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晴風 > 一顆糖拐歐巴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顆糖拐歐巴 第四章

作者︰夏晴風

    另一邊,從落地窗前走回沙發的高行遠,又癱回原來的姿勢,口中糖果已融化大半,甜膩滋味在他嘴里擴散。

    其實剛才高行哲也不算說得太錯,他今天確實是有些傻,但不是被嚇傻,而是沒料到客串的楚醫師會是半年前救他幸免于難的人。

    再次遇到美麗漂亮的救命恩人,確實讓他傻了好半晌。

    這是楚醫師第二次救他了,所幸楚醫師不像第一次為了救他而受傷!

    半年前那場車禍,高行遠現在回憶起來依然是膽戰心驚。

    當時下著大雨,他扮成流浪漢模樣,準備從公園穿過馬路到對面建築物的騎樓下躲雨。

    那陣子他接拍一部短劇,演的是經商失敗與人失和而離家的失意流浪漢,為了揣摩流浪漢的心境,他在公園與騎樓睡了兩天。

    原本他打算睡一個星期的,沒想到第三天的一場大雨,徹底打亂他的計劃。

    過馬路時,他確定交通號志轉成綠燈才邁出腳步,可斑馬線才走過半,一輛高速行駛的房車突然失速打滑,眼看要朝他撞來,對向也要過馬路的楚醫師竟奮不顧身沖向他,將他往後撞。

    打滑失速的房車不偏不倚撞上楚醫師,就在他眼前。

    楚醫師被車子撞飛到幾尺之外,她的頭部著地,血在濕漉漉的柏油路上漫開來,同時一旁經過的路人發出高昂尖叫聲。

    他整個人也傻住了,因為被楚醫師推撞,跌坐在地上,只能望著在他眼前快速發生的一幕幕景象。

    為什麼隔了半年,他到現在還記得她的臉?

    因為在等紅燈時,他就注意到楚醫師那張異常漂亮的精致臉龐,她身材高-,撐著傘站在雨中,說不上來的好看。

    她目光在對面的他身上停留了半晌,眼底沒有絲毫嫌惡,但最叫他驚訝的是,在可能危及自己性命的狀況下,她竟然依舊奮不顧身地朝他奔跑過來,用力推了他一把。

    那時的他……在大多數人眼里不過是個一無所有的流浪漢啊。

    即便是到事故現場處理的警察們,也只將他當成目擊者,盡管其他路人指證本來車子是要撞他,警察見他一身流浪漢的打扮,就不以為然,只是草草問他幾句,就將他當成其他路人目擊者打發了。

    後來他讓羊咩咩去警局打听,警察以保護當事人隱私為由,拒絕透露車禍傷者的任何信息,他連對方被送到哪家醫院都不知道。

    這半年來,他常常回想那天車禍的畫面,很擔心頭部落地重傷的她能不能恢復健康,沒想到居然能親自再遇見她!

    他牽掛了她半年之久,今天終于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在大醫院任職,知道原來她是天天忙著拯救人命的外科醫師。

    楚可人……確實人如其名,楚楚可人。

    章漢翔從口袋里摸出第二顆金黃色的糖果塞進嘴里,有點興奮又有些開心地想,不知道忙著救人的楚醫師愛不愛吃糖?

    如果她也愛吃糖,那就太好!

    如果不喜歡也沒關系,他迫不及待想約楚醫師吃飯、迫不及待想了解她的喜好。

    不過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得太急,理論上他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一個站在人群里就是亮點的年輕美麗女醫師,必定追求者眾吧……

    想到這兒,高行遠心底莫名不是滋味。

    別墅大門再度被開啟,楊玫梅手提大包小更走進屋,沙發上的高行遠見到楊玫梅立刻站起來,臉上堆出討好的笑,快步走向她接過她手里大小提袋。

    他拎著提袋走進廚房,楊玫梅跟在他後面,他將大小提袋放上流理台邊櫃,楊玫梅接著打開冰箱,開始整理買來的生鮮食品。

    高行遠站在旁邊,斜靠著流理台,盯著楊玫梅忙碌。

    她斜斜瞟他一眼,用充滿了解的語氣問︰「說吧!你想我幫你做什麼?」

    高行遠亮了一雙眼楮,笑得更燦爛,巴結道︰「羊咩咩果然是天底下最好的助理啊!善解人意又聰明伶俐。」

    楊玫梅忍不住翻了白眼,一邊整理一邊說︰「你那些不花錢的甜言蜜語還是拿去哄年幼缺心機的小粉絲吧,別在我身上浪費,省省力氣!直接說重點,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我想拜托妳幫我問楚醫師的電話。」

    「楚醫師?喔!你說今天客串的美女醫師。我听幾個劇組人員討論那位美女醫師,說她漂亮得不輸一線女星。」

    「確實很漂亮!」高行遠笑道。

    「今天新聞出來後,我听說已經有幾家經紀公司打電話到劇組,問那位客串女醫師角色的演員是誰?應該是想簽下她。」楊玫梅聲音清亮,向老板回報听來的小道消息。

    高行遠想也不想,萬分篤定地說︰「不可能簽得到她的,她只想當醫師,絕對不可能轉職當演員。」

    楊玫梅快手快腳整理完生鮮食物後,再將買來的干糧、調味料放進櫥櫃里,最後把一大包黃金糖放到高行遠身旁的流理台上。

    「你好像很了解那位美女醫師?喏,你的糖果,這一大包應該夠你吃一個禮拜吧。」

    高行遠望了望那一大包糖果,「夠了。今天送楚醫師回醫院時跟她講了幾句話。」

    「你怎麼不直接問她手機號碼?」這樣不是比較快?

