玉,觸感柔和色調溫潤,更襯他身上紫色的朝服。

    那女人,倒是用了心啊……

    目光微沉,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又問慎悟道︰「自傷愈後,我每日下朝倒是都有補湯可喝,日日變著花樣,想必也是甄妍的杰作?」

    慎悟認真說道︰「確實是如此呢!三爺也知道,咱們國公府的廚子、繡娘還有下人什麼的,很多都是以前軍中陣亡弟兄的遺眷,國公見其孤苦無依,才收入府中做事,他們做出來的食物只求填飽肚子,遑論美味;做出來衣服只求能穿得上,細微處是沒法兒講究的,更別說是繡花了。如今來了個甄姨娘倒是個好的,繡功廚藝都出眾,光是三爺那補湯,香得奴才都想偷喝呢!三爺雖沒見她,卻也沒說她送的東西要拒絕,屬下見東西好,便都收了。」

    這已經不是慎悟第一次強調他不見她了,宋知劍想也知道八成又是一個以貌取人的結果。不過他必須承認,在第一次見到甄妍時,他的驚艷也是扎扎實實的。

    雖然那光景,著實香艷了點……

    宋知劍微微失了神,雖然很快就恢復過來,卻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不由沒好氣地朝著慎悟說道︰「我不是不見她,而是不必特別見。我答應她父親照顧她一生,如今帶她進府,給她一個歸宿,這也夠了。」

    「是奴才僭越。」慎悟心一驚,連忙告罪。他身為宋知劍親隨,怎麼也不該站在別人那邊,尤其宋知劍似乎對甄妍不太上心,他再多嘴就失了本分了。

    「無妨。反正我平時也不太在乎這院子里的小事,如今有個女人來打理,似乎還打理得不錯……」納這個妾,不僅沒有他想象中煩人,被他冷落迄今也不哭不鬧,里里外外皆沒有可挑剔之處,周全得令他無話可說。

    「三爺的意思是……」慎悟眼楮一亮。

    宋知劍拿起那黃龍玉的玉環,在手上磨蹭了幾下,緩緩說道︰「就由著她折騰吧!」

    「今晚的鮮魚湯,大人喝了嗎?」

    「喝了喝了,而且喝得一滴不剩呢!」

    「那就好,夏日炎炎,我特地加了冬瓜與蓮子清火,炖了三個時辰呢,幸好他喜歡。」

    「姨娘,慎悟還說,姨娘送去大人房里的東西他都不排斥,以後按著妳的心意做就好,大人不會拒絕。」

    春草一從宋知劍那兒回來,甄妍連忙打听他的情況,如今一听這般喜人的結果,她竟是坐在原地呆呆地傻笑,姣美的臉蛋兒也出現了紅暈,心里頭一陣陣奔騰的欣然。

    「姨娘?」春草用手在甄妍面前揮了揮,卻沒得到反應,不由吃吃笑了起來。「姨娘,春天已經過了啊,現在都入夏了……」

    「什麼春天過了?」甄妍一愣,隨即不依地將手上的帕子朝著春草扔過去,笑罵道︰「臭丫頭居然調侃起我了!妳才思春呢!」

    「想自己夫婿有什麼好害羞的?」春草瞧甄妍雙頰飛紅的嬌俏模樣,都忍不住怦然心動,「要我是大人,看到姨娘妳現在的樣子都會被迷昏了!」

    「我不想迷昏他啊,我只是……」希望他能來看自己一眼而已。甄妍並未把話說完,只是按下心頭閃過的那一絲壓抑,抿著唇笑道︰「听起來大人並不討厭我做的東西,那我們是不是能放開手來做了呢?」

    平時她只敢繡點小東西,或是做些繩結什麼的送到他房里,怕做得太過會引他反感。即使如此,那些小東西也是寄托著她的心意,希望他隨身攜帶時能想起還有她這個人。

    不管是不是奏效,至少他想起她來了不是?甄妍帶著笑意,旋身便來到衣箱前翻找,「上次收起了一件藏青色的綢布,可以替大人做一件綴錦圓領袍衫,下面加上秋香色的瓖邊如何?」

    在春草的幫忙下,布料很快找了出來,她們甚至還翻出了一些綾羅還有織錦什麼的,就這麼將布攤開,帶著雀躍地對著布料指指點點。

    「大人該有這麼高吧?」春草將綢布舉起,想象了下宋知劍的身高。

    「不不不,大人還要再高一些,我站在他身邊,也才到他的肩膀而已。」想到自己曾經與他極為親近,在趕著馬車回京城那一個月,她幾乎是貼身照顧他,直到他清醒,即使兩人言語交流不多,對她而言都是美好回憶。

