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喬寧 > 神棍與小王子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神棍與小王子 第三章

作者︰喬寧

    姚易辰慢條思理地從公文包取出一本裝訂好的合約,當修長大手將合約往桌上一擱,那雙銳亮的眼即刻牢牢釘住了她。

    楊佳靜瞬間有種被獵豹盯上的錯覺,心中抖得更厲害。

    「由于楊麗娟小姐擅自盜用公款,又轉賣Kay的所有物,我大略加總計算了損失金額,約莫是一千八百九十六萬左右。」

    腦袋一片空白的瞪著姚易辰,楊佳靜一時之間險些忘了呼吸。

    一千八百九十六萬!老天,他居然能計算得如此詳細!這個男人不是經紀人嗎?此刻看上去更像個精明的會計師!

    姚易辰面帶一抹專業微笑,眼神語氣卻不減銳利,接續著往下說。

    「有鑒于我們估算過楊佳靜無法清償這筆款項,所以我提議讓楊佳靜小姐來填補Daisy的空缺,並且往後公司將會扣除薪資一半,分期賠償Daisy盜用的公款缺口,我想這是最有效也最行得通的賠償方式。」

    「啊?!」楊佳靜徹底傻眼。「你們要我去補小姑姑的空缺?!你們不是懷疑我是幫凶嗎?難道你們不怕我盜用公款嗎?」

    黎尚凱不悅的反駁︰「妳真把我當傻子嗎?先前我出于信任,所以毫無防備,才會讓Daisy爽爽盜用公款多年,妳以為這種事情還有可能再發生嗎?」

    「這……這太荒謬了!我拒絕!」

    「還是,楊佳靜小姐有更好的還款方式,妳可以提出來說明,只要妳說的方式可行,我們都能接受。」

    姚易辰太過理性的說法,听在楊佳靜的耳底,反而更顯得冷酷不近人情。

    所有的直覺告訴她,眼前這兩個男人不好惹,弄不好她真的要吃上官司。

    楊佳靜欲哭無淚,直至此時,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會衰到此等境界。

    黎尚凱一雙桃花眼睨了睨那滿臉愁雲慘霧的女人,不耐煩地催促︰「妳想清楚了,是要等著被告,還是妳要乖乖的來上班還錢,妳自個兒選清楚。」

    姚易辰則是說之以理︰「我必須老實透露,一開始Kay只打算采取法律途徑,是我擋了下來,因為我知道以楊佳靜小姐的家庭背景,以及經濟條件,絕對不可能在短時間拿得出這筆錢,因此我想出了折衷的方式。」

    「……可是,就算我替他工作一輩子,以我的薪水也絕不可能還得完這筆錢啊!」楊佳靜心酸得想噴淚。

    「所以,我們也是抱持著楊佳靜小姐能還多少算多少的心態進行妥協。」

    啊不就好委屈?听著姚易辰勉為其難的說詞,身為這場風波最大受害者的楊佳靜,只想在墓園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如果妳想快點還清,還有一個方式,那就是妳一個人包辦公司大小雜事,我可以付妳兩倍薪水。」

    沙發上的小王子痞痞地開了金口,一臉大賜恩典的臭跩模樣。

    楊佳靜只覺得此人不過是披了一身絕美皮相,用來包裝滿肚子的壞水。

    這個臭跩小王子與他的大明星人設,簡直是天使與惡魔的差距!

    「楊佳靜小姐,妳想清楚了嗎?」姚易辰揚起了一抹談判的笑容。

    楊佳靜來回端詳著沙發上的兩個男人,頭皮發麻,背脊發涼,她很明白自己若是不妥協同意,她的下場只會更慘。

    「……我好像沒有說不的權利?」

    「妳知道就好。」黎尚凱丟了一記不屑眼神過來。

    姚易辰站起身,主動向楊佳靜伸出大手,釋出善意的同時,亦順道交代工作內容。

    「楊佳靜小姐,歡迎妳加入『King』。由于Kay的工作經常得在兩岸三地跑,為了方便作業,未來妳也會跟著Kay兩地跑,出差費用與生活津貼不會被扣押,妳不必擔心基本的生活所需。」

    聞言,楊佳靜渾身虛軟的握住姚易辰的大手,腦中一片空茫。

    她已無法想象,未來的日子會是什麼模樣。她下意識扭頭望向沙發上,那蹺起一雙長腿的黎家小王子……不,應該是小魔王才對。

    黎尚凱正咧著幸災樂禍的笑容,對她的遭遇毫無半點同情之心。

    他站起歐洲人方有的高大身軀,來到身高一六六,在他面前卻依然像個哈比人的楊佳靜。

    那張完美得令人窒息的baby face,毫不客氣的上下打量她,隨後露出一抹極盡不屑的嫌惡眼神。

    「雖然Daisy很可惡,不過至少她品味還過得去,妳要想在我眼前工作,第一個工作就是別荼毒我的眼楮。嘖嘖,妳身上穿的是衣服還是抹布?」

    瞪著黎尚凱那嫌棄的嘴臉,毒舌到不行的評論,楊佳靜只想敲破這家伙的大頭。

    姚易辰太清楚黎尚凱愛挑剔的性子,他亦起身上前打圓場。

    「這是還款合約,妳拿回去看清楚了,等妳確定什麼時間來報到,再打這支電話。」

    楊佳靜慘白著小臉接過姚易辰遞來的合約與名片,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

    「楊佳靜小姐,如果妳確定要來『King』上班,請妳務必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King』凡事以Kay為主,他的話就是唯一命令,希望我這麼說,妳會明白。」