    「我又不是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看見美女就想問人家手機號碼。」

    「是該裝一下矜持。」楊玫梅有點嘲笑地說,「好吧,看在你難得對美女動心的分上,我去幫你問美女的手機號碼。」

    「我不是對她動心……」高行遠本能地想否認。

    「我可不相信你單純只是想感謝她今天的救命之恩。」

    高行遠沒轍地吐口氣,索性說︰「也不是對她完全沒動心,不過我確實很想好好感謝她。她不只是今天救了我,半年前救我的人也是她。」

    楊玫梅瞪大了眼楮,驚嘆道︰「有沒有那麼巧啊?你是指你扮流浪漢那次?」

    「就是那次,而且真的就那麼巧。」他聳肩說。

    「半年前你叫我去打听,我完全打听不到救你的人是誰……」驚訝過後,楊玫梅說︰「你們真有緣分。」

    高行遠用力點了點頭,他們確實很有緣分啊!

    楊玫梅又補上一句,「連幫你兩次,我看你是真的要以身相許,才能回報兩次救命大恩了。」

    「以身相許嗎?不是不能考慮,畢竟是個大美女。」高行遠說笑。

    楊玫梅瞪了他一眼,「還敢說你不動心,明明很想以身相許,對不對?」

    他笑笑,沒反駁也沒承認,不再跟助理抬杠,走出廚房。

    做事講究效率的楊玫梅,見老板離開廚房,立刻拿出手機撥打導演的電話,「陳導,我是羊咩咩。」

    「羊咩咩呀,什麼事嗎?」

    「是這樣,我想問一下今天客串的楚醫師,導演能不能問到她的手機號碼?」

    陳祺炎在電話另一頭呵呵低笑,「怎麼?妳家大明星老板有興趣?妳知道打從新聞畫面播出去之後,我今天接了多少電話嗎?」

    「多少?」

    「二十三通,全都是來問美女醫師的電話。」

    楊玫梅在電話這頭干笑兩聲,說︰「我家老板想謝謝美女醫師的救命大恩。」

    陳祺炎在那頭笑得有些不懷好意,打趣道︰「最好是只是想道謝,有這麼單純喔?」調侃完這句,陳祺炎也沒再多說什麼,爽快說︰「我晚點打電話問我叔叔,問到再傳給妳,可以吧?」

    「謝謝導演!明天請導演吃宵夜。」楊玫梅趕緊亮出道謝誠意。

    「那我不客氣啦!」陳祺炎坦然接受。

    「對啦,客串的司機大哥傷得嚴不嚴重?」楊玫梅問。

    「額頭撕裂傷縫三針,有輕微腦震蕩住院觀察一天,不算嚴重。你家老板今天到醫院探望過,他沒跟妳說?」

    「我還沒來得及問他。」楊玫梅笑答。

    「我知道,他急著要妳幫他問美女醫師的電話是吧?」

    陳祺炎在那頭的笑聲有些壞壞的,楊玫梅在這頭無言以對。

    「妳快去跟妳老板說,我問到手機號碼就傳給妳。別人問我,我可不會隨便給。」停頓了下,陳祺炎說起正事,「對了,宋齊霖導演有一部新戲想找妳家老板,妳跟妳老板提一下吧,可能這兩天就有消息。」

    「什麼角色?」楊玫梅問。

    「我昨天听他的意思,是打算想讓妳家老板演男主角喔。」

    楊玫梅有些驚訝,低呼了一聲。

    陳祺炎了然低笑,「妳應該有听說周老的消息吧?」

    「有听人在傳,他好像住院了。」

    「不是好像住院,是已經住院,據我這邊得到的消息是,可能就這兩天了。妳家老板要熬出頭了,人走茶涼,這一行很現實。

    「不知道他當年到底怎麼得罪周老,不然憑妳老板的條件,早是一線男星了,哪可能一直演男配,不過妳老板也算厲害,周老擺明要打壓,這些年他還可以闖出一片天。」

    「這當然要多謝幾位慧眼識英雄、不畏強權的優秀導演們願意賞飯吃。」楊玫梅討好地說。

    「行啦!妳家老板運氣好,找到妳這個長得漂亮、會說話又會交際應酬的好助理!我們幾個導演經常吃妳的宵夜、喝妳送的酒,還有過年過節的禮物,哪里好意思不記得妳老板,多多給他機會。總而言之,妳家老板要走運了。」

    「但願如此啊,謝謝導演。明天我們好好吃一頓。」

    「要不我把宋導演也約出來?人多比較熱鬧。」

    「好啊好啊!謝謝導演。我明天訂好地方,再打電話給導演。」

    結束通話後,楊玫梅心想還好她有張無上限世界卡,那些吃吃喝喝、年節禮物全由不願具名的金主買單,她家大明星老板才懶得應酬復雜的人際關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