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假期限定租賃男友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假期限定租賃男友 第二章

作者︰安祖緹

    掛了電話後,于知璇立刻發訊息給同事。

    她的同居男友趙恆磊洗完澡出來,看到女友竟然發訊息問一個男人,有關于出租男友的事,立刻醋勁上涌,自沙發後方,長臂勒住女友的脖子,粗聲粗氣的質問,「想劈腿?」

    「什麼劈腿啦!」于知璇回頭重擊了亂吃飛醋男友的頭後才解釋了呂蕎的事情。

    「呂蕎啊?」趙恆磊在于知璇身邊坐下來,「她個性太文靜內向,難怪交不到男朋友。」

    「不準你這樣說我的好朋友!」于知璇捶了趙恆磊胸口一拳,眼角瞄到屏幕上有訊息跳出來。「有回復了……」她仔細瞧了瞧,「竟然是在網絡上找的!這我怎麼能放心呢,萬一那人看我家蕎蕎太可愛,對她亂來怎麼辦?」

    「……」趙恆磊實在很難不吐槽他如母雞一樣護雛雞心切的女友。「呂蕎那個體格,男人要撲倒她很難吧。」

    于知璇狠瞪趙恆磊,「她很瘦耶。」

    「但她很高,跟竹竿一樣,男人不會想撲倒一根竹竿的。」

    「你很煩!」于知璇怒踹男友一腳,「走開去吹頭發啦,小心感冒。」

    「好啦!」趙恆磊笑著逃開。

    吹干頭發,從房間出來的趙恆磊發現于知璇說不信任網絡上的人,卻還在網絡上查相關信息,他一**坐來她身邊,沙發突如其來的晃動又惹來兩顆白眼。

    「不是說網絡上的人不可信嗎?」

    「我是看有沒有相關業務啊。」

    「妳公司不是一堆男生?找一個充當假期出租男友不就成了?」

    「不好啦,都同行的,我怕傳出去,對蕎蕎名聲不好。」

    之前呂蕎就是被某個混蛋同事搞得差點公司待不下去,她才不信任那些人的嘴呢。

    「是喔。」

    真是只細心的「母雞」,連名聲都考慮到了。

    「不然,」于知璇轉過頭,「你朋友呢?總有幾個單身方便的吧?問要不要賺外快啊。」

    「嗯……」趙恆磊撫著下巴思考,「那我可以抽成嗎?」

    「勢利鬼!」于知璇踹了他一腳。

    「好啦,別氣。」趙恆磊親昵的抱著于知璇,「我再想想,好幫老婆分憂解勞。」

    「找個個性活潑外向一點的,不要太悶的,可以帶領蕎蕎講話的那種。」要不然兩個不熟又悶葫蘆的人湊在一塊兒,氣氛多尷尬啊。

    「還要條件喔?」

    「我還要求身高一八○以上呢,最好是一八五或一九○,才能讓蕎蕎有小鳥依人的感覺。」

    「……」小鳥依人咧。「也對啦,誰叫蕎蕎長那麼高,我跟她說話可以平視耶。」

    「什麼平視?」于知璇斜睨與呂蕎一般高的男友,「她穿上鞋子就比你高了。」

    「……」早知道小時候就不要偏食了,也不會成了身高一七五的半殘,嗚嗚……趙恆磊忽爾想起個人,「對了,薛安雲挺符合妳的條件的,我問問他春節有沒有空。」

    「薛安雲?開二手車行的那個?」

    「對啊。」趙恆磊說著已拿出手機。

    「不要啦!」于知璇立刻雙臂打×,「那個人說話油腔滑調的,典型的業務嘴,很不靠譜耶。」

    「可是他身高有一八五,這不是很符合妳的要求?」

    「那人那麼輕浮,我怎麼可能安心把蕎蕎交給他。」

    「只是出租男友,又不是介紹他們交往,妳考慮那麼多干嘛?」

    于知璇如被一棒打醒,「也對……可是我對他的品性沒把握,他看起來就像是會趁機把蕎蕎吃了的那種**。」

    「人家也會挑的……哎喲!」突然遭受一記手刀,趙恆磊痛得大叫。

    「什麼挑?我們蕎蕎才看不上他呢。」于知璇火大的雙手扠腰。

    「那不是正好嗎?他看不上蕎蕎,蕎蕎也看不上他,但他那個人就是一張業務嘴,從零歲到九十九歲都可以聊天,不正適合來扮演出租男友?」趙恆磊說得振振有詞。

    「也對……可他的二手車行春節不營業嗎?而且他又不是沒錢,干嘛打工?」都開了三家連鎖車行的老板了,不會對這種小錢有興趣吧?

    「反正我問問啦,好玩咩。」

    「什麼好玩?」凌厲殺人視線射了過來。

    「沒有啦,我先問問,別緊張,到時先讓他們認識認識,搞不好薛安雲不願意……蕎蕎不願意呢。」察覺說錯話,趙恆磊趕忙改口,以免被女友宰了。

    「好啦,你問問,反正只是暫時的,不是真的交往。」

    「就是說啊。」趙恆磊配合著笑,手指利落的按下通話鍵。「喂,你春節有沒有什麼計劃……」

    兩天後,呂蕎與薛安雲踫面了。

    當初趙恆磊打這通電話時,心底只有三成把握薛安雲會願意加入這個荒誕的計劃,沒想到他竟然答應了,甚至還說,他住在美國的爸媽四月清明節會回來掃墓,到時如果他沒有女朋友的話,可以請呂蕎也來幫忙擔任個一日女友,好堵爸媽的嘴。