    準備踏出大門前,楊佳靜接收到姚易辰直接的提醒,又瞄了瞄某只人型臭跩貓,心頭不禁重重顫了一下。

    她沒蠢到分不清好人壞人,這番接觸下來,她看得出來姚易辰雖然強勢冷酷,但他的態度還是相當親善友好的。

    他會這樣特地出聲提醒,想必是擔心她應付不來黎尚凱這個小王子吧?

    楊佳靜心口頓時一暖,偷偷回眸凝睞了斯文俊雅的姚易辰一眼才離去。

    楊佳靜小心翼翼推開大門,環顧擺放著神壇的明亮客廳,心中始終猶豫不決。

    正當她後悔來此,準備轉身離去時,背後冷不防地傳來一道尖銳聲嗓──

    「都來了,不打聲招呼再走嗎?」

    聞聲,楊佳靜登時雙肩一聳,活似作賊一般的心虛。

    她堆起諂媚的笑容,緩緩轉過身,對上身穿碎花改良式旗袍,頭發整齊梳在腦後,目光矍厲有神的婦人。

    「……嗨,姨婆。」她僵硬的舉起縴手,搖了搖手指。

    「印堂發黑,天靈蓋無光明,最近應該很倒霉吧?」姨婆一派風涼的瞟了瞟她,兀自轉過身上香。

    望著姨婆嫻熟的上香動作,楊佳靜咬了咬唇,不知該據實以告,還是偽裝若無其事。

    「妳幾個堂叔來找過我,問我能不能替他們卜個掛算算看,妳小姑姑人究竟躲在哪里。」

    聞言,楊佳靜嘴角一垮,頓時苦笑以對。

    原來姨婆早就知道小姑姑卷款私逃的事,莫怪乎姨婆早算準了她會來這兒。

    「姨婆,我被小姑姑害得好慘……」楊佳靜小嘴一扁,準備訴苦。

    豈料,姨婆放下合十膜拜的雙手,轉過身凌厲的瞪了她一眼,她一秒閉緊嘴巴,不敢再吭上半聲。

    「還記得先前我是怎麼跟妳說的?」姨婆冷冷地鎖定她。

    母系家族中無人膽敢違逆姨婆,楊佳靜自然也不會是例外。

    她遲疑片刻後,那張蚌殼般閉得死緊的嘴才張啟,不情不願的揚嗓回答。

    「妳說我是身帶天命的人,要及早開設神壇,供奉九天玄女,替信眾解難,這輩子才會福大命大,否則會衰一輩子。」

    「說得這麼不情願,我知道妳還是想繼續逃避妳的天命,那妳就等著繼續倒大楣,別怪姨婆沒提醒妳。」

    「姨婆,我跟妳不一樣,我只想當個正常人!而且──我跟湘琦、語葶她們不一樣,我不會夢游,更看不見那些有的沒有的,我本來就只是個正常人啊!」

    楊佳靜的母系親戚是一群天賦異稟者,她們通常被稱作「夢游者」,只因她們能在夢中與亡者溝通,更經常被亡者透過夢境托付遺願,更甚者,母系家族中不乏擁有陰陽眼,大白天就能直接與鬼魂溝通的靈媒。

    然而,楊佳靜是一個詭譎的例外。

    她既沒有陰陽眼,更不是夢游者,她是母系家族中第一個「突變」。

    直到踏出社會後,她開始走一連串霉運,甚至可以在一個月內出五次大小車禍,弄丟錢包或機車,上銀行辦事還會踫見搶劫,她才在母系親戚的勸說下,找上這位受人敬仰的靈媒姨婆。

    猶記得當初姨婆看見她的第一眼,劈頭就斷言︰「就是妳了!楊佳靜,妳就是我找了許久的接班人。」

    「姨婆的接班人是湘琦才對,怎麼會是我?!」彼時的她,直覺排斥,高聲反駁。

    姨婆卻說︰「湘琦已經錯過了時間,況且,當初是我想找她當接班人,與妳的情況不同。」

    「什麼情況不同?我只是來找姨婆改運的,我不是來當什麼接班人。」

    「佳靜,妳呀,是不是一直都很倒霉?」姨婆開始動用特殊靈能勘察她的狀況。

    「……嗯。」她被姨婆那雙直指人心的利眼盯得發毛。

    「那就是了。」姨婆滿意的點頭微笑。

    「是什麼?」她整個人尖叫癱軟。

    「妳就是我的神壇繼承人,只要妳一天不接手,妳就會一日復一日的衰下去。」

    「不!」

    听見姨婆歡天喜地的宣布這個噩耗,楊佳靜不假思索的奪門逃離神壇。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