    「那得裁多大?這麼寬夠嗎?」春草又偏著頭想,比了一個大小。

    「大人哪里有這麼瘦?再寬一些……」甄妍回想著當初替行動不便的宋知劍更衣,雖然只是替他穿上外衣,不過也足夠讓她洞悉他的身形了。「大人身材看起來瘦,事實上很是精壯,必須得做得剛好,穿起來才挺拔……等等,這陣子他天天喝咱們的補湯,應當是長些肉了,還是再放寬一點點……」

    見她舉棋不定,春草賊兮兮地看著她。「要不要我帶姨娘去偷瞧一眼?」

    一時間,甄妍還真有點心動,然而轉念一想,如此巴巴的去偷瞧,還不被人看扁了去,「不成不成,反正只是外袍,抓個大概也不會差到哪里去的。」

    啐了一聲微惱地覷了春草一眼,甄妍繼續將注意力擺在眼前的衣服。「要不要順便做一條腰帶呢,才好搭配新的衣服?」

    「姨娘,大人應該有不少腰帶了……」

    「我做的不一樣。」以甄妍的繡功,勇國公府的成衣不過爾爾。她隨口應了聲,只顧著對眼前布料左看右看,忽又覺得顏色太深,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花蝴蝶似地轉到櫃前,甄妍取出了一些金線銀線。「還是再繡點花樣?可是這樣會不會太突兀?藏青色的底布,用青灰色的繡線就好,他的性子內斂,應該適合……」不待春草響應,她又自顧自地說著,「繡些什麼好呢?松柏太老氣,祥雲也平淡無奇,不如繡些竹子,也能襯托他的風雅。」

    春草看她走來走去,一下找櫃子,翻個身又來到妝奩前,取出了小櫥子里的剪刀,看得她眼楮都花了。

    她家嬌滴滴的小姐啊,繡花一向是隨著性子,反正繡什麼都出色,在江寧一帶可是搶手貨,何曾像現在這樣一般瞻前顧後的?

    看來,小姐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大人了……懷著這種感慨,春草的笑容也柔和起來,小姐的前半生不知發生了什麼慘事,十二歲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希望她此後真的能得到幸福啊!

    「哎,看我找到了什麼!」甄妍突然一臉喜色,由衣箱子的最底層翻出了一匹天淨紗。

    天淨紗輕薄透氣,最適合做里衣。春草一看竟是這東西引得甄妍大喜,不由好笑道︰「姨娘可是想替大人做件穿在里頭的里衣?」

    「是啊!最近天氣漸熱,用這料子做出來的里衣比較能穿得住。」甄妍輕摸著紗布細滑的質感,越看越滿意,伸手就要去拿剪子裁布。「這麼多布料,應該可以連褻褲一起做了?」

    春草一呆,差點沒大笑出來。甄妍老說她傻,但遇到了大人,小姐的傻也不輸給她嘛!

    「要做里衣和褻褲,這大小可就不能將就了。」春草提醒著她。

    「是啊,」甄妍像被潑了盆冷水,也跟著苦惱起來。「穿在外頭的我們還可以抓個大概的大小,但我們要怎麼知道大人穿在里頭的衣物大小?」

    「不如我去偷一套大人的里衣和褻褲?從洗衣婦那里順手牽羊,不會很難的。」春草異想天開地道。

    「不行!」甄妍心頭一顫,光想象就羞人,右手上的剪子竟是不小心往左手一劃,隨即便見了血。

    「唉呀!姨娘妳受傷了!」

    春草馬上忘了調侃甄妍,急急忙忙抓了布就想蓋在甄妍手上,但順手一抓,竟是甄妍方才翻出來的天淨紗,又慌張扔在一邊,跟著隨便往旁邊一抽,卻又是那要做成袍衫的綢布,也不能用,一下子主僕都亂了起來。

    就在這一片混亂之中,外頭突然跑進來了宋英杰,他原是喜氣洋洋的要來找甄妍,而且還來得光明正大,畢竟他現在有宋知劍在後頭撐腰,可是他一進門就看到甄妍滿手的血,春草像只無頭蒼蠅般竄來竄去,嚇得整個人都呆了,最後忍不住放聲大叫。

    「快來人啊!甄姨娘要死掉啦—— 」

    這下,換成屋子里的兩個女人傻眼了,她們很快听到幾道倉促的腳步聲,朝著院子里奔跑而來,似乎被驚動的人還不止一兩個。

    「春……春草,妳看我要不要先昏倒一下,免得寶兒失望?」甄妍有些尷尬地道。

    若是可以,她真想一翻眼人事不知的昏過去,被宋英杰這麼嚎一嗓子,還讓人以為她故意鬧事呢!

    春草听著外頭的動靜,也只能傻傻地點頭。「姨娘昏了也好,孫少爺搞出的這陣仗,好像有些大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