    總而言之,兩邊剛好都有所求,一拍即合了。

    趙恆磊事先告訴薛安雲,呂蕎身高有一七五,叫他要有心理準備,但薛安雲沒想到這女孩不僅個子高身兆縴瘦,腿又特長,看起來竟有逼近一八○的錯覺,偏她又長得一張清秀素淨,笑起來時嘴角凹陷兩顆梨窩的甜美臉蛋,脖子以上是嬌小女孩的味道,脖子以下卻是模特兒般的帥氣身材,彷佛是取自兩個人縫合在一起,看起來還挺違和的。

    趙恆磊看他頓了頓,沒像以往馬上上前去熱絡攀談,立刻附耳道︰「不喜歡可以拒絕沒關系,不用在意。」

    薛安雲斜睞趙恆磊一眼,嘴角露出業務笑容,「誰會挑出錢的客人。」說罷,即上前迎向兩手交握在身前,有些不知所措的女孩。

    趙恆磊搖頭感嘆,「果然是天生的業務啊。」

    「妳好,我是薛安雲。」

    呂蕎一看到懸于半空中的大手,連忙在長裙上擦了擦微微汗濕的掌心,才敢與之交握。

    「你、你好,我叫呂蕎,謝謝你願意過來,願意……願意幫我……幫我解決困難。」

    想到這位男士即將成為她的租賃男友,呂蕎實在很難不緊張。

    她只要一緊張就會結巴臉紅,腦子運轉速度跟不上說話的速度,很容易讓人誤會她腦子不太靈光,呆呆的。

    「別在意,我們銀貨兩訖,就當做生意,互給所需。」薛安雲淡笑道。

    「喔。」他說得很務實,呂蕎當下有種微微受傷的感覺,但也因此敢抬起頭來看他了。

    這是一個長得十分好看的男人,劍眉星目,有一股威霸之氣,不過笑起來時,眼楮會彎成新月狀,化解了那股煞氣,鼻挺唇薄,于知璇說過他很會講話,千萬不要信他口中吐出的贊美,十有八九都是假的,目的是要從客人口袋中拐錢出來。

    「听說妳要一個出租男友,詳細情形我們找間咖啡館好好談談吧。妳可以喝咖啡嗎?」

    呂蕎點點頭。

    「好,那我們走吧。」薛安雲轉頭對身後的趙恆磊跟于知璇道︰「兩位可以功成身退了。」

    「啊?」這一聲「啊」不僅出自于知璇,亦出自呂蕎。

    「你要趕我們走?」于知璇驚愕地問。

    「接下來就是我跟她的事情了,我總得要跟她單獨相處,才能培養男友氣啊。」薛安雲理所當然道。

    「可是……」呂蕎慌亂的看著于知璇,露出求救的眼神。

    她實在沒有辦法單獨跟陌生男人相處。

    「可是你們不熟,蕎蕎會怕你。」于知璇擺出母雞姿態。

    「下禮拜就要放假了,難道妳要跟我們一起去屏東嗎?」薛安雲反問于知璇。「她又不是三歲小孩了,時間不多,得在回去之前編好一個萬無一失的愛情故事,要不然很容易被『岳母』識破的。」

    薛安雲轉頭看著他幾乎不用低頭就可以直視的女孩,「妳覺得呢?」

    呂蕎暗忖,這個人下禮拜要跟她相處四天,還是假裝成親昵的男友,時間的確不多,她得趕快跟他熟稔起來,否則她媽媽是個耳聰目明的聰明人,三兩下就會被看穿的。

    她因為個性的關系,常依靠于知璇,請她幫她下主意做決定,現在她人也幫她找來了,總不能娶妻還要包生子吧。

    有些事,她得自己去面對的。

    「好……」她的回應不免摻雜了些許猶豫,「好吧,我們……知璇,我跟他去喝咖啡,我會加油努力的。」

    她握著拳頭,一臉視死如歸的模樣,薛安雲差點忍不住噗哧笑出來。

    「既然女主角都這麼說了,兩位保母請放心,我不會吃了妳鐘愛的蕎蕎的。」薛安雲對于知璇道。

    「可……」于知璇還是不放心。

    她就是不喜歡薛安雲,討厭他油腔滑調,偏還說得句句是理。

    「人家說得也沒錯,」趙恆磊拐了拐「護子心切」的女友,「總不能春節我們也跟著下去吧。」

    于知璇咬了咬牙,看著呂蕎叮囑道︰「好,若有什麼事,馬上電話聯絡我。」

    呂蕎笑著應好。

    「我們走吧。」薛安雲指著前方五十公尺處的棕色招牌,「那間?」

    呂蕎順從點了頭。

    看著呂蕎與薛安雲往對街咖啡館走去的背影,于知璇難掩擔憂的說︰「我們也偷偷跟著去……」

    「我們去看電影啦!」趙恆磊不由分說,拉著于知璇就往反方向走,「小孩都要獨立的。」

    「我就怕她被欺負啊。」

    呂蕎人安靜溫順,雖不是個怯弱的女孩,但性子太溫和了,被欺負了還不見得能察覺,軟件設計的工作環境又比較單純,哪贏得過薛安雲那個靠嘴巴吃飯多年的老油條。

    「安雲因為從事業務多年比較圓滑,但他不是個輕浮的人,我相信他的為人,別擔心啦。」

    「是嗎……」于知璇仍不斷頻頻回首,直到呂蕎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咖啡館里,才勉為其難走進捷運站入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